147小说 > 幻想 > 农家小福女 > 第七百五十六章 持续

第七百五十六章 持续

三人排排站在庄先生面前。

庄先生看着三人摸了摸胡子,道:“抄书什么的你们也都习惯了,我看今儿就换个罚吧,再等两日,你们的‘病’好了,就拿着扫帚出去扫大街去,就扫我们这条巷子和外头那条大街前后一百丈的距离,扫到你们年末考试成绩出来,回乡为止。”

三人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庄先生道:“一边扫,一边想一想自己错在哪儿了,若下次还有这样的事,你们还动不动手打人。”

满宝心虚的问,“那我们要是还动手打人呢?”

庄先生就目光幽深的看着他们道:“你们觉得这整个康学街够大了吗?若是不够,那就把浣溪街那边也扫了。”

三人就打了一个抖,立即低头齐声道:“先生,我们知道错了,我们【147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一定好好反省。”

庄先生这才哼了一声,让周四郎上街去给他们挑三把好一些的扫帚回来。

看热闹正看得兴起的周四郎没想到最后自己还要破费,他小心看了一眼庄先生,应了一声,“庄先生,那位白老爷就这么算了?”

庄先生不在意的道:“白凝不过是个庶子,他年纪又小,院子里的事稍一打听就能打听出来,白余若是知道白凝设计满宝的事还能有脸找过来……”

他目光落在了白善和白二郎脸上,淡淡的道:“那你们两家就要仔细思考一下这门亲戚到底还要不要来往了。”

满宝挠了挠脑袋,“白凝是庶子呀?”

庄先生瞥了她一眼道:“连人家的身份都还没搞清楚就敢动手打人,从今日开始,家里洒扫的活儿也要你们负责。”

满宝三人:……

白善和白二郎齐刷刷的扭头去看满宝。

满宝无辜的看回去,半响,她只能认输的低下头去,羞愧了。

周四郎一听,立即出门去给他们买扫帚,高兴得不得了。

他们身上那些磕磕碰碰的青紫很不值得一提,所以大门一关,庄先生又抓起他们的功课来。

等课间休息了,他们就去打水开始擦擦洗洗,还得打扫院子,修剪花木,浇水拔草之类的。

不仅周四郎,就是大吉都一下清闲下来了,俩人干脆各自霸占了一张椅子,就坐在暖阳底下晒太阳。

三人忙得不行,又要读书上课,又要做作业,还要打扫家里上上下下的卫生,明明不去上学,却比平时忙好多。

而且他们身上还带着伤,越到后面,白善和白二郎瞪着满宝的次数就越多。

满宝能怎么办呢?

她觉得自己也很冤枉呀?

她不过是问了一个他们三个都不知道的问题罢了。

一直到夕阳落下,他们这才能够休息。

三人纷纷拖了张小凳子坐在院子里晒最后一点儿夕阳,忧伤的看着天边的晚霞道:“过两天可怎么办啊?”

“是啊,”白善掰着手指头算:“又要上学,又要扫大街,还要打扫家里呢。”

白二郎补充道:“还有作业呢。”

白善:“我的作业可以在学里就做好。”

满宝也道:“我的作业也可以上完课后就完成。”

白二郎对二人怒目而视。

毕竟是最小的师弟,满宝和白善自觉还是很疼他的,于是安慰他道:“没事,等干完活儿回来我们帮你。”

白二郎道:“还有反省呢!”

以先生的习惯,等他们受完罚,肯定还会问他们反省出了什么东西,到时候又是一篇文章。

满宝想了想道:“不怕,罚到你们年末考试呢,时间还早,我们慢慢思考。”

白善和白二郎一点儿也没觉得被安慰到。

周四郎在一旁听着乐得不行,周立君发现自己现在竟然也不怎么心疼小姑了,她觉得这样不好,于是主动开口道:“小姑,给花草浇水的事儿就交给我吧,我帮你们伺候好它们。”

三人高兴的应下,然后一起扭头看向坐在一旁的周四郎和大吉。

大吉闭上眼睛养神,周四郎道:“这是先生罚你们的,目的是让你们反省,我可不能帮你们。”

三人失望的收回目光,然后目光瞟向一边正在做点心模子的容姨。

容姨立即道:“少爷,堂少爷,满小姐,我也不敢帮。”

书房里的庄先生就重重的咳嗽了两声,三人立即不敢乱看了。小院里安静下来,大家静静地晒着夕阳,赏着晚霞。

而此时,隔壁白府正一片热闹。

早上白余从隔壁小院离开后就先去上衙了,一直到下午下衙回家才有空调查白凝的事。

他也没惊动白凝,直接把他身边的小厮,以及院里伺候的两个大丫头拿了问话。

分开问了老半天才问出来冬至宴那天的事,然后白余就气了个半死。

他没想到这事情竟然这么前,而且还是这样的后宅阴私手段,他气得跑到白凝床前想教训他,却又见他鼻青脸肿的下不去手,最后就跑到正院里和段氏吵了起来。

这事情是在后院起的,自然就是段氏的责任了。

于是夫妻俩大吵起来,可不一片热闹。

可惜他们住的院子距离这边隔了一个大花园,所以小院这边的人一无所知,大家消食之后听庄先生讲了两个故事,大家就去洗漱准备睡觉了。

并不知道隔壁的白凝在当家的夫妻俩吵完之后被禁足了,还一禁就是半个月,等他出来都可以直接参加年末考试了。

庄先生他们等了两天,见隔壁白府的人不再上门,又一切风平浪静,便知道这事算过了,于是他大手一挥,三个弟子就扛着扫帚出去扫地了。

每天下晚学回来,他们就要上街去打扫。

经过一天的走动,生意往来,晚学后的大街是最脏的时候,三人第一天只拿了扫帚就出门,最后发现扫成堆的垃圾不能扫走,第二天就添了铲子,可添了铲子后发现要倒垃圾的地方距离好远,第三天便不知道从哪儿推出一辆破破烂烂的手推车来。

扫好的垃圾倒到车上,再推到地方倒下,一条街上下的人都围观起三个尊贵的少爷小姐干这些粗活儿,乐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