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长夜年代记 > 第367章 三次长夜51 决战(一)

第367章 三次长夜51 决战(一)

借着暴风雪的掩护,郑鸿博带着部队潜入了自由城以北的波涅瓦小镇。

虎林卫军以及东华军总计六个军团,此刻里自由城不到八十公里。

此时,联邦军在南云平八郎的督促下,开始发动猛攻,已经缩小了对自由城的包围圈。

所以,如波涅瓦这样的小镇,并不在联邦军的驻守范围内。

从这里的断壁残垣上,依稀还能看出曾经发生过的悲剧。

虽然此时此地,波涅瓦镇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联邦军的后勤部队把每一具自由民的尸体都收殓了。

相信很快,南极的白雪就会把一切都覆盖掉,不会给历史留下任何能够证明财阀参与屠杀的证据。

不过令郑鸿博感到欣慰的是,此地也留下了战斗过的痕迹。也有几十台联邦军战争装甲步兵的残骸。

起码可以证明自由民的牺牲并没有白白付出,他们都是在战斗中死去的。

……

在通讯被交战双方相互干扰断绝的情况下,郑鸿博按照约定的联络方式,通过白叶菲与化身张宁的白晏取得了联系,也就此与自由军主力巴卡.萨达特集群的协同作战。

【诸位,你们觉得萨达特制定的黄雀战术,会起到作用么?】

对于郑鸿博的疑问,朱亮也有类似多的担忧:

“我看比较玄,到现在为止阿姆斯特朗的联邦东路军,还没有真正大的动作。也或是想等我们来当螳螂,他们来当这只黄雀。”

已经成为大将军的憨牛,也变得更加老成:

〈我琢磨着,有没有可能是我们想多了?联邦东路军的先头部队在之前的高原合战中被击溃过一次,然后我们又在卡默姆镇打退了巴博萨的二十个军团。〉

〈联邦东路军前前后后吃过败仗的军团九十五个,是全部兵力的一半。在这种情况下,士气多少会受到一些打击。以我在萨芬政变时的观察,阿姆斯特朗这个人用兵谨慎,他会不会在重整部队?〉

本来郑鸿博的想法和朱亮有些类似,但憨牛这番话确实也有道理。现在确实无法区分到底是那种情况,也或是二者皆有。

确实,阿姆斯特朗也可以借着等待战机,干脆重新整编部队,恢复最强战斗力。

此时参谋总长杨松诚起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如果按照憨牛将军的说法,判断阿姆斯特朗谨慎的话,其实还可以从另一点来判断。』

『根据已知情报,联邦军已经超过了预定用兵期限,大军所携带的补给很快就告罄。』

『南云平八郎的西路军已经孤军深入了,这也就是为何阿姆斯特朗一定要肃清毛德皇后平原上的所有自由军可能出现的据点,也就是为了在作战时间超过预定极限的情况下,保证联邦军的补给线。』

经过杨松诚的补充,郑鸿博也理出了一个完整的头绪:

【确实如参谋长说的那样,联邦军这次算铁了心要灭洛卡斯共和国了,所以整个作战计划非常周密。现在,根据大家的意见,我可以做出一个相对准确的判断了。】

郑鸿博又根据军议,做出了全新判断。阿姆斯特朗之所以到现在没有采取行动,主要基于以下几点:

其一、联邦东路军的先锋部队在遭遇高原合战失败后,士气遭到了严重打击,阿姆斯特朗从主观上并不想立刻踏足南极高原与士气高涨的自由军主力巴卡.萨达特集群决战。

其二、东华军在卡默姆击败巴博萨部后,就从联邦东路军视线中消失。这给需要保障补给线的阿姆斯特朗造成错觉,认为毛德皇后地可能还有隐藏的自由军的军力。为了防止补给线被切断,就必须驻守一部分兵力,无法倾巢而出。

其三、一与二两个条件叠加起来,加上对阿姆斯特朗本人的谨慎判断,在联邦东路军整编完成之前,可动用的战斗力严重不足。

其四、从战术层面分析,自由城的攻防战虽然爆发,但由于自由军主力此刻并未投入自由城之战,在暴风雪视线受阻,通讯断绝的条件下,萨达特集群主力也未暴露目标。

联邦东路军并不想现在就加入攻城战,成为捕蝉的螳螂。阿姆斯特朗想等到自由城坚持不住,萨达特部必须救援的时候,再出击成为在后的黄雀。

其五、联邦东路军必须在围攻自由城的西路军补给告罄之前,发起对高原的进攻,以打通联邦军的补给线。但由于情报限制,现在并不确认西路军的补给何时会告罄。

郑鸿博让参谋长杨松诚整理好会议纪要,又命白叶菲联络白晏,交给自由军萨达特集群。

郑鸿博出于两方面考虑,特意关照先把情报交给郑常达,由其代为转达。

一方面,虽然郑鸿博对于萨达特杀害兄长郑鸿贞的事情已经放下了。但九年前在自由城生活的期间,并没有给过萨达特啥好脸色看,双方之间的关系还没有正式破冰。郑鸿博认为,此时直接把讯息转给萨达特,效果不好。

另一方面,毕竟自由军主力的体量摆在那里,要否定萨达特的作战计划,直接提出似乎不妥。由其内部的郑常达代为转交,可以预先沟通一下,以委婉的方式表达,或许效果更好。

在人情礼仪方面的谨小慎微,是郑鸿博长期在财阀家庭中养成的习惯。

不曾想,了解萨达特性格的郑常达,收到信息后看也不看,直接就把储存器转交给了萨达特。

巴卡.萨达特可不是什么贵族出生,在人情方面更是豁达。

他并不认为在各为其主的萨芬政变中,杀死郑鸿贞有什么错误,所以更不会觉得会与郑鸿博之间有什么嫌隙。

在军事方面,萨达特更是一个务实主义者,他看到郑常达转过来的军事分析后,连连点头表示认同。

萨达特也不顾疲劳,把原本计划的极昼休息时间,推迟了足足八个小时。根据郑鸿博他们递交来的分析报告,重新制定了新的作战计划。

务实的巴卡.萨达特在这份作战计划后面,还特意的加上了自己的背书:

如果觉得这份计划有什么问题,请贵军提出意见或直接修改,这相当重要!

然后他亲手把装有电子作战计划书的储存器,双手递交给了张宁,萨达特诚恳的说:

“如果可能,请一并替我转达对郑鸿博的敬意与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