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第一百一十一章:我就出来吹吹风

第一百一十一章:我就出来吹吹风

……

“老夫看你剑道天赋不错,欲收你为弟子,你看如何?”

剑斗罗尘心背对着曾易屹立,淡淡说道一声。

微风从窗户外徐徐吹来,剑斗罗身上洁白的长袍和那白色的长发,随风拂动着,气质飘忽若隐,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来吧,快答应吧!快跪下叫我师父。

尘心嘴角微微勾起,脸上浮现淡淡的笑容。

他,尘心,修为封号斗罗,人称剑道尘心,斗罗大陆剑道修为最高的人。

因为比他强的人都死了,比如,尘心的父亲,还有他的祖父。

但是,他这样的一个人,站在魂师成就之巅的封号斗罗,去收一个弟子,想来,如何一个年轻人听到这样的话,恐怕都会激动的语无伦次,当场就下跪拜师了。

相信,这个少年也不例外。

“不要。”曾易淡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很好,为师......你说什么?”

声音响起时,尘心以为曾易是答应了,脸色很是欣喜,但是一听清楚,身体不由一个踉跄,瞬间傻眼了。

我tm没听错吧?一个封号斗罗,还是顶级的封号斗罗,收你一个小小的魂尊为徒,不应该的激动得痛哭流涕吗?拒绝?谁给你的勇气拒绝?

尘心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抱歉!前辈,我想,我们可能不适合。”曾易又明明白白的的说了一边,自己不想当他剑斗罗的徒弟。

虽然能拜一个封号斗罗为师,这是很好的选择,而剑斗罗又是封号斗罗中的强者,如其封号一样,剑法通神,曾易能拜他为师,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曾易又不傻,怎么可能你要收我为徒,就高兴得屁颠屁颠的跪地拜师了。

突然的跑来把我打个半死,然后又收我为徒,在结合之前的发生的事情,冒充了一下七宝琉璃宗的人,然后被武魂殿追杀,然后在被剑斗罗找上门,怎么想,这背后的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曾易感觉,这其中一定有着什么阴谋。

要是没有发生之前那一系列的事,曾易说不定就答应了,但现在嘛,总感觉有股阴谋在笼罩着自己。

要知道,剑斗罗可是七宝琉璃宗的人啊!一旦加入了,将来就得和武魂殿站在对立面,陷入了无穷的漩涡之中。

倒不是曾易怕那武魂殿,怎么说呢,感觉就是很麻烦。他与武魂殿又没有什么不死不休的恩怨,没有必要去和武魂殿对着干,浪费自己的精力。

他只是一个浪人,也不想留下太多的羁绊,因为他迟早都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感情多了,到时候带来的只会是伤感。

至于斗罗后期,主角团和武魂殿之间的战争,曾易也不打算去插手,默默看着就好,关自己什么屁事。

曾易可没有什么剧情主角情怀,去和主角当一个好兄弟,或者像什么小说里的沙雕穿越者一样,一来就想收什么后宫。曾易只是想安安静静的修行到一百级,然后离开这个世界,寻找回家的路而已。

在这个世界,值得曾易留恋的事情不多,这个世界的父母,留给曾易也只是断断的回忆,剩下的,基本都是孤寂,伤感。但原本的世界,地球,那里二十年的记忆,不是说忘就忘的。

或许,他们已经不记得了,但是自己,至少要回去看一眼。

至于修炼到一百级,曾易打算慢慢来,一边流浪,看看这个世界的风景,一边进行修炼。这样,也不枉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一趟了。也许,这样的红尘历练,将来对自己的破境成神有帮助呢?

至于那煞笔系统的要求,曾易才懒得管。丢下自己跑去玩了,然后让自己好好修炼成神,之后一起离开,我离开你嘛呢?我一个人能修炼多快?能像拿下有系统的大佬,做个任务,随便点点,就升级了?开什么玩笑?

不行,自己也要快乐的旅游,欢乐的修炼。等什么系统回来,自己还没有修炼到一百级的话,就好好鞭策一下自己吧。

www.huanyuanshenqi.com

反正曾易是知道,要是自己没有成神,那这个沙雕系统也不能离开,所以,他慌个屁。

“为什么?难拿你认为老夫没有资格当你师父?”尘心一把抓住了曾易的肩膀,严声问道,凌厉的气势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冷冽的几分。

要是换了别人,他尘心理都不理了,我堂堂一个封号斗罗,整个大陆剑道成就最高的人,收一个人为徒,还敢拒绝?

但是,这个人不行啊!他尘心一定要收这人为徒,先不说武魂殿那里,光是这剑道天赋,他尘心也一定把这个人收为徒弟,把自身的剑术都传给他。

尘心这一生的愿望,就是看到站在大陆之巅的那人,是一名剑客,他自己是实现不了,但在这个少年身上,他看到了希望。

就算是强迫,也要把这个曾易收为自己的弟子,传他剑道,让他成为第一人。

这个斗罗大陆,剑道沉浸得太久了啊!

尘心的手劲,抓得曾易肩膀有些生疼,赶紧说道:“不是,前辈,您有资格。能拜向您这样强大的封号斗罗为师,是晚辈莫大的荣幸,但是......”

曾易脸上浮现一些苦色。

“但是什么?”尘心松开了自己的手,问道。

曾易揉了揉肩膀,然后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块令牌,说道:“前辈实在是抱歉,因为我已经加入了武魂殿了,是武魂殿的人,而您又是七宝琉璃宗的人。晚辈可不想当一个背叛宗门的叛徒,既然我加入了武魂殿,那一生就是武魂殿的人了。”

曾易一脸正色的说道,手上的令牌,正是武魂殿的令牌,是他杀了那个武魂殿的魂王身上得到的。

相信这样,你剑斗罗就不会强求了吧?堂堂一个封号斗罗,还放得下脸去强抢一个别的势力的弟子?

曾易心中暗暗自喜,自己还是很聪明的嘛。

而听了曾易的这句话,尘心有些没有想到,这个人既然是这个样子的,用着很怪异的眼光看着曾易。

你这小子是当我傻吗?你要是武魂殿的人?武魂殿还上我七宝琉璃宗提亲?你当时也是不是这样对武魂殿的人说的?

“小子,你真当老夫我傻吗?”尘心脸色很不好看,沉声说道。

这让曾易有些心慌,难道在这个谎言被识破了?

“不是,晚辈真的是武魂殿的人了。”曾易怀着侥幸心理,继续狡辩一下。

“哼,就算你是武魂殿的人,今天开始,也就是我剑斗罗的弟子了。”尘心冷哼一声,一丝封号斗罗级别的气势散出,吓得小菊在曾易怀中瑟瑟发抖,而曾易也是心惊胆颤的。

“呵呵......前辈,这样不好吧......”

砰~

一声距离的开门声响起,一个小小的身影急匆匆的跑进了房间。

“师祖爷爷,我师父怎么样了?”

见自己徒弟小言雀这样叫这剑斗罗,曾易一头的黑线。

你师父我还没答应要拜这人为师呢,你这小丫头怎么一个师祖爷爷喊得这么亲,你这让师父我很尴尬的啊!小言雀。

......

夜间,曾易一个人在房间里,从床上悄悄的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在桌子上留一张小纸条。

小菊见自己主人的模样,刚想叫声,就被曾易摁住了嘴巴,然后比了一个虚声的手势。

把小菊放进自己的衣服里,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窗户前。

没错,曾易打算现在就要逃跑,他一种强烈的预感,跟着这剑斗罗,准没好事。至于自己的徒弟,小言雀,就先让她跟着那剑斗罗吧。曾易看剑斗罗对言雀很好,像把言雀当成孙女一样,曾易也是很放心。

而且,言雀拜入七宝琉璃宗,这倒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至少比跟着自己流浪好,也会有很多的伙伴一起玩耍,这样,她的人生会更加的完美。

再见了,小言雀,等师父变强了,一定会去七宝琉璃宗看你的。

曾易心中保证一句,随后身影一闪,消失在了房间中。

月色下,一个身影在屋顶不停的穿梭闪烁着,正是逃跑的曾易。

踏前斩,踏前斩,踏前斩......

拜拜了,剑斗罗,啊啊啊啊啊

但高兴没有多久,曾易身体骤然停下,面带着苦色。

他的前方,屋顶上站在一个身影,皎洁的月色下,能看得清着这人,身穿着白色长袍,一头白发随着夜风轻轻飘动着。

“我的好徒儿,这么晚了,是要去哪啊?”

“呵呵......我,我就出来吹吹风,呵呵呵。”

看着前方的剑斗罗,曾易嘴角抽了抽。

“正好,为师也很喜欢站在月色下吹风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