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第一百八十五章:护符

第一百八十五章:护符

……

“四年?怎么久吗?”宁荣荣有些惊讶。

“四年很久吗?要知道,不知道有多少剑术师穷尽一生的时间,也达不到这个境界,我已经是很天才的级别了。”曾易看着宁荣荣说道,随后又不由摇摇头,道:“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说了你也不懂。”

四年时间!连他这样的人,也要四年的时间才能达到这个境界,我才和他修炼了两个多月而已,就想成为他那样,还是太过于心急了啊。

心想着,朱竹清不由露出了一抹苦笑。

“切!神气什么!我也是练过剑法的。”宁荣荣冷哼一声,很不满曾易的态度。

“就你?”

“当然!”

见曾易满脸不相信的看着自己,宁荣荣脸色不由一红,嘴硬的说道。

她确实没有说谎,小时候,她宁荣荣看剑斗罗舞剑的样子很帅气,也缠着剑斗罗要求学习剑术,不过学了之后,感觉太苦了,坚持不下去,就放弃了,好好当一个辅助人的魂师。

但是这样,她也是练了一些花架子的,拿来表演还行,但战斗,就别想了。

走了一会儿,一行人路过了一家店铺,宁荣荣目光不由扫了一眼店内的东西,脚步不由一顿,停了下来。

“曾易,我们进去看看。”

宁荣荣还没有等他答应,就走进了店铺里。

看着宁荣荣兴冲冲的背影,曾易有些无奈,脚步也跟了上去。

“欢迎光临,几位客人,看看有什么需要的。”见有人进店,老板热情的招呼道。

曾易打量着店铺内的环境,也清楚了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店铺。

在这个小镇,人流基本都是魂师,要进去星斗大森林里捕猎魂兽,所有,这里的店铺,基本都是卖防具,武器,药物和补给品的。而这个店铺却有些另类,它是护身符的。

不过还别说,因为这里的魂师基本都会进入魂兽森林里,与死亡相伴,谁都不知道,晚上还能不能平安的回来,所以,也有不少人买上个护身符,求个心里安慰,这家店的生意,还做得不错。

宁荣荣看着各色各样的护身符,仔细的挑选起来。

“这位美丽的姑娘,我这有一批新进的款式,绝对符合您着美丽的气质。”老板目光在宁荣荣和朱竹清两位女生是看了看,立马介绍起自己的商品。

“哦?那快拿出来看看。”

“行,您稍等!”见宁荣荣这样说,加上她一身穿着,老板就知道她是不差钱的主,立刻走进了内阁,给她那东西。

“拜托,都多大的人了,还信这些?这都是坑人的,卖的东西很贵的。”见老板不在,曾易就说道。

宁荣荣瞪了曾易一眼,道:“我当然知道,但是心里求个安慰不行吗?”

曾易还想说什么,老板就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走了出来。

“这个姑娘,这就是我店里最新的一款,您看看,喜欢哪一种颜色?”

老板打开盒子,里面放着十种颜色不同的护身符。

宁荣荣好奇的看过去,见这些护身符都一个模样,有水晶制成,性状呈水滴状,有小指头这般大小,水晶里面有着一个福字,由一条银色的细小链子穿着。

这护身符是吊坠?

看到这样,宁荣荣脸上的喜色更甚。

伸出手,拿起一个粉色的水晶吊坠,高兴的摆弄了几下,就对老板问道:“多少钱啊?老板。”

老板笑道:“十枚金魂币一个。”

其中这些小东西,别看它模样精致,但成本并不贵,那水晶只是很普通的矿物,经过加工使其变得更加精致,但成本不超过一个金魂币的价格。要是明眼人,自然能看出这个护身符不值得这个价钱。

当然,宁荣荣心里也清楚,她的七宝琉璃塔,可是有着鉴宝的功能,她自己就是一个鉴宝师,这些东西她怎么会看不清楚呢?

但是,这并不重要。

“你们要不要一个护身符啊?”宁荣荣看向他们,询问一声。

曾易和弗兰德连忙摇头,他们可不信这些,不想花这冤枉钱。

朱竹清犹豫了一下,也是摇了摇头。

“那好吧,我自己要一个。”见他们这样,宁荣荣脸上有些遗憾之色,但心中却得意的笑了起来。

“老板,我要这个粉色的。”宁荣荣对老板说声,然后看向曾易,道:“付钱吧!”

这下,曾易懵了。

“凭什么要我付钱?”

宁荣荣道:“你刚才不是赚了这么多不义之财,不会连这点小钱都不舍得花吧?”

多个屁,才二十多枚金魂币,被你这么一搞,就没有几个子了。

曾易不由翻了个白眼。

“还有,我没带钱,你自己看着办吧!”宁荣荣双手抱在胸前,看着曾易,就打算赖上了。

www.huanyuanshenqi.com

见她一副自己不付钱她就不走的样子,曾易无奈。

“好吧,我付。”反正刚刚的钱是因为她们两个女生才敲诈来的,曾易倒不是很心痛。

“等等,我也要一个。”

朱竹清一听是曾易付钱,心中瞬间坐不住了,立刻改变的想法,快步向前,拿起了一个浅蓝色的水晶护符。

你刚刚不是不要的吗?怎么现在瞬间就变脸了?小朱你的初心呢?

曾易心中不由落泪。

“这位帅哥,一个二十枚金魂币,不亏的。”老板凑到了曾易前面,伸出手掌,一脸笑容的看着曾易。

看着这奸猾的笑容,曾易有种想一拳打过去的冲动。

又不会你付钱,当然不亏!

暗骂一声,还是乖乖的把钱掏了出来。

“走,我们快点吃晚饭去,院长他说他请客?”曾易说声,快步的走出了这家黑店。

弗兰德不由一愣,怎么就我请客了?刚刚不是说你请客吗?难道我还听错了。

看着曾易那模样,宁荣荣嗤笑一声,望了望手中的水晶护符,戴在了自己的玉颈上,一脸心满意足。

朱竹清看着手心的浅蓝色水晶,心神有些恍惚,随后紧握住,没有像宁荣荣一样戴起来,而是收入了魂导器里。

四人吃完晚饭后,找了一家旅店休息,调养精神,为明天的行程做好准备。

夜里,朱竹清躺在床上,身子翻来覆去,心情似乎静不下来。

仰面躺着,手中光芒闪烁,那个护符出现在了手心。

看着这精致的水晶护符吊坠,朱竹清目光不由出神,把水晶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感受着传来的冰凉之意,烦躁都心境也开始平复下来。

这感觉,好奇妙啊!

渐渐的,朱竹清都不清楚,自己的嘴角不由划起了微微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