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第二百六十八章 : 竞价

第二百六十八章 : 竞价

……

曾易,雪清河两人在身材火爆的接待少女带领下,走进了拍卖会场中。

拍卖中心给人地感觉更像是一个大礼堂,布置和大斗魂场的主斗魂中心类似,中央是一个圆形礼台,周围以放射性环形布置一圈圈座位。

一共分为五大部分。最靠近礼台的三排座椅是红色,向外放射,依次是黑色、紫色、黄色和白色。显然是根据不同级别的竞拍者而设置。

雪清河跟曾易说了下这里面的情况,最里面的红色座位是通过特殊通道进入的,有专门的安保人员保护。那里就是所谓的百万级贵宾区,而且还必须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才能获得红色贵宾资格。

外放一圈地黑色座位,是普通百万级贵宾区,只要有钱,就能进入,属于次一级的黑色贵宾。

再向外,紫色的是五十万级紫色贵宾,黄色是十万级普通贵宾,最外面的白色,也是面积最大的座位。

而雪清河作为天斗帝国的太子,其身份自然不言而喻。少女带着雪清河和曾易两人走向铺着红毯的贵宾通道,进入了最高级拍卖席。

这红色贵宾席的座位,是一张足有五米长的豪华沙发,前面还摆放着一张红木茶几,上面摆放着水果拼盘,各种糕点,酒水等。

www.huanyuanshenqi.com

在曾易和雪清河坐下后,一位穿着黑色礼服的中年男子,看样子应该是拍卖场的人,他带着两个身材高挑,容貌艳丽的女子来到了两人的位置。

雪清河见了这人过来,眸中的神色不由一冷,淡淡说道:“带她们退下,这里不需要。”

这男子脸上不由浮现了尴尬之色,然后带着两个女子,恭敬的退了下去。

曾易观察了周围的红色贵宾,他们的身边,都依偎着一个艳丽窈窕的女子,这让曾易明白了,原来这个拍卖场还送女陪玩。

当然,也只有红色区域的贵宾才有这样的待遇。

“怎么?是不是觉得可惜了?”雪清河见曾易视线看向那些女子,不由说道。

“确实,这些贵族们的生活还真是奢靡啊。”曾易收回了目光,躺靠着沙发,丝毫不在意周围的情况,把脚搭在了桌子上,双手枕着脑袋。

雪清河看着曾易的模样,无奈的轻摇几下头,给自己倒了杯茶,淡淡说道:“这些女人本身就是属于拍卖场的,包括她们的生命。她们都是很小就被拍卖场买下的平民女子,从小进行培养。她们不但是这里的服务人员,同时也是拍卖的一部份。如果有人愿意出钱,她们是可以被买卖出去。”

听了这句话,曾易不由惊的起身,目光惊讶的看着雪清河,道:“把人当成物品买卖?那不就是被当成奴隶了吗?我记得帝国法律上可是禁止奴隶买卖的,你一个帝国太子,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家的门前?”

雪清河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确实,帝国是禁止奴隶买卖的,但背地里,这些事情还是有发生,只要有利益,就难以杜绝这种行为。而且,这个拍卖场背后的势力错综复杂,牵扯到了许多人的利益,莫说我一个太子,就是皇帝,也难以去插手。”

“所谓的帝国法律,那只是为了约束平民的手段,对于高高在上的贵族阶层,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他们可以在律法中为所欲为,说到底,法律只是他们制定的游戏规则而已。”

曾易沉默不语,他现在知道了,雪清河对于自己的这个国家是感到多么的无力。

此时,拍卖中心里的竞拍者并不多,放眼望去,也只有寥寥一百多人。拍卖台上正在进行一件类似于腰带的魂导器拍卖,价格已经加到了四万金魂币。

对于上面拍卖的物品,曾易并不感兴趣,一边喝着茶,一边和雪清河悠闲的聊着天。

台上的那个魂导器交易完成后,拍卖场官方又拿出了一件拍卖物。

这一次,曾易倒是对这件拍卖物有了兴趣。

那是一个青铜锈剑,大小只有成人的手指这般,剑柄上串着一条细线,看起来像是一个挂饰。

铜剑上附着的锈斑,曾易能从中嗅到一股恒古的气息。

不知道为什么,曾易心中冒起了一个想法,一定要得到它。

这对自己非常的重要。

雪清河见曾易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拍卖台上的铜剑挂饰,不由说道:“你想拍下这个?难道你看出了它有什么玄机?”

“不清楚,不过直觉告诉我,一定要得到它。”曾易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的铜剑挂饰,对雪清河说道。

雪清河倒是有些惊讶,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曾易露出如此重视的表情,不禁看了一眼台上那铜剑挂饰,笑道:“既然你需要这个,那我就帮你把它买下。”

拍卖礼台上的主持人开始对竞拍者介绍这物品,“下面,我们竞拍这见铜剑挂饰。先和大家说一说,对于这件铜剑挂饰,它有什么功能,我们拍卖场也不清楚。”

主持人这一句话,便让竞拍者们感到无语,连东西的效果是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还敢把这东西拿出来拍卖?这不是坑人吗?

见台下的竞拍者们在窃窃私语,主持人不禁神秘一笑,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然后继续说道:“不过嘛,从这铜剑挂饰上的锈斑,相比大家就能看出这件物品的年代久远。而且告诉大家一件事,这铜剑的材质,无比的坚硬,我们拍卖场试过,就算是一个魂圣强者的全力攻击,也不能让损伤这个铜剑分毫,甚至连它上面的锈斑都无法弄掉,可见这铜剑的神奇。”

“而且,铜剑上面,还刻着神秘的符号,像是一种文字,不过我们并不清楚这是什么文字,但仔细想想,应该是记录着什么重要的信息吧。我们拍卖场感觉,这个铜剑可能是一种钥匙,打开某种遗迹的钥匙。”

“大家想想,要是能把它带回去,破解了上面的信息,寻得了一所遗迹,得到里面的宝藏,那是一笔怎么样的财富?”说到着,主持人的语气都变得激动起来,心中不禁佩服自己的编故事能力。

听了主持人的话后,原本对那铜剑挂饰没有兴趣的竞拍者,纷纷来了兴趣。

虽说主持人说的什么远古遗迹的宝藏钥匙,有些吹牛的成分,但是斗罗大陆不知存在了多少年,这块大陆上,确实隐藏了不知多少的远古遗迹,也有人发现过。万一这真的是一所遗迹的钥匙呢?只要破解了上面的符号信息,那其中的宝藏,诱人程度不言而喻。

就算不是,光是这铜剑的材质,能抵挡魂圣的攻击无事,这也足以让他们有了收藏的想法。

主持人道:“当然,这也是一种可能。这铜剑挂饰,竞拍低价五万金魂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金魂币,现在,大家可以竞拍了。”

“我出五万五千金魂币!”

“六万金魂币!”

“六万三千金魂币!”

......

主持人微笑着看着下面的人竞拍者相互竞价,心中已经是乐歪了。其中这个铜剑挂饰的价格,根本不值这么多钱。什么的远古遗迹线索,都是他瞎编的。

成功的竞拍师,就是能把一个物品的价值,抬高到它前所未有的高度。

当然,也是他们拍卖场的鉴宝师也看不出着铜剑到底是什么东西,衡量不出它的价值,所以拍卖场就把它拿出来拍卖。

至于远古遗迹的线索,确实是有一丝丝的可能。但就这微小的可能性,足以让这些竞拍者去赌了。

而且,那个能抵挡魂圣的全力一击的效果,他可没有开玩笑。

“不就是一个生锈的挂饰嘛,竟然也能买怎么贵。”普通区域上,小舞看着这些竞拍者在疯狂竞价,不禁吐槽一句。

小舞身旁的唐三说道:“小舞,看事物,不能仅仅依靠表面来评判,那样只会使自己变得愚昧。”

说实话,要不是手里没有钱,唐三也想把这铜剑挂饰买下,好好研究一番。

“想不到小兄弟你年纪轻轻,也能说出如此一番具有哲理的话来。”唐三座位后面,是一个气质儒雅和煦的中年男子,这人正是宁风致,看着唐三,眸中中流露着几分赞叹。

唐三摇了摇头,道:“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我的一位朋友教我的。”

“哦?原来是另有其人,看来,你那位朋友也是有趣之人。”宁风致轻笑道,然后目光看向礼台之上。

“先生你也对这个铜剑挂饰有兴趣?”唐三不禁问道。

宁风致呵呵笑道,“确实,有几分想法,就算没有那什么遗迹的线索,拿回去收藏也是不错的。”

七宝琉璃塔有着鉴宝的能力,而他宁风致,可是这个大陆上最高级的鉴宝师,对于这个神秘的铜剑,他自然是想鉴品一番。

“十万金魂币!”

宁风致立刻出价竞拍。

“十二万金魂币!六十七号白色贵宾出价十二万金魂币!十二万金魂币一次,还有人竞价吗?”主持人激动的说道,这铜剑挂饰能买到这个价格,已经是超出了他的预期了。

下一刻,主持人又是惊呼一声,“三号红色贵宾出价十五万金魂币!十五万金魂币一次!还有人出价吗?”

宁风致见有人和自己竞价,有些意外,在他看来,十二万拍一个不知道底细的物品,已经是极限价格了,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跟他竞价。

宁风致微微一笑,并没有在意,继续加价。

“六十七号白色贵宾再次出价,二十万金魂币!”

这一下,到雪清河愣住了,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跟自己杠上了,心中不禁有些恼怒,这可是自己给曾易买的礼物,怎么能拱手让人?

啪啪啪——

雪清河想都不想,直接在加价按钮上一阵连拍。

“啊!五十万!三号红色贵宾出价五十万金魂币!”

主持人心情激动澎湃的喊出雪清河的竞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