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第三百四十三章 : 终究还是棋差一招

第三百四十三章 : 终究还是棋差一招

……

“杀了我?”

听着这回荡在密林之中,充斥着冷冽杀意的话,时年不禁愣住,随后大笑起来。

“哈哈哈~,杀了我?就你一个魂宗?真是可笑!”

时年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他承认,曾易的天赋强大,实力也是顶尖。但是,那只限于同级魂师。或许,从曾易所表现的战力看,他能斩杀魂王,甚至能威胁魂帝。

时年认为,这已经是极限了。

但是,自己可是一个七环魂圣!七十二级的魂圣啊!一个魂宗竟敢口出狂言,扬言斩杀自己。这是时年这辈子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

要知道,魂师境界里,七环和六环是一个绝对的分水岭,是一道不可逾越的沟壑。一位七环魂圣的实力,足以媲美几个六环魂帝,还是高阶魂帝。因为第七环的魂技效果,武魂真身,只用拥有了这个魂技之后,才能理解什么是真正武魂,武魂的力量能够近乎完美的发挥出来。

区区一个魂宗,面对一位魂圣,也敢狂言?以自己武魂的特殊性,哪怕还是七十二级,时年敢说,七环魂圣中,没有多少人能奈何得了自己。

虽然曾易的魂环配置把时年吓了一跳,但是,终究只是一个四环魂宗,胆敢言杀自己?

可笑!

唰~

在时年大笑不屑之时,一道破空之声响起,曾易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时年的上方,冷冽的眼神中充斥着杀意,手中的刀刃闪烁寒芒,居高斩杀。

面对一个等级远高于自己的魂圣,曾易不会放过对方任何一个出现破绽的机会。

www.mimiread.com

这闪电一般的袭击,速度之快,让时年都有些反应不及。

“哥!”

刹那之间,曾易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小汐那泪雨梨花的脸庞,一副可怜楚楚的望着自己。

迟疑之间,曾易挥斩刀刃的速度顿了一下。作为魂圣强者,时年自然有这个反应,趁着曾易迟疑这一间隙,身形离开闪开。

嘭~

刀刃斩出一道肉眼可见的罡气,顷刻间,地面被分割,斩出了一道足有五米长的整齐沟壑。

时年连续向后跳开,同时,望着曾易那道攻击产生的沟壑,眼眸上布满了震撼之色。

这种级别的攻击力,要是挨上一击,即使不死,也要重伤啊!

这一刻,时年也收起了心中的小视,开始认真,这样给一个怪物,根本不能把他当成一个魂宗看待。

一击未果,曾易没有丝毫停顿,立刻踏步飞出,身形如箭,对着时年的方向,紧追而上。

魂技,剑域!

展开!

强大的剑意弥漫而出,曾易那快速移动的步伐,脚下的地下,都肉眼可见的有些细微的下陷,锋寒的剑意与恐怖的压力,让气压都有些扭曲,曾易身影掠过的地方,周围的灌木花草,顷刻间变成了碎屑,仿佛是被无形的剑气给搅碎一般。

必须连续不断,给予对手狂风骤雨般的进攻,不能让对方有一丝的反抗时间。曾易知道,对方是一名魂圣,要是让他有时间释放魂技,那就麻烦了。

魂圣的恐怖实力,曾易当然知道。他曾经与柳二龙进行过一场战斗,但结果,毫无疑问的惨败了。是的,曾易非常清楚,一个魂圣的实力,是多么的恐怖。哪怕这个老者实力不如柳二龙,但也是魂圣,而且拥有能控制别人精神,制造幻觉的魂技,这让曾易感觉更加麻烦。

不过,曾易的剑道境界非常高,对应的,也是极其强大的精神力。这也是曾易能发现自己中了幻术,能够从幻境中破局的原因。但是,这还不够,远远不能低估一个魂圣的实力,特别是自己还是魂宗的时候。

魂圣很强,但也不是不能战胜的。通过刚才的接触,曾易清楚,这个魂圣的防御是弱项,只要被自己砍上一刀,曾易自信能斩杀掉他。

关键就在于,有没有命中的可能了。

踏前斩使出,电光火石之间,曾易就接近了时年的身前。

只是,作为一个暗杀者的时年,早年也是经历过各自战斗,身经百战,战斗经验何其丰富,悄然间,在曾易斩出下一刀之前,就发动了魂技。

给我死!!!

曾易心中呐喊着,手持着岚切,锋利的刀刃在颤鸣,就要对着时年的身体斩去。

刹那之间,曾易甚至能看到时年那反应不及,眸中闪烁着的惊恐之色。

但是下一刻,曾易的眼眸骤然收缩,本快要追赶上时年,但眼前的目标变化了,时年的身体变成了一颗挡在身前的巨木,近在咫尺!

砰——

速度极快,直线冲刺的曾易,根本反应不及,身体狠狠的撞在了这树干之上。

这个半米宽的大树被人肉冲击撞得剧烈震颤,撒落了无数的叶子。

曾易懵了,剧烈的撞击让曾易身体直接倒飞出去,摔落在地面上,手上的岚切也飞了出去,化作光点在空中消散。

嘭~

曾易摔落在地面上,强忍着剧烈的眩晕和疼痛,立刻从地面上爬了起来,不自禁晃了晃晕眩的脑袋,站着的身体都有些勉强,脚步踉跄,仿佛随时都要倒下。

幻象?自己什么时候中了他的魂技?

但是,战斗之中,情况瞬息万变,根本没有时间给曾易去思考。

曾易感知到危机袭来,岚切立刻显现于手中,对着左侧袭来的腿鞭斩去。

只是,在曾易惊愕的目光中,自己的刀刃竟然穿过了这扫来腿鞭。

而这时,曾易的右侧,空气中凭空出现了扭曲,那是力量挤压扭曲而成的。

曾易惊愕之间,一道巨力撞击在自己的右侧脸颊上,脖颈不受控制的随着这巨力而扭到,带着身体,整个人爆射飞出,犹如大炮中发射的炮弹一般,轰击在十米处的一棵树干上。

巨力撞断了树木,在树倒塌间,轰雷声彻响了整片树林,烟尘扬起,空中飞舞着无数被战斗余波震起的叶子,漫天飞舞。

烟尘之中,曾易模样狼狈不堪,躺倒在狼藉的地面上。

连续两下被时年玩弄攻击,曾易身体已经是快要到极限了。要是一个普通的魂宗,已经是身死了,也只要曾易这般体质和实力,能在时年那一击腿鞭下,坚持下来。

脑袋照受了着一击强力的打击,曾易意识有些天旋地转,变得朦胧起来。

但是曾易并没有昏迷过去,他不能昏过去,不然,只要死亡。

即使倒在地上,暂时无力站起,曾易现在还是在思考着,自己为什么会中了时年的制造的幻术。

只是通过眼睛,视线看到的景物来蒙蔽,扰乱曾易的行动,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曾易不会过度依赖眼睛带个自己的信息。即使是在战斗的时候,曾易也会一直感知着周围,通过风流来寻找敌人的位置。

但是,这一次风带个自己的信息,不不准确了。

为什么?

曾易想不明白。

明明自己的战斗方式,与以前的战斗方式一样,但这一次却出现了问题。

曾易可以肯定,这不是自己的问题。要是这样的话,问题就出现在对方的身上了。

是魂技!

他扰乱了我的感知,改变了我的五感!

曾易猜想到这种结果,顿时间,思绪瞬间豁然开朗起来。

曾易狼狈的从地面上爬起来,殷红的鲜血从下巴滴落,侵入还有些湿润,散发着清香气味的泥土中,淡淡的血腥之气弥漫开来。

“呵呵...哈哈哈......”曾易仰着面,抬头惨笑着,面孔已经是七窍流血,凄惨无比,反若厉鬼一般。

岚切刀尖插入泥土中,曾易双手轻颤着,紧抓着岚切的刀柄,勉强的撑着踉跄的身体,背靠在断得只剩一截的树干上。

曾易是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如此接近。

要不是自己修炼的方向是走极限流,有着三个全方面加持的技能,防御力也极强,加上紧要关头,曾易即使运用魂力防御住头部,时年那一脚,换一个普通的魂宗,甚至魂王,脑袋都要被踢爆。

魂圣的全力一击,不是开玩笑的。

但即使这样,曾易还是遭到了重创,强烈的震荡让曾易七窍流血,右眼甚至不能在睁开,视线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说到底,曾易还是小看了魂圣的实力啊!

只是,曾易心中不甘,当初见到自己妹妹的幻象时,曾易就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是,曾易还是义无反顾的跳了进来。

因为,这时曾易心底最深处的秘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但是却被人发现了,甚至利用了。

无论对方是谁,实力如何,哪怕是封号斗罗,曾易也不会放过窥视自己秘密的人,即使是死亡,也要把他给拉上。

跳入陷阱之时,曾易就又预料到这个结果。

真正的战斗,那有什么你来我往,几乎都是一招定胜负,出现一丝的失误,那致死的攻击就会迎面而来。

只是现在变成了这般凄惨的模样,到底还是棋差一招啊。

呼~

一阵劲气震起,扬起的尘雾被吹散开,时年的身影,也出现在曾易左眼视线中。

时年脸上展露出了狞恶的笑容,眼神如毒蛇一般,阴冷摄人。

“桀桀桀,小子你不是说要斩杀我吗?就这?怎么一副快要死的模样了?”时年嘴角上扬,不屑嘲讽一声。

“能让老夫用出全部的实力,你一个魂宗小辈,也是死得荣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