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11章:有武器也不怕

第11章:有武器也不怕

“打!给我打!”

裴少歌在人群中被抬举着,大喝道。

萧凌然一手扶着背上的,一手挥打着奔来的打手。

白梨可看呆了,一个个五大三粗的爷们,少说也有百余斤,在萧凌然拳头上,如击乒乓球一般轻松,纷纷弹砸向后面水泄不通的人群。

现在刚下午一点半,来金太阳娱乐会所的顾客,几乎没有,即使有,也没好话拒之门外。

整个会所全是打手,这些打手平时是分散的,有做保镖,有收保护费,有给人看场子,当保安的。

总之平时很少集中在一起,今日裴少歌一个电话,都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这些人除了借势凶狠之外,别的一无是处,叫他们打个平常老百姓,一个比一个厉害,真遇到强者,就怂了。

这帮子人见有十余个弟兄倒下,顿时胆怯,虎视眈眈,左右晃动,就是没一人主动向前。

裴少歌看见此种情形,暗骂一声饭桶,立即嚷道:“所有人听着,谁能打这小子一下,一千块钱,谁要是将其打死一千万。”

“合伙打死两千万,我发下去,参与者均分。”

裴少歌简单的一两句,真有人为钱而不惧。

但是,连萧凌然的衣服边角都没碰到,人已被一拳击飞,击中处,更是骨碎,疼的要命,有的顶不住当场昏迷。

仅仅有两分钟的主动出击,黑压压的人群,再无出头鸟。

裴少歌见这还是不行,又赶紧道:“今天在场的每人一万,谁若是被打伤,加一倍,还不包括医药费,医药费我给。”

“还有,今日过后,工资一律加百分之五十。”

众人闻言,开始蠢蠢欲动,但还是没有一个主动冲出去的。

这些人已看到,萧凌然虽一只胳膊在出击,可力道之迅猛,根本不是他们能靠近的。

人多占优势吗,只是人多而己,反而是你看我,我看你,原地踏步,毫无实际行动。

可把裴少歌气坏了,这么多人打不倒一个,这要传出去,如何立足于世。

他拿起手机,不是打电话,而是发了条信。

不到五分钟,但听会所外机器轰鸣,只见十余辆硕大的装载机,有序的开进来。

这时,裴少歌发言道:“你们再畏手畏脚,犹豫不前,这装载机将把你们一干人等碾成血水。”

咣咣咣!

开进的十余辆装载机,忽地落下铲兜,故意轰大油门,蓄势待发。

会所里的一众,看到魂飞魄散,横坚不得活,干脆拼了,于是这些黑压压的人群,犹如开闸的洪水,势不可挡。

萧凌然没有那么傻,而是选择后退,退着退着退至一间房中。

暂时没了危险,可在这房中也不是法必须想出逃出。

可这间房是间没窗户的房子,四周尽是厚厚的墙壁,萧凌然的眼睛看到这墙还不是普通砖砌的,全是钢筋混凝土浇筑的。

这间房地面上除了一些杂物,还有两个装着什么鼓鼓的麻袋,别的便没什么。

把白梨卸下,萧凌然往墙上打出一拳,震得肩肘酸疼,也没任何反应,看来这实力不够破墙。

只有背着白梨硬闯出去,成功与否还是未知。

宜早不宜迟,萧凌然大喝一声:“拼了!”

背起白梨就要开门往外冲,耳畔传来一声救命的呼喊。

这房间里没人呀,该不会是听错了,他再次伸手抓住门把手,准备开门时,耳畔又响起救命声。

萧凌然没听出那里,白梨听出了,道:“麻袋里。”

萧凌然望向麻袋,口是缝口机缝上的,不应该有人。

可别处是不会有声音的,惟有鼓鼓的麻袋。

卸下白梨,萧凌然解开麻袋口上的绳子,真看到一个捆绑着的苗龄女子。

把其拉出,解开绳子,苗龄女子连忙答谢救命之恩。

萧凌然摆了摆手,示意别客气,连忙解开另一个麻袋。

这也是一个苗龄女子,除了四肢捆绑着,嘴上也被一只破袜子堵着。

萧凌然将其解救,也连忙道谢。

这回萧凌然望着眼前两个一个比一个漂亮的女孩,道:“先别忙着谢我,咱们被困这里走不走得出去,还是另一回事。”

“等岀去后再谢我也不迟。”

萧凌然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怎么回事来到这间房,便开始琢磨怎么出去。

这间房绝对的一个绝无房,没窗没上下水管道,除了门就是墙。

打房间里出去,墙头上挂门帘,没门。

那也只有开门冲出去,他一个人绝对没问题,加上白梨勉强凑合,可还有两个女子,他犯了难。

砰!

外面的人开始用钝器撞门,这扇门是防盗类的,两层铁皮,一时半会不会被撞开。

可挨不住时间长了,那就要被撞破,再说这是人家地盘,要是利用工县,这门破开,只是分分秒秒的事。

嗤嗤!

还真想什么来什么。

萧凌然一看来不及,急中生智,把上衣脱下拧成一根布棍,但是布棍太短,待会打起来,还不足以打开场子。

不用想白梨,她身上只有一床单裹着,那就另外两个女孩。

萧凌然只瞥了一眼,其中一个女孩已经晓得其意,麻利的脱下上衣,另一女孩见状,也脱下上衣。

现在正值初秋,两个女孩上衣一脱,立时春光外泄。可较之生命与贞洁,她们这点牺牲还是值得。

萧凌然也没说什么,因为门已破了大半,来不得废话,把两个女孩的上衣接在他衣服上,再次拧成一根布棍。

“门开啦。”一个兴奋的声音一喊,有几个胆大的青年,就要闯进门内。

人还没进去,但听哎呦哎呦的有人不断倒下。

是萧凌然的布棍,击倒的闯入门内的几人。

击倒这几人,萧凌然一跃,来到门外,当然离门很近,为防有人闯进里面,把她们三个伤到。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萧凌然以极凌厉之资,耍着布棍,没有人靠近不说,那呼呼的风声,吓得一个个还在退缩,他这边的场子反而越来越大。

站在高处的裴少歌见不好,喊道:“都给我抄家伙。”

娱乐会所的一帮,刹时间手中不是洋镐把,就是三尺长,直经两公分半的钢管。

萧凌然见一个个佩带上武器,笑道:“有武器,咱也不怕。”

说着手中布棍,呼地甩出,当啷啷,有数根钢管和洋镐把落地。

萧凌然不敢懈怠,趁这帮人害怕之际,再次甩出布棍,这次击向的是面部。

好多人怕被击中,毁了容,纷份后退,这一退不打紧,顿时乱了阵脚,开始有人倒下,乱得你踩我,我踩你,好不热闹。

萧凌然没有再出击,他眼睛一转,朝一个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