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14章:乔太君

第14章:乔太君

一旁的张宏章听到杨主持说她也是土包子,知道对方已经生气,杨主持背后可是江南四大家族,惹不起呀!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晁敏君脸上,这还远远没有结束。

张宏章还要晁敏君给张爱真道歉。他已经看出,他们这一家不进客厅,杨玥怕是也要在外面呆着,这可使不得。

晁敏君那受过这等侮辱,被丈夫当众打了一巴掌,还得道歉,这还让不让人活,以后如何见人。

这个歉不能道。晁敏君下定决心,开始迎客。

张宏章见夫人不识好歹,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其摁倒在地,踢给她两脚,并狠狠地道:“明天我就休了你。”

“舅舅,这么称呼你不见外吧,这个女人就该休了。”萧凌然插嘴道:“你应该把原来姓穆的舅妈接回来。”

张宏章看向萧凌然,忙问:“你怎么知道我在结婚前认识过一个姓穆的,你是真妹子家的上门女婿,你认识那穆婉凝。”

萧凌然那认识什么穆婉凝,而是看到张宏章,脑子竟自然而然出现了他的一切资料,及下过乡,在下乡时与乡下女子穆婉凝日久生情,生有一女。

女子贤良,张宏章回到淞海就与之失去联系。可穆婉脚一直未娶,等着有一天他去接。

“穆婉凝我不认识,但我算出她有旺夫相。”萧凌然扫了一眼倒在地上,正欲撒泼的罪敏君,道:“反正比这个女人强,一进张家,张家一日不如一日。”

“何况这女人藏着巨额私房钱,还在黄果街金羽小区6号楼四单元601住房养着一个小白脸。。”

萧凌然说得有鼻子有眼,跟真似的,是不是胡诌呢。

张宏章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真养什么小白脸,但萧凌然说的这女人一进张家,张家一日不如一日,确实不假。

张宏章将信将疑,喊人过来,又叫萧凌然叙术了一遍具体地址,前去抓人。

“他这是满嘴放炮,纯属胡闹。”晁敏君一听萧凌然低说,吓得脸色惨白,因说得确实存在。为了混淆视听不得不矢口否认,对虽凌然指责道:“你混帐。”

“来人,把这女子,给我关地下室仓库去。”张宏章为防晁敏君闹事,又喊人来。

张家门里门外,就站着数个保安,听到张宏章的话,不管晁敏君再怎么胡搅蛮缠,將其胳膊一架,拉着离开这大门口。

“真妹妹,杨主持,里面请!”张宏章身子一躬,做了请势。

张爱真喊了声大哥,带头进入厅内,杨玥和萧凌然最后。

“张爱真,玉佩一块!”

记帐的是个凸顶老者,扯着嗓子喊道。

来贺寿的非福即贵,看张爱真一身朴素的着装,不少眼晴盯向她的玉佩,基本上都是嫌恶的眼神,但也有例外。

就是大厅东侧九号桌身材容貌俱佳的紫裙女子,老润祥古董商行总裁吴道泉之女吴小曼。

她距记帐处最近,一眼瞧出这是块战国时期古玉,恐怕它就是今天所有礼品中最贵的。

杨玥也有礼品,清代乾隆年间铜镜一块。

铜镜一现,在座的诸位,皆都眼前一亮,纷纷鼓掌叫好。

这就是有身份有背景之人,人们对之的态度。

你无名,就该没人瞧得上,没身份背景活该吃人眼珠子

张爱真一家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一个位置,倒是杨玥,不住地有人招手,叫之与其坐一块。

见萧凌然没有捞着地方坐,杨玥也不好意思先坐去。

实在没法,找了个空地,暂时先站会。当然杨玥也跟着站着。

有聪明人看出来后,于是到另一桌挤一下,给他们腾出一张桌,他们这才有个桌,屁股也是刚碰到凳子,还未坐上,便有个声音喊起。

“乔老太君到!”

声落,人们看到一个头发微卷雪白的老夫人进入大厅。

她就是乔苇花乔太君。

一进入大厅脸上就绽放岀可掬的笑容,向大家打招呼:“欢迎大家参加我的寿宴,大家不必客气,都入…。”

老太君正说话间,突入其来的一个声音中断他的话。

“老太君,切勿再前进一步,否则性命堪忧。”不知何时,萧凌然已挡在老太君,还信誓旦旦的说:“您老是不是打一个算命先生那里,得到一根红布腰带,如果有,还请赶快解下。”

“这房子风水问题与腰系红腰带的人犯冲,甚至有生命之忧。”

众人一听,一片哗然。

“这小子谁呀,脑袋被驴踢了,瞎咧咧。”

“是啊,这人家寿宴,不说点好的,动不动生命之忧的,让人听着多难受。”

“把这小子赶出去,满嘴胡吣。”

有一人号召,立即有人附合。

乔老太君嘴巴张开,刚要说话,张宏章喊了声妈,对她道:“这是真妹妹家的女婿,他的话可信。”

“刚才他说晁敏君养有小白脸,还说了门具体位置,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寻到那里,还真有这地方,房间里有晁敏君照片,及小白脸一个。”

乔老太君一听大为吃惊,连儿子都为之帮言,看来这个萧凌然,有点本事。

乔老太君还是不敢深信,眨巴着眼睛对萧凌然说:“既然你会卜卦,那你说说我小时侯都有对么经历。”

乔老太君不想让他说些人人都晓得的,也怕是他打听到。故意要其说出童年一些事情,看他能否说出一二。

“要是说的不准,你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亲戚也不行。”乔老太君补充道,同时她望了眼张爱真一眼。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二十几年了,今日见到女儿,乔老太君内心也是五味杂陈。

乔老太君已然发话,萧凌然浅浅一笑:“卖弄了。”

“乔老太君出生在阴历一九三七年五月初五,也就是端午节这天,乳名叫丫丫,字贤荏,原名乔金华,如今这名是你夫君给起。”

“当时你是一名工人领袖,为了避免被抓,你夫君给你改了名,叫乔苇花,一直延用至今。”

乔老太君听着,点了点头。

众人一听,没想到乔老太君还是个工人领袖,一个个瞪大眼睛,想听听老太君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往事。

“老太君家准淞海辛德路十八号,八岁时认识隔壁一家钟表行老板儿子,余小乐。”

老太君闻言,神情一抖动,想起往事。

余小乐是他这辈子永抹不去的记忆。

“余小乐与你两小无猜,你们经常在一起玩游戏…,忽有一天,你发现对方是那国人,那国犯我华国,人人诛之,你陷入两难,最终对方不辞而别。“

说着,萧凌然凑到老太君耳畔,耳语道:“您最近还收到了他的信,美其名日出去旅游,其实——。”

老太君听着,顿时脸色惨白,萧凌然这都晓得,她毕竟历经苍桑数十年,很快脸色转过来,道:“我暂且位信你一回。”

说完,老太君将腰中一根红布条扯下,扔进不处的拉圾桶内。

就在这时,人们眼中惊现奇异一幕,一个个不禁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