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16章:多有冒犯

第16章:多有冒犯

“小子,我跟踪你很久,把我外甥打成了活死人,把我侄子某处捏碎。你好日子到头了。”

中年男子打了个手势,两个皮裤男当即发力,扳折萧凌然的两条胳膊。

两个皮裤男认为手到擒来之事,越用力越感觉萧凌然的胳膊坚挺有力。

这是为何?

其实萧凌然迸发出了内力,他已感到危险,不动用点真格的,怕是小命要放这里。

一旁,中年男子见萧凌然被擒住,自认为是砧板上的鱼,板上钉钉,露岀一脸坏笑,走向白梨。

白梨在离开坤山来淞海时,身上药劲已散去,四肢已能灵活运动,就是剧烈动作做不到,打人更别说了。

刚才又喝了些酒,精神欠佳,浑身无为,好像裴少歌给下的药,未完全失去效力,还在作祟。

“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过来。”

白梨的话,中年男子视作耳旁风,见白梨脑羞成怒,反更疯狂。

一把将其抱住,脸就凑过去,手也熟练的去撕扯衣服。

中年男子高兴的无比兴奋,当嘴眼看碰到白梨红唇的瞬间,他脸色陡转。

一双手于无声无息间,掐住他的喉咙。

“你,你可,可知我,我谁?”中年男子被掐得,上气不接下气,吞吐了半天,才说完一小句话。

萧凌然倒想听听他是谁,手力减少些许道:“你说说看,要是不够格,我还懒得出手。”

中年男子觉着喉咙没了强巾掐制,猛咳一声,哼道:“我乃淞海龙王殿二当家,谢虎。”

啪!

萧凌然狠狠搧了谢虎一巴掌,用为之猛,连他本人都看的不可思议。

谢虎挨了一巴掌,身体被搧得旋转了好几圈,最后转晕倒地,口吐一口鲜红,那被搧的一边脸,以可见的速度发肿。

眨眼间,已成猪头般惨不忍睹。

“龙王店是吧,打的就是你们。”

萧凌然早就有所耳闻,淞海龙王殿,是个地下势力,势力庞大,在凇海地位甚高,无人敢惹,什么家族世家,都敬让三分。

最后,萧凌然指着谢虎大笑道:“哈哈!你不提龙王殿也就罢了,你一提,我反而来劲了,终于碰到一个有资格让我出手的。”

“谁在我的地盘大放厥词,活得不耐烦了怎么着。”

一个中年光头来到门口,大喝一声。

他就是谢天龙,无论春夏秋冬,都是一件黑色大风衣,黑皮鞋黑裤,见人不苟言笑,总是一脸狠辣。

谢天龙一直在此酒店办公,刚才两个皮裤男被甩出门外,早就有好事之人,告知他,有人在他酒店打他的人。

这还了得,都打到家里来了。得好好教训一下此人。

酒店的安保都是谢虎负责,如今谢虎被打,不想叫人的谢天龙,想最小范围处置今夜之事,不想更多人知晓,一旦外传,怕颜面无存。

“大哥,这小子把我侄子打得至今未醒,把我外甥最重要的位置给捏爆,你一定要给讨回来。”谢虎见谢天龙来到,费了好大才站起,拿手指了一下肿痛的脸道:

“你看,还有我的脸。”

谢虎不说,谢天龙已看到,只是给他留个面子。

“小子,自己捏爆自己的卵,磕三个响头,饶你不死,否则,先打断你的腿,拧折你双臂,再把你扔进淞江喂鱼。”谢天龙不再墨迹,恶狠狠地道。

萧凌然一脸淡然,望着谢天龙道:“如果我不呢。”

谢天龙一跺脚,暴怒道:“找死。”

瞬间,谢天龙身上暴发出一种强大的气息,令人望而生畏,萧凌然这次是打骨子里,感应到前所未有的生命之危。

但他没怕,更没想逃,也没得逃。

下一秒,萧凌然只眨了下眼,还距他数米的谢天龙已来到他身旁,一双钢劲有力的手钳住他的一条胳膊,这次是绝对的无力反抗。

这回他是知晓什么叫强中自有强中手。

“咔嚓!”一声响,萧凌然以为胳膊断了,然则没有。

而是,谢天龙另一只手把拖把木把摔断,也是看着萧凌然与众不同。

阅世半生的谢天龙也是见惯了贪生怕死之辈,硬汉也见过,但没萧凌然面对生死如此谈定的。

折断拖把木把,吓唬一下萧凌然,看他是依旧坚持生死无畏,还是跪地求饶。

结果,谢天龙猜错,萧凌然没有求饶。

他向来佩服硬汉,只是萧凌然伤了他的人,不接受教训,那只有死。

谢天龙最后摇了摇头,说:“你是条硬汉,但脾气太拧,死了也罢。”

说完,谢天龙忽地看到旁边还有白梨,白梨在死死看着他,嘿嘿一笑:“你的女人,你死后,我给你照顾了。”

话音落下的刹那,萧凌然嗅到死亡的气息。

一只胳膊被对方拧着,就浑身毫无反抗之力,可见对方实力多么超凡出众。

萧凌然渐渐感到有个力量在后背,缓缓抬起他的胳膊,虽缓慢但力道十足,没得反抗,又不得任其摆布。

随着疼痛加剧,萧凌然汗如雨下,哭也不是叫也不是,这是要慢慢折腾他呀。

看来今天不受一番罪,是完不了事。

“小子,下一步胳膊真的要断喽。”谢天龙故意逗他道。

萧凌然就是忍着一言不发,说什么不能从心理上被打垮。

“啊——。”疼的他内心一声喊,但没出哼出,就是不让谢天龙称心如意。

谢天龙见已经如此,萧凌然还是不求饶,只好高呼一声:“给我断。”

谢天龙深吸一口,准备来狠的,这口气没呼出,一个女声传来,他立即松了手。

来人正是张兑兑,只是闻声,谢天龙不会住手,而是他望向张兑兑的刻,看到了一个象征。

别看一闪而过,但他已看清。

这个象征,谢天龙可不敢有丝毫违抗,甚至

卑躬屈膝。

张兑兑没让他做什么。谢天龙可知怎么做,对方一个摆头。他就立即撤出。

张兑兑刚才极速一亮的象征,萧凌然也瞥到,知道她是个不简单的女子。

究竟有多不简单,萧凌然看不出,更算不出,他想算,只是一算,头就莫名的痛,这张兑兑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张兑兑为什么来到这里呢,说起来也简单,就是萧凌然已决定去完成那项任务,赚得一亿赏金。

他也可以不用去,等着席尚把钱送来,可他不想不劳而获,总想自食其力。

在来到酒店,拿到房间钥匙,就给张兑兑打了电话,要她来接,准备完成那任务。

这才有了张兑兑的岀现,幸好有她来,不然,萧凌然要完了。

下面,简单和白梨有要紧事去办,得几天回来,萧凌然和张兑兑便往酒店外走去。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走到酒店一个转角处,谢天龙一路小跑走来,见到萧凌然当即一跪,并举起一个鲜红长方型盒子道:

“刚才多有冒犯,这是修灵草,可助你成为修炼者,还望笑纳。”

萧凌然被谢天龙突然的举动弄懵了,一时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