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2章:名义老婆白梨

第2章:名义老婆白梨

“哎,对了,萧凌然你怎么没事?见爸和三妹挨打,该不是开溜了吧。”二姐一看萧凌然浑身一尘不染,一切再正常不过,立即火冒三丈。

也奇了怪,萧凌然体内拥有乾坤铜钱的同时,他身上的被打的疼痛及外伤,瞬间消散。以致二姐看到他是多么的完好,正常。

从而,导致萧凌然面对二姐的咄咄逼人问话, 不知如何说起,一时难做出答复。突然这时由远而近传来一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二姐神色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循声望去,不禁暗道:

“竟然来的这么快。”

这是一帮子小混混,一个个嚣张目中无人的样子,一看就不好惹。特别是为首的额头有一道一寸刀疤的光头,个头不过中等,可一脸狰狞,气势汹汹,不可一世,看上去令人发憷。

二姐脸色一沉,连忙应去:“光头哥,我们到外面说话去。”

刀疤光头根本不理他这一套,径直道:“别介,我的梨姐,你还是称呼光头吧,至于哥,我承受不起。”

“虽说你的义父,歌爷已过世,这不还有少歌爷吗,你又是他的义姐,你对一个小喽啰喊哥,这不是打我脸么?”

二姐白梨张了一下口,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刀疤光头又道:“欠我们九歌公司的一百万,赶紧还了,就今天,此时此刻!”

“否则,否则你三妹必须跟我们走。”

白梨一听不干了,要出手,但不知何时,一只有力的大手钳住了他的左肩。显然,对方知道她是个不容小觑的练家子,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且找的是一个绝对能制服她的人,不然,一般的对手,她不会被钳住肩膀,一动不能动弹。

这时,刀疤光头一脸狞笑的说:“拿不出钱来吧,嘿嘿,来人把那三妹带走。”

白梨一脸苦逼,想挣脱,可身旁的黑衣大个力道之大,怎么挣扎,都是枉然。还有,开酒店赔的一塌糊涂的她,根本一下还不起对方的一百万。

可是,她也不想三妹被带走,让其成为替罪羊。

“住手。”白梨见两个青年架着白希的胳膊就往门外走,忍着疼痛,还是呼叫了一声。

刀疤光头摇头一笑,不屑的道:“当初让你嫁给我们家少歌爷,你说已有婚配,在家中招了赘婿。”

“现如今,你做酒店赔了,姐债妹还,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气急的白梨,恨不得吃了这帮兔崽子,眼看白希要被带走,一个身影闪了出来,且身影的几个动作令她惊谔不已。

之前,白梨抢走妹妹的男人,已经心里十分过意不去,这次因她欠下债务,再使妹妹身陷泥潭,让她日后如何面对这个家,及妹妹。

这身影不是别人,正是箫凌然。他也是出于情急,压根没多想,没想到行动起来步子是那么轻盈,更不敢想象的是,他只是轻轻一拍,那架着自希的一人散了架般的瘫软地上。

毕竟白希是他心上人,昔日是,如今更是,他心中,是绝不容任何人打其主意的。

再者,他和白梨不过名义夫妻,并无其实。

瞬间,架着白希的另一人,在箫凌然又一轻拍下,眼前一黑,顿感骨酥肉僵地朝地一屁股蹲在地上,不由自己地朝一侧一歪。

白希成功解困,不过箫凌然从开始起步到救下自希,时间上用了不到一秒。在场的人,几乎没人看仔细发生了什么,这简直不可思议。

萧凌然没有心情观看周围人的各色表情,他认为当下之急,是赶快把白梨救下。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哪怕对方昔日对他多么残忍,平时把他使唤的奴隶般,多么的冷酷无情,但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心里知道该怎么做。

救下白希,萧凌然毫不犹豫的直奔白梨这边。谁料,那黑衣大个,绝非一般,挟持着白梨退的极快,且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那刀疤光头也不蠢,和其并肩快速退至路边一辆商务金杯车旁。就在刀疤光头打开车门,他们准备上车的霎那间,萧凌然感到机会来了。

突然,耳畔传来一身什么东西的摔碎声,以及老丈人的求饶声。

萧凌然回头的一瞬间,刀疤光头和挟持白梨的黑衣大个全钻入金杯车内,紧接着车身一抖动,准备驶离。不过,刀疤光头的脑袋却钻出车窗,说道:“限你一天时间,带上你家三妹来换你老婆,否则,期限过后,替她来收尸吧。”

刀疤光头话音之响亮,又语气坚决,说到一定做到。

此时,又一阵摔碎声传来,随之又一击响亮的耳刮子的声响,紧跟着老丈人的呼叫声响起,知道老丈人受人欺负不说,还挨了打。

“不是刚才说好限三日么,怎么刚走又回来了,你们这是言···。”老中医说着,看到一行近十个人的不停摔打,气的一口气没上来,昏厥当场。

疾速跑来的白希虽扶上了老中医,但没扶助,倒被紧随其后赶来的萧凌然,在几乎碰到坚硬的地板砖的瞬间,一手托住了,否则一旦碰着,再致使脑震荡,那又徒添麻烦。

扶起老丈人的同时,他对那些摔摔打打几人大喝一声:“住手!”

可那些个人,根本不予理睬,照摔不误。有一个染着一头红发,一脸麻子的瞥了一眼萧凌然:“要想我们住手,也是不可,就是立马搬家。”

“我们一打听过了,这家老二,干酒店赔了不少钱,你们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所以我们决定,这房子就当抵那二十万了。少点就少点吧。”

萧凌然一听就十分恼火,不说地皮,光这做三层小洋楼基础造,价就花掉老丈人大半辈子积蓄二十几万,这还没正儿八经的装修,只是大概刮了一遍大白。

红发麻脸说话事先也不打打草稿,就这样直接想把这小洋楼给抢走,真是土匪行径。还有那死者,是不是自己老丈人看死的也不一定,说不定早死了,叫老丈人又施了几针,所以被对方赖上,以致中了圈套。

一切都是凭空想象,眼下当务之急,应是解决现下危急。

萧凌然把老丈人放到墙边的一条长凳上,脸色一正,一声高呼:“识相的给我都住手,否则后果自负。”

话是说出了,那些个人每一个当回事的,依然我行我素,摔打声不绝于耳。

可在萧凌然话说出的两息之后,来闹事的无一不是躺在地上,惨叫连连。

一旁的白希眼睛惊得圆如铜铃,口似吞了一枚囫囵核桃般,张得圆圆的。若是刚才打挟持她的二人手中救得她,是一时迸发的力气,说的过去,可此时,萧凌然闪电般的将近十个人同时撂倒,还一时起不来,展现的可是可见一斑的实力。

白希也是纳闷,之前,萧凌然可是没这么厉害的,对于是练家子的二姐白梨,二姐一根手指就可把其撂倒,可现如今,他如此的实力,怕二姐也得上几个。

究竟发生了什么,叫他如此厉害呢,白希内心疑窦陡升。

萧凌然对于这些闹事的,没有下死手,甚至连一半的力道都没使出,否则,他面前躺着的是另一种场面。

这些倒下的人应该数红发麻脸体质较好,第一个缓缓站起,想对萧凌然说什么,刚一张口,赶紧捂住胸口,像是痛楚使然。

反倒是萧凌然先开了口:“晚上八点,准时来拿钱,说准多少数,到时绝对分文不少。”

红发麻脸一脸的狐疑:“真的吗?”

“你到时来即可,就算拿不出钱,我们不还有房子吗。”萧凌然狠狠瞪了红发马脸一眼:“觉着我不够和你谈条件,我们大可比划比划。”

红发麻脸一听要动手,当即怂了,这身上的疼痛还没消失,又来,这不要认命吗。也巧,他的同伴这时陆续站起,他一摆手,紧随着他离开。

临出门,红发麻脸不忘留下一句:“晚上我们会准时来的,还会带更多人,可不要忘了你说的话。”

说着,他忽地想到了什么,郑重的道:“必须三十万,少一分都不行。”

一旁的白希听到,之前还要二十万呢,怎么忽地又涨了呢,她要说话,萧凌然一把拉住她,制止住了她。

萧凌然随口对红发麻脸答应答应道:“没问题。”

红发麻脸一行人走后。白希看向萧凌然,脸色阴沉的道:“什么时间带我去换你老婆,我随时可以把她换回。”

萧凌然听白希这么说,而不是说是二姐,对方话一落地,他就一个头两个大。

什么去换我老婆,白梨不过是名义老婆而已;萧凌然想对白希实话实说,他当初也是被逼无奈,可话到嘴边,不知该怎么开口。

末了,萧凌然只是撂下一句:“用不着你去,我自有办法。”

白希白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扶起缓缓醒来的老中医进得里间去休息。

一个中午就这么过去,没有白梨,他也没在家中吃饭,走出去,在路边快餐店凑合了一顿。

萧凌然猛地发现,这半年来和白梨在一起,没了她,还一时少点什么似的,特别和其家人在一块,没了她,觉着还真尴尬不行,有白梨在,尚好些。

不过,他不想立马去救白梨,他想她吃些苦头再说。眼下,他得想法搞钱,虽说体内拥有了乾坤铜钱,可使之迸发诸多异能,他想试试究竟有什么异能。

于是,在这个还算晴朗的下午两点多,一个衣着破旧,可以说寒酸,民工似的青年,来到坤山古玩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