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21章:满目疮痍

第21章:满目疮痍

一路走着,萧凌然见房间就打开,见人就一拳击出,将对方打飞,倒地不起。

很快,房间没了,也没发现放着古玩字画的房间。

他明明在地下听到,有个声着在议论,什么古董放在这里,绝无人找到的话,可上到地面,怎么也找不到这个房间,难道还在地下不成。

一阵深思,萧凌然回过头开始仔细检查每一间房,仍一无所获,在大厅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一坐下打紧,上下眼皮直打架,于是闭上眼小憩了一会。

醒来饿的不行,想吃东西,也巧这时不知打那里飘来一阵菜肴的香味。

萧凌然细细闻了一下,循着味走去,他万没料到菜肴香味来自卫生间。

也就是他来到卫生间,菜肴味忽地没了。

任务将完成了,还要饿着回去,他一拳砸在卫生间门上,卫生间门是印花玻璃的,一击之下上面印有的梅花,陡地消失,变成透明玻璃,卫生间的地面赫然一个四方洞口。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萧凌然禁不住道:“这又不是什么操作。”

不过,菜肴的香气更加浓郁的扑鼻而来,饥饿难耐的他,看了一眼洞口,发现洞口一侧有个按扭。

他摁了一下,一个玻璃直梯升上来,上去后,不用什么操作,直梯自行下降。

约五分钟后,在一个很特别的大厅停下。

这大厅特别,主要是里面的摆设,全是古董,字画,兵器,铜器及各种藏书。

大厅中间有个大圆桌,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正在进餐。

萧凌然刚才闻到的菜肴味,与这桌上的散发出的味道一般。

“小伙子,这里你都能摸进来,你真是不简单。”老者望了一眼萧凌然,手一伸示意后者坐下:“不妨一起吃个饭。 ”

“饭可以吃,我还想要一件东西。”萧凌然坐下,拿起叉子,叉了块牛肉,道:“就你身后的百骏图。”

老者笑道:“你知道这画在世面上的价格吗?两吨黄金的价钱。”

萧凌然晓得黄金现下三百多一克,也就是这幅画价值至少六亿。

老者稍顿,眯着眼又道:“从我建这基地,还没人从这里活着岀去过,你吃完这顿饭,就上路吧。”

老者话音未落,一把犀洛克17手枪,扔到萧凌然面前。

“老先生,你这里这么多好东西,我只拿一件,你就要我命,这也太不讲人道了吧。”

萧凌然没去看那支枪,想赶紧吃饱,好有力气拿到画逃离。

“其实这枪里只有三发子弹,你对着自己开三枪,三枪后,你还活着,别说一幅画,这里的东西随你便。”

老者很绅士的一笑:“只要你能拿得走。”

一会后,萧凌然吃饱后,拿起手枪,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你说话算数?”

“一口吐沫一个钉,说话岂能儿戏。”

“好,那我开始了。”

萧凌然也不墨迹,抓起枪,豪放的对着脑袋就勾起扳机。

第一枪没子弹,萧凌然开始第二次勾扳机。

这次他有点心跳加速,但没惧怕。

第二枪板机反回,萧凌然依旧站着,一脸淡定。

“小伙子,可以呀,你是第三个第二枪不死的不速之客。”老者有点坐不住:“请继续。”

萧凌然手拿枪,对着脑袋,砰地一声响,老者猛地坐起。

“来人呢,有人闯入基地,准备应战。”老者虽老,可身体灵话,转身几步,就消失。

萧凌然的扳机还没勾起,枪声就响起,也是不得其解。

接下来一连串枪响,及老者落荒而逃,知道是雷国军队到来。

萧凌然岂容老者在他眼皮底下逃跑,照着老者腿肚子上,就是一枪。

老者腿上挨了一枪,但逃跑的仍十分快。

他身旁还有两个保镖,刚才开了一枪,萧凌然手里枪中还有两颗子弹,必须确保万无一失地击杀他们两个。

萧凌然第一玩枪,就要玩真格的,第一枪完全是歪打正着,这剩下两枪,他真要拿捏准。

一旦这基地头子逃跑,再想捉住,无疑大海捞针,有开始,结束难。

砰!对方那面对萧凌然先开了枪。

砰砰,又是两枪。

萧凌然躲避的同时,也不得不开枪。

砰,一颗子弹穿过老者保镖眉心,一个保德倒地。

萧凌然欲要发射击杀另一保德的枪,骤然间,大厅涌入好多军鞋青壮年。

萧凌然不得不暂时躲避起来。

为首的是个米彩脸,见到老者喊了声爸,遂后又道:“雷国军队己至,我们撤吧。”

老者由保镖驾着,勉强站立着道:“把这里的东西全部销毁,咱们带不走,也不给他们留。”

米彩脸应了一声,两手架起一挺机枪,就准备扫射。

萧凌然心慌了,这里每一件放到外面,都价值连城,且极具参考依据,说没就没,岂不可惜。

砰,萧凌然一枪打在米彩脸心脏中心位置,米彩脸一粒子弹都没发出,就死了,眼珠子睁的老大,充满不甘。

其他人还没有所动作,萧凌然极速跑到米彩脸身旁,将机枪握在手中:“不想死的,放下武器,举起手来,面靠墙站立。 ”

这些人都是基地身经百战的暴徒,谁怕谁,当他们举起手中枪,身体却失去平衡,跪在地上。

“不是给你们说了吗,偏不听,那就试试呗,结果还不是自讨苦吃。”

萧凌然环顾下四周,对老者道:“还有你,选条路吧。”

“好,我投降。”老者举起双手,惭惭走近萧凌然。

突然,老者脚一跺,一把飞刀自屋顶向下,飞快垂直击向萧凌然脑壳,速度之快,足以脑袋开花,性命无存。

但见萧凌然眼睛一闭,无敌剑头顶一旋,飞刀已然铁屑纷飞。

自打他得知乾坤铜线自成空间,我把无敌剑和小狗汪汪放到里面。

在这危急时刻,他也没想将小狗放出,怕它再食人其肉,唤醒野性。

老者见没能将萧凌然杀死,立即要逃,却被后者一把抓住衣领。

一旁的那个保镖,持枪要射萧凌然,他的最后一根银针,划过虚空,封住对方穴道,一时动弹不得。

一手抓着老者衣领,箫凌然拿到那百骏图,放入百包,一起走出这里。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杀我儿子,阻我逃跑,我记住你了。”

老者不服的道。

“箫凌然!”

萧凌然开口:“你们这些暴徒早该消失了,让你向存活现在,你们应该庆幸。”

说完,他不再废话,一边喊着自己人,一边向雷国军队走近。

雷国十余年前,就对这老者已经通缉,今终于画上句号,对方一个长官,给萧凌然敬了一礼。

“我乃帕森军官,很高兴认识你,您贵姓?”那长官道。并递给萧凌然一张邀请卡,审判老者之时,望他参加。

萧凌然报了姓名,本不想接什么邀请卡的他,还是接了。

对方遂即又道:“你帮了这么大忙,没什么可回报的,卡后面有我手机,有什么需要可随时找我。”

萧凌然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赶紧找张兑兑而来,好把百骏图给他,换一些钱。

来到之前飞机落下的地方,见飞机已面目全非,像着了一场大火般,满目疮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