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25章:还以美颜

第25章:还以美颜

萧凌然见席尚跪下,心想他女儿席萱怕是性命攸关,将其扶起,果真如此。

席尚还有两个儿子,可一个花花公子,一个纨绔败家,家族未来接班人指望不上这二人,可席萱能力非凡,就是命运捉弄于她。

席尚好不容易找到了萧凌然这个神医,一切希望全寄托他身上。

“这次去,因没弄到沙灵草,我只能为其续命。”萧凌然不敢忘下定论。

席尚也顾不了许多,因席萱今日已昏倒,至今未醒,早就安排了眼线,在他入赘的白家暗中盯梢,今日终有消息,说他回来。

得知消息,席尚把正在谈得客户都晾在一边,匆匆赶来,不愧商业圈里移爱女狂魔,为了女儿不惜下跪。

萧凌然说什么,就是什么,席尚根本不反驳。

萧凌然安排的找什么沙灵草,他叫人到处打听也是无果。难道萱儿的命竟如此短暂吗。

席尚禁不住叹息一声,心中不快,可他头脑清醒的很,见萧凌然还背着个背包,忙扯着要帮忙接过。

萧凌然这几天背习惯了,背包在身上,也没感到沉,再说也是找白希心急,忘了这茬。

背包里还有一些工具,挺沉的,席尚也是过于迫切,一时心急,把背包拉锁链一下拽开,一个盒子滑了出来,他没抓住掉在地上。

嘭!盒子落地的一瞬,打开,席尚望着滚落地上的一棵奇异之物,眼睛闪连一丝精芒:“沙灵草!”

“萧神医,你是不是想给我个惊喜,故意对我说没找到。”

萧凌然也是不知道这盒子里装的就是有价无市的沙灵草,当时,童慧说是送女孩的好东西,他也没多想,以为是较值钱的首饰一类的东西,竞然是即治病,又养颜的沙灵草。

“这盒子别人送我的,我也不知里面究竟何物。”萧凌然解释道。

席尚根本不听他解释,已经万事俱备,只差赶快回家,招呼上车,叫司机启动车,一路不要停,什么红灯绿灯,只要救得女儿,哪怕点天灯,在所不惜。

一切后果,他负责,也巧,从千宇商场到上高速是一溜绿灯,到凇海下了高速,到席家也只有一个路口亮了红灯,其余全是绿灯。

在淞海下高速时,萧凌然猛地想起,身上没带银针,与席尚说,后者立即打电话命人买十副银针,送到家中。

他们没到,银针已然到达。

车子抵达一个豪华住宅停下,出来迎接他们的是席尚的妻子安丽,安丽一看萧凌然的模样及一身行头,也不顾及他的颜面,直接道:

“你在哪里找的一个农民工,就这救女么,多少名医国手都束手无策,他行吗?”

席尚狠瞪了安丽一眼:“别以貌取人,进去你就知道了。”

结婚以来,也有数十年,安丽从未见丈夫在她面前凶过,这次破天荒第一次,她识趣的没敢较真,只是讷讷回道:“以你的吧。”

安丽是打心底瞧不上萧凌然,是丈夫席尚的意思,她也不好说大多。

萧凌然跟随席尚进入大厅,里面有十余位老者在讨论着什么,见他们来到,暂时休止言谈,一个个看向萧凌然。

“这就是席总裁请来的神医,这么年轻,还一身地摊货。”

“这不是胡闹吗,这小子一定是花言巧语,迷住了席总心窍。”

“不能叫这小子给席大千金医治,得劝席总把他撵走。”

“把他撵走!”

“把他撵走!”

十余个老者内心嘀咕不已,真当一个山羊胡老者要开口,一直注意这些老者的席尚道:“大家不要再说了,我心意已定。”

山羊胡摇了摇头,只好把话咽回肚里。

这些人本以为可以看萧凌然怎样医治,萧凌然竟说,只有他和一位帮忙的女士可以进去,特别交代这女子必须甲子年正月十五出生。

安丽一听忙道:“我正是。”

萧凌然看了安丽一眼:“你说的可是真的,不然救不活你的令千金,你也会成为植物人。”

安丽本想亲眼目睹这个农民工怎么施针,没去想会有什么后果,对方这么一说,她歉意地回道:“还是另找别人吧。”

席尚再次瞪了安丽一眼,没说什么,掏出手机,命人在公司找人,他旗下公司几十万人,就不信找不出一个甲子年正月十五出生的人。

这边安排下去,萧凌然检验了一番席尚准备好的其他药材,还不错,点了点头,遂及道:“席总,这间大厅的名贵字画都得撤去,窗帘拉下,我要在大厅四周贴上字符,哎对了,给我弄些黄纸和一支毛笔黑墨汁。”

此言一出,大厅内一片哗然。

“这是神棍,还是神医。”

“装神弄鬼,绝对成不了事。”

“成不了事!”

“成不了——。”

席尚猛咳了一声,在场的人立即闭口,毕竟是人家请来的,打狗还得看主人,这说话更得给主人留颜面。

席尚见大厅静下,立即命人把大厅字画摘下,窗帘拉上,这些办完,萧凌然又道:

“我得在这大厅中央支起一个灶,烧柴禾炼丹,麻烦找一个二十岁晨时岀生的男子。”

“神棍!”

“就是神棍!”

“席总也是的,被这小子糊弄住了吧,竟找这么个人。”

“是呀,这房子价值几千万,在里面支个灶烧柴禾炼丹,岂不污染了房子。”

众人叫嚣起来,席尚这时也不大乐意的遇:“这怕不妥吧。”

萧凌然一本正经的说:“即然席总舍不得,那就到此为——。”

席尚立马道:“我舍得,只要救了萱儿,即使这房子拆了也不在乎。”

遂面向门旁站着的几个佣人接着道:“快去买个灶来。”

说完,又拿出手机,摁了一串数字,只响了一下,对方就接听,席尚命道:“老三,开着直升飞机,去郊外弄点柴禾。”

说完,席尚挂了手机。

这时,一个苗龄女子,踩着一双高跟鞋走来,她皮肤雪白,苹果脸,一头披肩黑瀑,柳眉圆眼,标准一个小美人,见到席尚,柔声细语的道:“陈敏见过总裁。”

席尚打量了一番陈敏:“你是甲子年正月十五出生的。”

陈敏赶紧回答:“是的。”

只不过一刻钟,人已找到,这席家公司高管办事效率可见一斑。 萧凌然见人已到,也上前打量了一下陈敏,本以为这么一个美女,会高傲的很,刚一走近,对方即笑着说道:“您就是萧神医吧,您好。

萧凌然象征性的也回了声好,接着问道:“陈小姐在公司做什么的。”

“我是个经理助理。”陈敏回答。

“月薪多少。”

“不过六七千。”

“能给我写个人字吗?”

陈敏说:“当然可以。”

笔纸拿来,陈敏工工整整写了个人字。

萧凌然看了一会道:“人品不错,心态又好,就你了,若是救得席家千金算你一份功劳。”

“若是救不过来或救过来,容颜还是苍老依旧,不但我,连你恐也要受连累,你可愿?”

陈敏稍作思量,回答:“我应下了,萧神医我做些什么?”

萧凌然道:“要你行针,不过在席大千金身上行针前,你得在我身上试验一下,找找感觉。”

求助下,【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萧凌然也不敢耽搁,话说完,三根针灸之针已扎在左手手背,叫陈敏行针。

“这不行,用食指和拇指肚来回捻…,哦对,稍快点,哎有点快,稍放缓一些…,好好,就是这样,继续,就这样,这就是行针。”

萧凌然以身试教,亲手把陈敏教会。他要不是还得炼丹,一定会亲自行针,可一人不能两下跑,只好在找一人。

他算过,席萱命相缺子,必须找一个甲子年出生的女子,还得正月十五,正月十五意味着新的一年真正伊始,也希望席萱有一个重新始。

灶已买来,就差柴禾了,估计也快到。

萧凌然叫人把席萱抬出,放在大厅中央稍北,灶在南面。

席萱一抬出,众人倒吸一众凉气,这人已气息奄奄,光这一项,能救活不错,要是再还以美颜,那可是堪比天方夜谭。

柴禾还未到,不过烧柴禾的男子已走来,穿着一身学生服,不用说在某所大学里找来的,学生服男子本不想来干烧水的差事,可人家出口就是十万,这还是订金,一旦席萱救活及还以美颜,他一共可得到一百万,他立即答应来烧火。

萧凌然没等柴禾来,他命陈敏一旁拿针,开始扎针。

先在心腧,丹因,气海等穴位扎了几针,灌输了些灵力,席萱的手动了一下,所有人都看到了。

特别是山羊胡,看得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

一旁的一个络腮胡小声问他:“罗神医,这是什么针?”

山羊胡摇了摇头,示意看不出来。

然后,萧凌然又在 足三里,血海,太溪及神门,各扎了两针。

“一穴双针!”

“虚合神针!”

山羊胡终于看出,他也只是听说,今日一见,还出自一个年轻后辈之手,让他愧感不如,白活数十载。

针扎完,另一边柴禾已到,这边交代了陈敏几句,她赶紧去炼丹。

火光着,一个硕大仔砂锅改到灶上,开始将一夜草药入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一个小时即到,突然,有人惊呼:“孟老,您眼角纹怎么没了,年轻不少。”

还人话音未落,另一边又有人愕然道:“你变白了。”

“你白头发少了。”

“你手背变嫩许多。”

人们互相惊叹着,当看向席萱,一个个神色无比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