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26章:黑烟老妖

第26章:黑烟老妖

这还没服下丹药,席萱那八十岁老太太的容颜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被稍年轻一点的面皮转变。

一百分钟时间到,炼丹过程结束,在场的人无不是年轻了又年轻,而席萱已是三旬女子般白净无皱的容貌。

不过,要是不服萧陵然炼好的丹药,还是不行,不仅反弹,连死都是分分秒秒的事。

萧凌然取出丹药,这丹药无色无味,像一滴硕大的圆水珠,晶莹剔透。

这丹药非比寻常,炼出后一刻钟内山必须服下,否则变作毒药,前功尽弃。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席萱面色有些好转,可人还没睁开眼,萧凌然将丹药塞入嘴中,他和陈敏一道赶紧行针,数息不到两人已大汗淋漓。

陈敏平时可是见过别的中医针灸,都十分轻松的,可他帮着行针,却感到身上的力量顺着手指泄去。

一分钟后,她脸色苍白无比,即使这样,她内心仍告戒自己,坚持坚持再坚持,又过了一分钟,实在坚持不住,这时萧凌然声音传来。

“好了,来人扶陈经理休息。”

现在萧凌然的一句话,不是席尚说,却一点不亚于他的份量,很快有两个仆人扶住摇晃不定的陈敏。

萧凌然也是一脸苍白,席尚要叫人,他摆了摆手,不需要,因为已经结束。

接下来,他拔针的同时,大厅呼啦涌入一帮子人,不是席家至亲好友,就是席家公司高管。

也是到了中午饭点,顾不上吃饭,全都为席萱还以美颜而来。

这帮子人一进来,席萱身上噗地一节,陡然升起紫色云雾,遂及,一张白里透红的漂亮脸蛋,呈现在大家面前,当然,她已醒来坐起。

席萱张口就叫道:“爸,妈,我没死。”

席尚一直立在床边,见她醒来,容颜又青春靓丽,高兴的回答:“你怎么会死,你还有好多事没做。”

“傻孩子,那有盼着自己死的。”席尚旁边的安丽道。

席萱见身周这么多人围着她,也不好继续躺着,试着坐起,没想到轻松坐起,并下了床,穿上鞋,围着床来回走了一遭。

从此一个崭新的自我立于世间,我要活岀个自我。

席萱一脸灿然,苍老容颜像一座大山压抑了十几年,几乎崩溃,今终于得以还之美颜,要不是周围有这么多人,一定尽情雀跃一番。

见席萱复活,并还以美颜,大厅里的人纷纷为其道贺,整得气氛热闹异常,不知道的还以为还家要出嫁闺女呢。

这热闹场面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才恢复平静。

席尚见大厅渐渐平静,他大喝道:“小女今逢新生,少不了大家平时关怀,今日午饭我请,还有下午放假一晌。”

“特殊原因,重要岗位在岗的一律十倍工资。”

稍顿,席尚又道:“这次吃饭的饭店较远,在坤山,我给大家发个位置,自己开车去即可,所有车辆,一律报销五百元。”

光顾着说话,席尚一拍后脑勺:“萧神医呢?”

他一边喊,一边找,还安排了人也没找见,也罢,反正一会就要见面。

因他们去的饭店,就是萧凌然妻子白梨开的梨花雨大酒店。

席尚和安丽一人一手拉着席萱的手,出门上了飞机,不多大会,停在坤山一个广场上。

飞机刚停稳,机舱后盖开启,一辆迈巴赫62开向路面。

席尚一家坐入,车子驶到梨花雨酒店门前,酒店里的人一个个眼睛都值了,刚刚看着萧凌生兴师问罪离去的白梨,望见这车,是不是他在外面招惹到谁。

萧凌然在席家,见席萱已无事,悄悄离开。

离开席家,他就直奔白梨的梨花雨酒店。

自那次白梨以投石砸死白希,威胁萧凌然与其结婚,他就觉着两姐妹之间有什么过节,多次想询问,都没得到正面回复。

这次他怀疑白梨把白希藏了起来,可真见到白梨,他的猜疑是错的,白梨也在找白希。

白梨还告诉他,她们姐妹没什么过节,与他结婚就是为了逃避裴少歌。

萧凌然见白梨这里没白希,一时没了头绪,烦燥的离开梨花雨酒店。

岀來酒店,刚一拐弯,萧凌然撞上二人。

这二人见到他,噗通跪在地上。

这二人皆女的,是林南林西。

萧凌然见她俩一见他,就下跪,一脸茫然:“你们这是作何?”

林南林西二人异口同时道:“是我们害了白希姐姐。”

萧凌然一听,知道了大概,忙拉起他俩:“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换个地方。”

他们走到一个公园僻静处,坐到一条石凳上,林南先道:“之前我俩身上一直有个葫芦,也就是你救我们回来的当天,那葫芦竟显了灵。”

“里面有个老太太的声音,叫我们十日内找来十个辛未年的女童来,后来一连几日,我们一个也收找来。”林西插嘴道。

“我们其实没去找。那葫芦里的老太太不高兴了,也巧,白希姐找白梨姐有事,白梨不在,我们招待了她,并把她带到我们的卧室。”

“后来,就发生了夺舍事件,我们修为低下,只能干看。”

“后来,那老太太夺舍成功,就跑了,我们只好将白希姐的灵魂收入葫芦。”

萧凌然听明白了,白希是被人夺舍,她怎么如此命苦,先是自己和她婚事,已经伤透她心,这又来夺舍,这么好的一个女孩,怎就命运多舛呢。

“哦,你们能看到人的灵魂,看来也不是凡胎人骨。”萧凌然打量着林南林西,命道:“林南,伸出你的左手,放在我手心。”

“放心,我不会加害你们。”

林南道:“公子,看你说的,我怎么会怀疑你会害我们,要是有一点对您不信任,我们早就走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萧凌然笑着点了点头,一只手在林南手腕,号了一下脉:“果真如此,你们回去吧,我还有事。”

林南林西同声道:“我们不回,我们要跟着公子,你去哪,我们就去哪。”

“你们两个女孩,还是回酒店帮你白梨姐的忙去吧。”萧凌然话毕,人影已距林南林西十丈开外。

林南林西发现他走离,萧凌然已走出数十丈。

可她们没有转身,一边望着萧凌然身影,一也疾跑而追。一直追岀好几里,反

而萧凌然距他俩更远。

他们不灰心,继续追,又追了好几里,萧凌坐突地停下,等他俩追上。

“我说你俩,怎么这么犟,跟着一个女的不挺好吗?非要跟我一个爷们。”萧凌然见她俩走近,继续劝道:“赶紧回吧。”

林西跑着,也许见终于追上萧凌然,一时兴奋,没看脚下,一个坑崴住脚。

萧凌然见状,赶紧跑来,给她捏脚。

林西的五寸金莲,真不是盖的,皮肤细嫩,堪称神工雕刻,玲珑如玉,香气四溢。

萧凌然捏好,拿在手中忘乎所以的竟把玩起。

“公子!”林西提醒道。

要不是林南在,随萧凌然,可林南在,不得不矜持点。

别说,萧凌然的手,抚摸着她的脚,感到一股令之爽快的暖流,自脚蹿上心间,及大脑。

经提醒,萧凌然回过神,把脚放下。

林南为了避免尴尬气氛,开口道:“公子饿了吧,正好路也有个小吃摊,我们吃点东西去吧。”

萧凌然也觉得刚才入神,一听林南说要吃饭,立即道:“好呀。”

这小吃摊是用雨布围制的,吃饭的人倒不少,不过也有鹤立鸡群的,萧凌然一看那“鹤”,呆了。

这不是白希吗,不,确切的说,是夺舍后的白希。

先前有几个色、狼想占“白希”便宜,已吃了亏,所以小吃摊其余桌子都不缺人,就她这张桌仅她一个。

萧凌然和林南林西走来:“我们可以坐这里吗?”

林南林西望见“白希”,也是为之一愣,没想到这么巧,可她俩并不想碰见“白希”,因不知对方实力多强,万一挂了,岂不悲哀。

而萧凌然正愁去哪里找呢,竟碰上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见到不费功夫。

“你滚一边去。”假白希看也不看萧凌然,说完面对林南林西,打了个请坐手势:“你们俩可以坐。”

林南林西同时回答:“不稀的。”

“我黑烟老妖给你们脸,别惹怒了我,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说着,假白希的手伸向林南咽喉。

黑烟老妖的手还未触及林南,一柄剑已斩至。

黑烟老妖也是退得快,不然地上已有一个巴掌落下。

退得快,岀手还击更迅速,萧凌然持剑手的手腕还未翻转,一柄散发着逼人气息的黑色烟剑,已斩在无敌剑上。

“嗡!”

不分上下,黑烟老妖手握黑姻剑,眉头紧皱,萧凌然被震得口角溢岀一抹鲜红。

黑烟老妖也是刚夺舍,体质虚弱,一旦让她捉齐十个辛未年的女童,烁成魔功,那时,杀一个萧凌然,一秒足已,可如今旗鼓相当。

萧凌然忍着震痛,举剑对黑烟老妖就是一刺。

黑姻老妖没硬刚,而是收起黑烟刮,一溜烟不见。

“来追我呀,追我呀,追我呀,哈哈。”

萧凌然只听其声,就是不见人,拿见胡砍一番,更无反应。

好不容易碰到,一旦逃了,以后怎么才能找到,萧凌然真后悔刚才该再快点,狠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