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28章:小无相针法

第28章:小无相针法

萧凌然伸手及时,两手托住孕妇的体重,他若不是有修为,不然也不会两手托住。

轻轻将孕妇放在地上,萧凌然拿出一包银针,就开始针灸。

这银针是那天席尚给买的,他留了三副,他的针扎下,人们顿时指指点点。

“这人谁呀,来到二话不说就给人扎针,有病吧。”

“该不会是对面余生堂的吧,有没有行医资格证呢,也学着人家开医馆。”

萧凌然还真有行医资格证,也是准备和白希结婚前半个月,考试下来的,白希也有,一块考的。

萧凌然在孕妇的印堂、太阳穴上刚扎顶两扎,一位道风仙骨的老者挤过人流,有认识的,赶紧让开一条通道,老者就是京都赫赫有名的余国手。国手堂就是他开的。

一旁跟随他的白大褂中年要喝止萧凌然,余国手摆手示意不要。

白大褂中年见萧凌然来捣乱,特地喊来余国手。

可人喊来,不但不制止,还任由胡作非为。

不仅这,萧凌然第三针扎下,余国手竟大声叫了声好。

更甚之,萧凌然接下的数针,余国手连连赞口叫绝,眼晴都看直了。

一旁的白大褂中年看得像吃了一口硕大的熟蛋黄,噎得好生难受,他跟余国手已有十余年,还是第一次见他夸别个医生。

萧凌然最后一针扎完,余国手惊愕道:“小无相针法,真的是小无相针法,在一些古籍上见过,真没想到会亲眼见到,有人会施用此针法。”

“此针不仅可治病,更主要的还能破命,将即死之人从死亡线上拉回,少则延续三五年,多则二三十年,最主要是这会此针法之人,愿不愿继续给施针了。”

“多施一回,对方寿命就是三五年,但施针也有限度,最多五次,超过再施,非但不起作用,还会前功尽弃,导致当即丧命。”

白大褂中年一脸狐疑:“真的如此神奇。”

余国手望着地上缓缓睁开眼睛的孕妇,道:“要我治,

孕妇醒来,仅能活两天,孩子剖腹产后,母亲就死去。而他的小无相针法,就不一样,我活了六十岁,没想到不如一个后生。”

说着,老者心中顿生对萧凌然招为己用的想法。

“小伙子,不如加入我国手堂吧,薪资好说,随你开价。”余国手对萧凌然道。

萧凌然见孕妇醒来,忙命林南林西抬走,老在地面上躺着,对身体损害太大。至于余国手的邀请,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谢谢您的邀请,抱歉,我只想经营好我自己的医馆。”

余国手见萧凌然和林南林西三人抬着孕妇走进对面余生堂,他瞬间明白,脸色也忽地变得阴冷,暗道:“原来是对面的,我要和你好好玩玩。”

萧凌然竟把孕妇救醒,看来有两下子,刚才还怀疑他医术的人们,开始刮目相看,有不愿排队的人开始有了心思,朝对面挪开步子。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把孕妇放到床上,萧凌然来到洗脸盆前,手刚伸进去,没来得及洗呢,一名患者走进余生堂。

这名患者是个歇顶中年,进来扫视了四周一眼:“大夫,给我瞧瞧。”

“老哥,您先在诊桌旁坐会,我洗好手就过去。”萧凌然道。

萧凌然洗过手,来到歇顶中年面前的诊桌另一边坐下。

“把右手伸过来。”萧凌然轻声细语地道,歇顶中年伸过手,他开始把脉,通过脉相,他已知大概。

“老哥,您患的是痢疾,已有一个星期了吧,平时还有五更泄的毛病。”

箫凌然对歇顶中年讲道:“我给你扎几针,再给你弄三付药,每付三碗水熬成一碗,下回再熬一次,兑水量还是一样,记得一日两次。”

歇顶中年听得连连点头。这医生讲得不错,不知医术怎么样。萧凌然两针,下去后,他就不再头晕恶心,一番针灸结束,腹部竟没了下坠的感觉。

真是神了。

歇顶中年这边拎着三包药还没出门,又走来二人。

这二人是两个漂亮女子,一个比一个高挑,一个穿着粉色包臀裙,一丝不曾仔两条玉腿特别性感,另一个

穿着保守,但白色衬衫绷得两砣,让人望之,流连忘返,还有腿上的紧身牛仔裤,勾勒的曲线凹有致。

萧凌然没这心情欣赏美女,见有人来,忙迎道:“欢迎两位,请坐。”

“萧神医,不认得我了。”牛仔裤美女眨着一双水晶般的眼睛,自我介绍道:“我是你还以美颜的席萱。”

萧凌然当日走得苍促,那注意看席萱的容颜,对方一提醒,倒是想起:“席小姐好,请随便坐。”

席萱看了四周,感到这里面太过于简单,但还是找了条长凳坐下:“我今天是带我朋友来看病的。”

“赵茜,让萧神医给你瞧瞧。”

包臀裙美女就叫赵茜,席萱的闺蜜,听席萱说的神乎其神,这几日不舒服,特地让其给看看。

进来一看,原来是个年轻的乡巴佬,一身地摊货,立时顿生厌恶。

“席小姐,你的这位闺蜜恕我暂时不能治,三天后吧,到时我一定竭尽所能,为其治好。”没等赵茜开口,萧凌然抢先道。

因施小无相针法,体力已不支,得一夜恢复,且还得连续三日施针,及这赵茜也得小无相针法医治才能根除所以让其三日后来

赵茜一听萧凌然不治,冷哼道: “乡巴佬,要不是萱儿的面子,我连门都不会进的,你不想医,我还不想治呢。何况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平时多锻炼些,说不定就不治而病消。”

箫凌然本不想多说什么,视线打其身上收回的一瞬间,见她脚上有一串佛珠脚链散发着混浊之气,岀于医者仁心,不得不劝道:“赵小姐,我还有一句话奉告。”

赵茜不想听,拉起席萱就往外走。席萱本是岀于好心,一是想为萧凌然拉人,二是想解赵茜的不舒服,结果二人一见,一个不医,一个不治。

一片好心,竟成了人人不待见的驴肝肺。

临出门,萧凌然还说什么叫赵茜赶紧扔掉脚上的佛珠,不然三日后必大祸临头。

这话一岀,使得赵茜对于席萱的帮助,视为没事找事,整得席萱里外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