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3章:玉扳指

第3章:玉扳指

坤山市的古玩市场,满打满算建起不到两年,之前的古玩交易都是在菜市口,后来由市里一代古玩大亨乔宇北起意,带头筹资建起的。

由于新建两年,古玩市场的大理石地面还崭新的很,不过这倒没使店铺出租出多少,平均三个门脸房,只有一个有商户在开门营业。

店铺没出租去,但大街上,摆地摊的却比比皆是,曾有管理人员驱赶过,就是驱赶不尽,尤其是节假日,特别猖獗。加上这些摆地摊的都是老油子老江湖,甚会来事,一来二去,熟络后,也就见怪不怪。

萧凌然在这古玩市场逛了三圈了,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稀罕之物,以至于开始怀疑这体内的乾坤铜钱,是不是真的携载着什么异能。

在摆地摊的这里没发现什么,他决计到店铺看看。

连着逛了五家店铺,萧凌然还是什么也没发现,彻底怀疑起自己,是否一如既往的普通。话说回来,可他明明身手比之前强了百倍不止。

他经过一番思量,认为只是身手强了。至于其它的,与常人一样。

就在萧凌然打算离开,对其他异能不再报有期望时,忽地右眼角一道亮光一闪而过,他定下神,目光再次巡视,却再也找不到亮光所在。

“幻觉,一定是幻觉。”找寻了好一会,萧凌然摇头道。

不得不怅然离去。

“快来看,快来抢了,五百块钱一堆!五百块钱一堆!走过路过别错过,全都是清朝的老玩意···,快来看,快来抢——。”

萧凌然路过一个摆古铜钱地摊、皮肤黢黑的中年瘦男时,对方扯着嗓子大喊着,似是对他喊,亦是对路人。

时间过得真快,不大会功夫,已是下午五点,古玩市场的人流渐渐熙攘起。

萧凌然只顾着冥思,突觉脚下一硌,方觉不对,连忙道:“对不起。”

还好,对方只是瞪了他一眼,便走向一边。

出于惯性使然,他看了对方一眼,眼前不由一亮。

倒不是眼前是个个子高挑,婀娜多姿的黑裙绝艳女子,抑或她耳垂那玲珑的白金之剑形耳坠,而是她身后刚才那黢黑瘦男的地摊,一堆铜钱中,有什么东西在放着奇异的光晕。

如是没猜错,定是之前那右眼角一闪而过的光芒。

绝艳女子也注意到了萧凌然的眼神,不由得啐了一口:“流氓。”

萧凌然只顾着兴奋,没有与绝艳女子计较,径自走到那黢黑瘦男的古铜钱地摊前。

绝艳女子本是想走的,可瞥见望着一堆破铜钱出神的萧凌然,一时又不想走了,想看看这个乡巴佬想干什么。

真如她所料,萧凌然五百块钱买了十块钱都不值得一堆破铜钱。

然当她内心嗤笑萧凌然傻逼的同时,又感到对方怪怪的,不由得平白增添了对其的好奇。但心中对萧凌然感到不值,禁不住的道:“乡巴佬,这堆铜钱不值五百,顶多十块钱。”

萧凌然瞥了绝艳女子一眼,我的事管你何干。

本以为,冷漠能使她甩头离去,岂料对方一直跟随着他。萧凌然迫切的想一看这堆破铜钱里到底藏有什么稀罕物件,就是苦于找不到一个无人之地。

好不容易找了个地儿,绝艳女子紧紧跟随着,也不好当着面拨弄这堆铜钱。

实在忍无可忍了,萧凌然对其大呼道:“哎,我说美女,我已经对刚才的不小心道过歉,你还想做什么。”

绝艳女子倒是一脸苦楚的,指着一只脚说:“我的脚已经被你踩肿了,你看看。”

萧凌然连忙朝绝艳女子脚上瞅去,她没穿什么所谓的丝袜,光着脚,脚面细嫩的皮肤根本不见,尽是面包似的肿胀。

他心想,难道真是自己脚力所致么,那自己这脚下也太没轻重了,以后可得多加注意。

一旁的绝艳女子看到萧凌然的紧张神情,内心却偷着乐,傻批,这是本姑娘前天下楼梯不小心崴的。

就在绝艳女子暗自高兴时,一股从未有过的清凉由那只崴的脚底,慢慢窜至头顶,一直肿胀、疼痛的脚,突地感到一如往常的舒服。

当绝艳女子低头看向那只脚,不仅肿胀顿消全无,在她脚上有所动作的萧凌然已经收手起身。

刚才眼前的男子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不仅崴的脚恢复如初,就连亲戚来时的偏头疼,也陡地消失的无影踪。从而使她对今日蓦然邂逅的萧凌然更加感到神秘莫测,愈加的不想就这么离去。

其实刚才,萧凌然看到女子肿胀的脚面瞬间,脑海陡然闪出一个医决:“推咎拿由!”

起初,这医决可治疗跌打损伤,头疼脑热等一些轻微病症,假以时日熟练掌握后,可治疗各种顽疾、疑难杂症,甚至癌症,艾滋病,都可手到病除。

竟如此厉害,萧凌然不免对偶得的乾坤铜钱,感到荣幸之至,以后,看来自己前途无可估量。

他没有自傲,反倒感到担子很重,他也暗暗发誓,名利看淡,不管贫贱,凡病者都医看。

至于绝艳女子脚上的肿胀,萧凌然右手掌拃开在她脚面一推,回手一拿,手起病消。

萧凌然目视了绝艳女子一阵,道:“现在可以离去了吧。”

绝艳女子斜视了一下装有那堆破铜钱的纸质文件袋,也不知自己出于什么目的,再次警告道:“那东西真的不值钱。”

萧凌然冷笑着摇了摇头:“这压根与你毫不相干。”

“我是看你被人骗了,可怜你。”绝艳女子一嘟嘴,转头要离去。

萧凌然一句话,使她会过了头,后者道:“你说什么?”

萧凌然信誓旦旦的说:“我这堆破铜钱,转眼就能翻本不说,还能赚上不少。”

绝艳女子这回听清了,大笑道:“你就吹吧。”

“不信?”

“不信!”

“打个赌?”

“打就打。”

萧凌然没想到这绝艳女子这么容易上钩,把打赌的条件讲道:“若是我在这堆破铜钱中赚了钱,哪怕一毛,你为我打工一辈子怎么样。”

“没问题。”绝艳女子爽快的应道,因为她不相信,这堆破铜钱能赚钱,能捞回一些就不错,很可能血本无归,所以才答应的那么爽快。

稍顿,绝艳女子要求道:“若是你输了,答应替我做三件事。”

萧凌然一听也十分爽快:“好,只要不违背道德,不祸国殃民,即使我粉身碎骨,再所不惜。”

“绝对不违背道德,祸国殃民。”绝艳女子郑重的回道:“不过为了表示一下诚意,可否互相告知一下彼此性命,我张兑兑。”

“我萧凌然。”说完,萧凌然也不再避讳,在张兑兑面前直接打纸袋倒出那堆铜钱,哗啦一声,铜钱散落一地,同时一个刚容下大拇指钻入的钢管头,滚落出好远。

萧凌然看出,之前发出亮光的就是这么个玩意。

他捡起,其他的铜钱也不要了,拿着离开。一旁的张兑兑,越看越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么一个破钢管头似的东西,能值钱。

张兑兑只觉得好笑,不住摇头。

但是下一刻,他们来到公测洗手池旁,萧凌然对这钢管头似的东西一阵清洗,那铁色的表衣点点调去,呈现出晶莹剔透的碧绿。使一旁看着的张兑兑的眼睛越瞪越大。

“这怎么可能,竟然是个玉扳指。”张兑兑在一旁差点惊呼出来,不过又一想,这玉扳指在市面上也不过百十来块钱,自己也不会输,紧张的神情,立马放松下。

不然,要是输了,给这个乡巴佬似的男子打一辈子工,可不是好事。

萧凌然早已猜透张兑兑对这玉扳指不看好,于是在一番合计后,决定去名贵轩让那里的大师掌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