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30章:隐世慕容

第30章:隐世慕容

“什么?我没听错吧,还要在这房中掘地三尺。”

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美妇,一听萧凌然,满嘴放炮,禁不住:“这席总介绍的什么神医,我看就一神经了病。”

萧凌然那是什么神医,满嘴神神叨叨,就是一个添乱的,要是换作别人早就一棍子打走,可他是席总介绍的,两家又是世交,中年美妇拿起电话迅速拔了一串号码:

“喂,席总,你介绍的什么人呀,看病就看病呗还要强拆我家的房子,这就是个神经病。”

美妇故意夸大其词的说,席尚敷衍了她几句,也没多说什么,毕竟他女儿是萧凌然治好的。

美妇挂了电话不久,席萱倒来了,见到美妇:“华姨,您觉着萧神医是胡闹是吧,我就是一个活例子。你看我现在,再想想我以前。”

美妇见席萱到来,对坐着的箫凌然,想法有点松动:“我可以依萧医生的,要是我家老太君病好,我们汪家唯你马首是瞻,要是不见效果,你的医馆不仅休想再开,还得背着大庸医三个字,沿着淞海最繁华的未央大街走一遭。”

美妇说完,席萱觉着这也太过分了,这行医如同行路,谁敢保证一路通顺,万一这次没效果,岂不一失手,成千古眼。

席萱还没来得及说代么,萧凌然抢先道:“这事就这么定了,赶紧的吧,早一分,病人少受一分罪。”

萧凌然一心想着病人,没多想。

美妇一声令下,几个民工操动电锤,哒哒的爆破声响彻整个房子。

半小时后,汪家房中间,被掘了一个大坑,一个民工还真打坑中拿出一个包裹。

众人惊讶不己,美妇更是一脸的不相信。

老汪过逝早,可这汪家住宅重建时,她几乎没离开过,特别是下地基,她可是紧盯着呢,怎么地下有个包裹。

当包裹拿上来,里面是个火烧泥人,泥人额头写着几个字,美妇一看,吓了一跳,这几个字正是她家老太君的名字。

萧凌然拿过泥人,在脑袋上一弹,一根黑针掉落地上。

与此同时,汪家老太君缓缓睁开眼,喊着要喝水。

美妇见状,躬身对萧凌然道:“萧神医,刚才多有不敬,还请您不要介意。”

萧凌然摆手

说:“人之常情,我理解。”

美妇见他没往心里去,想起什么来着,求道:“萧神医,我身上有点不舒服,还劳你给珍治一下。”

萧凌然望着美妇道:“我早已看出,您的病好治,你叫人买套拔罐器材,我给您拔拨罐。”

萧凌然一交代,美妇立即吩咐人去办。

给美妇拔罐完,对方非要请客吃饭,萧凌然借口家有重病患者,好说歹说终于离开。

可没逃过席萱的相送,坤山至淞海不过一百公里,中间有高速服务区,可不用停的,席萱执意停下,买些吃的。

女人天生是爱吃的动物,席萱也不例外,高速服务区东西比城市里的要贵上不少,她还是购了好几袋。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别说席萱真能吃,半小时后,几乎所剩无几。

萧凌然本无饿意,设吃零食习惯的他,也不能干看着对方吃吧,索性要了碗拉面。

就在他们准备上车,拉开车门之际,陡地,感到命门穴,被一特殊力道击了一下,要知道他也是修炼者,对方在他不觉不察中已点穴成功,定了身,这得多高的修为。

接下来,萧凌然猛地感到眼前一黑,头上罩上一个黑袋子,被几只有力大手推进另一个车中,他还感到有一个柔软轿小的身躯也被扔了进来,一定是席萱。

车子行了好长一段时间,他和席萱头上的方便袋被取下,不过穴位没解开。

这是一辆房车,里面所有家什一应俱全,他们头上的黑方便袋一取下,立即有一个古装女子给萧凌然喂饭。

被点了穴,只能任人摆布,不过这时车上一位唐服紫衣中年走近萧凌然和席萱,堆着一脸歉意的笑容道:“两位受委屈了,我们这是请你们到我们山莊去做客。”

萧凌然被点了定身穴,舌头也是僵的,话也说不成,只能心中暗道:“有这么待客的吗?”

唐服中年看出他的心思,继续歉意的说:“我们慕容山莊是隐匿世家,不想被外人知道,才做出这种点穴方式的。”

“还有,我们是想请萧神医为我们家妇人瞧病,我们知道你为席大小姐看好她的容颜,让其还以美颜,我们妇人也是这类似的病,还请神医出手一治。”

唐服中年话说完,车子已停下,萧凌然和席萱的穴

道也被解开。

僵直了几个小时,他们的身体终得灵活,下了车,就忙着活动劲骨,一陈微风吹来,夹杂着花的芳香及青草的气息,他们抬头环顾四周,身处在一个峡谷之中。

四周悬崖峭壁,谷底宛若一个盆底,小桥流水,鸟语花香,树木林林葱葱,好一凡世外桃源的景像。

“这就是我们慕容山庄。”唐服中年介绍道。

萧凌然大致观察了一番,道:“既然想叫我来看病,直说就是,还有你们是隐世家族,我们闭上眼就是,干嘛头上给套个拉圾袋。”

席萱一旁也附和遗:“你们这样对待我们,还要我们给治病,你们是不是太异想天开。”

唐服中年继续陪着笑脸,歉意的说:“是我们冒昧,可我们是隐世家族,又怕外人知道我们隐匿之地,才不得不岀此下策,还望你们原晾。”

“不过,我们会有陪尝的,绝对保你们满意。”

既然来了,也没办法,更何况也不知回路,只有医治了人,看来才能出去。

“席小姐,咱们来都来了,我看医治好人,不就可以回去。”萧凌然知道席萱对这种与绑架一般的方式,内心一定不满,特地说道:“至于点穴被带来一事,别往心里去。”

席萱一脸嗔怪道:“这事我倒不在乎,只是你以后,不要叫我什么小姐,请叫我萱儿,或小萱。”

萧凌然听得不知所措。

席萱见他不回答,又重复了一遍,他才回答好好。

唐装中年把他们引到一个巍峨的宫殿前,这外观全是古砖古墙,进到里面更是令之眼前一亮。

里面地砖全是白金所制,两排硕大有序的蜡烛点燃着,熠熠生辉,腊烛后面墙上全是古字画,能看岀一样比一样价值非凡。

这只是一角,再往里走,出了前殿,来到走廊,走廊全是稀有老山檀香所制,雕刻工艺精湛,飞鸟,草木,栩栩栩如生。

走廊很长,这“绿色黄金”在这里十分普遍。

走廊尽头是一组组内堂,其间有一组最高的内堂,他们们一进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就传来:“来啦!”

说话同时,中年妇女已转头向他们,席萱仅一眼,吓得大叫一声,赶紧将头埋在席凌然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