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4章: 什么?最低价值三百万

第4章: 什么?最低价值三百万

“去去!”

萧凌然脚步只是朝着名贵轩大门的方向迈近,就被其保安走来驱赶。

泥码!这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当然,那张兑兑没有紧跟着他,而是远远的尾随着,不知道的,根本不会知道他们是一伙的。

再说,名贵轩今日来了一个观摩团,大都业内知名人士,怪只怪他今天来的不是时候,要是再过一个小时保安也不会这般对他,可偏偏是紧要时刻,眼看观摩圆满结束,观摩团人员即将散去,竟杀出个萧凌然。

不管不顾的要往里闯,要是他穿着稍好一点,也放他进去,可他的穿着太寒酸,这个关头进去影响太坏,何况名贵轩的名头之大,门坎高,不是什么人就可随意出入的。

一个保安见拽不住他,连忙喊来门旁的几个一起阻拦萧凌然。

要是以前,萧凌然轻易的就会被制止,赶走,如今今非昔比,身边的四人根本奈何不得他。

不过,萧凌然也没对这几个保安下手,只是推开,不再妨碍他前行而了事。

萧凌然一进入门内,就被一个文质彬彬、瘦高的三十多岁的男子喝止住。此人正是名贵轩在坤山分店的经理,祁阳。

名贵轩在全国不下五百个分店,在其上班的工人都是高傲的很,更别说经理了,更是不把一般人放在眼里。

特别是萧凌然这种,狗屎一般的货色,祁阳恨不得他立马消失,幸而有观摩团,他有所收敛,只是阴着脸道:“先生,你走错门了吧。”

萧凌然对祁阳这种人根本不啰嗦,直接将那枚玉扳指举在手中,看也不看祁阳,大声道:“我是来买祖传宝贝的,这东西都传了好几代了,不信你来看看。”

此话一出,刚刚走来的张兑兑噗嗤笑了一声,这家伙还真能掰扯。

再者,那祁阳也不买账:“见过做白日梦想发财的,没见过这般的。外面的保安,过来把这个人给架出去。”

祁阳也不想再废话,直接喊起了人。

那几个保安在外面傻了一般,不知如何是好,他们刚才可是吃过苦头的,萧凌然一根手指轻轻一点,身体散架一般不受掌控倒于地上,听到经理的喊声,上前不是,不上前更不是。

祁阳一看这,立时气急:“今日谁若把这闹事的货,弄出去,工资翻倍。”

几分钟很快过去,没有一个保安行动。

“一人多加五天工资。”祁阳就不信这个邪了,心想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有勇夫不假,可对付的是萧凌然,好一番折腾,也没把萧凌然怎么样,反倒是他们几个后背已湿透,气喘的不行。

祁阳恼火了,打电话要叫人,这时观摩团的一位戴鸭舌帽的老者插言道:“此人也不像无事生非的人,我看就给他长长眼吧。”

萧凌然望了鸭舌帽老者一眼,恭敬的嗯了一声:“看来这世上还有讲理之人。”

一旁的祁阳一听,要说什么,鸭舌帽老者眼一瞪,只好咽下这口气。

“年轻人,拿来你的东西,让我过过目。”鸭舌帽胖的一位红鼻子头中年伸出了手,接过萧凌然递来的玉扳指,装模做样的看了一番,直摇头,对萧凌然问道:“当真是你家祖传的?”

“当真?”

“那可要你失望了,这东西在市面上比比皆是,根本——。”

红鼻头中年说着,忽地闭口不语,把递向萧凌然的玉扳指收回,并向名柜轩柜台里的服务员要放大镜。

他拿着放大镜,越看越惊愕,他看罢又拉住身旁的人也看,看过都一胸愕然。

“绝无仅有。”红鼻头中年最终忍俊不往,说道:“见过乾隆在玉扳指上刻字的,但整个周身刻满的,还是一行行诗文的,还是第一次见,从文笔上看,也确实出自乾隆之手。”

“这价值不菲,最低得三百万!”

“我出三百五十万。”

见堂堂扳指收藏大家王老发话,还真有人跟着出价。此人也看出,市面上有关乾隆真迹,在某港大都会拍卖中,一字就二十万,这玉扳指上的字,排成诗,更值钱,赶紧下手。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此人一喊不打紧,又有人跟着哄抢。

“三百六十万。”

“三百七十万”

……

虽然是十万十万的加价,可经不往,一个个的不停地加。

“五百万!”一个脖子上大金链子的中年男子喊道。

这五百万喊出,其余的人开始陷入沉思,这么个破扳指,究竟值不值这么多。

大金链子在其余人犹豫不定之时,不忘赶紧成交,省得他们反应过来,再加价。

只要他已成交,已成定局,就在大金链子,拿过萧凌然的卡,准备转账时,还真有个人也想要,话出口又收回。

大金链子瞪了此人一眼,那人只好做罢。

还真卖到五百万,一旁张兑兑看得一惊一咜。

还有那经理,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张小姐,看来你要给我打一辈子工喽。”萧凌然戏谑的一笑:“还不快叫老板。”

张兑兑一听,可把她惹火,一脸恼怒:“谁要给你打工了,你可知道我的背景。”

“我管你什么背景,愿赌服输的道理,你不懂。”萧凌然显然不吃她这套。

张兑兑欲言又止,心想还是算啦,末了道:“为你打工可以,不过最多一年。”

“一年,不行,这太便宜你啦。”萧凌然也知晓,在她面前显摆神气一番即可,还是见好就收,于是道:“要不这样吧。”

“你也别一年,我也不一辈子,折中一下,十年的期限,少一天也没得商量。”

“你若不答应,往后我们见面,我就喊你张滑皮。”

张兑兑的身份何其珍费,岂是萧凌然这等无名之辈亵渎的。

他俩又一番讨价还价后,才说好五年的期限。

离开名贵轩,萧凌然记下张兑兑的手机号,以备联系,然后分开,各走各的。

萧凌然晚上还得给人家钱,只得去银行取,到了银行,银行贵宾区服务台服务人员说已到'下班时间,不予办理任何业务。

他再三好话说尽,也无济于事。

实在没法,晚上刷卡支付或转账,人家未必乐意。

因为那样好麻烦,可就在此时,萧凌然看到张兑兑自银行内里走出。

俩人都是一愣,萧凌然说明来意,张兑兑在银行管理人员耳语几句,没想到还破例为其服务。

萧凌然扛着几十万的钱,刚步出银行,白希就打来电话。

“催债的已经到了,你在哪里?”

萧凌然回道:“马上到。”

砰砰!

萧凌然刚要转身,银行外就传来两声枪响。

“有人抢运钞车啦。”

突然有人大声呼喊。

萧凌然一听,毫不犹豫的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