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6章:认钱不认人

第6章:认钱不认人

本来说好晚八点,红发麻脸七点就到了白希家。

他们已算计好,萧凌然一定得想法筹钱,这个点定不在家。

白希见他们来,拿起手机要报警,红发麻脸一把抢过。

白希母亲张爱真,下班回家,见女儿白希手机被抢,掏出手机,也要打,被另一个打手抢过,搧了一巴掌。

老中医,上午被气得不轻,躺在床上,胸口如二百斤磨盘重压似的,就是起不来。

说起来也怪他,认为对祖上的虚合神针,有了一定的认知,可以把生命垂危的人,救话过来。可实施起来,远没想象那么简单。

人没救活,反而惹来一身麻烦,后悔不已,人也感觉生命将不久矣。

“你们想干什么?”白希见这些人要捆绑她和母亲,立时怒道。

红发麻脸熊嘴一噘:“把你们扔到清河喂鱼去,要不,赶快把房产证交出。还有得商量。”

白希呸了一声,道:“交房产证,做梦。”

白希知道,他家的位置十分特殊,位置处于黄金路段,现下房地产行业又处于一日千里阶段。

他家的院子又大,怎可拱手让人,说什么也不能交出房产证,即使是死。

“不交房产证,那就不客气了。”红发麻脸,赶紧一声令下:“都绑了,架走扔进清河。”

“不要,我交房产证,不要伤我家人。”老中医,竭力连床上喊道。

即使这危及关头,老中医也坐不起,甚至说出活后,吐了一口鲜红,一口远没结束,又来几口。

白希和张真爱想去扶老中医,奈何身体被绑着,又有人拽着行走不得。

可是,这时一个熟悉的女声,传入白希耳畔,令她一喜。

来人是个身婆曼妙,一袭连体紧身超短红裙,皮肤宛若皑皑白雪的漂亮女子。

“大……。”白希姐字没喊出,就被一只手塞了一只臭袜子。

来人正是白希大姐,白薇。她身旁还跟着一个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文质彬彬的青年男子。

白薇见白希和张爱真被绑,老中医连连吐血,急道:“你们什么人,这是干什么?”

一旁的金丝边眼镜,也连忙道:“你们这些人,赶紧住手,滚蛋。”

金丝边眼镜看着文质彬彬,出言却是不逊。

红发麻脸一脸的不屑,狠道:“你们又是谁呀,滚蛋的该是你们,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我可是坤山余家人,余先前是我爷爷。”

金丝边眼镜以为亮出爷爷名号,对方乖乖走人,谁知他们反而不认,还抽了他一嘴巴子。

“坤山余家,什么货色,我们不知,但我们只知道钱,不管你是谁。”

红发麻脸说着,故意在白薇屁股上捏了一下,他知道白薇就是金丝边眼镜的女人,作给他看,看有何反应。

金丝边眼镜,刚才亮出身份,还挨了一巴掌,心中恼火,可又有顾忌。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装作没瞧见。

“哈哈,如此美妞,倒是勾起我的某个想法。”

红发麻脸,搂住白薇又亲,又咬,一旁的金丝边眼镜要反抗,立时数个人围住他,一顿拳打脚踢。

之前,白希穿着保守,一条绿色宽松裤子,上身一件稍肥的白色T恤,倒没引起红发麻脸心底的某个想法,白薇的出现,让他临时冲动大起,意气勃发。

红发麻脸,忙不迭地的抱起白薇,进入一间厢房。其间,她有挣扎,却被两巴掌扇下,便老实许多。

老中医家,有三个女儿,又开着诊所,所以家中房间多的是。

见红发麻脸抱着白薇进了一房间,这些人中,一个粗腿挫子,打量了一下白薇,某个想法徒地自内心升起。

下一秒,粗腿挫子,扛起捆绑着的冲进一个房间。

这粗腿挫子,明显是这帮人仅次于红发麻脸的二把手,不然,这等美事,不有轮到他。

砰。

房门关上,粗腿挫子口水哈喇子的,褪掉没有绳子捆绑的腿上的裤子。

下一瞬间,他眼睛直了,世界竞有如此美腿,白如奶色,其中又透着红,红中带着滑感。

他注视良久,才有下一步动作。

粗腿挫子的手,刚触碰到一丝柔滑,骤然间,一声破门声,震得他心一颤。

他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双极有力的手,就扳住他的脑袋。

但听一声咔嚓,粗腿挫子的脑袋歪向一侧,人当即昏蹶。

“你没事吧。”萧凌然一边解着绳子,一边对白希说。

白希见获救,还没反应过来,一脸茫茫然,没回萧凌然的话。

人解脱束缚,停了一会,她才对萧凌然说:“姐,大姐,在另一房间。”

萧凌然一听大姐在另一房间,立即起身,虽说大姐平时讨厌乡下来的他,但这事关一个女子的后半生幸福,毕竟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于是连忙奔出白希所在的房间。

萧凌间暴破白薇这间房门,她人已经如剥了蛋壳的鸡蛋,光鲜养眼。

就是红发麻脸,一心只顾欣赏,还未有真正下手。

萧凌然看也没看白薇,打后背抓起红发麻脸就往外拖。

红发麻脸的脖子被衣服领子勒得,根本喘不过气,脸憋得紫黑。

这只是开始,出得房门,萧凌然抓着一只胳膊,甩在半空就是猛地往她面上一摔。

一下不解恨,再来,两下,还有气,接着摔。

直摔得红发麻脸,全身龟裂,一身血红,要不是白希一声喝,萧凌然会一直将其摔死。

就这,红发麻脸已奄奄一息,即使不死,下半辈子也将半死不活。

之前,萧凌然赶来之时,遭到红发麻脸带来之人的阻拦,都被他一一打趴,这会站起,抬着红发麻脸,架起粗腿挫子,仓惶离去。

白薇和白希,得以解救,萧凌然看到老丈人,人因惊吓气恼,已经眼睛紧闭,怎心也唤不醒。

金丝边眼睛见状,拔了一个电话,等待救援。

萧凌然观察一番,把了一下脉,则不认同,打老中医的药厢,取出一副银针,就要施针。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金丝边眼睛立马横加阻拦,一旁的白薇也不让他对父亲施针。

萧凌然只好看向白希,看她什么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