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最强狂婿 > 第9章:你怎么这样

第9章:你怎么这样

萧凌然这边第一针刚扎下,白薇一旁冷笑道:“刚才救父亲不过碰巧,这会看你满头大汗,一定是心虚没招了吧。”

此话一出,围观一众的目光齐刷刷的朝萧凌然脸上注视去。果不其然,萧凌然的额头,汗珠已汇聚成流,顺着脸颊往下淌。

杨玥也看了一眼,脸色不由一沉,嘴巴张开,一旁的徐老抓住她的胳膊,使了个颜色,要其观察到底。

白薇见人们不去阻止,只是静观,心中不忿,再次开口道:“他这是胡闹,大家赶紧阻止他,难道大家任由他胡作非为。”

这时,杨玥不耐烦了,来到白薇面前:“说够了没有,没说够接着说。”

白薇想杨玥应该阻止萧凌然,没想到会来到她面前,她也是没听明白其意思,扬起头话没说出,一巴掌就狠狠落在她脸上。

杨玥临了,瞪了她一眼:“再瞎逼逼,给我滚。”

白薇不敢再说话,她就不明白,萧凌然这么一个乡下来的,怎么处处都有他,还特么的有本事,不时地压她一头,让她心里十分难受。

萧凌然施针,汗如雨下,巴不得失败告终,丢人现眼。

萧凌然也是刚才救了老中医,现在又把体内灵力逼出,加持在银针之上,明显体力透支。

即使这样,他也不敢含糊,七斗还阳针,每一针都扎的十分到位。

围观的一众,都在屏着呼吸,注视着萧凌然,看他能否真的救活小沫。

萧凌然又一针扎下,不过才是第三针,他身体慌了两下。

他这一晃,白希心一咯噔,本能的前走了两步,萧凌然赶紧摆了一下手,示意不要过来。

少顷又是一针,人们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仿佛是在给自己扎针,迫切希望结果快点来临。

萧凌然又此捏起一根银针,他感到浑身绵软,困乏的厉害,可环视四周后,赶紧提了下精神。

倒是白希明白,不知打哪里弄了盆清澈的凉水。

萧凌然也顾不得许多,哗哗啦啦,往脸上一阵撩。

清醒了许多,继续扎针,萧凌然虽极力克制,但还是手有点抖。

不过银针在刺入皮肤的刹那,便十分稳定。

眼看剩最后一针,房间里静的要死,落针可闻,萧凌然捏起这一针的时候,手抖的厉害,他想掩饰,还是被看到。

不是没把握,主要是扎每一针,萧凌然所需的灵力,消耗极大。

消耗的少,作用效果绝对没有,所以每一针,他都灌输了许多灵力,这样救人才把握十足,何况,小沫在时间上已经有所耽搁。

噗通!

一声响,人们看到萧凌然栽倒在地,这一刻,人们几乎同时,大失所望的切了一声。

即使白希和杨玥脸上也是挂不住,脸色阴沉,不过心态各不同。

而就在这时,只听徐老惊呼道:“你们看孩子睁开眼了。”

杨玥一看小沫,还真是,小沫不仅张开眼,还露出了可爱的笑容,激动地她一下子泪流满面。

谁知,这时徐老又大声喊道:“这第七针,还真扎上,不愧为一个真正的医者。”

其实,萧凌然在他几乎倒下的瞬间,瞅准穴位,扎了第七根针,只是人们只顾着注意他本人,没有察觉那出手的一针。

见小沫醒来,大家也纷纷散去,无论当初是本着看热闹的,还是真心想小沫活过来的,抑或其他,都对萧凌然的艺术,得到认定。

看来真有两下子。

听说萧凌然晕倒,张爱真也赶了过来,和白希一起扶起他,来到老中医所在的房间。

一个小时候,萧凌然才缓缓睁开眼睛,虽然他和白梨结婚,全家不认可,都与之成了冷战关系,可张爱真和白希还是给他端茶送水。

至于白薇,见他晕倒,巴不得醒不来,可他就是命好,死不了。

白薇见白希又给萧凌然端来一杯水,气不过的道:“刚才,不是给他水喝了吗,怎么还给?”

白希瞪了白薇一眼,没有做声,只是把水递到萧凌然手中。

小沫这时已经下床,身上的伤全部好了,已能来回走动,在杨玥的引领下来给萧凌然道谢。

杨玥一进门,就一脸的微笑,这在平时可极难见到,人们几乎在她主持的节目中,看到其笑容,生活中,可是高冷的让人感到不可攀及。

“萧神医,这神医二字当之无愧。”杨玥一进来就道:“我带小沫来谢谢萧神医的。”

萧凌然也恢复的差不多,打坐的椅子上站起道:“杨主持,客气了,治病救人乃我行医之本。”

一番道谢之后,杨玥拿出一张银行卡,道:“这里有一千万,你就拿着吧,就当你对小沫的救命之恩了。”

萧凌然微微一笑,摇头不收,杨玥无论怎么说,他依旧坚持不要钱。

末了,杨玥递给萧凌然一张红卡,说:“这张卡,可是我们杨家可是不过两张,这是送出的第二张,可以在杨家酒店商场,无尽的消费。”

“没有限制,直至你人终老。”

白薇一听,眼睛都直了,要是给她该多好。

萧凌然则不以为然,没有去接,还是杨玥硬塞给他的。

萧凌然看也没看这张红卡,随意塞进衣兜。

老中医已完全康复,金丝边眼镜打其家中叫了辆车,送老中医回家。

白薇和他还得对老两口说结婚的事,也挤进车里,车上一共五个座位,这下,白希和萧凌然就得上不了车。

他们俩也识趣,没有强挤上车,而是决定挤公交。

可等公交之际,一辆白色法拉利戛然而止,走下一位虎背熊腰的中年,萧凌然上去就对人家说:“别动。”

中年还以为是抢劫的,谁知,他竟对人家又道:“你再前一步会昏倒。”

中年一听,哈哈一声大笑:“神经病。”

中年不信,大步一迈,突厥心脏位置一阵强烈的绞痛,越来越厉害,终于受不住昏倒。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萧凌然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对中年几个主要穴道扎了一通。中年不大会醒来。

“你怎么知道我要昏倒。”中年一脸疑惑。

萧凌然的一番解说,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连连称赞。

原来,中年连日来的应酬,休息不好,大鱼大肉吃的又多,还酒精大量体内沉积,才导致今日的晕倒。

中年是来接他女儿的,不消一刻,一个十五六岁学生服女孩来到,他们上车之际,萧凌然大声道:“慢着,你女儿有病,已病入膏肓,我来给你扎几针,当场就好。”

白薇在一旁看到,一个多么好的女孩,萧凌然说人家有病,还病入膏肓,她立即嚷道:“萧凌然,你怎么这样,脑子进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