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极品透视民工 > 第1059章 :新的暗示

第1059章 :新的暗示

第三个无双,这么折腾钟姐,究竟什么意思?隔这么远距离,她又是怎么做到的?他想不明白。

“司徒是谁?”医生显然没听懂使徒的意思,还以为她说的是一个叫司徒的人名呢。

“他们一直在找你,他们快来了。”钟鑫彤答非所问。

“他们……究竟是谁?为什么一直在找司徒呢?”医生迟疑了一下,显然开始怀疑,钟鑫彤是不是意识又不正常了。

“躺下,我该给你检查身体了。”钟鑫彤声音突然一变,木木然然的说道。

“我,我没病,我才是你的主治医生,你知道吗?”

“快躺下,我要给你检查身体啦。”

“护士……”

“你躺不躺下?……”

手机里,突然传出一阵抓撕衣服和医生惊慌的叫声,以及护士的呵斥声。

音频内容,至此而终!

唉,钟姐看这情形,很不乐观啊。叶涛拔掉那个U盘,心情沉重。

“叶先生,看完听完了吗?钟博士刚才突然又恢复了清醒,要了画笔颜料纸张,又开始在病房作画呢,你要不要过去看看她?”那个主治医生突然跑进来说道。

“我去看看。”叶涛心头一震,忙把桌上三幅画和那只U盘,塞入文件包,跟着那医生,朝病房跑去。

“叶先生,你一个人进去吧,我在门外守着,以免人多,影响她的情绪。”那个医生跑到门前,停下脚步,叮嘱道:“钟博士的病情很不稳定,忽好忽坏,一旦她出现胡言乱语,说要给人检查身体之类的话,立刻叫我。”

叶涛点点头,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病房静悄悄,钟鑫彤蹲在地上,正在一块画板上,认真作画。

叶涛轻轻走到她的身后,定睛望去,只见那是一副还没画好的画,似乎画的是个欧洲古镇,因为画上的建筑,一看就是西式古代造型,镇中央,有一座古教堂,庄严肃穆,一下给整幅画,渲染上一股宗教气息。

镇的街上有行人,他们的服装,一看就是欧洲古代的衣物。

在那座小镇的边缘,有一座破旧的房子,房子后面,有一片山坡的样子,还有一条小河在流淌。

山坡上,赫然有一块墓碑,碑上没有文字,钟鑫彤正在认真的画着坡上更多草木。

“钟姐画的是什么地方?说是她旅游过的地方吧,明显是一座古代的欧洲小镇,再这个时代,再复古,也不可能街上行人,都穿古装吧?不知道这什么意思?”叶涛一边看,一边心中暗忖。

他悄悄探身,看了一下钟鑫彤的脸,只见她双眼空洞,直勾勾的盯着画框,看她木然的脸色,不像是意识清醒的状态,可她偏偏画工了得,画的栩栩如生,足可媲美油画大师的画工,而这一点非常不正常,钟鑫彤从没学过绘画,为什么疯了之后,画工突然如此厉害呢?

“钟姐?”他试探的轻轻唤道。

钟鑫彤宛如未闻,机械的画着。

“你是……第三个无双吗?”叶涛脸色一沉,继续问道。

钟鑫彤还是跟没听到似的,旁若无人的继续作画。

叶涛不敢再打搅她了,这情况,一看就不正常,他怀疑很有可能,是第三个无双“摄魂”控制着钟鑫彤在作画。

他倒要看看,新的画作,会不会给他更多提示。同时,他觉得,如果是第三个无双作的祟,这简直不可原谅,钟鑫彤在感情路上,跌跌撞撞,最后跟父母闹翻,离家出走,全心投入考古工作中,却又疯了,你居然还敢这么折腾她。

若是第三个无双在眼前的话,叶涛恨不得一耳光扇过去。

当然,他可能……打不过第三个无双,后果可能会很严重,但愤怒之下,他也顾不上其他了。

就是想扇她一个大嘴巴子。

数分钟后,钟鑫彤作完画,把画笔扔地上,木然的站了起来。

叶涛就看到,那块墓碑前,多了一个黑人男子,他身上,穿的竟然是现代的休闲服,休闲裤的样子,正低头看向那块墓碑了,似乎墓碑上,藏着什么秘密。

这……究竟何意?那黑人男子是谁,他的衣着打扮,明显跟画中街头的古装行人廻异!

叶涛突然想到一个可能,倏地默运右眼,开启透视,顿时,那黑人男子的脸庞,在他的右眼下,清晰放大,继续放大……

然后他就惊呆了!

那赫然是叠层画法,颜料画层下,还藏着一张脸。

竟然就是他叶涛的脸!

“钟姐,你为什么这么画,告诉我你想暗示我什么?”叶涛猛的转身,抓住钟鑫彤的肩头,急切的问道。

“意大利,神佑镇,你去……救……我……”钟鑫彤空洞的双眼,望向他的眼睛,突然断断续续的说出这句话,然后娇躯一软,似乎说这句话,耗尽了她浑身的力量,不由自主朝地上倒去。

叶涛大吃一惊,一时分不清她是在有点意识的情况下说出的这句隐含提示的话,还是脑筋突然混乱,茫然说出的一句胡话。

因为她勉强说出之后,便突然昏厥向地上栽倒。并且她明明在疗养院里,为什么要让他去什么意大利神佑镇救她?

他慌忙伸手,抱住要跌倒的钟鑫彤,口中急呼:“医生,医生……”

那个主治医生立刻推门跑了进来,身后还带了两个护士,一番抢救之后,钟鑫彤缓缓醒转,叶涛看的暗松一口气。

“叶先生,你看这情况……要不,你先走?”那个主治医生望向叶涛。

“我再问她两句话……”叶涛哪里肯走,也不管医生同不同意,凑到刚醒来了的钟鑫彤面前,轻声问道:“钟姐,我是涛子,能认出我不?”

“嘻嘻,爸爸,你来了?”钟鑫彤木然的望了他片刻,忽然嘴角一咧,跟个小女孩似的叫道。

这……叶涛一滞,这都不用医生提醒,一听就不对劲儿。

又疯了!唉。

“爸爸我要听故事……”钟鑫彤木然的望着他,嘴里却如童真小女孩般在撒娇说话,听的叶涛心里,无比难受。

“叶先生,请你还是先走吧。”主治医生叹了口气道,要不是叶涛有特殊部门的通行证,他真的想撵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