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恩怨了,炎黄殿

第五百九十六章 恩怨了,炎黄殿

安子善一行人直接乘两架军机至神秘局在照市的秘密基地,然后乘坐专机抵达京城。

众人从专机上走下的时候,站在舷梯旁恭敬迎接的神秘局中央总局书记姜柬瞳孔缩了起来。

只见下飞机的一行人,走在最前面的却是安子善和身侧的唐柔,后面是神道和姜守宁,再后面便是唐书和枭家兄弟三人,桂凌若和聂振海走在最后押着老态龙钟的陆机。

关于安子善的事情,姜守宁第一时间通知了姜家人,所以姜柬很清楚在莲山发生了什么,更清楚未来的华国将出现多么可怕的巨震。

易算师协会和神秘局合二为一,成立名为炎黄殿的组织,这简直骇人听闻。

安子善站在出舱口,目光平静的扫视了一圈远处巍峨绵延的城市,机场上空一时间风卷云荡,惹的机场内的工作人员忍不住抬头观望,面露惊容。

姜守宁心头咯噔一下,连忙上前两步,低声道:“安殿主,我们先下去?”

安子善回过神来,上空卷荡的阴云散去,他扭头看了一眼姜守宁微微一笑,目露歉意之色轻声道:“抱歉,姜家主,心情有些不太平静。”

“理解,理解,您先请!”姜守宁笑容满面的说道,心头却是在胆寒,你这心情不平静就风起云涌啊。

亲娘咧,这也太可怕了!

此时姜守宁心头笃定,回头一定要再三叮嘱下去,不管什么事,什么时候,一定要让安子善心情舒畅。

安子善笑着点点头,转身握着唐柔的纤手当先顺着舷梯往下走去。

姜柬连忙上前两步,恭声道:“安殿主!”

安子善微怔,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姜守宁,对方依然面带笑容,伸手示意他先请上车。

于是他会意,姜守宁定是早有嘱咐,莲山发生的事情看来高层已经知道了。

“辛苦了!”安子善笑着对姜柬说道。

姜柬忙躬身,“安殿主太客气了,这都是属下该做的,另外,佟家人已经全部回到了老宅,神秘局已经派人过去了,咱们现在可以直接赶往佟家。”

安子善双眼微眯,平静道:“好!”

京城,东城区。

距离东华门不远,靠近通惠河旁一座占地近十亩的庄园,这庄园据说是晚清时期一位王爷的府邸,后来被佟家先祖搞到了手上,自那之后就成了京城八大家族之一佟家的祖宅。

佟家人丁也算兴旺,但是能够居住在祖宅里的也只有家主那一系,也就是此时的佟家家主佟云正那一脉。

然而,此时的佟家祖宅内却沸反盈天,佟家主脉和各大支脉全部聚在了祖宅内。

就连久不现身的佟家老祖佟战清也出现了,只不过他只是呆在高大巍峨的大殿内,并未出现在院子里。

院子中间,以佟云正为首,佟家二代兄弟几人均在。

佟怀远面色难看的说道:“大哥,我说过了,事情究竟如何我也不清楚,但姜家的姜柬告诉我,让所有佟家人在老宅等着,姜守宁会来。”

佟云正犹自怒道:“他姜守宁什么时候能命令我佟家,难道你忘了我们是陆爷的人,时光机启动在即,你就因为这点破事发动了召集令?”

“难道你不知道这召集令是家族面临可能倾覆的大祸才能用的吗?”

佟怀远也很无奈,但他的态度却没有任何变化,他瞥了一眼祖宅外将整个祖宅包围起来的神秘局总局特别行动队沉声道:“大哥,我有非常不好的预感,会出大事,您看这群黑衣都出现了。”

“没有神道的命令,他们会出现吗?”

“就算神道下了命令,没有姜守宁的点头,这些人也不敢包围我佟家,可是现在呢?”

佟云正面色冷了下来,目露寒光斜睥了一眼道:“我知道,这种情况确实很反常,所以我把爹请了过来,就在大殿中。”

“啊?”佟怀远和佟廷楼面色大变,“爹也来了?”

佟云正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目露不快之色,“咱们佟家都被包围了,爹能不出现吗?什么时候咱们佟家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京城第二家族的威名都让你们败光了。”

佟怀远面色一黯,刚欲说什么,就听祖宅门口处传来一阵吵闹声。

“滚开,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给我让开,小爷要出门,别挡着小爷的道。”

佟凡怒不可遏的冲着面前几个黑衣行动队员臭骂道,神秘局研究组组长牟春江面色难看的站在后面,抬手拨开了挡在自己前面的几名队员。

目露冷意的盯着面前的佟凡寒声道:“佟凡,这命令是局长和姜家主同时下达的,你敢违抗?”

佟凡斜睥了他一眼,冷不丁的抬腿就踹了过去,“嘭”的一声响后,牟春江不妨之下被踹倒在地。

“什么阿猫阿狗也敢挡小爷的道,在小爷面前吆五喝六,你说是神道和姜守宁的命令就是啊,给小爷拿手令看看。”

“告诉你,狗东西,我佟家是马上就成为第一家族的,是陆爷的人,就算神道和姜守宁站在小爷面前,小爷都不会正眼去看……”

“是吗?”

“原来你们佟家人这么猖狂,今日我姜某算是见识了,很好,非常好!”

冷冽中带着杀机的声音响彻整个佟家祖宅,在佟凡的耳边声音尤其霸道,竟震的他眼冒金星,鼻腔中冲出两道血迹,滴落下去。

姜守宁面色难看的往前走着,目中的冷意冰寒彻骨。

佟凡目露惊恐之色的抬头望去,恰好对上了姜守宁杀机肆意的的目光,登时面色煞白,“啊……”

安子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望着被黑衣行动队员包围的佟家祖宅,还有在大门口脚踹神秘局队员,嚣张跋扈的佟凡轻声道:“佟凡,我还真没看错你,真是个无脑的二世祖。”

安子善走在神道和姜守宁中间,不但如此,还至少比他们两人快半步。

如果佟凡注意看的话,他肯定会意识到这里面的不寻常,因为神道和姜守宁的这种行为,宛若安子善的随从。

“安子善!你居然没死!”佟凡的注意力猛的从姜守宁身上转移到安子善身上,曾经被他挫败两次的怒火蹭的就蹿了起来,“很好,你今天这是来主动送死的?”

“过来,跪在我面前,我可以饶你一命!”

说完,他这才瞥了姜守宁和神道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恐惧,但依然壮着胆子喊道:“我告诉你们,陆爷已经找到时空之心了,他马上就能掌控时空之盘。”

“你们要是敢动我们佟家,陆爷一定不会答应的……”

神道和姜守宁面露怒容,刚欲说什么,安子善抬起手阻止了两人的话,反而饶有兴趣的对着后面勾了勾手。

桂凌若和聂振海看到后把陆机押上前,安子善拽着陆机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扶正笑眯眯的看着佟凡道:“佟凡,你认真看看,这是谁?”

佟凡愣了下,下意识打眼望去,这老头是谁啊,怎么一副都快老死的模样,他心头狐疑不已。

然而,越仔细看,心头越惊,最后瞪大了眼,猛的抬起手指着陆机,不敢置信的颤声道:“这,这……陆……陆爷?”

“哎,对了,这可不就是你嘴里的陆爷嘛!”安子善坏笑着说道,陆机望着对面惊骇的佟凡,目光平静的能照出人影来。

佟家人的死活,他根本就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自己的生命。

神道跟他说过,不会杀他,而是将他遣送回西晋时空,陆机松了口气,只要不死就有机会,西晋他也有布置,一定会东山再起。

此时,佟云正等人也赶到了门口,望着走在前面的神道和姜守宁,以及中间的安子善,面色大变。

但他们心中依然存有希望,可看到被押上来的陆机时,瞬间面若死灰,目露绝望之色。

佟云正心头哀叹,佟家大祸临头啊!

这么想着,佟云正连忙两步走上前,一脚将佟凡踹倒在地,对着姜守宁和神道一跪到底,乞求道:“神爷,姜家主,都是我儿的错,还请念在小儿年幼的份上,饶他一命。”

“我佟家愿付出任何代价来乞求您们的原谅!”

佟云正好手段,光明正大的偷换概念,用佟凡的不敬来取代陆机完败,他们这一系的失势,意图逃过被清算的下场。

安子善目光深处的望着跪倒在地的佟云正,在时光机前他见过此人,他是佟家家主,佟凡的父亲。

转眼间京城第二家族的族长跪倒在自己面前,安子善心头唏嘘不已,突然间觉的很是没趣起来。

他不说话,神道和姜守宁搞不清他的意图,也不不说话。

这就导致佟云正跪倒在面前,很是尴尬,被踹倒在地的佟凡也双眼失神,不知想到了什么,还是被陆机这副模样给吓的。

沉默半晌,安子善轻叹一声,百无聊赖道:“佟凡必须死,其他佟家人如何处理,按照规矩办吧,怎么样,姜家主?”

姜守宁连忙恭声道:“好好,就照安殿主的意思办。”

佟云正愣住了,惊骇的望着安子善颤声道:“你,你……”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安子善你他妈太逗了,小爷很佩服你,找来神道和姜守宁陪你演戏,艾玛殿主,这是鸡毛玩意儿?”

“小爷怎么不知道华国还有这么个组织?”

安子善微微一笑,却是不怒,反而叹道:“佟凡,你还记得在甬城的时候咱们的交谈吗,你说过你佟凡除了家世,什么也没有,但这是我无法达到的高度。”

“你还说过我就是个泥腿子,土包子,想达到你佟家的高度是做梦,寒门永远不会出贵子。”

“那,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寒门能不能出贵子我不知道,但我只要扳倒你佟家就可以了……”

“这,你还记得吗?”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在无法接受的现实面前,麻痹自己,装疯卖傻?这就是你佟家大少爷的能耐?”

“哈哈哈哈,不得不说,佟凡,你确实不配成为我的对手,如果你没有对我家人下毒手的话,我或许不会杀你。”

说完,安子善不待佟凡再说一句话,随手一挥,一道血红色的刃芒出现,眨眼间掠过他的脖颈。

一颗头颅滚落在地,血液咕咚咕咚的往外涌,脑袋上的佟凡的那双眼瞪的老大,似乎还不相信自己竟然在家门口被杀了。

“啊……”佟云正瞬间癫狂了,目露狰狞的杀机,厉吼道:“你竟敢杀我儿?”

安子善面色平静的望着他,眨了眨眼道:“傅道成去莲山,针对我家人,是谁下的命令?”

“是我,怎么样?你个土包子,贱种,我杀了你……”

佟云正腾身而起,B级初段超凡者的气势盖压而来,整个人凌厉如刀,卷起一片飞沙走石直冲而来。

双眼血红,杀机浓郁

的令身旁不远处的牟春江冷的直哆嗦。

然而,如此气势骇人的佟云正,安子善依然面无表情,只是目光杀机一闪寒声道:“既然是你下的令,那便去死好了,我赐你跟傅道成同样的死法。”

话毕,一道如渊如狱,已经实质化的血红色杀机对着佟云正罩了下去。

“啊……”被杀机笼罩的佟云正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从鲜活到干枯,最后嘭的一声碎成了齑粉。

“嘶……”

刹那间,门前静若死域,很多人默默的倒吸一口凉气,骇的六魂出窍,五神不在。

一个大活人在面前从有血有肉到衰老干枯成木乃伊的模样,最后如同一蓬沙土般爆开,随风而逝。

杀人,还有这么彻底的吗,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身侧的姜守宁和跟在他身后的姜柬也不由得浑身一颤,姜柬更是面色大变,太可怕了,简直太可怕了。

这可是B级初段的强者,毫无还手之力的化为飞灰。

落针可闻的佟家祖宅门前,突然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一个苍老却健硕的身影从门内缓缓走出,此人正是佟家老祖,B级高段的佟战清。

这老头面容憔悴,目露哀痛之色望向神道和姜守宁拱手哀声道:“神爷,姜家主,这一日之间我佟战清死了儿子,没了孙子,莲山之事确实是我佟家的错,但我儿罪不当死啊……”

说着,这老头竟流下了两行热泪,哽咽道:“还请神爷和姜家主做主呐,我佟家对国家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从未有过二心,姜家主若不给主持公道,这京城八大家族恐唇亡齿寒呐。”

“呵……”安子善忍不住嗤笑一声,打量着佟战清嘲弄道:“唇亡齿寒?你儿子不该死?佟家人还真是傲慢自大,你们可以去杀其他人,死了活该,没死报仇,你们却罪不当死。”

“这都是你们的道理了,行了,今天诛了首恶,我也不会株连你佟家所有人,除了他们两人,其他人该如何处置,那是国家的决定了。”

“不过,你佟战清是B级高段超凡者吧,你这身外来能量,需要收回。”

说完,安子善也不理会佟战清的想法,抬手对着他一拂,时空之盘内传出一股吸力,佟战清猛然瞪大了眼,嘴里发出“嗬嗬”的声响,顷刻间一身超凡之力离体而去。

站在他面前的神道和姜守宁清楚的感应到,佟战清此时就是一个凡人,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了。

那神色虽然不如陆机枯槁、衰败,但却比平常的同龄老者苍老许多。

这应是被抹去超凡之力的后遗症。

佟战清目光呆滞的望着安子善,颤巍巍的说不出话来,呆滞的眼眸深处掩藏不住的惊恐。

安子善转身看向神道和姜守宁,随口道:“行了,我的事情办完了,佟家剩下的人怎么处置,你们看着办吧,现在去易算师协会,解决剩下的事情。”

姜守宁忙道:“好的,安殿主,麻烦您跟神局先行一步,我安排完这边的事情,马上就到。”

安子善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转身离去,神道紧随其后。

姜守宁目光恭敬的目送安子善离去后,转身望向偌大的佟家祖宅,目露复杂之色,再看一眼瘫倒在地,神魂不复的佟战清,长叹一声。

“姜柬,去把所有佟家直系都带到院子中间。”

侍立在侧的姜柬应了下来,连忙跑进佟家祖宅内,姜守宁示意旁边同样呆滞尚未回神的佟怀远和佟廷楼扶起佟战清,一起走进了祖宅内。

片刻后,佟家直系除去已经死掉的佟凡和佟云正,十三口人全部站在一起,一个个哆哆嗦嗦,如同鹌鹑一般,目露不安之色。

从安子善离去,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姜守宁,他就在想如何处置这些佟家人。

思前想后,为了万全之策,他决定二代全部杀了,三代全部关进监牢,直到他们老死。

他担心,万一放过这些人会有个别的想不开,去找安子善的麻烦。

虽然安子善不怕这些人找麻烦,但他的家人却是普通人,不得不防。

万一因为这些垃圾惹得安子善大怒,那搞不好又是一桩祸事。

不知不觉间,姜守宁开始不自觉的去分析安子善了,竟根据安子善的喜怒去做事了。

佟家只有三名超凡者,就是傅道成、佟云正和佟战清,傅道成和佟云正死在了安子善手里,佟战清也被废了。

姜守宁眼见人已经到齐,便似笑非笑的看着佟战清道:“妄想取代我姜家,做第一家族,佟战清,佟家的灭亡是你一手造成的。”

说完,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大手一挥,三股土黄色能量冲出,窜进了佟战清爷仨的身体中,瞬间摧毁了他们的五脏六腑。

三人瞪大了眼睛,张开的嘴中鲜血如泉涌,下一秒便没了气息。

没有理会佟家三代的惶恐,随口吩咐旁边的姜柬道:“其他人投入第一监狱,不得假释,不得减刑,终身监禁,我要关到他们死!”

说完,他便扭头而去,一眼都没有多看这佟家三代。

随着姜守宁的离去,佟家祖宅内再次响起了各种绝望的惨嚎,京城八大家族排名第二的佟家就此落幕,成为历史。

……

易算师协会,周处的办公室内,文卜先目露疑惑之色的望着对面而坐的安子善。

“师父,现在您该告诉我,喊我来协会所为何事了吧?”

周处并没有在办公室内,不知身在何处。

从莲山赶往京城的时候,安子善就喊上了文卜先一起,不过并未告诉他此行所为何事。

只是到了京城后,就让他独自来这易算师协会总部等他。

望着面色忐忑不安的文卜先,安子善轻叹一声,缓缓道:“卜先,佟家完了,佟云正死了,我亲手杀的!”

“啊……呃呃……”文卜先呆住了,一直这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怔怔的自言自语道:“死了,死了……”

说着说着,他猛的放声大哭起来,安子善目光复杂的望着他,也不说话,任由他歇斯底里的痛哭着。

“谢谢,谢谢您,师父……”

擦干脸颊的泪,心情略微平静的文卜先不停的说着,安子善摆摆手,轻叹道:“你先不忙说谢谢,我给你听个东西。”

文卜先一愣,看到安子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长方形,块状的物件,然后按了一下上面的一个银白色按钮,一个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那文卜先和佟家的恩怨又是怎么回事,他家人的死是谁做的?”

这是安子善的声音,正是在岎山上跟陆机对战时,问过的问题,这些都被他用录音机录了下来。

骤然听到这个事情,文卜先眼睛猛的瞪大了,屏息凝神,心头狂跳起来。

陆机的声音从中传出,“佟家的事情嘛,刚开始是巧合……”

“你是说佟家老四佟丽梅杀害文卜先恋人耿小蕾的事情是巧合?那么文卜先反杀佟丽梅的事情也是巧合吗?”

“……”

听着录音机里面安子善和陆机的对话,文卜先的面色越来越白,直到陆机说出,“对,那红衣小鬼确实是佟家人安排的,但是却是跟小处合谋的,小处把他喊到京城,他们才方便动手。”

“轰!”这句话如同惊雷一般炸响在文卜先的脑海中,双目瞪大,那副不敢置信的模样,看的安子善叹息不已。

“为什么?很简单啊,佟家对我来说更有价值,文卜先杀了佟家人,佟家人杀不了他,总要有人替死吧,所以就这样喽。”

录音机的声音继续往外传着,直至,陆机那句。

“那不行,文卜先还是个好棋子,好用的很呐,再说了,佟家人要的就是文卜先在愤怒和痛苦中度过一生,我得满足他们的请求!”

缓缓从录音机中传出,文卜先彻底癫狂了,“啊……啊……”,他猛然站起身疯狂的大吼大叫着,双目猩红,双手无意识的挥动着。

眼看着他情绪有些失控,安子善轻轻挥手,一股翠绿色甚至带着馨香的能量拂进他的身体,文卜先红紫的面容瞬间平静下来,整个人瘫倒在椅子上,目光呆滞。

神情丧到了极致,安子善眉头轻皱,声音中夹杂了一丝时空之力轻喝道:“文卜先,事情已经发生,生为人子,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不想看到你如此颓废。”

“事情已经真相大白,当年的事情虽然是佟家做的,但周处却是同谋,我只想问你,你想不想报仇?”

“你若想他死,他必死!”

文卜先愣了一下,神情恍惚的抬起头看向安子善,那双目中的痛苦看的安子善心头一颤。

“我……我……”

文卜先嗫嚅着,猛的闭上了双眼,他能怎么办,周处待他也如儿女,几十年的时间朝夕相处,带他进入易算界,教他易算之术,给与他权势和荣华富贵。

他能怎么办,杀了周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下不去手,但如果不杀,如何对得起九泉之下的父母和妻子。

“我……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文卜先气势一落千丈,整个颓废到了极致。

他不知道,是的,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杀父、杀母、杀妻仇人是他陪伴了几十年的师父,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唉……”安子善轻叹一声,于是把时空之盘的事情说了一下,又把如何处理穿越者和超凡者的事情说了一下,最后道:“如果你下不了狠心杀了周处,那就抹去他的超凡之力,将他打回西晋去吧!”

文卜先愣愣的,踟蹰了片刻喃喃道:“如此也好,如此也好!”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随后聂振海推门而入望着安子善沉声道:“少爷,姜家主已经到了。”

安子善轻声道:“好,我们下去吧!”

“是!”

安子善起身,走过来,扶起文卜先迈步走了出去,在聂振海和桂凌若的陪同下,来到了易算师协会的地下,也就是存放时光机的地方。

时光机周围,已经站满了人,主要分为两部分,其一是神道和姜守宁等人以及他们决定保下来的超凡者和穿越者。

其二是那些来到这方时空的穿越者,其实跟超凡者一样,通过时空之盘安子善可以清晰的感应每一个不属于这方时空的灵魂。

但,有些穿越者可能影响比较大,所以就让姜守宁自己决定是否不遣送,至于国外的穿越者和超凡者。

嗯,实话说,安子善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公事公办就好。

只要不属于这个时空,全部送走,只要是超凡者,全部抹去超凡之力。

看到安子善陪着文卜先远远的走过来,人群中的周处目光说不出的深沉、复杂。

莲山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了,陆机的惨状他也看

得到,他也清楚自己的生死此时就在文卜先的一念之间。

但,他却一句话也不想对文卜先说,就算他想让自己死。

那便死吧!

姜守宁和神道迎了上来,安子善轻笑道:“姜家主,佟家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姜守宁忙道:“安殿主放心,处理好了,所有佟家二代以上直系,都死了。至于三代,全部关进了监狱,直到老死。”

安子善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姜守宁,这么狠?

这不就是灭族了吗?

实话说,安子善从没想过要将佟家灭族,有些人的罪不应该让所有人来背。

但姜守宁既然如此做了,他也不想当什么正义之士,遂随口道:“嗯,那就行。”

说完,他连忙转移掉话题问道:“所有的穿越者和要护住的超凡者都在这儿了吗?”

“你可想好了,只要不是你护住的穿越者,等会都会被迁回原时空。”

“只要不是你护住的超凡者,都会被抹去超凡之力。”

“实话告诉你,所有在这方时空的穿越者和超凡者我都可以通过时空之盘感应到,今天没在这儿的,都是我处理的对象。”

姜守宁眼底闪过一丝悸动,忙道:“安殿主放心,都在这儿了,其他的,您随便处理。”

安子善点点头,随意道:“那好,开始吧。”

说完,他走到时光机旁,时空之盘出现在他的头顶缓缓转动,正准备催动时空之盘时,枭羽突然走了过来急忙道:“等一下,安……安殿主,那个于海龙能不能给我留下?”

安子善愣了下,皱眉道:“什么意思,不把他打回原时空?”

枭羽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这于海龙牵扯到一桩大案,当时因为他还有用,我从苏东省神秘局局长顾长松手中把他要了过来,那时我承诺,事情办完将这于海龙押送给他,按照律法惩办。”

“哦,这样啊,那行,我记住了,你带走他吧!”

安子善点点头,没有多想,看着枭羽道:“还有别的事儿吗?”

枭羽忙道:“没了没了,感谢安殿主。”

说完,他转身快步离去,从右边的人群中带走了于海龙,从人群中离开的于海龙望了一眼站在时光机门口的安子善,目露好奇之色。

此时还不清楚自己的命运已经被宣判了。

时空之盘启动之前,安子善再次看向文卜先,沉声道:“卜先,你可想好了?”

文卜先目光深沉、复杂、痛苦的望着周处,重重的点点头。

周处嘴角扯出一丝说不上是失落还是庆幸的笑,双眼蒙上了一层阴翳。

安子善不再多说,念头落在了头顶旋转的时空之盘上,时空之盘快速顺时针旋转起来,随着速度越来越快,所有人头顶的时空发出隆隆的轰鸣。

光怪陆离的色泽闪烁不停,如此持续了十多分钟,下一秒一声轰然巨响,响彻在所有穿越者耳边,然后在这个地球上的所有穿越者头顶出现了一个只有他们自己能看到的黝黑的旋转的深不可测的窟窿。

很多穿越者面色凝重的望着那个窟窿,还不待他们想到什么,这窟窿突然传出一阵绝强的吸力,整个人就被吸入了窟窿之中。

穿越者走上了返回原本时空的路,随着这些人走上返回的时空通道,原本属于地球的一切痕迹都被时空之力给抹去。

不管是从地球上获得的肉躯,还是关于地球的记忆,通通消失在这时空通道之中。

在外面,世界各地同时发生这一幕的时候。

大厅里的众人头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转的漩涡通道,这个通道却是所有人都能看到,跟外面的情况不同。

安子善目光落在周处身上,随手一挥,抹去了他身上所有的外来能量,甚至他自身的超凡之力也被他抹去,然后在其愕然的面色中一只米许大的手掌骤然出现在他身侧,将其拍入了那个漩涡通道之中。

本来可以让其带着超凡之力回归的,但安子善就是看他不爽,文卜先不惩罚他,他可没准备放过。

抹去其超凡之力,在回归的途中会受到更多的苦头。

毕竟这时空通道也不是那么好走的,跟外面的相同,也会抹去所有跟地球有关的痕迹。

望着周处消失在头顶漩涡通道中,文卜先面色一黯,长长的叹了口气,眼眶中闪烁.asxs.点晶莹。

待周处消失后,安子善的目光投向旁边神道和姜守宁身侧的陆机,嘴巴一咧笑道:“陆机!你该上路了!”

说完,同样是在其身旁幻化出一能量手掌,捞起他扔进了那漩涡通道。

望着陆机消失在通道内不见,神道和姜守宁的目光非常复杂。

安子善瞥了他们两人一眼,嘴角扯起一丝诡笑,念头一动,刚进入通道不远的陆机猛的瞪大了眼,只见通道内的时空之力骤然疯狂的往他的身体中钻去。

尔后,嘭的一声,他整个人炸成了碎块,那些碎块在下一秒就被时空之力给绞碎成齑粉,消散无踪。

“啊……”

神道和姜守宁目光微动,他们刚才似乎听到一声微弱的惨叫,这声音很不真切,两人也以为是听错了,都没有在意。

安子善面无表情,陆机啊陆机,指使佟家对我家人下手,我怎会饶你性命。

处理完陆机之后,下一秒他念头再动,头顶的漩涡通道吸力骤然增强,右边所有的穿越者不受控制的拔地而起,投入进漩涡之中。

一阵阵惨叫和怒骂声传来,片刻后,大厅内安静下来,原来黑压压的一片人,只剩下左边的一群。

安子善目光投向神道,很是复杂道:“神爷爷,我再问您一次,您确定要回去吗?”

“师父……”陪在神道身边的唐柔,轻轻摇了摇他的手臂。

神道笑了笑,抬手轻抚了一下唐柔的脑袋,目光平静道:“回去,麻烦你了,小善!”

安子善笑了,朗声道:“既然如此,神爷爷,关于地球的一切痕迹、记忆,我就不给你剥夺了,希望在那方时空,您还记得有我跟柔姐。”

“另外,离别在即,我送您点礼物。”

说完,安子善抬手一指,一股手臂粗的翠绿色能量携着馨香没入神道的体内,这股能量的传输持续了近一分钟。

神道的眼睛湿润了,他使劲抿了抿嘴唇,控制着自己不让眼泪冲出眼眶,他能感受到,安子善送给他的是一股庞大的生命能量。

这股庞大的能量,不管是突破境界,还是治疗伤病,都有奇效。

这点姜守宁也感受的到,所以他眼馋的舌头都差点吐了出来,目光有些幽怨的看了安子善一眼。

能量传输完成,神道向安子善和唐柔点点头,身体缓缓升起,渐渐没入了那漩涡通道,最后看了他们一眼温声道:“我走了。”

“另外,小善,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这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陪伴!”

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完全消失在了漩涡通道之中。

听到这句话的安子善目光微闪,思绪浮想联翩,片刻后他看了一眼姜守宁说道:“穿越者都处理完了,下面是超凡者。”

话音落下,他闭上双眼,整个人双手虚托,缓缓升起,时空之盘停止转动来到了他的身后,消失在他的身体之中。

在他的意念中,地球上亮起了一个个白点,有的明亮刺眼,有的略显晦暗。

大部分都显得很是晦暗,明亮刺眼的仅有十多个,这些都是A级以上的超凡者。

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安子善不再犹豫,时空之盘陡然从身体中消失遁入虚空。

下一秒,地球上所有的超凡者都能感应到地球时空起了什么变化,似乎有门户被关上了。

在世界各地的超凡者面色大变的时候,突然发现虚空中伸出一根根无形的管子钻入了自己的身体,然后超凡之力开始疯狂的流失。

任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就无济于事。

米国,洛克菲勒家族的宅院深处,族内唯一的A级强者洛克菲勒面色剧变,正在静修的他突然感应到体内常出现了一根无形无色的管子。

自己身躯中的超凡之力疯狂的被这根管子抽取,他面色狰狞的调动起所有的超凡之力试图斩断这根管子,然后不管多么强大的能量触碰到这根管子,都会顺着管子消失。

越是反抗,能量流逝的就越快。

仅仅一分钟不到,洛克菲勒面若死灰,双眼无神的瞪着前方,体内已经没有了一丝超凡之力。

他,曾经宛若神明的A级强者,被打落凡尘!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了米国另外三个地方,以及英国的两处,法国和德国的一处,战斗民族的三处。

让安子善意外的是,这些A级光点中还有三处不在大城市,而是在人迹罕至的荒蛮之地。

一处在北极冰川之下,两处在地球之肺亚马逊雨林之中。

更让他震惊的是,北极冰川之下的那处的光点亮度明显超越其他的A级强者,看这幅模样,明显是S级强者才有的能量强度。

这,难以置信。

就在他的感应中,这个处于背景冰川之下的S级强者能量强度疯狂下降,转瞬间就消失在了他的感应之中,跟其他A级强者能量流逝的速度相差不多。

安子善皱了皱眉头,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毕竟就算是巅峰时期的S级强者,他也不会在意。

然而,此时的北极冰川之下,几百米的冰盖下,一个宽阔的冰洞之中,里面有各种冰雕的物件,其中像床一样的冰雕上,端坐着一名外形似欧美人,但瞳孔却为竖瞳,蓝色的人类。

就在安子善操纵下那根无形无色的管子插入他身体的刹那,他就感应到了,他的蓝色瞳孔中闪过一片蓝色雾气包围着管子。

但这蓝色雾气对管子却毫无伤害,反而雾气快速没入管子之中消失不见。

这蓝色竖瞳的人类面色大变,竖起的瞳孔快速收缩了几下,嘴里说着完全不像是任何地球人类语言的话,“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没想到被发现的这么快!”

话音落下,这人类身躯猛然溃散崩解,形成了很多蓝色的浮游斑点,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蓝色浮游斑点颜色越来越淡,最后完全融入到空气中消失不见,只是偶尔闪烁一下。

这也是安子善感应到此处能量流逝速度跟其他A级强者,不相上下的原因。

易算师协会的地下,安子善缓缓睁开了双眼,迎向目露探询之色的姜守宁点了点头道:“除了现在站在大厅里的超凡者,外面的世界,已经没有超凡者了。”

姜守宁双眼猛的爆射出耀眼的光芒,面色大喜,高声喝道:“谢安殿主不世之功!”

周围几乎所有的超凡者都兴奋大喊,“谢安殿主不世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