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 第八十五章 剧变

第八十五章 剧变

“【地缚神-维拉科查·拉斯卡】?”观众席上坐着的游戏皱起眉头,看着出现在决斗场上的猛禽,“隼人他居然召唤出了这只怪兽?”

“好熟悉的怪兽啊,总感觉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城之内一时间没能想起是在什么地方看见过【维拉科查·拉斯卡】,倒是本田的记性很好。

“笨蛋,决斗都市的时候啦,静香做手术前我们不是被古鲁斯的人给拦住了吗?”因为那天是静香做手术的日子、也是城之内从万丈目正司那里拿到决斗盘的日子,本田对那一天隼人召唤出来的【维拉科查·拉斯卡】的印象很深。

不仅仅是因为事件加深了记忆,另一方则是因为,那是本田接触决斗怪兽后、哪怕至今为止也是见过的最能让人“恐惧”的怪兽。

贝卡斯所使用的【纳祭魔】最多也只是让围观者被恶心到而已,【三幻神】给旁观者的第一印象也只是威武,只有直面他们的决斗者才能最大限度地体会到对方带来的恐惧感。

但是【地缚神】不同,那是围观者也能清楚感受到的一种“威胁感”,就仿佛决斗怪兽已经脱离了卡片的限制、时刻都可以抗拒决斗的规则进行实质上的伤害一般。

更具体的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兔子被鹰盯上了的感觉,那种源自血脉上的恐惧。

“那只怪兽,给人的感觉好恐怖。”蕾贝卡紧张地吞咽了一下,看着直面着【地缚神】的雷恩·威尔森,皱起眉头,“明明只不过是只有1点攻击力、守备力的杂鱼怪兽,为什么会给人这样的感觉?”

就连马利克也放下了薯条,看着决斗场上出现的【地缚神】,手指微微颤抖。

他也是直面过【地缚神】的决斗者之一,倒不如说,直面过【地缚神-维拉科查·拉斯卡】的决斗者貌似至今为止都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因为隼人也就只在决斗都市的时候、对古鲁斯的人使用过这张卡片。

而偏偏的,那时候几乎所有的除了利希德之外的古鲁斯成员都有被马利克远程控制了一部分心灵,这使得马利克在能远程获知他们的思维与见识的同时,也承受了许多次的来自【地缚神】的威压。

还有就是在决斗都市正式开幕的前一天晚上,那时候刚刚来到童实野市的马利克还特定找上隼人决斗了一场,结果是华丽的惨败,虽然最后一击是由【拉的翼神龙】做出的终结,但是让马利克最为印象深刻的,果然还是——

“在有场地魔法卡存在的场合,【地缚神-维拉科查·拉斯卡】可以使用它的效果。”

隼人的手指指向雷恩·威尔森:“一个回合一次,跳过我的战斗阶段来施展【维拉科查·拉斯卡】最强大的力量。”

“将对方决斗者的基本分直接变为1点!”

“极星服从!”

久违出来透气的巨型秃鹰张开了嘴,许久没有感受过美味的灵魂的它注意到周围无数的观众身上的气息时,几乎要高兴地肆意进食一番,不过在想起了自己的背后还站着那个将自己从封印里解放出来的家伙,【维拉科查·拉斯卡】只得老实地释放被压制到最低限度的权能。

隼人在将其加入卡组中前事先叮嘱过,虽然在接下来的决斗中他会出场,但是动手的时候必须老实一点、千万不能像是以往对付古鲁斯的人那样将对手的灵魂直接吸食,要做到“碾过蚂蚁而不让蚂蚁受伤”的程度。

换个说法就是,把雷恩·威尔森打晕过去。

在选手准备室里,大德寺告诉隼人,这段时间他察觉到了海马巨蛋里被人布置了某些东西,虽然大德寺的专精是炼金术,但是触类旁通地、他也对魔法阵之类的东西略知一二,得知了会场内的东西可以用于启动具备某个功能的魔法阵。

而且与常规意义上的魔法阵有些不同的是,这个术式居然是由某种电脑程序来进行控制的,也是这个方面的原因、让大德寺没能得知这个法阵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但是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大德寺倒是用自己的方法、在布置者无法发觉的前提下取出了一部分的布置道具用于研究,而隼人也认出了大德寺拿着的那块绿色石头的正体——不就是多玛三剑客他们随身戴着的奥利哈刚碎片嘛!

结合之前貘良所说的话,隼人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布置那个魔法阵的就是多玛的人,而且既然是与施雷德集团联手、那么启动法阵的前提很有可能就是奇古·罗伊德的弟弟——雷恩·威尔森持有的那张真正意义上的假卡——【急流山的金宫】。

毕竟原本的剧情之中,奇古·罗伊德就使用了那张卡片来启动放置在海马集团内的木马程序、几乎只差一点就成功让他把海马集团的内部数据破坏殆尽。

关于启动法阵的关键到底是不是【急流山的金宫】,隼人没有确切的证据、同时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而且大德寺说他虽然能找到布置下的法阵、但是取出部分的布置物品其实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想要解除那个阵法超越了他的极限。

那样的话,虽然对雷恩·威尔森不太公平,但是隼人也只有这么一个选择。将雷恩·威尔森一回合速杀解决,让他没法使用那张【急流山的金宫】。

而随着耳边传来了一声鹰啼,雷恩·威尔森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中嗡嗡作响、就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与自己的不住颤抖的灵魂共鸣着。

强忍着的雷恩伸出手指,按下了决斗盘上的发动盖卡按钮:“在、在那之前,因为效果怪兽的效果发动,我打开我的盖卡!”

“【天罚】!舍弃我的一张手卡,使得【地缚神维拉科查·拉斯卡】的效果发动无效化并破坏!”

【天罚】成功地启动了,随着雷恩·威尔森将一张卡片送入了墓地之中,天穹之上闪过了一道雷光后,粗壮的雷电轰落而下、直接命中了巨大的【地缚神】的身躯!

但是,雷恩的脸上还来不及露出庆幸的表情,却发现被雷电所命中的【地缚神】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就仿佛刚刚的那道雷柱不过是单纯的错觉而已。

“怎、怎么可能?!”雷恩看着自己场上成功被发动没有被破坏的【天罚】、以及隼人那完全没有出现其他卡片的后场。对方明明没有发动任何的反制手段,但是为什么自己发动的卡片失效了?“你的怪兽明明应该会被【天罚】给破坏才对?”

“蠢货,这可不是怪兽,而是卡密哒!”

“在有场地魔法卡存在的场合,【地缚神-维拉科查·拉斯卡】是不会受到对方的魔法·陷阱卡的效果影响哒!”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mimiread.com 】

“臣服于这份神之才能吧!”

巨大秃鹰身上的条纹伴随着隼人的声音而亮起,一阵短暂的眩晕后,雷恩·威尔森的基本分骤降!

【雷恩:4000→1LP】

足足3999点的基本分变化,哪怕是普通的决斗中也足以给人的身体带来一定的负担,更何况此刻雷恩所承受的是来自有如邪神一般的【地缚神】的最强能力,那种几乎要将灵魂从自己体内扯出去的环境让雷恩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要昏迷了过去。

“嗯?”看着佝偻着背站在场上晃晃悠悠得、虽然肉眼可见的勉强但是始终没有倒下的雷恩·威尔森,隼人皱着眉头。

虽然使用了自己本来打算一直封存着、不是对付黑暗决斗者就不会使用的【地缚神】,但是隼人并没有伤人的想法,让【维拉科查·拉斯卡】留手的同时特别叮嘱过,宁可是收力收得多一些没能达成预期的效果、也不能对对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毕竟自己为了解决这场目标是海马集团的阴谋而对小孩子动真格的已经够丢人的了。

而现在看来,确实没能达成预期的目的。

“哈、哈、哈......”大口地喘着粗气,雷恩的粉紫色短发被他此刻分泌出的大量汗水打湿、而垂落在了额前,遮住了他的半边脸庞。

仅仅存在了一个瞬间、却仿佛已经刻入了记忆中而时刻存在的那种恐惧感缠绕于雷恩的心田,在天空之中的【地缚神】的阴影下抬起头来,雷恩·威尔森虽然声音有些颤抖,但还是坚定地说道:“我,才不会、就这样输掉!”

隼人看着雷恩,瞥了眼自己的手牌:“没能就那么晕过去吗?了不起的意志力,不过如果刚刚晕过去了的话会比较好一些。”

虽然【地缚神-维拉科查·拉斯卡】只有1点攻击力,但是雷恩·威尔森现在也才只有一点基本分,不过因为发动【地缚神】效果的代价,隼人至少在这个回合里是没法对雷恩·威尔森发动攻击力了。

不过,要想削空对方的基本分取得胜利,也不是只有战斗这一个办法。

“发动永续魔法卡【通灵外质体】。”发动了手中的卡片后,隼人将最后的那张手卡也一并地盖下,宣布道,“覆盖我手中最后一张手卡,然后我的回合结束。”

“但是,在我回合结束时,我可以使用我场上的【通灵外质体】的效果。”

久违出来放风的【地缚神-维拉科查·拉斯卡】虽然因为隼人的嘱托不能伤害他人的灵魂,但是对它来说哪怕只是闻闻味道也是相当过瘾,像个老烟枪似的【维拉科查·拉斯卡】正大口大口地吸着海马巨蛋内无数人身上散发出了灵魂的芳香之时,它却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消散。

“在双方决斗者各自回合的结束阶段时只有一次,将自己场上的一只表侧表示怪兽作为祭品,给予对方决斗者那只被祭品怪兽一半数值的伤害。”

隼人一边说着,伸手指向了雷恩那仅有1点的基本分:“在决斗怪兽中,1点攻击力的一半所造成是伤害也是1点,你的KC杯到此为止的话对一切都有好处。”

“为了大义献身吧!”

【地缚神-维拉科查·拉斯卡】就像是榨干了价值后就被随意抛弃的乐色、有着不会受到对方魔法陷阱卡效果影响抗性的它却被自己人的魔法卡给算计了,带着一脸的不甘被送入了墓地。

而在隼人的场上,榨取了【维拉科查·拉斯卡】最后的利用价值、由【通灵外质体】所幻化的一体透明的巨鹰向着雷恩·威尔森飞扑而去。

只要这一击得以命中,他的基本分将会被完全清空。

面对着飞扑而来的巨鹰,此刻的雷恩·威尔森的心里,却会想起了自己决斗至今的目标。

与一心只有战胜海马濑人、让施雷德集团做大做强、将决斗怪兽视为好用的工具的哥哥——奇古·罗伊德不同,雷恩·威尔森一直以来都是将决斗怪兽们视为自己的伙伴,热爱着决斗怪兽的同时,也坚信着或许在某个世界里,生活着真实存在着的决斗怪兽们。

而他的那份热爱得到了贝卡斯的回报,决斗怪兽之父因为他的热爱为雷恩·威尔森专门设计了一套专属于他的【童话】卡组,而憧憬着决斗怪兽的雷恩·威尔森的心里也从那一刻起有了一个小小的“野心”——自己要带着伙伴们去遇见更多的决斗怪兽们,去看一看最高处的风景。

而雷恩也在看完了决斗都市的录像、目睹着小林隼人成为决斗王的那一幕起,确认了如何才能抵达最高处——不需要战胜小林隼人,只要与他对战一场,自己绝对能有所收获。

而要达成这个目的,自己就必须要成为KC杯的冠军来获得与小林隼人决斗的资格,这也符合自己哥哥的愿望,雷恩·威尔森觉得自己必须那么去做。

仅有的一点基本分,扣除了这次的效果伤害可就完全归零了,那种事情,雷恩·威尔森的回答是坚定的拒绝!

“轰!”

幻影的秃鹰撞在了雷恩·威尔森的身上,本该充满了破坏力的冲击在临到雷恩面前时,却仿佛被什么东西给阻隔了开来。

只见在雷恩·威尔森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只戴着橄榄球员头盔的卡通风格的番茄、面对着【维拉科查·拉斯卡】的幻影也是一脸的坚毅,将其对雷恩·威尔森的伤害完全地承担了下来。

随着【地缚神-维拉科查·拉斯卡】的幻影上所携带着的力量消失殆尽,那只卡通的番茄身上的护甲也破碎开来、化为了灰烬从雷恩·威尔森的场上消散。

“被你救了一命啊,伙伴。”接住了从墓地里弹出来的一张卡片,雷恩·威尔森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笑容,而将卡片放入了裤兜之中,他又恢复了一脸的坚毅,似乎是因为刚刚那只怪兽的鼓舞而重新振作了斗志。

“在对方的回合之中,【阻碍番茄】的效果才可以发动。”

“将这张卡片从我的墓地之中除外,这个回合之中,我受到的效果伤害变成0。”

明明刚刚还因为【地缚神-维拉科查·拉斯卡】的压迫力而四肢颤抖不已,可是在绝境之中雷恩·威尔森反倒是将自己的潜力给发掘了出来,目光坚定地看向隼人。

“虽然我不是什么性格强硬的人,但是我对于决斗怪兽的认知是绝对不会轻易地放弃。”

“哪怕我的基本分只剩下了最后的1点,我也要战斗到最后,听到了吗,檀黎斗!”

【檀黎斗:2000LP,手卡0】

【盖卡】【通灵外质体】

场地:【心眼之祭殿】

听着雷恩·威尔森的话语,隼人的表情却有那么些许的古怪。

我知道我刚刚召唤出来的怪兽是标准的反派boss模板啦,而且气质上确实也不像好人,但是我应该是正面人物没错吧?

怎么听着这家伙的意思,好像我成了站在主角对立面的反面人物?而且还是那种热血番里把主角打到濒死给对面提供开挂机会最后被爆种的主角一刀秒了的杂鱼反派?

隼人心中的吐槽没有从他的口中说出,而且已经回合结束了的他也无法再做些什么,因为此刻已经到了雷恩·威尔森的回合。

场上的两张盖卡是用来防御攻击的【次元幽闭】和【炸裂装甲】,如果只是召唤怪兽然后交战的话可以算得上是双重的保险,但是,自己的基本分已经只剩下了最后1点,根本就是支离破碎的瓷器一碰就碎,哪怕是一点的伤害也不能承受。

对方场上的那张【通灵外质体】,意味着对方下个回合只要能召唤出哪怕任何一只的攻击力在0以上的怪兽、就能将自己的基本分清空。那样的话,自己就必须在这个回合里干掉对方才行。

雷恩·威尔森的思路在此时此刻无比地清晰,看了眼手中的魔法卡【活命水】,这张卡有着在自己场上没有怪兽存在时、可以将墓地一只怪兽攻击表示特殊召唤的效果,可以用来复活自己上个回合召唤过的【铁骑士】、用以对对方决斗者发起攻击力。

不过,因为【心眼之祭殿】的效果,自己无论召唤出攻击力多么强大的怪兽,能造成的战斗伤害也只能是1000点,也就是说即使有了【铁骑士】的出场、也需要有另外一只怪兽援助攻击、才能达成在这个回合里结束决斗的目的。

至于那张双方都可以使用其效果的【通灵外质体】?那张卡片从一开始起就不在雷恩·威尔森的考虑范围之内,让他解放自己的怪兽去取得胜利?想都别想。

雷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憋住了呼吸努力使自己急促的心跳略微平复、尽最大努力地让自己的精神集中起来。

能否赢下这场决斗,就看自己这个回合的抽卡了,只要能抽到足以改变战局的卡片,自己就能晋级到下一轮的决斗中、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到决斗王的面前。

‘据说,决斗怪兽是有着心灵的,我非常相信这一点。’

‘而有着心灵的卡片,是可以回应决斗者的呼唤创造未来的。’

‘虽然直至今日我依旧没能听见卡片的声音、也不能感受到卡片之中的心灵。’

‘但是,还请回应我啊,我的卡组!’

“我的回合,抽卡!”

搭在卡组上的双指一个横移,将卡组顶端的那张卡片抽了出来。与此同时的,雷恩·威尔森也听见了一个特别的声音:“哦,这些傻瓜、呆子和蠢货,像是飞蛾一样簇拥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倒霉,真是倒霉,这儿的味道可真难受,偏偏的傻瓜雷恩还听不见我说话。”

“嘿等等,傻瓜雷恩在看什么?”

在雷恩惊讶的目光之中,他刚刚抽出来的卡片上,一只长有红棕色的美丽羽毛的怪鸟正像是人一样地坐在卡片上、一脸轻蔑地看着海马巨蛋周围的环境,同时嘴里还一直在抱怨着什么。

不过在注意到雷恩望向他的视线时,《怪鸟格莱弗》中被冠以“无所不知”之名的怪鸟格莱弗一脸惊奇地看向雷恩:“感谢那该死的混蛋上帝,傻瓜雷恩你看见我了?”

“卡片,在说话?”雷恩·威尔森一脸愣逼地看着卡牌上有如幻影般的【怪鸟格莱弗】。

“嘿傻瓜雷恩,庆贺你不是个讨厌的基督徒吧,然后感觉投降逃命去,”雷恩手中的卡片【怪鸟格莱弗】喋喋不休地说道,“这可是格莱弗大人给你的忠告!”

听着卡牌上有如幻觉一般传来的声音,雷恩沉默了一下。

自己看见的,是真实的吗?

还是说是刚刚过重的刺激导致自己有了幻觉?

虽然幻想过无数次看见决斗怪兽的卡片中寄宿的心灵,但是没想到自己居然看见了【怪鸟格莱弗】,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不过...

“但是,我拒绝!”

抬起头看了眼对面的檀黎斗,雷恩·威尔森却完全没有去听【怪鸟格莱弗】的话,而是直接将卡片展示了出来:“让我投降什么的,说办不到就是办不到,哪怕杀了我也是一样!”

“我一定会赢下去的,用我的卡片!”

【怪鸟格莱弗】一脸愣逼地看着明明听见了自己说话、却自顾自将自己的卡片送入墓地之中的雷恩:“你、你这白痴,你该不会是想!!”

“我发动手牌中的【怪鸟格莱弗】的效果,将他从手牌中舍弃,从我的卡组中将【急流山的金宫】加入手牌。”

“然后我发动场地魔法卡,【急流山的金宫】!”

雷恩·威尔森考虑得相当完备——只要自己发动【怪鸟格莱弗】的效果将【急流山的金宫】从卡组中检索出来并发动,场地魔法卡就会变成对自己有利、不会再被【心眼之祭殿】影响怪兽能造成的伤害。

而且,【急流山的金宫】还有着一回合一次在主要阶段中从卡组里将一只怪兽直接攻击表示特殊召唤到场上的能力,只要使用【活命水】的效果复活【铁骑士】然后再用【急流山的金宫】召唤任意一只其他怪兽,自己的场上就凑齐了可以击败对手的怪兽组合!

设想是如此的美好,但是,随着雷恩·威尔森将从卡组中检索出来的【急流山的金宫】放在了决斗盘的场地区域的那一个瞬间。

海马巨蛋内,突然停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