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首富从以旧换新开始 > 第219章 救命恩人

第219章 救命恩人

梁爽脸色不是很好看,说话的语气自然也不好,趴在她背上的顾家妹子吓得噤若寒蝉。

顾九州有些尴尬的看向陈燃,陈燃摊摊手露出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来。

搞笑,自己在梁爽面前也跟个孙子差不多好吧。

这个姑娘是有脾气的,关键人家有自傲的资本,谁让自己有求于她呢。

舔得心甘情愿。

“去看看车吧,还是别打扰她们工作了。”陈燃提了一句。

顾九州看了眼梁爽,点点头,显然他也拿梁爽没有办法,陈燃注意到,顾九州看梁爽的眼神中,透露着几分爱慕之色,显然两人关系不简单呐。

“1600万,不知道陈总能不能接受?”

车子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甚至于好得让顾九州感到不可思议,于是开出了新车的价格。

但迈凯轮P1是限量版概念车,这个价格想拿下一辆新车,显然是不可能的。

陈燃笑而不语,对这个价格不是很满意。

顾九州眉心为蹙,在他看来,事故车就是事故车,哪怕陈燃修复得再怎么完美无缺,也改变不了这辆车曾经撞得面目全非的事实。

眼看俩个大老爷们你看着我,我瞪着你,梁爽不耐烦的说道:“开去找人检测一下不就得了,为了几百万有必要在这里干瞪眼吗?”

她看向顾九州,“你就宠着她吧,这丫头早晚被你宠坏了。”

顾家妹子一脸懵逼,搂着梁爽表达自己的不满。

顾九州悻悻一笑,看向陈燃,试探道:“可以吗,陈总?”

陈燃无所谓的笑了笑,算是给梁爽一个面子吧,点头应道:“可以,我的底线是1800万,车子你随便开去检测,给你一周的时间。”

“那我先留0%订金吧。”

“不用,有梁姐在,我不怕找不到你们。”

顾九州朝梁爽看去,见她朝陈燃翻了个白眼,无奈的点了点头,“行,那就谢谢陈总了。”

其实,多个一两百万什么的,顾九州是真的不怎么在乎,他之所以纠结,完全是因为梁爽对陈燃的态度,他喜欢梁爽好几年了,从来没见她单独跟某个异性联系。

加上这次梁爽来金陵直接找的陈燃,不知道为啥,顾九州觉得自己心里老不得劲儿……

眼见梁爽又要赶人,顾九州急忙找程飞宇借了一辆拖车,带着妹妹走了。

陈燃将他们送到门口,嘱咐程飞宇先给布加迪威航上牌就行,程飞宇点头应下,见顾九州兄妹坐进车里,悄声说道:“陈总,这个顾九州家里不好惹啊,他爸在咱们苏省名气不小,金陵一半的娱乐场所都有他的股份。”

“哦?”陈燃神色一动,似乎想起了什么。

送走三人后,陈燃也没有逗留,将梁爽三人交给张雨桐照顾,自己也开车来到了汽配城。

···

夜晚,顾家。

顾老爷子今年已经八十了,身子骨越来越虚弱,已经很少出门遛弯。

刚好今天孙子孙女都来了,老爷子高兴得不得了,拉着两个孩子在院子里唠嗑。

顾九州表现得比较拘谨,身为长孙的他,压力山大。

顾家亲戚都知道,老爷子对儿子顾言生不是很待见,说难听一点,就是顾言生这个号练废了,老爷子不指望他了,打算练个小号,就是孙子顾九州。

而顾九州也没有让老爷子失望,在国内文坛小有成就,年纪轻轻就是魔都作家协会的理事,还是东南亚古文同好会最年轻的会员。

“……好善无厌,受谏而能诫,虽欲无进,得乎哉?”

“出自《荀子·修身》,讲的是什么是善,以及致善的具体方法……”

“嗯,不错,功课没有落下,很好。”

答问了半个多小时后,顾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头却恰好看到孙女在折他种下的君子兰,眼皮猛的一跳。

“小雅,你快住手,哎呦!”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好好一朵兰花直接被顾雅意掰了下来,还美滋滋的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顾老爷子心疼的看着那盆花,1万昨天刚买的,就这么夭折了。

“切,一点都不香,还给你。”

“你这丫头,我,我……”

顾老爷子一口气没喘上个来,赶紧掏出喷雾猛吸了两口。

顾九州一把拉过妹妹,担忧的扶着老爷子,“爷爷,您快坐下来歇会儿,我去叫护士来看看。”

“不用,不用。”

顾老爷子苦哈哈的看着手里被掰下来的兰花,也不知道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竟然生出这么一个混世小魔王来。

顾雅意小脸煞白,她是爱玩闹,但看到老爷子差点旧病复发,她也吓得不轻。

“爷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她嘟着小嘴,楚楚可怜的样子。

顾老爷子瞥了一眼,脑海里想起已故的老伴,心里的烦闷顷刻间消失无踪,像,太像了。

“爷爷没事,你懂事一点就好了,多看书,别去当什么戏子了,没前途的。”

顾雅意小嘴一撇,“奶奶也是唱戏的。”

顾老爷子一时间哑口无言。

顾九州瞪了眼妹妹,轻轻拍着老爷子的背,说道:“爷爷,您放心,明天我就去找几盆花来,要不然,明天我陪您去花鸟市场看看?”

顾老爷子有些意动,可一想起医生的叮嘱,无奈摇头:“还是算了吧,我这老毛病越来越严重了,闻不得太重的气味,更不要说去花鸟市场,上次要不是遇到个小友救我一命,我只怕已经去陪你们奶奶了。”

说起已故的老伴,顾老爷子神色尽显落寞。

顾九州回到位置坐下,好奇道:“爷爷,您说的那位小友是怎么回事儿,能不能跟孙儿说说?”

顾雅意走到老爷子身旁,抱着老爷子的胳膊,摇摇晃晃的说道:“对啊,对啊,爷爷,您快说说,怎么就被救了呢,那个人是谁啊?”

顾老爷子宠溺的揉了揉孙女的头,回忆道:“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当时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爷爷也觉得估计真的要走了,不想那小友竟然……”

顾九州和顾雅意兄妹俩面面相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听顾老爷子讲得惊心动魄,两人都是心有余悸的看着爷爷。

顾雅意大眼睛泪汪汪的,“爷爷,还好你没事。”

顾老爷子呵呵一笑,拍着她的小手以示安慰。

顾九州起身说道:“虽然可能是巧合,但也算是救命之恩,爷爷,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刚好我跟妹妹都在,我们作为后辈应该一起登门替您感谢一番才对。”

顾老爷子欣慰的看着孙子孙女,点头说道:“好,那就由你们出面,我记得小友姓陈,单名一个燃,在开发区那边开了个废品站,好像叫建国废品站。”

“啊?”

“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