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 第257章 合纵连横,比不上开天眼

第257章 合纵连横,比不上开天眼

——“果然是龙骁营程司马,久仰久仰。”

——“月旦评中的王佐之才刘子扬,也是久仰!”

大门推开…

先是一番商业互吹。

这是程昱与神秘男人第一次会面,而气氛,似乎比想象中的更融洽一些。

没错,程昱请来的这位正是淮南成德人刘晔,刘子扬!

昔日月旦评,许劭曾以“王佐之才”四个字评价于他。

事实上,刘晔完全当得起“王佐之才”这四个人,且…他与程昱很像!

他们均是文官,可同样的,他们拥有着“狼灭”一般的性格。

程昱吃人肉面不改色,手起刀落屠戮县尉,眼睛都不眨一下。

而刘晔,也很刚猛…

他母亲遗命,让他杀掉父亲宠信的侍者,而十三岁时的刘晔毫不迟疑,一刀毙命!

除此之外…

这庐江之所以能安如磐石,很大程度,也是因为刘晔的功劳。

昔日里,扬州有许多豪强拥兵自重,更有一个豪强想要掳掠百姓渡过黄河到江南地区…

因为刘晔在当地颇为有名,故而此军阀就请来他,要他去说服百姓。

哪曾想,酒席中…

所有人喝得正酣,刘晔借敬酒的机会,直接杀掉此豪强,并且割下他的头颅,恐吓部众!

所有人见此都懵逼了,当即拜服!

更是纷纷推举刘晔为庐江郡的统领,共举大事。

只是,刘晔自诩汉室宗亲,见汉室衰微…却又不忍心篡汉,更不想佣兵自重…就把这些人委托给了庐江太守刘勋!

故而…

可以说,刘晔在庐江有着极高的地位!

而他,也是陆羽锦囊中提及,要程昱必须争取到的一个人。

“哈哈哈…谁人不知,程司马可是陆司农手下,最善于招募敌将的人了。”

刘晔始终在笑,笑的颇为和缓。

“此番,倒是没想到,程司马秘密潜入庐江,第一个见的倒是我刘晔,陆司农与程司马如此看得起我,委实受宠若惊啊!”

这话听起来像是试探…

可实际上,这是刘晔的真心话,他一早就想要投曹操了,只是…如今他的身份特殊,乃汉室宗亲,又在袁术麾下,苦于无门哪!

而程昱的出现,一下子就点燃了他心中的火焰。

“子扬贤弟不是在试探我吧?”程昱也有些意外…似乎,有些太过顺利了。

刘晔摆摆手。

“逆贼袁术逆天改命,篡汉自立,天人共诛之,他哪里会是曹司空的对手?”

“依我之见,也就这几日了,寿春城就要变幻旗帜,而…那时,我会极力劝刘勋太守与逆贼袁术划清界限,投诚曹司空…只是…”

讲到这儿,刘晔眼眸中多出了几许担忧。

“刘勋太守手下毕竟握有五万大军,让他投诚…怕他不会那么轻易的同意,而更让人担忧的是江东方向,若我所料不错,袁术覆灭…江东的孙策必定会有所行动。”

刘晔这话…

其实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与程昱一样的位置!切身处地的为曹营去考虑!

这点让程昱极为惊讶。

要知道…

他策反过的敌将不少,可…这么直接的,就差把“真心投诚”、“望眼欲穿”这八个大字写脸上的还真就刘晔这一个。

他是有多迫切的想要投奔曹司空啊?

不…准确的说,他是有多迫切的想带着这五万弟兄们弃暗投明,走上光荣的未来!

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刘晔方才的分析与陆羽锦囊中描述的一模一样。

这点,才是让程昱最震惊的地方。

在程昱看来…

陆公子料敌于先,这不奇怪…对于他而言已经习惯了;

可刘晔能做出与陆公子如此相似的判断,不由得让程昱侧目连连。

难道?这刘晔,也拥有如“陆公子”那般神鬼莫测的洞察与预测的能力嘛?

怪不得,陆公子点明,哪怕是任务失败,也务必要带回去此人!

果然,有点能耐!

当然了…

程昱并不知晓,历史上的刘晔可是一位——大预言家!

按照古籍文献中的记载,他曾先后做出过五条逆天的预判——

第一条,他预判刘备会为关羽报仇,发动夷陵之战;

第二条,他预判到夷陵之战,孙权会向曹魏俯首称臣,但孙权是受局势所迫,并不是真心归降,日后必定反叛。

第三条,他预判到夷陵之战后,陆逊必定会有所防备,这个时候魏国出兵讨伐东吴,只能是徒劳无功!

第四条,这个就厉害了,在毫无征兆的前提条件下,他预判到魏讽、孟达、公孙氏一定会造反!

这简直就是开挂了!

而最牛逼的还是第五条,也就是如今…

身处庐江,他在刘勋麾下时,孙策提出联盟,并送来许多礼物!

而刘晔精准的判断出,孙策是假联盟,他是在麻痹刘勋部众,目的是取庐江!

可以说…

刘晔的一系列判断无比的精准…

精准到就像是看了对手的战略计划书一般。

当然了,此间还有两个人,他们也看到了孙策的战略计划书,那便是陆羽。

也包括此时此刻,站在刘晔面前,正准备好好忽悠的程昱。

“子扬也预料到孙策军会有行动了?”程昱反问:“那么…孙策军会如何行动呢?”

此时此刻…

程昱与刘晔的交谈更亲近了不少,他们并不像是各为其主,而像是…一对一见如故的亲兄弟一般。

“程司马远道而来?总不会是请教这些问题的吧?”

刘晔反问程昱。“哈哈哈,久闻龙骁营陆统领精于洞悉时局,那…刘某斗胆讨问下程司马?有关这江东孙策的行动?陆统领有何指教啊?”

这次才是刘晔的试探…

他要试探的不是曹操,而是陆羽,这个传说中…让曹营屡屡化险为夷,屡屡绝境逢生的龙骁营统领,他的洞悉力究竟厉害到何种程度呢?

是人如其名?

亦或者是不舞之鹤?

这才是刘晔最关心的问题…

诚然,刘晔本打算投曹,可投曹也分两种,一种是投曹司空,做他麾下的幕僚!

另一种就是借程昱这一层关系,直接投身龙骁营。

虽是殊途同归,可刘晔对陆羽,对龙骁营太好奇,也太渴望了。

霍…

程昱眼珠子一转,他又怎么会没有意识到,刘晔是在考他,准确的说,是在试探陆公子的能力。

只是…这还用试么?

珠玉在前,陆公子的预判从来没有失误过!

“哈哈哈…”

程昱一边笑,一边倒了多半盏茶递往刘晔的那边。“陆公子的嘱咐?子扬真的想听?”

“想听!十分想听。”刘晔语气颇为坚定。

“那…”程昱微微一笑,旋即从怀中取出一物,正是此前陆羽交给他的那封锦囊,那封都不舍得让曹休看的锦囊。

“原本这锦囊,我是不该让子扬看到的,只是…既然子扬想考下陆公子,那不如直接看陆公子亲笔撰写的这封锦囊。”

讲到这儿,程昱将锦囊塞到了刘晔的手中,浅笑道。

“这里面便是陆公子对江东孙策全盘的预测,包括…他即将派遣使者而来,包括他会将大量的财宝贿赂于刘勋太守,更包括,他会建议刘勋太守去取上缭城!”

程昱顿了一下,旋即背过身,负手而立。

他感慨道:“若然你、我不插手,那这庐江,这五万甲士怕就要改姓孙了,而子扬与刘勋太守,终究也要去投靠曹司空啊!只是…那时的境遇就不是投诚,而是逃难了。”

这…

随着程昱的话,刘晔徐徐展开了锦囊。

这不展开不要紧…

一展开之下,他的眼眸登时放大。

锦囊之中详详细细的记载着孙策图谋庐江的全盘计划!

如何派使者以卑下的言辞和财宝麻痹太守刘勋?

如何劝刘勋攻打上缭城?

如何趁着刘勋攻打上缭城时乘虚出击袭击刘勋,夺下庐江郡?

好阴毒的计策呀!

这一桩桩一件件跃然眼前…

要不是程昱把这锦囊递送给他的,刘晔多半会觉得…这得是细作秘密探得的…江东孙策图谋庐江郡的战略企划书了。

当然…

如果真的有江东的使者提议进攻上缭城,那他刘晔做出如此判断,似乎也不难。

可…陆公子如何就能断定,江东会派使者伪与好盟,调虎离山呢?

这…

这个预判,可是毫无征兆啊?

换句话说,这封锦囊存在并且合理的大前提,是孙策派遣使者来忽悠刘勋太守?孙策…会派使者来么?

“程司马…这…”刘晔正想开口…

却听得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似乎因为情况颇为紧急,并没有通传与禀报,一个男人猛地推开了屋门。

他的语气无比急促。

“禀报刘功曹…”

刘功曹自然是指代刘晔,他如今的官位正是庐江太守刘勋的幕府功曹!

似乎是因为看到了程昱,这男人顿了一下,急忙闭上嘴巴。

刘晔会意,摆摆手示意他不用见怪,继续讲。

“飞鸽传书,就在昨夜,寿春城被曹军攻陷了,陛…啊不,是袁术…他生死未卜!”

这一则消息传出…

刘晔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意料之中!

在他看来,袁术的消亡不过是时间问题,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就在他打算摆摆手,让这男人退下时。

这男人的声音再度扬起。“江东孙策派使者诸葛瑾来庐江,如今已经登船,据细作探报…诸葛瑾还带了不少财宝,说是要来恭喜刘勋太守!”

这…

此言一出,刘晔的眼眸一下子凝起。

江东使者来访,大肆的财宝…

这…这不就与陆公子那锦囊中描述的一模一样么?

这是要开始忽悠的节奏啊!

似乎…似乎就差提议刘勋去进攻上缭城,然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而刘勋一贯贪恋钱财,被这么一番彩虹屁吹下来,飘飘然之下,多半会中计的呀!

这…

一下子,原本气定神闲的刘晔胸口跌宕起伏,他忙是竖起耳朵,尤自有些不可思议。

“你,你再说一遍。”

为求准确,他当即开口问道。

“江东…江东孙策派使者诸葛瑾来庐江!”

报讯的男人微微一愣,却提高了嗓门再度如实禀报道:

“如今诸葛瑾已经登船,要不了多久就横渡长江而来,据细作探报…诸葛瑾还带了不少财宝,说是要来恭喜刘勋太守!”

恭喜…

这次,刘晔寻觅到的关键词是“恭喜”二字,有什么好恭喜的?

无外乎是恭喜刘勋太守自立,然后…提议进攻上缭城,至于缘由…

上缭城囤积了大量的粮食,若刘勋想要做大,必得取上缭!

这分明是忽悠进行时嘛!

之后的故事…

哪怕不用陆羽的锦囊,刘晔自己也能够完全预判,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那么…

“嗖”的一下,刘晔豁然而起。“此番,是陆公子与程司马救了我刘晔,救了这庐江,也救了这五万甲士啊…”

讲到这儿,刘晔拱手一拜。“程司马且先在驿馆住上些许时日,容我…容我去禀报刘太守,孙策小儿图谋庐江,岂能不让他留下点儿什么?”

这…

程昱顿了一下。“子扬贤弟就不怕刘太守不听你的么?”

此言一出…

“哈哈”…刘晔笑了,一边笑一边坦言道:“若然没有程司马,没有陆公子这锦囊,刘太守必不会信我,可…若然刘太守先一步看到了这锦囊呢?那孙策的使者,孙策布下的阴谋岂不是昭然若揭,胎死腹中?”

讲到这儿,刘晔微微摇头,他似乎觉得“胎死腹中”这个词有些不够贴切。

若然陆公子所料不差…

那…他这边,几乎是明着牌打的,孙策赶来,岂能不让他留下点儿什么?

“子扬贤弟,我就在驿馆!”程昱也站起身来。“除我之外,陆公子还派来了五十名龙骁营骑士,孙策图谋庐江,我等可不会坐视不理!还望子扬与刘太守不要客气呀!”

呼…

刘晔轻呼口气,旋即点了点头。

“若打赢这一场,我必劝刘勋太守投诚曹司空!”

“而这庐江与即将到来的大战,便是我等的投名状,到时候,就有劳程司马引荐了!”

“一定!一定!”程昱眼眸一紧…语气坚定。

就这样,两个男人从不认识,到达成了一个微妙的默契,仅仅用了不过一盏茶时间!

当然,还少不了那封起到决定性作用的锦囊。

明牌打,这谁不会呀?

呼…

长江之上,汪洋浩瀚,汹涌澎湃。

一艘楼船之上,诸葛瑾站在船头,他眯着眼睛遥望着北方。

此番,作为孙策的使者,他来执行一件重要的任务。

若然成功,那刘勋的庐江与他那五万将士便可悉数收入江东,而他诸葛瑾无异于立下了一个巨大的功劳。

呼…

诸葛瑾长长的吁出口气。

三年前,诸葛家几兄弟于徐州琅琊郡分离时的情景,不断的浮现在眼前。

特别是二弟诸葛亮口中提及的那句——“江东孙策手下武将如云,谋士如雨,却唯独缺少一个能够合纵连横的论客!”

——“而这恰恰是大哥最擅长的,若然投靠孙策,必定会被委以重任,成为江东的栋梁!”

呵呵…委以重任,成为栋梁嘛?

说起来…

诸葛瑾投靠孙策也有几年了,这些年…作为孙策麾下中层幕僚中的一人,论及智谋他比不上江东麒麟周瑜周公瑾,论及内政,他又比上鲁肃与张昭。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诸葛瑾的处境很尴尬。

而他最擅长的合纵连横,似乎…在小霸王孙伯符的武力威压、碾压之下也毫无作用。

对付江东严白虎、王朗之流,根本用不上合纵连横。

唉…

好无奈呀…

而如今,终于,终于让他诸葛瑾等到了一个机会,能用他的一张巧嘴将刘勋“忽悠瘸了”,从而兵不血刃的夺下庐江的机会!

恰恰这庐江的地理位置,对于孙策而言至关重要。

要知道…

孙策的仇人是江夏的黄祖,如今他横扫江东,坐拥江东六郡,以武力威压住江东豪门的同时,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回首黄祖这边,报仇雪恨!

这点…

几乎是孙策军未来几年的核心战略目标。

可偏偏…

庐江挡在江夏与江东之间,是重要的粮道与军资输送的枢纽。

可以说,不夺下庐江,报父仇的战略计划永远无法实现。

除此之外…

还有一条,孙策对庐江的刘勋可谓是新仇旧恨哪!

昔日里,他投身袁术,袁术许诺给孙策,只要他打庐江…那庐江太守便给他做。

可,袁术的嘴一贯是骗人的鬼!

孙策是打下了庐江,可转手,袁术就派心腹刘勋赴庐江做太守,可谓是捡了孙策踹在怀里的桃子。

那时的孙策自是气不过。

可…刘勋手握五万大军,又有袁术这个靠山,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唯独只能退而求其次,去取江东六郡,伺机而动!

不过…

今时不同往日了,袁术凉了,机会来了!

无论是孙策,还是周瑜,亦或者是诸葛瑾,他们没有人打算放弃这个机会,这个一战成名的机会。

江风吹拂,是西南风…

江面上一贯挂起的便是西南风。

唯独,在长江沿岸居住的渔夫才知晓,每年…会有一小段时间,这西南风会转为东南风!

而唯独最有经验的渔夫才能够精准的判断。

“诸葛长史,前面靠岸便是庐江郡的地界了。”

一道声音传出…

诸葛瑾睁大了眼眸。

“呼”…他再度长长的吁出口气,“到了么?”

他嘴上这么说,心头却是不断的在为自己打气。

——“孔明,均弟,也不知晓你们如今的境遇,到底如何?”

——“可兄长这儿,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一个成为江东的‘张仪’、‘苏秦’那样的机会,希望…兄长这次,不辱使命吧!”

——“一定会,不辱使命的,对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