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江湖谪仙行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发兵

第四百二十一章 发兵

濠州魏府新建成后,魏颉邀请满城的名流贵客,皆来家中赴宴,以庆祝乔迁搬家之喜。

其中也包括杨得-志和刘开山这等,往日一同和自己看守宝塔的“朋友”。

恩仇已尽,再不深究,魏颉从来就是个相当宽宏之人,大家仍可把酒言欢,继续舒舒服服的当酒肉兄弟!

还是有真朋友的。

公楚政权皇帝,“百胜王”公冶锦原本兵败遭擒,已打入了死牢,不日问斩。

嬴昆新帝登基后,赦免了公冶锦的谋逆死罪,天下皆蒙圣恩。

席间,改头换面的公冶锦,与再不做青楼花魁的窦妙,轮番向东道主魏颉敬酒。

当得知窦妙腹中怀上了公冶锦的孩子以后,魏颉大喜,趁微醺之意,就跟同样腹中怀胎的苏羽白‎​​‎​‏‎‏​‎‏​‏‏‏商量着,和公冶锦定一桩“娃娃亲”。

若是都生的儿子,那就拜为兄弟。

若都生了个女儿,那就结为姊妹。

若是一男和一女,那就成为夫妻。

作为妻子,苏羽白听从了丈夫的意见,欣然同意。

于是这一桩喜上加喜的娃娃亲,就算是定了下来。

公冶锦兴致甚高,喝了不少美酒,到后面,醉醺醺的勾住魏颉脖子,凑近后压低嗓音道:“我这辈子是当不上皇帝了,咱现在最大的理想,不过就是随便找个小地方,让妙儿把孩子顺顺利利生下来,我享受享受当爹的幸福……魏兄弟,你如今都已是一品镇国公了,什么时候升格当大将军,带兵打仗去啊?”

魏颉“啧”了一声,皱眉道:“瞧你那没文化的劲儿啊,镇国公是爵位的一种,不是官衔,无品,跟大将军就更加没关系了。”

公冶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笑道:“无品,看来品级比一品还要高,属于高之极矣的官爵了,哈哈,牛!”

“喝你的酒,别一喝醉就胡咧咧,乱七八糟的。”

“胡说,老子才没醉呢!再给我来十斤雕花!”

转眼又过去了好几天,魏府安宁无事,大量物资可谓应有尽有,富足至极,不缺钱财使用。

魏颉把于北冥和严水龙两个小徒弟,从大黎接来了中原,师徒关系和睦,夫妻十分恩爱,日子过得平安喜乐,极有盼头。

忽有圣旨传来,请镇国公魏颉入宫面见皇帝。

魏颉辞别爱妻苏羽白,孤身前往了北方长安道京师天启城。

一身青衫,守山河宴然。

盛颜如玉,护君王长安。

金銮大殿内,镇国公特许配剑上朝,可见君王不低头。

百官俯身叩拜,高呼万岁,独有三人不跪。

魏颉,贾流,东方梧桐。

金殿御座之上,有人凤目微挑,端的是金昭玉粹的天家威仪,周身满是雍容凌厉之气。

此乃中原大地新晋九五至尊,升平开元大帝。

不再是藩王嬴昆,而是,天子嬴昆!

“东方将军。”

皇帝缓缓开口,嗓音沉稳而富有底蕴,他发问道:“你说,我们大禹王朝的男人,应该都是怎样的?”

东方梧桐沉默片刻,朗声回应:“‎​​‎​‏‎‏​‎‏​‏‏‏回禀陛下,臣以为,既是男子,那便该当有大好男儿光争日月之气魄;精忠魂魄壮哉山河之勇略!”

“好,将军所言,深得朕心!”

满腹霸业鸿祚的嬴昆情绪激动,“诸位爱卿,今日朝会,所议只有一事,即‘北伐’之事!国师,你来与大家讲一讲北疆边塞的情况。”

“是,陛下。”

宰相贾流欠身道,“中原初定,北国天烛便已蠢蠢欲动,边疆战乱愈发严重,据情报人员称,天烛国北庭女帝诸葛长雅,按照左鱼跃晏英的计划,加封南院大王耶律巫沉为‘征南大将军’,提供莫大的军力支持,只为让耶律氏南下侵扰,占我大禹朝江山土地,奴我中原大好男儿!”

“各位可都听到了?”

龙椅上的天子沉声道,“狼蛮族的野心昭然若揭,一心就只想着鲸吞蚕食中原,数以万计的北国蛮子现已就在边境,我辈禹朝男儿们,该当如何应对?”

那名青衫佩剑的年轻人,最先开口道:“打!敌人都打到咱们家门口了,必须打回去才行啊!”

群臣纷纷附议,眼下情势危机,火烧眉毛,已到不得不打的紧要关头了。

既无可逃避,那便应战!

接下来的朝野议事,皇帝嬴昆一番豪言,无不吐露其扫清蛮夷,威服北国之雄心壮志,句句尽展铁血霸道之意气。

无愧为天子,无愧为万民臣服,万岁万岁万万岁。

自古带兵征战,而成帝王者,皆有超世之巨能,可名传千秋,凛然万代!

皇帝说打,那就打。东方梧桐获封“龙神大元帅”,镇国公魏颉担任一品骠骑将军,军中地位仅次于元帅,即所谓的“副将”。

这天,东方元帅演武排兵,有个模样瞧着神神叨叨的疯癫占卜师,大步冲上了高台,口中念着:“不日即有天狗食月,贪狼星凶光大盛,北上不利,回头,快回头……”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不等这厮说完,立在大伯父身边的魏颉,陡然出剑,一下子便斩落了那疯子的头颅。

青衫年轻人放声冲着台下喊道:“受命于天,既寿永-康!谣言蛊惑三军之人,现已被我斩杀,此番北伐,大吉大利,诸位尽可放心!”

紧接着,有近百人的乐队出现。

台上众人开始高声念诵《龙神大军踏北歌》。

此首歌词,由大学士杨春挥笔写就,连谱曲都是‎​​‎​‏‎‏​‎‏​‏‏‏杨春一人完成。

“故土失陷,狼烟已起,江山遥遥北望。

黄河之水东流去,茫茫荡荡我心伤。

纵横世间无敌手,谁人敢杀南院王。

愁恨似欲狂,抽刀向天狼。

同胞手足葬身异地,百姓亡魂难回往。

叹息,哀伤。

莫等闲,怒发冲冠,当仁不让。

百死不悔报国仇,尘土飞扬。

干洒热血灭天烛,异族尽丧。

马蹄疾驰征人赴北,守家园,开新-疆。

待到来年草青麦黄,拥四方,镇万邦……”

一曲罢,立在台下的士兵们,群情激愤,心潮澎湃。

歌曲音调昂然,极能调动士气,充分起到了鼓舞人心的作用!

那一日,有旌旗飘荡,战马嘶鸣,剑气如白霜,东风吹刮战士们的脸庞。

三十万龙神大军齐聚,人人面带毅然神色,只待倾巢而出,北收故疆!

三通擂鼓声作罢,天子座下头号武将东方梧桐,大步流星走向了指挥台。

正所谓“武夫当国,以镇山河”,他东方梧桐,就是一根当之无愧的定海神针铁!

台上的白袍儒将,负责统帅三军,这位中原最强纯粹武夫,兼沙场玉面百胜将,此时此刻意气填膺。

元帅身侧立有副将,年轻将领同样没有披覆甲胄,只着一袭青衫,潇洒无限。

蓦然间,两鬓斑白的东方梧桐,高声大喝了一句:“发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