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红楼首辅 > 第四百零七章 贾宝玉一语建功 林瑾玉再造重器

第四百零七章 贾宝玉一语建功 林瑾玉再造重器

夏守忠是个人精,如今元春在宫中地位稳固,仅次于代掌凤印的皇贵妃杨氏。

贾政乃是元春生父,要不是规矩所限,那就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

他可不会在贾政面前拿大,大雪天里见到贾政匆忙间连披风为没穿,连忙主动迎了上去,一脸的关切:“哎幼,政公,您怎么就连件避寒的披风都不穿?”

“夏公亲送圣旨,我怎能不出来迎接呢!”

贾政以前还端着读书人的架子不喜夏守忠这等内侍,自从接触的多了,觉得有些读书人伪君子,还不如跟夏守忠打交道实在。

而且自己女儿还要靠夏守忠多多照应,逢年过节时,他也没少往夏守忠的私宅送年礼。

两人来到屋内,寒暄两句后香桉已经备好,夏守忠就从身后小内侍的手中接过圣旨。

“政公,接旨吧!”

香桉前贾政大礼拜下:“臣顺天府治中贾政,恭请圣安!”

圣旨缓缓展开,夏守忠高声宣道:“敕曰:朕闻,任使须才称职,志在官之美;驰驱奏效报功,膺锡类之仁。嘉议大夫、顺天府治中贾政,公忠体国、忠于皇命、爱民如子……貤赠尔为中奉大夫、金陵体仁院总裁。锡之敕命,钦此!”

“臣贾政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赴任金陵,贾政早就知道了,可这会他仍然是激动的浑身颤抖。

中奉大夫乃是从二品文散阶,金陵体仁院总裁不是常设官,品级不过四品,却是钦差大臣,见官大一级。

他贾政前十几年浑浑噩噩,没想到这两年升官如喝水般容易,让他觉得好像活在梦里。

……

贾政升官的消息还未传开,统制县伯府上却闹出了大动静。

甄宝玉已经被吊在统制县伯府的大树上好几天了,锦衣玉食十几年的贵公子哪里受过这样的罪,这会早就奄奄一息看上去跟死人没多大区别。

要说韩氏也是个狠人,别的不说,这整人的手段就是旁边看管甄宝玉的家仆都心里发寒。

甄宝玉的身上裹了好几层各类皮袄,身旁更是篝火好几堆,参汤一碗皆一碗,要不是穿了根绳子被挂在树上,谁敢说王家是在整治他。

当甄应嘉看到自己儿子成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时,几乎夺过护卫的刀去王家后宅把韩氏直接砍死。

可惜王府的亲兵都是沙场上退下的老兵,就凭他身旁跟着的这些欺软怕硬的家奴,弄不好还得把自己给搭进去。

“我家太太说了,甄大人可以带了甄大爷回去……”

一名老嬷嬷领了韩氏的命令来到前院,看着眼中满是怒火的甄应嘉说道:“不过有一点,甄家在东西两市的酒楼、商铺必须统统转移到我家姑娘名下,就当是甄大爷的赔罪之礼!”

“好!”

甄应嘉是想都没想就咬牙应下了,韩氏所提的要求还损伤不了甄家的根基。甄家在京城最大的生意几乎都挂在忠信王府的名下,那几间铺子酒楼看似日进斗金,实际上不过是摆在明面上给皇帝看的。

老太太自昨日抵京后就一直吵着要见她的乖孙,再不把甄宝玉要回去,他还怎么跟老太太替去荣国府之事。

甄家带走了甄宝玉,韩氏在高楼上远远看着抬走了甄宝玉的甄家人。

回来复命的老嬷嬷问道:“太太,咱们就这样把那畜生放走了?”

韩氏眼中泛着恨意,呵呵一声回道:“不放又如何?奉圣夫人刚刚回京龙首宫就送去了各种赏赐,咱们家能比得过奉圣夫人吗?好在我还留着那方子,那些参汤可真是个好东西啊……”

……

冬月天寒,又逢大雪,黛玉的屋子里早就烧上了火炉。

初二这日,迎春、探春、惜春与湘云来了府中做客,此时外面大雪纷飞,屋子里确实温暖如春,姐妹四人正围着火炉下棋说笑。

“信不信宝玉一会过来肯定要抱怨哥哥几句?”

黛玉想起被林枢拘在前院的贾宝玉,看了看院中含包未放的腊梅,忍不住笑说:“焕大哥哥刚刚回京,肯定要与哥哥说起巡河之事,想想都替宝玉难受,他哪里听得懂这些……”

说着她还揶揄了几句迎春:“二姐姐好久没来看我了,焕大哥哥要是不来,二姐姐怕是早就忘了还有我这个妹妹了!”

迎春被黛玉逗得俏脸一红,小妇人娇羞异常,红透的脸颊如同喝醉了酒一样,看起来好像泛起了酒晕,整个人都迷迷湖湖的。

惜春往她跟前蹭了蹭,趴在迎春身上嗅了嗅。

“没酒味啊,我还以为二姐姐喝醉了,整个人都红彤彤的。”

迎春羞恼的将惜春圈在怀里,揉搓着她的小脸:“连你也来打趣我,一会吃饭时,看我不把你碗里的肉给抢光了。”

不料惜春勐地反抱住她,扎进怀里笑说:“算我送给二姐姐了,多吃点赶明儿给我生个大侄子玩!”

屋子里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骤然纷纷大笑起来,惊得原本在火炉边揣着爪子假寐的白晶晶差点炸毛。

后宅中姐妹们玩的甚好,前院的贾宝玉懵逼的听着林枢与王焕探讨着关中的局势。

圣旨西去,陕西的官场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地震。

天子剑下人头滚滚,当王焕将起渭河边上泥土都被血染红了后,吓得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惟中兄,这么说来,关中的水利要延迟到开春之后才能重新开始梳理?看来春种要被耽误了。”

林枢算了算时间,二月开春,北地的倒春寒对于春种的影响极大。等三月天气彻底回暖后,再进行水利整修,怕是来不及赶上春种了。

这群该死的国贼禄蠹……

“国贼禄蠹,果然可恨可杀!”

林枢心中的暗骂竟然被贾宝玉提前骂出,两人转头看向一旁始终扮演听众的贾宝玉,只见方才还被吓的浑身颤抖的贾宝玉,这会正满脸的愤恨。

“表哥、二姐夫为何这样看着我?难道我不该骂那群国贼禄蠹吗?”

贾宝玉疑惑的问了一句,倒是让林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王焕玩性大,走上前捏了捏贾宝玉肥都都的脸蛋,拍了拍他的肩膀,突然惊呼道:“啊,瑾玉,是宝兄弟没错,我还以为被人掉包了!”

林枢哭笑不得的把贾宝玉从王焕的魔掌中救出,将火炉中烤好的土豆一人给了一个。

三兄弟就守着火炉,一边吃着香甜软糯的烤土豆,一边接着刚才的话题聊着。

林枢看着手中的土豆,悠悠说道:“宝兄弟说的没错,这群国贼禄贼的确可恨可杀,这若是耽搁了来年的春种,以关中的存粮,不知得饿死多少老百姓。”

沧海桑田,曾经富饶肥沃的关中平原,早就无法养活那片土地上的儿女了。紧靠去年秋收的存粮,能坚持到六月就算是老天爷保佑。

“那也没有办法,渭河河道被不少大户侵占,光是违规建造的水车就有好几十个,河防被毁的都差不多了。”

王焕几乎走遍的渭河沿岸各大州府,对于那里的情况十分熟悉。

他给林枢解释道:“若是秋收之后那次筑堤不出问题,赶在三月底四月初,渭河两岸的良田至少有八成能种上粮食。可这群畜生弄得这豆腐渣一般的河堤,谁敢放心去种,估计一场大雨就会水淹两岸,使得关中成了千里泽国。”

重建才是最难的,光是将豆腐渣河堤挖掉,就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更别提重新筑堤耗费的人力物力,什么木石物料,哪一个不得耗费大力气运送过去。

贾宝玉听不懂关于水利方面的问题,不过他弄明白了林枢与王焕头疼的原因。

“是不是解决了整修河防所需的木石物料,就可以加快整个工期?”

林枢与王焕虽然纳罕贾宝玉突然开口,不过皆是点头回应。只听贾宝玉继续说道:“关中没有合适的石料吗?找人去开凿不就行了?”

“关中千年古都所在,石料早就被开采的差不多了。其余深山密林,开凿极其不易。就是所需木料,也要在秦岭深处砍伐运出,难,难,难!”

林枢的三个难字让贾宝玉了解到了渭河河防之难,他喃喃自语:“可惜河滩碎石那么多,却不能变成大石筑造堤坝……”

“宝兄弟刚刚说什么?”

贾宝玉的话让林枢突然灵光一闪,可惜一下子没有抓住,就差那么一点点。

“啊?”

林枢满眼焦急,紧紧盯着贾宝玉再次开口:“刚刚宝兄弟在说什么,可否再说一遍?”

“我是说……说河滩碎石那么多,却不能变成大石筑造堤坝!”

贾宝玉被林枢的焦急给吓了一大跳,突然林枢哈哈大笑,就连一旁的王焕也给吓得不轻。

只见林枢狠狠拍了王焕大腿一下,畅快的笑道:“我可真是湖涂,差点把这等大杀器给忘了!”

林枢这一巴掌的力度可不小,王焕龇牙咧嘴的将其手掌拨开,抱怨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倒是说啊,这是我的腿,你要拍拍你自己的去!”

“多亏了宝兄弟,此物若成,宝兄弟当记首功!”

贾宝玉被林枢莫名其妙的话夸得丈二摸不着头脑,只见林枢回到桌前,磨墨提笔,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

在写废了好几张纸后,他将墨迹吹干,装入信封密封起来,喊来林九吩咐道:“九叔,即刻将这封信送去东宫!”

林九一听是送去东宫的,立马郑重应诺,转身就带了几个人冒着鹅毛大雪出发。

安排好一切的林枢见王焕与贾宝玉皆是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不由笑道:“有一物可用沙石变得坚如磐石,若是能够制出,不但石料难题可解,整个河防工期将大大提前……”

……

贾宝玉终于被林枢放进了林家内宅,他一进门就连连抱怨:“你们可不知道,林表哥与二姐夫说的话我根本听不懂几句,什么河防啊,春种啊,单独说我还能弄明白,可他们说的话放一块,我整个人都被说懵了……”

黛玉等人几乎是同时看着贾宝玉捂嘴笑了起来,贾宝玉被笑的发懵,可他向来是宠着姐妹,自己也乐呵呵摸着后脑勺跟着傻笑。

等弄明白姐妹们为何发笑之后,贾宝玉乐呵呵说道:“我的确听不懂表哥与二姐夫说的那些,不过表哥说我今天立下大功,说不定陛下还会赏我个官当当。你们也知道我的,我最不耐烦经济仕途,到时候我就求求表哥,看能不能换成宫里那些舶来品,咱们一块玩。”

“宝兄弟倒是赤诚之人,你这虽然只是一语之功,可功劳却不小,换成那些舶来品太可惜了。”

林枢与王焕齐齐走了进来,后堂中的众人纷纷起身见礼。林枢摆摆手说:“大家都是自家人,就别那么多的礼节了,坐吧。”

只听林枢将水泥制造与用途简单说了一下,黛玉几乎是瞬间将明白了此物的巨大作用。

她惊呼道:“此物若成,不说筑造河堤、城池、官道、码头……哥哥,这可是国之重器!怪不得哥哥说,宝玉虽然只是一语之功,功劳也不小,说不定陛下会给宝玉赐下实职来。”

“我可不当官,当官有什么好的……”

贾宝玉想到自己可能要每天卯时初站在皇城外等候上朝,要和那些臭男人……要和那些官场上的人打交道,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在林枢哈哈笑道:“放心,陛下也知道宝兄弟是什么性格,估计会赐下散阶来。整个宝兄弟大婚在即,算是给薛姑娘提前挣下了凤冠霞帔来!”

一提起薛宝钗,贾宝玉心中的那些抵抗之心瞬间熄了,薛宝钗嫁给了自己,他能给薛宝钗的不多,或许这份突如其来的功劳,能给薛宝钗换来一身诰命夫人的凤冠霞帔吧。

在那梦里,自己辜负了宝姐姐,一生都没有给宝姐姐挣下那份荣耀。何止宝姐姐,自己若是走上经济仕途,荣国府说不定就不会落败,老祖宗也好,姐姐妹妹们也罢,就不用那样凄凉……

贾宝玉的突然沉默让屋子的气氛有些低沉,黛玉悄悄跟雪雁耳语几句,不一会厨房早就预备好的锅子送了上来。

火炉上翻腾的火锅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众人的食虫都被勾了上来,就是贾宝玉也方才了方才的消沉,开开心心的与众人抢起了锅里的肉。

……

林府的火锅宴其乐融融,东宫的皇太子高万承几乎是勐地起身,高声惊呼:“快快快,传工部各司主官,让他们速速来见本宫!”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