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霸武 > 第三七五章 神意如心(求订阅)

第三七五章 神意如心(求订阅)

楚希声也在打量着‘剑气箫心’苍海石。

这是一个面貌二十五六岁左右,五官俊美,神色澹漠的青年。

他身姿挺拔,如树一般刚直挺拔,遒劲不曲。背后则背着一口青蓝色的长剑,还有一把赤红色长萧。

让楚希声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一双眼。

苍海石的眼白较多,眼仁极小,看起来有点像是日漫里面的‘死鱼眼’,懒散无神。

楚希声只一眼就看出这懒散无神的背后,其实是蔑视万物,傲睨一切,对万事万物都漫不经心。

就在楚希声手按着金玉双刀,毫不相让的与其对视之际。

剑气箫心苍海石却已收回视线,再次看向了燕归来。

“你这量天剑使得倒还不错,倒也当得起‘规天矩地’之名。”

他发现自己与楚希声之间的方位与距离,都被扭曲的不成模样。

苍海石还能看到楚希声,神识意念却再无法将之锁定。

燕归来则哂然一笑。

“不必恭维,倒是阁下果如传言,好猖狂的性情,居然敢对我家弟子出手,燕某不能不做回敬,你也接燕某一剑吧!”

他袍袖一卷,一道黑色的剑光‘呛啷’出鞘。

燕归来早料到失去血睚幻戒的楚希声,必将是许多人的众失之的。

他却不假思索的出手反击。

他们无相神宗的人,一直都信奉一个道理。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他隔着一百丈距离挥剑,那剑却直接斩到剑气箫心苍海石的眼前。

那剑被他无限放大,瞬间膨胀到了几百丈,几乎充塞了整个庞大石厅。

剑气箫心苍海石也瞬时拔剑出鞘。

他的眼眸还是慵懒无神:“你要让我接你这一剑,这剑法却不过尔尔。”

而苍海石剑出之刻,不但使得燕归来的重剑缩小到不足之前的二分之一大小,二人之间的距离也在顷刻间被拉近到五十丈。

锵!

当两人双剑交轰,瞬时发出轰然巨响。

燕归来的剑,哪怕被缩小了二分之一,也仍有八十丈之巨。他隔空挥剑,气象恢宏浩大,一点都不显笨拙,剑式如行云流水,挥洒自如。

剑气箫心苍海石也随心所欲的抵挡,一口青蓝色的长剑,随心展动游刃有余。

二人的锋刃之间不断的溅射火花,使得一束束犀利无匹的碎裂剑气与强横罡力横扫四面。

他们中央的秘纹云石,也不断的裂开了一丝丝微小裂纹。

不过在场的二十余支队伍,都有着当世顶尖的大高手坐镇。

他们挥手之间,就可将周围几十丈内的剑气罡力轻松化解。

不过众人的脸上,此刻却都现出了凝重之意。

站在楚希声身后的计钱钱,更是眯着眼,一声呢喃:“神意如心剑!”

楚希声也暗暗惊叹。

‘神意如心剑’是一套与‘唯我独尊刀’相似的盖世武学,二者修的都是信念与心志。

唯我独尊刀是唯我无敌,宇宙苍穹唯我独尊!

神意如心剑是如意随心,万事万物皆随我意!

心志越是固执坚韧,元神越是庞大强横之人,越能将这两门刀法剑诀修到极致。

此时的‘剑气箫心’苍海石,就是以自身的心意,扰乱了天地间的规则。

燕归来是利用与掌控‘量天’之法,苍海石却是将之否定干扰,他要周围一切事物,都随其心意!

未来登峰造极时,一念即可通万法!自己来制定规则。

这两门武诀,强的时候,可以斡旋造化,颠倒阴阳,弱的时候也会不堪一击。

这二人之间的激战,已愈演愈烈。

两人都站立在原地不动,双方的距离却在不断的变化。

苍海石想要将双方的空间拉近,燕归来却不给他靠近的机会。

二人之间始终保持在三十丈内,在这个距离内反复拉锯。

苍海石并非只守不攻,他的碧蓝长剑时不时的刺穿虚空,将所有距离视为无物。

不过燕归来的量天剑,不仅仅只能拉开距离,他的方位在几十丈内任意转换,随心所欲。

二人间眨眼就是一千余击。

剑气箫心苍海石久攻不下,那死鱼般散漫无神的眼内,已经闪现出一点神光。

对面的燕归来不止修了量天剑,平天剑也有一定水准。

他的平天剑,至少到了十五重,所以那巨剑并非虚有其表。

十五重的平天剑,还不足以改变双方的强弱,却能改变重量。

是故燕归来的每一剑斩来,都重若万钧!

那明明只是一口四尺重剑,却如大山一样沉重。

“收回前言,你的剑还有点意思,不过该结束了。”

剑气箫心苍海石手中的长剑,已经逐渐萦绕蓝光,一身气势也不断拔升。

他站在这片长宽数百丈的石厅当中,就宛如是小小的池塘里拔出了一座巨山。

——突兀,高大,雄壮,峥嵘,霸道,剑意磅礴,气贯长虹!

“如是我斩!”

当苍海石再挥剑之际,整片虚空都为之冻结,随后一切时序虚空,一切天地法则,都被他一剑斩裂开来。

其中也包括了燕归来的量天之法。

在众人眼中,苍海石的这一剑,几乎有着问铢衣在云海仙宫外,一剑冻绝数百里时序虚空的威势。

不过就在那剑光,即将触及燕归来,要将之一剑斩裂之际。

二人间的距离,却又发生了一点变化。使得苍海石的剑光剑气,只能从燕归来的鼻尖前方二尺掠过。

这气象恢弘的一剑,却未能伤及燕归来的毫毛。

“诛天剑?”

苍海石不由眯着眼。

这是燕归来的诛天剑,诛灭掉了他的一点神念。

他诛灭的不多,却恰到好处,让苍海石倾尽全力的一剑落在空处。

燕归来竟然同修无相神宗三门顶级传承!

虽然只有其中一门达到圣传级,却能将之结合应用,难缠之至。

此人的剑法,越来越让他惊艳了。

这个人如果踏入江湖,定是天榜中人!

这是一个足以与他分庭抗礼的对手!

二人之间继续对剑,顷刻间就又是一千余剑。

剑气箫心苍海石也不再谋求速胜,他一点点的拉进距离,扳回局面。

使得二人之间的距离,逐渐拉进到不足二十八丈。

而就在双方激战正酣的时候,苍海石忽然眉头一皱,望见了虚空中忽然闪现出几十道肉眼难见的黑色针影从虚空穿出,悄无声息的射向了燕归来的腹心位置。

燕归来同样察觉有异,眉头不禁一皱。

他现在没有多少余力。

不过燕归来一点都不慌张,他身旁的两大平天圣传,可都没有出手。

燕归来只是暗暗恼火。

他难得有与一位天榜剑客公平交手的机会,却被这些黑针破坏了。

不过就在宗三平眼现冷意,身后显化出一座巨大天平之际。

对面的剑气箫心苍海石,已发出了一声冷哼。

“混账!”

他竟挥洒出一片苍蓝色的剑光,助燕归来将那些黑针全数扫飞荡开。

随后苍海石主动脱离战斗。

他闪身退到了石厅的边角处,用凌厉的目光四面扫望。

苍海石却没能寻到那黑针,是何人所发。

这些黑针其实不足以致命,只为试探他的态度,试探他苍海石是否有与人联手,诛杀无相神宗众人之意。

他若对其视而不见,石厅内这些对无相神宗怀有敌意,跃跃欲试的一二品高手,定当群起攻之。

剑气箫心苍海石心情大坏,最终一声冷哼,收剑入鞘:“不打了,无趣!你是个不错的对手,日后有机会,你我再交手不迟。”

燕归来目光一闪,也收起了他的剑:“也好。”

而此时苍海石的目光,也再次看向了楚希声。

与先前不同的是,这次他仅是目视,没有再用剑意锁定楚希声,对无相神宗这些人已多了几分尊重。

“一直听说你们睚眦刀修至圣传巅峰,就可天下无敌,我却不肯信。”

他上下审视着楚希声,眼含冷意:“希望你能活下来,让我未来有机会领教昔日血睚刀君的武林神话。”

楚希声仍是手按双刀,分毫不让的与苍海石对视:“那你一定不会失望的。”

苍海石微一颔首:“你的刀意倒还过得去,我有点期待。”

刚才在燕归来出手,扭曲他与楚希声之间的距离之前,楚希声就已用睚眦之法反射着他的剑意冲击。

此人的睚眦刀已经用的似模似样,可以与他遥空抗衡。

这都是双方的修为神意,都被封印在了五品的缘故。

不过此子确已头角峥嵘,在五品阶位登峰造极!同样让他感觉惊艳。

剑气箫心苍海石随后就信步往二楼的楼梯口走了过去。

他已参研好了‘风之伤’,自当进入第二层,参研下一式极招。

不过就在苍海石动身之际,却发现远处的一剑倾城问铢衣,也同样起身,带着她麾下一众人往楼梯口的方向走。

苍海石的眉头不由一皱,

这问铢衣月也修成了风之伤?

这时间倒是挺巧的。

不过他此刻断没有畏惧避让的道理。

二人同时动身迈步,也几乎同时抵达那楼梯口前。

问铢衣侧目澹澹的看了苍海石一眼:“滚开。”

她的声量不高,却远近可闻。

苍海石的童孔微微收缩,随后眸内深处怒火狂燃。

“欺人太甚!”

他腰间瞬时传出‘锵’的一声清脆剑鸣。

不过就在苍海石拔剑之际,问铢衣也已挥剑斩来。

问铢衣拔剑的速度不是很快,可当她动手之际,周围的时间都变慢了。

剑气箫心苍海石迅如雷霆的动作也放缓了十倍。

修习寒系法门的人,剑速通常都快不起来,可他们只需要让别人也快不起来就可以了。

苍海石只能勉尽全力,在最后一刻接住问铢衣斩来的剑。

随后无穷的寒霜之力,在苍海石的周身上下弥漫,使得他体外覆盖一层薄冰,这冰层还越来越厚。

剑气箫心苍海石的眼中,也现出了凛然之意。

此时他身后那根血红色的长萧,在此刻嗡然震动,发出了震颤之音,竟将那越结越厚的寒冰与寒力,都全数震散!

——这正是他掌握的第二种天规道律‘震天’!

借助着萧音,苍海石也得以短暂恢复行动之力。

他运展长剑,气息变化,竟使自身脱离于太虚与时序,甚至那众多天规道律之外!

这一刻,问铢衣的第二剑也噼斩而下。

锵!

随着二人的长剑第二次交击,苍海石整个人,都被冻在一个巨大的冰块当中。

他一手持剑,睁着眼怒瞪着问铢衣,却在冰块中动弹不得。

问铢衣看了这冰块一眼,不由‘唔’了一声,发出惊咦。

“固步神封?”

这是一种强大的自封之法。

所以她这一剑,确实将苍海石冻住了,却还没能完全冻住,也没法将此人一举斩杀。

“还不错,以你一品下的修为能接我两剑,已然不俗!”

她收回了太初冰轮剑,继续迈步走上了楼梯,迈入二层。

楚希声看着那楼梯口,眼神震撼惊季:“好强!”

此时整个石厅之内,所有人都眼现惊色,面面相觑。

强如剑气箫心苍海石,居然也挡不住问铢衣的两剑,被迫自封避死。

这个一剑倾城,确实强得让人生畏!

“这女人确实好强,冰绝一切!”

陆乱离一声赞叹之后,却手托着下巴,神色狐疑:“我怎么感觉这女人像是在给楚希声出气?”

楚芸芸闻言,当即眼神异样的看了陆乱离一眼。

陆乱离察觉楚芸芸的神色似有赞同之意,她心神略振:“楚小妹,你也有这样的感觉对吧?”

“人家只是为立威。”

楚希声哑然失笑:“你哪来这样的错觉?我与她无亲无故,她凭什么帮我出气?”

他随后又看了那被封冻住的剑气箫心苍海石一眼,眼神略含钦佩:“这家伙也很厉害,居然没被问铢衣一剑冰封。”

“此人骄狂自大,不过如此。”

陆乱离不屑的一声轻哼。

如果换成她爹,估计也能在几刀之内将他解决。

“听说神意如心剑越是狂妄,越是强大。感觉那个楚茗,也蛮适合这套剑法的。”

楚希声却微微摇头,不以为然。

神意如心剑哪里是靠狂妄?而是强大的心志。

楚茗骄狂是骄狂了,目中无人,公主病一个。

她的心灵却很脆弱,经不起任何挫折,哪里是能修神意如心剑的材料?

要修神意如心剑与唯我独尊刀,首先要有着百折不挠的强韧心志,还要对自身的能力与信念都坚信不疑。

楚茗哪有这能耐?

“不愧是一剑倾城,八百年前能与血睚刀君分庭抗礼之人!”

远处的燕归来,此时也在感慨唏嘘。

他脸上难得的浮出了苦笑之意:“要与这样的人物争夺云海仙宫,简直难如登天。”

燕归来是被打击到了。

剑气箫心苍海石的剑法在他之上,刚才与他交手时,还保留着‘萧’没有施展。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然而这样的人物,却没撑过问铢衣的两剑。

这就是超一品么?

他随后复振起了精神,看向了眼前的旋转石柱:“专心参研吧,我们也尽快上去,绝不可落后他们太多。”

幸在他们进入云海仙宫的目的,是能争则争,不能争则尽量不令仙宫传承落于仇敌之手。

否则他会毫无信心。

楚希声闻言之后,也收起了杂念,开始用心参研。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他也掌握了这式‘风之伤’。

楚希声发现自己的悟性已经很强了,

差就差在武道基础上。

他修行的时间太短,境界也不是很高,知识浅薄,孤陋寡闻,各方面的积累严重不足。

陆乱离则紧随其后,在一刻时间之后,学会了这式极招。

此时宗三平与任笑我等人,还没能领悟其妙,就连剑藏锋,计钱钱与叶知秋三人也差了些许。

他们与楚希声不同,需要先掌握风之痕。再领悟风之伤,所以需时较多。

至于燕归来,则是三刻之前就已尽悟其妙。

他是当世二品高人,战力进入天榜的存在,高屋建瓴,一眼就可洞悉极招之妙。

几人却不得不继续等候,等待其余几人都尽研极招精义。

楚希声还抽出时间,帮助白小昭学风之痕与风之伤。

他看黎山那几人的模样,似乎学的很艰难。

就连含光夫人也不例外。

含光的本体是重明鸟,天然就可控风。

可她更多掌握的是光雷二法,血脉已经固化,想要学习人族招法,额外艰难。

楚希声看在白小昭面上,还是给他们上了一道保险。

幸在白小昭天赋不凡,又与他心意相通,是故楚希声无论教什么招法,白小昭都学的很快。

也在这时候,远处的大黑天日迦罗睁开了眼,

他已悟透了这一极招。

日迦罗不善风法,所以花的时间稍稍长了点。

楚希声这个人也有点黑心,只给他讲解了一遍,就将束音成线收了回去。

日迦罗漏了前面的一部分,不得不自己花时间推演。

他扫望了这石厅内的众人一眼,发现大多数人还在凝神参研。

日迦罗唇角微扬。

不是每个人都知道风之痕与风之伤之间有着关联。

在场的这些大高手,也少有人掌握‘风之痕’这式剑招。

所以他与楚希声做的那笔生意,还是很划算的。

大黑天日迦罗随后就迈步走向了楼梯,登上了二楼。

这两层楼之间,有着禁法阻碍,需要用‘风之伤’这一招的精义打破禁法,才能进入二层。

这当然难不倒日迦罗。

不过当日迦罗走到第二层的楼梯口,望见里面的几个人影,面色微微一凝。

天榜第一——‘一剑倾城’问铢衣!

天榜第十三——‘东天王’王天东!

天榜第十八——‘大神阴手’百里猎首!

天榜第三十二——‘杀神医’李镇恶!

血蝠山太上长老——一品下‘神锋无影’血无尽!

都天神宫太上长老——一品下‘神力都天’东方白!

整个第二层的气息,竟是森冷异常!

大黑天日迦罗的脸色青白变换了一阵,随后就带着他三个部属又原路走了回去,重新走回到了无相神宗两支队伍附近坐下。

狐心媚看了他一眼,不禁一声哂笑。

“怎么?是怕了上面那几位?堂堂的大黑天,简直胆怯如鼠。”

日迦罗忖道我这是识时务为俊杰。

这时候上去,岂非是自寻死路?白送给上面那几位一品高人通关令牌?

他面上却是平静无波:“我只是感觉这一招还有一点参研不够透彻而已。”

日迦罗斜目看着狐心媚:“倒是阁下,还要多久才能悟透这一极招。”

狐心媚脸色也顿时一黑。

她自己的血脉已经固化,是没法学的。

狐心媚能参研出这一极招的道理,却没法施展,只能依靠自己的几个后辈。

不过她从轩辕坟带来的几个,虽然也是他们妖族百年难得一出的天才,却终究无法与人族比悟性。

这风之伤,终究是神鳌散人以人族之躯创造的招法。

狐心媚不得不收回了视线,专心的给自家弟子讲解这式剑法的核心精要。

此时她竟有点艳羡含光夫人。

那只小乘黄,好好的黎山皇裔不当,去给那楚希声当灵宠,简直丢妖现眼。

不过有楚希声的教导,刚才她竟已似模似样的使用出‘风之痕’这一招了。

这小乘黄居然还将这一招变化,融入到自身的血脉神通,以双爪施展。

更让狐心媚心塞的是,就在大半个时辰之后,燕归来当先起身,带着无相神宗的众人,一起踏上了第二层的楼梯。

大黑天日迦罗见状则是精神一振。

他不动声色的端坐原地,凝神倾听。

直到片刻之后,大黑天发现楼上面的那些人没什么动静,这才洒然一笑,再次起身。

日迦罗大袖飘飘,神色澹定从容,一派宗师风范的走上了第二层,随后又选在了无相神宗一众人等的附近端坐了下来。

而此时在风神楼的第二层,楚希声看着那旋转石柱的图画与文字,神色微微一凝。

第二层的这一式剑招,名叫‘风之形’,却比之前的风之伤更加复杂,也更深奥。

楚希声估计接下来的几式极招,一式比一式艰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