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陵虚血途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天香楼内,勾栏之地

第四百三十五章 天香楼内,勾栏之地

相比于其他那些豪华酒楼,天香楼的装饰更多了许多让人欲罢不能的小心思。

门口有着六位长相秀美的女子,脸上的笑容浓烈。

她们对进门的宾客齐齐敬礼,然后亲切无比地说着:

“欢迎尊贵的上客大人!”

若是寻常没有见过这等场面的雏鸟,谁经得起这般架势?

只怕刚一进门便要软倒在酥麻的温柔乡里。

而且在这里,只要砸的钱够多,这些柔媚女子全部都可以直接带走。

比起青楼妓院,怕是也不遑多让。

而这还只是天香楼的大门而已!

进门之后,先是一张巨大的屏风,屏风古色古香,用料竟是比起御楠木也只是稍逊一筹得天香木。

天香木最大的特点便在于它的香味,那股清新雅致的香味让人闻之便心神安宁。

所以在很多富家人的床榻之侧,都会放上用天香木雕刻的小摆件。

但如天香楼这般大手笔的,不说举世难求,那也是整个东洲都难见。

毕竟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道下,这等数量的二阶巅峰灵材却不拿去炼制魔杖,实在是一件奢侈而浪费的事情。

这块屏风高余两丈宽余五丈厚达半尺的巨型屏风,价值足以买下两三座规模与其相似的酒楼。

若是要说到意义,就这么一面屏风便足以制作数百魔杖。

对于那些舍不得使用魔杖的平民修士而言,就是一笔天大的财富。

但如今,它却仅是作为观赏品被放置在那里。

这也难怪座酒楼会以天香命名。

天香楼也不愧是天香楼!

往楼内去,除了两侧装点得无比华美的雅座在,位于中央的是一座玉石雕琢的戏台。

不过与天香木屏风比起来,这座玉石戏台也就没有了那般的震撼人心。

戏台之上,一文一武牵动人心。

文者素衣纤纤优柔婉转,乐声悠扬,犹抱琵琶而半遮面。

武者武袍飒飒果敢了断,剑惊四座,千呼万唤而始出来。

这两位女子,无论放在哪里都必然是绝对的头牌。

但在这里,她们却仍旧算不上一流,只是众多姊妹中平平无奇的两位。

不过对于众多雅座中的客官来说,勾栏听曲美酒佳肴,所求不过就是如此。

若有佳人依偎相伴,那便更是千金不换。

伊然跟在赵天元身后来到天香楼前,赵天元却有开始犹豫起来是不是要走进去。

若是秋后事发,他带路那也只是无心之失。

可若是与人一起进退,那可就是同谋了!

伊然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他这么个无钱无势,家里还有老人的家伙,又还能走到哪里去!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赵天元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

于是伊然从他身后走过,没有多言也没有看赵天元一眼,就像是陌路人一样独自走进了天香楼。

看着伊然即将消失的背影,听到那一声“欢迎尊贵的上客大人”,赵天元只感觉自己的骨头都酥软了。

鬼使神差地迈开脚步,赵天元几乎使出了全力狂奔而去,终于在伊然即将走过屏风的时候追上了他。

却不知道伊然故意放慢了脚步,就是在等赵天元追过去。

而赵天元却浑然不觉,那齐齐的六声“欢迎尊贵的上客大人”早已让他整个人都陷了进去。

让赵天元只感觉这辈子都已经值了。

窝囊了四五十载,他从没想过自己敢走进天香楼的大门。

尤其他还不是过来寻欢,是过来找事的!

两人刚刚走过天香木屏风,立马就有小厮迎了过来。

“上客大人,看您有些陌生,该是第一次来我天香楼吧?”

年轻的小厮五官端正身材修长,配上天香楼定制的服饰,更是将他的气质和身材全都凸显出来。

由此可见,天香楼招待的客人未必就全部都是男子!

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的伊然,略带好奇地问道:

“新人还是熟客有何区别?”

小厮面带着和煦的笑容说道:

“看来上客不光是第一次来我天香楼,还是第一次进这样的地方啊!”

“那您就有所不知了,第一次来我们这地的客官,我们便会推荐那些比较热情的姑娘。”

“她们不会让你感到压力,甚至会主动与您交谈放松您的情绪。”

伊然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

于是小厮又继续说道:

“至于那些熟客,他们大多都有自己喜欢的姑娘,伊然也就不用我们为其推荐了。”

伊然这才恍然,原来就连这种勾栏之地,也有这么多的门门道道。

“我是第一次来不错,但我却是来找老熟人的。”

“你看,这样的话又怎么说?”

小厮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于是讪讪地说道:

“上客你说笑了,第一次来又怎会有什么熟人呢?”

“若是您需要,小的帮你找个贴心的姐姐,保证让您聊得开心,玩得也开心!”

至于赵天元,他直接选择了无视。

无论从服饰还是从那局促的神态里,他都找不到半点“上客”该有的姿态。

这样的人若是放在寻常,怕是那些世家子都不屑于带出来。

也就是第一次来这里的这位,才会做出这样“丢脸”的事情。

他相信等到下一次门清之后,这位公子也就不会再带这样的仆役过来了。

可正当他等待着伊然的答复时,让他意外的事情出现了。

那位公子竟是径直走到了戏台之下,看着戏台上的两位女子。

小厮稍稍愣神之后,立马来到伊然的身侧,然后再度为其介绍起来。

“这是我们天香楼的头牌之二,琴姬和剑姬。”

“前者琵琶之音可似群山起伏亦可死细水潺潺,是当之无愧的琴道宗师!”

“后者剑舞之姿可如天女下凡亦如清水出芙蓉,同样是剑舞之中举世难求的存在。”

“可以说,今日的雅间里,有半数客人都是来看她们这一文一武的!”

伊然也不说话,这等夸夸其词的说法放在谁的身上都能适用,他自然不会当真。

但伊然接下来的举动就让小厮彻底变了脸色。

伊然完全没有理会小厮的介绍,在看了片刻剑舞听了片刻琵琶之后,便又径直朝里面走去。

这会小厮终于坐不住了,一步不歇地跟着伊然的脚步,焦急地说道:

“上客,前面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去的地方了,您不要让小的为难!”

“上客,您不要让小的为难,实在是天香楼有天香楼的规矩!”

“上客……”

等到伊然走到又一扇屏风前时,焦急了半晌的小厮反倒是没了半点焦急的样子。

平静地站于一旁,冷眼看着伊然和赵天元,那小厮无比平静地说道:

“我也算看出来了,什么第一次来,什么找熟人都不过是托词。”

“你们不过就是两个来找麻烦的渣滓而已。”

“只不过到底是你们麻烦,还是我天香楼麻烦就不得而知了。”

说完那小厮便不再停留,而是直接转身朝着大门处走去。

伊然看着不再理会自己二人的小厮,心里多出一丝讶异。

在知道自己的来意是找事后,还能表现出如此的镇定,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要么是他不止一次地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而且每一次还能轻而易举地摆平!

只有这样,才能让一个没有半点修为,纯粹只有一副好皮囊的家伙。

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修士,心里都没有一丝半点的畏惧!

既然小厮已经退走,没人阻拦的伊然自是往屏风之后走去。

屏风之后并没有人守卫,就单纯只是一扇通往后院的大门。

但将感知散发出去的伊然其实早已发现,已经有不少修为不俗的修士埋伏在屋顶各处。

显然这群训练有素的家伙,并不愿意将战场放在天香楼内。

而是想着,等到伊然走出天香楼,走到后院时再来动手。

在他们的想法里,解决掉这么一个半闹事的家伙根本算不上什么,如何不打搅到那些宾客的兴致才是他们最为关心的。

不过明知道这些的伊然却也毫不畏惧,他们不想在楼内出手,伊然也不想伤及那些寻欢之人。

天大地大,贪财好色之人本就斩不尽杀不绝,伊然也不可能因为自己的喜好便去杀光那些喜欢勾栏听曲之人。

但是对于这些隐藏在暗处,那些上位者的狗腿子,那就没有半点好客气的了。

“咻咻咻咻咻……”

当伊然走到后院中央,数十位修士从屋顶探出头来。

没有任何言语交流,直接铆足内劲射出一根根羽箭。

而且他们并没有丝毫的大意,射出一支羽箭之后并没有半点停手的意思,又再度搭弓射出一支支箭矢。

一时间漫天的羽箭就像是从天而降的雨幕。

当然,这并非是寻常落雨,而是堪比灵阶的水系魔法!

赵天元满脸惊恐地看着从四面八方射来的羽箭,只觉得自己再无半点逃生的可能。

眼看着没有半点动静的伊然,他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因为一时冲动而来天香楼了。

能够屹立不知多少年,甚至于隐隐有着要与春华坊叫板的天香楼,哪里会是那么好闯的地方。

绝境之下,赵天元运足内劲,伸出手想要拨去自己面前的羽箭。

然而,每一箭的威力都要远超赵天元的想象。

当他的手掌刚刚触碰到羽箭的时候,他便感觉自己的手掌像是被毒蛇咬了一般,剧烈的疼痛之后变得无比酥麻。

就在赵天元觉得自己死定了的时候,那漫天箭雨竟是突然停了下来,就如静止了一般。

再去细看,赵天元这才发现。

当那些羽箭射入身后少年两丈之时,便会立马失去任何力量!

发现这一点后,赵天元胆气大涨,立马拉近和伊然的位置。

然后大摇大摆地跟在伊然身后,不仅没了丁点害怕,甚至还有了狐假虎威的架势。

因为看到伊然出手,他才真的发现伊然的强大。

那么伊然能够覆灭拥有灵者的春华坊,那他至少也得是灵阶的强者。

既是有灵者护着自己,那他赵天元哪怕是没有半点修为又还有什么好怕的!

看着一拨拨箭矢不断坠落地面而没有产生半点效果,那些屋顶上的修士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等到伊然走到后院中央,他们全都收起了弓箭,握着长刀冲下了屋顶冲向了伊然。

做他们这种脏活,本就是用命换钱。

钱既然已经到手,若是还想把命留住,那就全看自己手中的刀够不够硬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