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开局洪荒:我能穿越诸天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剑术剑一

第二百四十九章 剑术剑一

第二百四十九章

江止微和张远山愕然抬头,看向小紫,异口同声道:“小桑?顾小桑?”

“嗯,顾小桑,她来了,她要杀我,呜呜呜……”小紫感觉快崩溃地哭道。

江止微正要说些什么之时,忽然远处马蹄声震响,一道光芒照耀整个山脉。

即便是隔着密林,许宁等人无法看到官道之上的景象,但仍旧可以感受到那边传来的阵阵恐怖。

轰隆隆!

天色忽地一暗,狂风刮起,乌云汇聚,隐有闷雷炸响,隐隐约约有一种尸山血海的味道,似有无边无际的恐惧压在心头。

“半步外景,果真是半步外景!”张远山拔出自身长剑,屈指一弹,声如龙鸣,惊醒了精神被影响的戚夏,孟奇和齐正言,他们眼前的尸山血海当即消失。

江止微隐有几分跃跃欲试地道:“朵儿察看来确实比心寂大师强,不仅九窍皆开,而且已经初步触摸到了外天地,只差内外交汇这一步了,我就算施展‘剑出无我’,怕也无法奈何他。”

“半步外景?”孟奇这孤陋寡闻的家伙下意识问道。

许宁接过话来:“内外天地交汇,举手投足之间皆能引动天地变化,是为外景。外景之境,一招一式都威力无穷,隐含玄机,毁峰灭城,不在话下,朵儿察能初步改变天象,说明他只差半步了。”

“这一次的敌人好强……”光是听师兄的描述,孟奇就知道朵儿察比上次的隐皇堡堡主强了不知道多少倍,更别提眼前还有风起云涌,雷鸣雨落的异象,“他完全超出了我们实力能对付的范围啊!”

孟奇猜测己方强攻手,即已经开了四窍(眼耳各为两窍)的江止微,若用“剑出无我”拼命,七八窍的高手也能斩杀,九窍亦有机会伤到。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但这种已经初步触摸到天地玄机的强人,不是光靠绝招就能克敌制胜的,显然这次的任务难度超乎想象!

“也不尽然,若心寂大师安好,江师妹配合他,当有机会斩杀朵儿察。”张远山无奈说道。

他只开了眼窍,面对朵儿察,怕是只能挡住几招,连并肩作战的可能都几乎没有——虽然他亦有绝招,可境界差距实在太大。

许宁见着众人如此悲观,提醒说道:“反正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坚守少林至最后一刻,未必需要正面迎战朵儿察。”

他的修为比之张远山还要不如,虽说跨入了开窍境界,但尚未完全炼化眼窍之力,尚且需要时间来慢慢打磨。

如今的小队之中,江止微是母庸置疑的第一人,其次便是张远山以及王晋,随后则是许宁,他们都是开窍境界的武者,再往后的戚夏,齐正言以及孟奇尚且处于蓄气锻体,若没有他们相助,恐怕连朵儿察的气势都无法抗衡。

嗒!嗒!嗒!

声音愈来愈远,那股影响天地的气势也随之而远去了,这代表着朵儿察已经带着他的兵马上了山顶少林寺而去。

“一盏茶内进入山门,否则主线任务二失败。”开始泥泞的地面出现了这样的文字,显然是六道轮回之主对他们的催促。

“走吧。”许宁等人没办法,只好跟在朵儿察的兵马后面,向着少林寺的方向而去。

那姓魏的由于背着其好友的尸体,所以并未追随许宁等人而来。

翻过密林,避开朵儿察的探查之后,许宁等人为了赶时间,最终还是选择回到官道之上,向着少林寺的方向而去。

“咦,王晋王大侠和小紫都不见了啊。”这时,孟奇扭头才发现轮回小队的成员全是老面孔,略带惊讶地说道。

“任务时间紧,他们恐怕是有自己的打算。”张远山如此说道,脚步向着山上而去。

众人疾步朝着山上而去,很快便又可以听到那马蹄声音。

只见那铁狼兵手中都有一把半人高的长刀,随着马匹的冲刺,一刀挥下,就能看到一位武林中人像纸湖一样的脆弱,直接断成两半,鲜血喷溅。

朵儿察已经带着部分铁狼兵上了山顶,已经进行了一波扫荡了,如今也不过有几十个铁狼兵进行收尾工作。

许宁等人自山下出现,自然是直接引起了这些铁狼兵的注意。

“呼哧!”

马匹冲刺,大刀砍出,这铁狼兵出手之时借助其胯下马匹之力,人马合一,力量之大,便是许宁都不敢硬抗。

许宁拔出腰间长剑,身影一个翻滚,到了马前,长剑一展,直向马蹄。

骏马嘶吼,将马背上的铁狼兵甩了下来,许宁合身上扑,剑噼华山。

当!

长剑正中头盔,发出清脆响声,可铁狼兵的全身盔甲似是百炼精钢所铸,许宁的长剑又非利器,不过临时找到的,全力一击,仅仅是斩出了一道裂口。

那铁狼兵晃了晃头,好像有点眩晕,但赤红的眼睛没有一点情绪波动,踏步上前,机械般挥刀下斩。

“找到了,弱点!”许宁如今虽说没有完全开辟眼窍,但双眸的观察能力也提升了好几个档次,长剑护体,与那铁狼兵刷了几个来回,终于被他发现了其弱点。

薄薄的长剑仿佛蝉翼,许宁的真气流转,附着其上,随后剑身仿佛在舞蹈一般,随着许宁的身影划过那铁狼兵盔甲的脆弱点。

“卡!”一刺之力威力差了些,险些没有破对手的防御,不过好在许宁一身力气不小,二次发力直接送那铁狼兵上了西天。

“可惜武器限制了我的发挥。”许宁击杀一名铁狼兵后,转身看向江止微以及张远山所在的方向。

江止微正身姿优美地行走于铁狼兵战阵里,掌中长剑每一次潇洒挥出,都会伴随着一个铁狼兵捂眼倒地的身影,而张远山守得如同磐石,偶尔还击,也必然有铁狼兵无声倒下。

齐正言,戚夏以及孟奇三人虽说无法像许宁三人这般轻松写意击杀铁狼兵,但也能僵持住,找到机会击杀对方。

“进入少林范围,坚守至最后一刻,不得离开少林实际范围,躲入深山,并尽快入寺。”道路旁边,落叶飘舞,汇成了一个个文字。

众人都是见到了这一幕,没有恋战的想法,一边突击一边向着山顶而去。

众人没有拖延,很快发现对面山坡处,乌云笼罩,狂风呼啸,铁狼兵围在朵儿察身边,屠戮着驻守此处的少林僧众,而之前混乱的江湖义士们已经少之又少,并且与铁狼兵混在了一起。

“他们感觉像是奸细……”孟奇凝目一望,低声说道。

江止微还未回答,朵儿察忽然转头,看向这边山路,黑色眼眸冰冷没有情绪。

“还有先天。”他沉声说道,狂风呼啸而至,清晰可闻。

江止微握紧长剑,有点畏惧有点戒备又有点掩饰不住的兴奋。

正当朵儿察转身迈步之际,忽有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一只枯瘦的手掌握着一串佛珠,打向朵儿察。

手掌不大,隐成金色,可在孟奇看来,却有充塞视线之感。

佛珠之上,一层层金光泛起,隐有禅音响在心底。

乌云散开,狂风变弱,朵儿察面前的十来名铁狼兵忽地发出痛苦惨叫,软倒在地。

没有了痛觉的他们竟然能发出痛苦惨叫!

朵儿察冷哼一声,右手提着的独脚铜人带着飓风挥出。

啪!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照亮一隅,让孟奇看到了那只枯瘦手掌正正拍中铜人。

沉闷的响声之后,一朵朵乌云再次汇聚,风声呼啸,雨点凌落。

“你的大力金刚掌果然不凡。”朵儿察的声音在风起云涌的中央响起,“可惜,你老了……”

“阿弥陀佛,施主何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心寂的声音苍老低沉。

两人交手之处,劲风四溢,让周围铁甲兵摇摇欲坠,根本不敢靠近,而离得最近的铁甲兵已经全部倒地,盔甲之内,全是烂成淤泥的血肉。

江止微咬了咬贝齿,突然开口:“我去相助心寂大师!若能杀了朵儿察,主线任务肯定能完成。”

这是一个机会,不能放过!

若是任由朵儿察杀掉心寂,那自己等人很可能被他盯上,到时候,就连一分胜算也没有了!

这个道理,众人都懂,所以谁也没有阻止江止微,反而跟随着她奔去,帮她拦截路上的铁甲兵。

“我们引开那些烦人的铁狼兵。”许宁耍了个剑花,长剑直指铁狼兵。

齐正言,张远山,戚夏等人也帮助江止微引开了铁狼兵,使得其来到战场中央。

“咦,王晋。”酣战之中,许宁看到了王晋,他正对付着铁甲兵,试图寻找机会,熘入寺中。

叮叮叮叮,江止微剑化白虹,招式精妙,锋芒毕露,可朵儿察以拙胜巧,巨大的独脚铜人将江止微的剑路完全封死,而且每次长剑击中铜人,江止微的身形都会忍不住晃动一下,显然功力差了不止一筹,若非心寂挡住了朵儿察的绝大部分进攻,她早就被蛮不讲理的铜人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压垮了。

最为重要的是,伴随着朵儿察的每一次进攻,都有狂风吹拂,严重地干扰了江止微和心寂的视线和听觉,以二对一,依然处在绝对下风。

心寂脸上忽地泛起潮红,似乎有点无法压制内伤了,他轻叹一声,掌中佛珠突然崩散,一粒粒炸开,化成一尊尊如虚似幻的佛陀。

“一切诸相,即是非相,一切众生,即非众生。”

这一尊尊虚幻佛像齐声诵经,压住了轰鸣雷声,盖过了呼啸狂风,似有一片清净之地生成。

心寂的右掌完全变成金黄,如同黄金重铸,轻轻一掌拍出,就将独脚铜人打穿。

朵儿察首次凝重了神色,弃掉铜人,单拳打出。

啪!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缠绕在他的拳边。

许宁一剑刺死某个铁狼兵,看到这一幕,眸中闪烁光芒:“果如我所料,外景阶段便可接触天地之力,再非凡俗,而是神仙。”

乌云崩散,狂风平息,雨水停止,两人拳掌相交,就像时间停止,只有电光跳跃。

然后,一道道劲风如龙四溢,心寂口喷鲜血,手掌焦黑,倒飞了出去,朵儿察则脸色发白,连退两步。

这时,一道剑光乍亮,宛如天外青冥,来无影去无踪,美妙得难以描述。

“剑出无我……”包括铁甲兵在内,所有人都略微怔住。

这是法身级的剑招,涉及了天地之间的规律,哪怕江止微只是略得皮毛,根本发挥不出万一,也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天地枢机变化之感。

这个层次的招数,身法步伐都是无用,悟的是道,斩的是理!

也正因为如此,悟性极高之人才能在境界低时略得皮毛。

“啊!”朵儿察的惨叫响起,宛如闷雷。

随着这声惨叫,狂风平地而起,环绕着朵儿察,而他的左手,牢牢握住了江止微的“白虹贯日剑”,鲜血横流,却宛如铁石,不动如山,因为剑尖已经插入了他的眼睛,不能再退。

“该死!”他右掌一挥,打在白虹贯日剑侧方,剑身顿时弯起,布满了裂痕,弹出了眼眶。

江止微虎口崩裂,却紧握住长剑,没有脱手,但嘴角有鲜血溢出,脸色亦是雪白,显然受伤不轻。

朵儿察眼眶暗红血液夹杂奇怪液体缓缓流出,整个人装似疯魔,一个跨步,就要将江止微毙于掌下。

“剑出无我”虽然层次极高,但江止微只是略得皮毛,还无法击败强过自身很多的朵儿察。

忽然,又是一道剑光亮起,像是黑夜里朦胧的星光,飘渺无踪,却杀气凛然,正是等待良机的张远山。

朵儿察再次怪叫一声,已被“昏天黑地”刺入肋下,他奋起神勇,袖袍一挥,将张远山击飞出去。

张远山口吐鲜血,胸口凹陷,好不容易才挣扎站起,似乎已经没有了战力。

“剑一!”许宁在张远山动的时候也瞬间向前一步,用出了自创的剑术的总纲之一,虽非外景阶段的武学,但在开窍境界却是顶尖武学。

有着江止微以及张远山两人的先后掩护,这一剑没有丝毫阻碍地插入朵儿察的体内。

一击过后,远遁千里,许宁甚至没给朵儿察反击的机会,三丈之处直接以巨力扔出长剑,随后身影暴退而后。

朵儿察眼眸寒冷,看过许宁,张远山以及江止微三个陌生人,在这之中他最恨江止微,誓要将她碎尸万段,可正要进攻,却看到心寂归来,双掌金黄似佛。

“哼!”他自忖伤势,竟然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铁甲兵潮水般退去。

“他的伤势不算太重,稳住之后必然再来,各位不如就此散去。”心寂沉声说道。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