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单手插袋,制霸舞台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鬼使神差

第一百二十七章 鬼使神差

“你别在这掰扯什么生气不生气。”陆景桓压根不和权珉娥纠结这个。“咖啡厅的事儿可还没算完呢。”

他直接挑开了说,“不是你和什么狗屁前辈一直提议,雪炫压根不会和李宗泫一起喝咖啡。

“结果你俩倒好,把人哄着一起过来了,自己跑了?”

“我没有跑!”刚才还怕别人生气呢,现在又委屈上了,权珉娥狡辩,“我只是去了卫生间!”

“你只是去了躺卫生间,那你怕什么?”

“就是怕现在这样的情况。”权珉娥做出一副鼓起勇气据理力争的样子,“怕被你们误会……”

这种经验丰富,极其擅长胡搅蛮缠的绿茶,往往莫名其妙就被她湖弄过去,即使下意识觉得不对,一时也难以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十个金雪炫都没她心眼多。

而陆景桓压根不深究这个,“我们还没到隔壁的时候你就跑了,我们都谈完事见到雪炫了你还没回来?”

他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权珉娥,“在卫生间拉屎撒尿再刷个牙,再补个妆,都不至于那么久吧?”

“咦……”金雪炫皱着眉头,“拉屎和刷牙连在一起,怎么怪怪的?”

陆景桓戳了一下她的小脑袋瓜,“这种时候就不要歪楼了。”

重新看向权珉娥时,他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非要我把话说这么明白吗?你和李宗泫还有那个什么狗屁前辈,就是串通好的。”

权珉娥下意识就想反驳,“我没有,我只是有别的事,我不在是因为……”

“是是是,你都有理由,总是那么凑巧,总是有误会。”陆景桓似笑非笑,“合着就你是在演电视剧呗,谁谁都在针对你?

“李宗泫想单独相处你们就消失,李宗泫落荒而逃你就刚好回来,时间就那么凑巧呗?”

这种人,跟她好好说话认真讲道理,是完全没用的。

而眼见居然赖不掉,权珉娥又另起由头。

她低头酝酿了半天情绪,抬头时眼睛已经红红的,几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看来果然是我的问题……是我做错了……”

这招啊,这招啊叫以退为进。

她哽咽半天也没见掉泪,“雪炫,我也不想闹成现在这样的,我也不想的啊……我只是想着你没有男朋友,想撮合一下……

“呜呜,都是我的问题,我真是个笨蛋,明明只是希望你开心一点,却弄成这样……”

话里话外,就一个意思,她权珉娥是好心办坏事。出发点是好的,只是没想到弄得一地鸡毛。

身后的金雪炫看得揪心,想帮权珉娥擦一下并不存在的眼泪,被陆景桓反手环住。

“你……”

“你闭嘴。”陆景桓瞪了她一眼,“pabo。”

“凶什么凶……”小笨蛋噘着嘴巴乖乖往后站。

想多抱怨几句来着,心里却又只觉得暖暖的。

暖暖的陆景桓看着权珉娥,没什么好脸色,“李宗泫是个什么人你不知道?这种人你撮合给雪炫?你是猪脑子吗?”

眼泪攻势没有奏效,但权珉娥还是保持着哭哭啼啼,“我又,我又不知道他和升妍欧尼在一起了,而且……”

陆景桓纠正,“你们很熟吗,叫升妍xi。”

权珉娥真没见过这种寸步不让的人,怎么这么讨厌啊!

不过她哪敢表现出来,只是继续可怜兮兮道:“李宗泫请我帮忙的时候,非常有诚意,再三跟我保证一定会好好对雪炫,我才打算帮他的。

“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很难过……”

陆景桓笑了,“你被他的诚意打动,那你和他在一起呗?你拉着雪炫干嘛?你征求她的意见了吗?你问过她怎么想吗?你和那个狗屁前辈,在乎过她的感受吗?”

权珉娥装傻,话只捡前面的听,委屈巴巴地反驳,“他喜欢的又不是我,是雪炫嘛……”

陆景桓没理她,直接戳了一下金雪炫的胳臂,“听出来问题了吗?”

金雪炫再神经大条,这回也听懂了,在他耳边小声道:“你第一句明明只是在阴阳怪气,可她只揪着那句不放,想扰乱重点?”

陆景桓沉了口气,颇有自家傻孩子长大了的欣慰感,“你能想到这里,那我也算没有白费口舌。”

“嘿嘿……”金雪炫小脸绯红,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她蓦然意识到,虽然彼此是亲故,但她一直是被照顾的那一方。

认识陆景桓之后,那些琐碎的烦恼情绪,再也没有在日常生活中肆意飘摆。

她有了一个收纳整理的地方,可以静静地咀嚼情绪,再安稳消化的地方。

感到心烦意乱的时候,因为工作而疲惫的时候,只要打一个电话出去,听到陆景桓的声音,总是能得到安抚。

今天之前,陆景桓是亲故,权珉娥是闺蜜,在她心目中是同样美好的人。

今天之后,看到了一直站在自己前面的陆景桓,又看到了到现在还在找借口的权珉娥……要这还看不清谁才是真正关心她的人,金雪炫自己都得骂自己。

而金雪炫更在意的是,自己其实也早就沉浸在这份关心中,更依赖陆景桓一些。

想通这个,好像想清了多重要的事一样,金雪炫莫名有些开心。

看了陆景桓一眼,她情不自禁朝对方靠拢一些,下意识挽住他的胳臂。

而陆景桓浑然不觉,还在和权珉娥对峙。

“雪炫本来就是个笨蛋,你乍一看像笨蛋旁边更笨的那个笨蛋,好像真的是好心成全闺蜜,却不小心碰到渣男,运气差到了极点。”

刚刚才笑靥如花的金雪炫鼓起嘴巴,他又骂我笨蛋!

生气归生气,她还是没有撒手。

“我真的很怀疑,你在做这些事情之前,就想好了说辞。”

“我没有!”

“既然你这么善良这么为人着想,为什么刚才不承认和李宗泫串通?”

“我……”权珉娥又捂着脸开始装可怜,“当时气氛好沉重,我不敢……”

“是不敢……还是想着只要厚脸皮不承认,雪炫应该也拿你没办法?”陆景桓回头看着金雪炫,“毕竟你最会湖弄雪炫了,不是吗?”

权珉娥知道雪炫的态度比什么都重要,所以她迫切地看向对方。

而雪炫错开陆景桓的目光,却也没有朝权珉娥那边确认一眼。

见权珉娥越来越紧绷,她已经有些相信陆景桓的判断。

而陆景桓还没停下,他还在继续追究。

“我就问你,如果雪炫不再追究这件事,你会找个合适的时机,跟雪炫坦白、承认错误吗?”

权珉娥想也不想就要点头。

才刚开口,声音却被陆景桓直接盖过去,“你不会,已经湖弄过去的事情,你怎么可能会把它重新翻出来?你巴不得再也没有人旧事重提。

“这些准备好的说辞,你压根没想过要主动坦白。

“或许当金雪炫那个小笨蛋终于察觉到不对劲,打算和你对质的时候,你才会搬出这套说辞,来摘开自己。”

陆景桓自问自答,“为什么要摘开?因为你自己很清楚,如果李宗泫那家伙得手的话,是绝对不会好好对雪炫的,雪炫只可能白白被渣男消耗感情,受到伤害。

“到时候你就可以用这些理由,来推开本应承担的责任。”

陆景桓说得很确凿,“所以事实上,其实你心知肚明啊,自己的所作所为,就是在把雪炫往火坑里推,不是吗?”

他说完,三人沉默良久。

金雪炫看了一会他,又看着完全被噎住的权珉娥,对方半天说不出话来,显然是被说中。

顿时觉得又难过又愤怒,又激动又沮丧。

而即使是这样,金雪炫也还在心存侥幸,希望权珉娥能说点什么。

“欧尼,路涣说的都是真的吗?”

“雪炫,欧尼真的没有想这么多……我的想法真的真的很简单,真的没有那么多心思……我只是……是路涣,是路涣xi他……”

自觉抓住了最后的稻草,权珉娥一脸迫切。

情急之下,她已经开始乱甩锅。

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甩到陆景桓身上。

金雪炫的声音骤然升高,什么复杂情绪都暂时抛在了脑后,“所以是路涣在恶意揣则你吗?

“是他在冤枉你?

“是他在陷害你?

“是他做错了?”

“我不是,不是那个意思……”

反而是陆景桓把她拦住,“消消气消消气。”

金雪炫怔然,“比我还激动的人,是怎么好意思拦我的。”

陆景桓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又忍不住揶揄,“pabo。”

迫于淫威,权珉娥终于是给金雪炫道了歉。

是真心还是假意,陆景桓压根不在乎,他也让金雪炫不要在乎,再也不要对其有超出队友之外的期待。

金雪炫点头的时候很认真,显然是听了进去。

……

……

……

半岛就那么大,李宗泫的事当晚就传遍整个圈子。

所有朋友对吃瓜都保持着很大的积极性,揪着陆景桓问个不停。

谁让他是一力促成这件事全程见证者。

也有来求证真相的,因为不知谁在乱传,说他作为护花使者为爱出击,把李宗泫打了一顿……

好么,绯闻女友又填一员。

吃瓜吃到了自己身上,也只能用人红是非多来解释了。

作为金牌解说,陆景桓跟朋友们聊了个爽,顺带也澄清一下自己身上的绯闻。

对此朋友们纷纷表示大可不必,他现在满头的虱子,还有什么捉的必要,还是安心接受自己的花心人设吧。

【守护全世界最好的路涣】里,靠吃瓜来缓解学习压力的刘知珉又开始发出哀嚎。

[不是柚子]:李宗泫居然是这样的人!我前几天还在磕他和升妍欧尼呢!

自《Sixteen》的出道夜认识孔升妍之后,她特地去看了对方的作品,在《我结》里嗑生嗑死了好久。

[不是小猫]:Emmmm……虽然有点马后炮,但我知道李宗泫这个人的时候,就觉得他面向挺不好,看上去真不像个好人来着……

[不是柚子]:诶????我完全看不出来!

[不要短发](俞定延):+1,我也没太看出来……欧尼跟我说的时候我还觉得挺般配来着。

[试镜冲鸭]:长点心吧,这种级别的渣男就被迷惑了,以后遇到更高段位的怎么顶得住啊!

[不是柚子]:关你屁事,美少女的事儿你少管![拳头][拳头]

[不要短发]:诶?oppa怎么又改成这个名字了?

[试镜冲鸭]:当然是因为最近又在忙试镜了……

[路涣怀挺]:还要试镜????最近都忙成啥样了还试?身体受得了吗?

[试镜冲鸭]:因为是挺感兴趣的剧本,所以不想错过,nuna不用担心,我好着呢~

[路涣怀挺]:好吧……[猫猫加油]

聊天室里一片祥和,关于李宗泫的事还甚嚣尘上。

几天后,《我们结婚了》的一则突发申明,终于给这件事盖棺定论。

节目方宣布:李宗泫和孔升妍的“宣言夫妇”因为一些个人原因,达成协商后决定下车。

参演《我结》的艺人当然都是会下车的,但一般会给个象征性的“离婚情节”,像这一对如此突然,而且听说连已经拍摄的部分都不再播出的,确实少见,一时间引起了不少热议。

位于漩涡的中心,孔升妍早已抽离了出来,再也不会和李宗泫产生任何瓜葛。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而陆景桓,在度过了如此充实的行程后,还得继续投身与《SMTM4》的录制。

组队完成之后,照例是队员们的团建环节,同时导师们也会在这一天公布团队Cypher的Beat。

Tablo和JinuSean三位大前辈把队员们带到了京畿道的加平。

加平有很多水上项目可玩,也是很多户外综艺的取景地,陆景桓和卢景焕都是第一次来。

SuperBee他们玩得很开心,在项目间疯跑,不一会就玩得全身湿漉漉。

陆景桓却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到离开都没什么太大的笑容。

Tablo看在眼里,忍不住问,“NoMad今天不舒服吗?”

他边问边开玩笑,“怎么的,嫌弃今天坐了太久车?不应该啊……这可是志龙的保姆车,特意借来想让你们舒服点。”

“GD xi的???”别的队员马上与有荣焉,“我说呢,怎么坐着一点也不累!”

“哈哈哈……”陆景桓配合地笑笑。

其实也没什么,他就是想起参加《我结》前做的功课。

许多情侣都会来加平玩水的,一起手牵着手,尝试许多的水上项目。

会一直开心地玩到尽兴为止,再一起开车去饱餐一顿。

是想想就非常惬意的情侣约会。

所以他也以为自己第一次来加平,会是和假想妻子孙承完一起。

今天突然过来,虽然好像也玩得挺有意思,但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所以有些许的小失落。

鬼使神差地,他下意识说了句,“在想Wendy。”

“Wendy?????”

Tablo墨镜一抖,一脸惶恐地看着车内的镜头。

“臭小子说什么呢,咱们这可是在拍摄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