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大明:我被朱棣模拟人生曝光了! > 第194章 攻入开京!接管李朝!

第194章 攻入开京!接管李朝!

李褆坐在王宫的宝座上,有种梦幻般的感觉。

他击败父亲了?

我现在就是朝鲜王了?

这么随意的吗?

“恭喜王上!”

拥立李褆为王的闵氏、将领、文臣等人纷纷下跪高呼。

李褆刚想说一句“诸位不必多礼”,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成了“众卿平身”。

“王上,您虽然已经占据王宫,可是危险尚未解除。”

宋久诚提醒道,“开京守军精锐强悍,倘若为有心之人所利用……”

“宋先生言之有理。”

李褆这时才一阵后怕。

他的军队虽然已经占领了王宫,驱逐了李芳远,但是如今的开京尚未被他打成清一色,开京守军是朝鲜国最强悍的一支精锐,若是被李芳远或者忠宁大君李裪利用,李褆怕是也只能体验一下几个时辰的王位了。

“宋先生,我封你为领议政,统领百官与各军队,务必在天亮之前,帮我将开京内的威胁,统一扫除。”李褆道。

宋久诚闻言一愣,领议政为李朝正一品官职,其职能类似于中原的宰辅,这是直接把自己提干到了李朝二把手的位置啊!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由此可见,李褆对他有多重视和信任。

可是……

你这样子重用一个卧底,真的好吗?

……

整个李朝的开京,已经杀成了一片,混乱不堪。

李褆搜遍了王宫,也没找到朝鲜王李芳远的影子,只找到了一条通往王宫之外的密道,这也让李褆又惊又怒,还以为李芳远逃了出去,正在准备力量反攻。

在这种危机感的催促下,李褆的军队开始将搜捕范围扩散到整座开京,忠宁大君李裪不甘示弱,趁此机会起兵作乱,想要镇压李褆的叛军,夺取王位。

开京守将脑子都不够用了,被卷入这场内乱中无法脱身,数支军队打成了一团乱,见谁杀谁,所有人都在疯狂的寻找朝鲜王李芳远,有人是想找他,有人是想杀他,有人是想抓住他……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在城内横冲直撞,在夜色中互相残杀,这是李朝立国以来,最混乱的一天,甚至胜过了当初的两次王子之乱。

没人知道,朝鲜王的尸骸已经凉透了。

有时候,死人比活人更好用。

只要李芳远不出现,开京之内就不会安静下来,知道某个人将剩下的人杀完。

而朱高燨亲自率领的辽东铁骑,攻克长州后一路突飞勐进,一路杀向开京!

……

翌日清晨,朱高燨看着眼前残破的城池,还以为自己来错地方了。

城门大开不见人影,驻守的军队不翼而飞,安静的像是一座死城。

这是李朝京师?

“王爷,这是什么情况?”刘荣询问道。

朱高燨微微皱眉:“我哪儿知道,这开京与其说是李朝的京师,更像是空城一座,莫不成是有埋伏?”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刘荣有点犯滴咕。

这一路杀到了开京,难不成要就此鸣金撤军?

“派几支斥候队伍入城探查,看看这是什么情况。”朱高燨下令。

斥候入城探查,入眼只看到街道上密密麻麻的尸体,寻了半天也没看到活人的人影,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能喘气的老头。

这老头倒也是心大,支了张桌子上面摆着两碟小咸菜,铁锅里沸腾的开水煮着白嫩的豆腐,一边喝酒一边哼着小曲儿:“吃了咸菜滚豆腐,皇帝老子不及吾~”

斥候愣了一下,心想这是什么特么的“九族快乐歌”,不过他没没时间去计较这些了,上前问道:“老乡,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这开京城内遍地都是尸体,没人管吗?”

老头儿瞥了一眼,道:“一看你就是外地人,对我朝不了解吧?”

斥候道:“嘿,我还真不了解,您和我说说呗?”

老头嘬了一口小酒,道:“昨晚儿上叛军和守军杀了一宿,人都死绝了,要么说你是外地人啊,我们这儿有人造反已经不是稀奇事了。”

斥候听的目瞪口呆,来不及去思考别的,骑着战马哒哒哒出城禀报。

“王爷!开京的守军都死完了!”

斥候说道,“城内遍地都是守军的尸骸,似是经历了一场血战,街道上横尸遍野,城中百姓都躲在房内不敢出门,说是昨夜这开京内有什么叛军作祟,连王宫都已经沦陷了,整整打了一夜的时间!”

朱高燨和刘荣对视一眼,心中感慨万千,已经不能用生草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老子踏马的千里迢迢从辽东广宁来到开京,现在你告诉我开京城已经内斗死绝了?

朱高燨猜到昨夜开京城会很乱,但是他没想到居然这么乱,好歹也是李朝京师,放眼望去竟无一个守军!

“入城,接管开京!”

……

辽东军进入了开京,无一人阻拦,就这么直冲冲的一直冲进了王宫。

然而王宫门前,有一人早已等待,高声问道:“来者可是大明祁王爷?”

“吁——”

朱高燨勒马质问道,“我是祁王,汝是何人?”

那人躬身行礼:“臣锦衣卫宋久诚,拜见祁王爷!”

宋久诚?

朱高燨记得这个名字,这是锦衣卫埋藏在朝鲜的一个暗桩,祖孙三代潜伏了二十年。

而在朝鲜的谍报网中,宋久诚是他最看重的暗桩之一。

“现在开京城内,局势如何?”朱高燨问道。

宋久诚答道:“昨晚夜里,王世子李褆最先发动兵变,攻破王宫,随后与忠宁大君李裪、开京守军爆发了混战,一夜血战之后,最终李褆险胜,他的军队坚持到了最后,忠宁大君李裪被杀害、开京守将自尽,只是拥立他的闵氏一族,在昨夜血战以后,死伤殆尽,而李褆手上能战之士,已经不足二百。”

朱高燨微微挑眉:“那李褆现在在何处?”

宋久诚的回答干脆:“死了。”

“死了?”

“明面上,是死于忠宁大君李裪的刺客之手。”

“实际上呢?”

宋久诚平静的说道:“实际上,是臣杀了李褆。”

朱高燨沉默片刻,笑道:“你很不错。”

一夜之间,朝鲜王与他的两个儿子全都死在了开京城内,死于一场由锦衣卫推波助澜的叛乱,这场叛乱没有赢家,人都死绝了哪儿还有什么赢家。

唯一的赢家,便是在幕后引导的朱高燨。

不费吹灰之力,完全靠着在敌后战场的谍报网,让朱高燨率领的军队挺进了李朝开京。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你的真名,叫什么名字?”朱高燨问道。

宋久诚回答道:“臣在朝鲜化名宋久诚,真名宋九城,辽东人,在洪武一朝时,迁徙至高句丽,后来高句丽为朝鲜太祖李成桂所灭,臣等一家人便在朝鲜为官,二十年来,除了锦衣卫的名册,没人知道当年的辽东宋九城,便是如今的朝鲜王世子府幕僚宋久诚。”

这话说起来风轻云澹,但二十年来,他一家子在异国他乡隐姓埋名,祖孙三代都在潜伏,如今传到宋九城这一代,历经改朝换代,数不清的艰辛与磨难。

朱高燨思忖片刻,道:“本王擢升你锦衣卫指挥佥事,世袭千户,具体事宜与封赏,待回京以后再做定论,你先跟在本王身边做事吧。”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此次在朝鲜的锦衣卫暗桩,本王那里有名单,等回京以后,一一封赏!”

“漂泊他乡二十载,现在,你们可以回家了。”

“本王在这里担保,凡有功之臣,我绝不会辜负你们任何人!”

这个擢升,听起来实在是有些寒碜,毕竟宋九城都卧底到朝鲜二把手的位置上了,结果居然只给一个锦衣卫指挥佥事的正四品官,若是正宗的锦衣卫指挥佥事也就罢了,但这很明显只是个名义上的虚职。唯一能看的,估计也就是世袭千户这个铁饭碗了。

但如果只看到这个层面,那只能说四个字。

——格局小了。

很明显,这个锦衣卫指挥佥事只是过渡的职位,就跟皇宫里的大汉将军一样,都是提干前铺路的基石。跟着祁王混,有监国罩着,升官跟坐火箭一样快,未来少说也是能穿从二品官袍的。

但宋久诚在乎的不是这些官职,他只在乎祁王说的那句“你们可以回家了”。

二十年的卧薪尝胆没让他落一滴眼泪,然而现在他却眼眶湿润,潸然泪下。

我们可以回家了!

宋九城回得去,可是他的父亲,他的祖父,以及那些埋葬在朝鲜的锦衣卫兄弟们,却永远都回不去了。

他们的尸骸永远都留在异国了,至死都在望着大明的方向。

朱高燨沉默了一会儿,向吕朝阳挥了挥手。

吕朝阳走了过来,躬身询问道:“王爷,有何吩咐?”

朱高燨问道:“照着锦衣卫在朝鲜的名册核对,尽可能的找到所有在朝鲜殉职的锦衣卫暗桩,收殓他们的遗骸,带回辽东安葬。”

这是一份大工程,毕竟锦衣卫在朝鲜的暗桩,很多都是二十年来的这里,时过境迁沧海桑田,想要搜集遗骸谈何容易。

然而只要想做,总是有办法的。

朝鲜不久之后就将变为大明的高丽省,十年也好,二十年也罢,找到一副遗骸安葬一副。

宋九城高声道:“臣替锦衣卫所有在朝鲜的暗桩,谢祁王爷厚恩!”

他们这些人,早已是行尸走肉,他们活在这个世上别无所求,只是偶尔会看向大明的方向,希冀死后能够将尸骸葬在那片土地上。

不求活的风光,但愿魂归故里。

功名利禄,终究不过是一捧尘沙,但这一捧尘沙,也在随着大明的方向飘去。

……

占领开京以后的第一件事,朱高燨干的就是篡改历史这种缺德事儿。

对此,朱高燨已经信手拈来,他在建州的时候就已经将女真人的历史篡改过,对此很有经验。

“永乐十三年,王世子李褆联合闵氏在深夜发动兵变,攻入王宫,肆无忌惮的屠戮,朝鲜王李芳远不幸遇害,临终前向大明发送了密函寻求帮助。忠宁大君李裪借机叛乱,试图抢夺王位,二人自相残杀,最终这场兵变,以李褆获胜告终。”

朱高燨一边琢磨一边说道,“李褆入主开京以后,便开始屠戮同族,将李朝王室人员杀害一空。而大明的辽东军在接到朝鲜王李芳远的求援信后即刻发兵,支援开京,李褆在得知明军兵临城下后,畏罪自尽。”

“等辽东军进入开京时已经晚了,整个开京城死气沉沉,李朝王室全部死完,朝鲜王李芳远明睿,在临终前预知到了这一幕,在遗嘱中将朝鲜归入大明管理,以此来确保朝鲜不会陷入混乱当中。”

“祁王朱高燨带着悲痛的内心认可了遗嘱,名正言顺的接管朝鲜。”

“按照朝鲜王的遗嘱,拒绝向大明投诚的人,是叛国的逆贼,是叛军李褆或者李裪的同党,是朝鲜人的耻辱!该杀!”

说完以后,朱高燨看向了吕朝阳:“老吕,你觉得这样篡改李朝的历史,合不合理?”

篡改历史这种事,祁王干起来是真顺手啊!

你把人家李朝王室一家子坑的自相残杀,改到最后,把自己改成了圣人,要点脸行吗!

朱高燨并不知道吕朝阳在想什么,他很满意自己篡改的这段历史,道:“行,那就这样吧,你把我刚才说的这些话写出来,在朝鲜各地公布传播,让他们知道,大明是伟大而又友善的军队,帮助他们平定了叛乱,顺便还帮他们稳定战后工作,嗯,我们大明实在是太友好了。”

忽悠人的第一步是忽悠自己,甭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朱高燨自己是信了。

他的眼神逐渐冷冽:“同时,让辽东军接管朝鲜各地的军队,凡有不服从者,杀!”

这是朱高燨惯用的招数。

想要驯服一个国家,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扯大旗讲道理,给他们忽悠瘸了,方能更轻松的去管理驯化。

而第二件事,就是打断这个国家的四肢!

等他成了残废以后,无论内心是怎么想的,都只能乖乖的听你去洗脑。

先文后武,先名正言顺,后出兵镇压!

朱高燨在朝鲜化夷为汉之前,首先就得在军事上控制这片土地,把刀架在对方的脖子让,对方自然会很配合的接受洗脑。

而那些不配合的人,让他们消失即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