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远去的风筝 > 第二百七十九章,刑讯逼供

第二百七十九章,刑讯逼供

年轻人捧着大洋嚎啕大哭,痛苦大骂:“狗日的小鬼子,我日你祖宗!”

于明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这时郭鼎铭又端着一碗酒递过来,于明接过酒碗举在头顶高声道:“第二碗敬为抗击日寇而献出生命和鲜血的英烈们!”

一碗酒又倒在地上,郭鼎铭又将第三碗酒递过来,于明接了,又举过头顶大声道:“第三碗敬还在冒着生命危险而与日寇继续作战的勇士们!”说着将碗里的酒倒了一半,自己将剩下的全喝了,然后将碗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抹了抹嘴巴,于明大手一挥:“给我押上来!”

被擒的日军少尉让柱子押到了所有老百姓的面前跪下,于明接过黑龙扔过来的武士刀然后对所有人大声说:“乡亲们,其他所有日伪军已经被我们打死了,就剩下这家伙,大家应该都认识他!躺在旁边这位老人家就是被他杀的,自古以来杀人者偿命,所以他今天也必须被杀死!”说完将武士刀扔在老汉尸体旁边的年轻人面前说:“年轻人,这个人杀了你的父亲,难道你不想报仇吗?杀父之仇可是不共戴天!”

那年轻人闻言慢慢伸出颤抖的手将地上的武士刀拿了起来,然后起身走到日军少尉的身后抽出了武士刀。

所有人都看着这年轻人,年轻人握刀的双手有些发白,却迟迟不敢砍下去。

于明大喝:“你还在犹豫什么?这是你的杀父仇人,是他开枪打死了你的父亲,你不敢杀他吗?你这个懦夫、饭桶、废物,你不配做你父亲的儿子!”

“啊――”这年轻人被骂得体无完肤,再也承受不了强大的心理压力,大叫一声之后挥刀劈了下去,所有人都瞪着眼睛看着日军少尉的头颅被砍了下来。

这时郭鼎铭抚掌而笑,说道:“壮士,老夫已经让人去准备酒宴了,请壮士们留下喝杯水酒!”

于明笑着拒绝道:“多谢老先生盛情,我们不能在这里久留,而且我也劝老先生跟村里的乡亲们说说,动员他们收拾一下到山里躲一躲,今天我们杀了这么多日本鬼子,附近县城里的日本鬼子要是得到了消息肯定会前来报复,而我们不能一直守在这里,如果日本人来了,乡亲们的下场可想而知!所以老先生一定要说服他们去山里躲一段时间,等风声过了再回来”。

郭鼎铭闻言脸色大变,连声道:“是极,是极!你看老夫我人老了,考虑也不太周全!老夫这就跟乡亲们说说”。

于明将钱袋子递过去:“老先生,这是从日本鬼子身上搜出来的钱财,我们也用不着,您就帮忙分给乡亲们!”

郭鼎铭连连推辞:“使不得,这如何使得?这是壮士们提着脑袋得来的战利品,我们不能要!”

于明笑道:“老先生,我们这些人打日本鬼子虽说是执行的以战养战的策略,担我们还是有自己的财政支持的,这钱您就帮忙分给大家,另外那些武器弹药我们只补充刚才消耗的就行了,其余的全部留给你们自卫!老先生,现在这里已经是日占区,国府在这里没有部队,想靠国府打击日本人基本上不可能了,唯有自己拿起武器保护自己,我建议你们组织一些年轻人组成一支护卫队,平常多训练,日本人来了就保护乡亲们撤离!”

郭鼎铭闻言问道:“难道委员长的部队不会打回来了吗?江山就这样丢给日本人了?那我们岂不是都做了亡国奴?”

于明叹了一家口气说:“老先生,您是过来人,应该明白自从满清灭亡之后,国内陷入了军阀割据的局面,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搞得是民不聊生,而日本人却没有受到战火的侵扰,他们在一直不停地发展,论国力要比我国强很多,我们国家连一个像样的兵工厂都没有,不过委员长还在抵抗,还有很多人都在打击日本人,日本人虽然国力上比我们强,但是他们的人口比我们少很多,战略资源也不足,我们国家幅员辽阔,战略空间广大,我们只要坚持下去就能取得胜利,日本人是拖不起的!拖的时间越长,他们就会精疲力竭,而我们最终将会取得胜利”。

郭鼎铭听得连连点头,等于明说完,他便抱拳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看来国府是指望不上了,想要不做亡国奴,还得我们自己拿起刀枪!”

于明想了想,拿出地图看了看,发现县城离这里不足五十六里,一天就可以走个来回,他收了地图对郭鼎铭说:“老先生,我看你们一时半会也来不及收拾东西,我会带我的人进县城给日本人弄出点乱子,让他们没有时间赶过来,我们只能拖住他们一天的时间,所以你们一定要在明天早上之前收拾好,然后全部转移进山里躲避,等过得十天半个月派几个人回来探探风声!风声过了再回来!还有虽然你们现在有了武器,我建议你们还是不要跟日本人硬拼,日本人训练有素,武器精良,国军在正面战场都被他们打得狼狈逃窜,你们正面抗衡只能是送死,要想打日本人还得想办法,明着来不行就来阴的,所谓兵不厌诈嘛!”

郭鼎铭竟然不迂腐,对于于明的话深以为然,听得是赞不绝口。

于明等人补充完弹药就告辞了村民们出了村子,一路向县城进发,沿途尽量避免被行人看见。

赶到县城城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今晚没有月亮,野外漆黑一片,县城的城门已经关闭,城头上插着日本人膏药旗。

于明带着特种小队在一段城墙下取出背包里的攀爬绳索,用钢弩将铁钩射向城墙上,个人很快就攀爬着绳索上了城墙。

从城墙上下来,于明便带着特种小队进入了城里。日本人刚占领这里不久,还没有来得及扶持汉奸政权,为了保证这里的稳定,实行了晚间戒严的政策,同时在晚上也实行灯火管制,县城里只有几条主要街道上有灯光,其他的地方一片黑暗。

有着黑暗的掩护,于明等人在一个僻静的地方换上了日军的军服装扮成日本人排成一队堂而皇之地在大街行走。

虽然实行了戒严,但酒楼、青楼等这些娱乐场所却照常营业,生意反而比不戒严的时候好上不少,这就是这个时期上层人士的之处,越是到了民族危亡的时候,那些有钱有势的越是只贪图享乐,他们心里都有着这样一种想法,这个世道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趁着有钱有势的时候能快活一把是一把。

于明等人排着两排整齐的队伍大摇大摆地向热闹街道走去,于明知道实行戒严之后,日军巡逻队之间互相遇见有可能会有口令之类的,因此在走上大街之前东方霸就提醒了大家,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大家都看他的眼色行事。

大街上静悄悄的,进过一些宅院的时候偶尔会传出来几声狗叫和婴儿的啼哭声。果不其然,在大街上走了大约五分钟,迎面就走来一个三人的日军巡逻小队,在大约十米处停下,对面第一个日军士兵开口用日语询问:“口令!”

于明带着大家继续走了几步才止步让距离更靠近一些,他将手背在后面迅速打了几个手势。

看见他打的手势,蓝魔和苍狼立即从后面闪身出来,一人口吹吹针,一人扬手就甩出一把匕首,前面两名日军士兵来不及躲避就被杀死,而最后的日军士兵看见前面两名同伴倒在地上慌忙之中准备将背上的步枪取下来准备开枪,东方霸已经瞬间爆发,身体在短短的一秒钟以内突然启动穿越七米的距离一把捏住了那名日军士兵的咽喉。

日军士兵咽喉被掐住有些喘不过气来,嘴里也发出声音,双手也不去拿背后的步枪了,而是抓住于明的手腕想将他的手掰开,他的挣扎徒劳的,于明将他背后的步枪取下来扔给后面的人,将他拖到旁边的巷子里,其余之人有的捡枪枝,有的扛尸体跟着于明进了巷子里。

“说,今晚的口令是什么?回令又是什么?我现在松开你的嘴巴,你要是大喊大叫,或者不说实话我就将你全身的零件都下掉,愿意回答就点头”于明并没有一开始就询问,他先将这名日军士兵按在墙壁上捂住嘴巴,再将这日本人的手指一一掰断,疼得这名日军士兵身上不断地颤抖,全身上下都被冒出的汗水湿透了,又用匕首在这日本兵的大腿上扎了三刀,匕首扎进大腿内还不定转动。

那日军士兵实在熬不住了,用尽力气点头表示愿意回答,于明才慢慢松开了手。

“口令是:武运长久,回令是:天皇万岁”这日军士兵全身像打摆子一样,虚弱地说出了口令和回令。

于明就知道日本人的口令离不开这几句话,都是老掉牙的了!他面无表情地反握着匕首扎进了日本兵的心脏,日本兵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再次出现在大街上之后,于明没有再走在队伍的前面而是走在旁边,一边走一边用日语小声地跟他们讲解即时刑讯逼供的方法。

“对于一般人,特别是没有经历过抗刑讯逼供训练的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快速而有效的对他们的进行摧残,但要掌握好这个,不能一下子就将他们弄死了,比如刚才的情况,我们显然没有足够的时间耗下去,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对他造成最大的疼痛折磨,来达到刺激他神经的目的。

对于特务或是经过抗刑讯训练的人,这种方法就不一定起作用了,最恐怖的刑罚可能对他们一些意志不太坚定的人起到效果,但是对于有信仰而又意志坚定的人来说却不一定有用,这个时候就要找到他们弱点,摧毁他们的心理防线,记住,没有人是没有弱点的,日本人受军国主义的影响,他们当中不少人都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对付这样的人不能靠刑讯来逼供,要让他们的军国主义思想在脑海中坍塌,让日本天皇的形象在他们的脑海中坍塌!”

听着于明的讲解,大家都默默记在心里。一路上没有再遇见巡逻的日军士兵,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就看见前面有一家酒楼大门开着,酒楼内的灯光照射在门外大街上,酒楼里还传出喝酒划拳的声音,看样子人数还不少。

于明带着大家走进酒楼,一个掌柜模样的胖子看见个日军士兵走进来马上堆起笑脸小跑过去点头哈腰:“各位太君,欢迎欢迎!”

虽然心里厌恶这掌柜,恨不得一刀劈了他,但于明却不露声色,微笑说:“掌柜,你滴这里,吃饭喝酒!安静的地方,有没有?”

于明说得词句颠倒,肥胖的掌柜还是听懂了,急忙道:“有有有!各位太君请到楼上雅间,我这就吩咐厨房马上为各位太君准备酒菜!请请请”。

在日占区很多人都是没有办法不得不屈服在日本人淫威之下,国府迁都武汉了,委员长跑了,中央军跑了,各路军阀也被打得到处乱跑,他们一介老百姓拿什么跟日本人斗?这也怪不得他们,只能怪国府无能!怪老蒋的中央军无能,怪当官的贪生怕死,丢下自己的老百姓争相逃命!这种丢下自己的子民,不管他们死活的政府,谁会真心拥护它?

于明等人穿着日军军服进来,着实将正在喝酒吃饭的人都吓得安静下来,这些人生怕日本人又是来抓人的,一个个都吓得大气不敢出,当看见他们真的是来吃饭的才放心了不少。

进了雅间,等掌柜的走了之后,于明让麻杆去城里侦查,让他摸清楚日军的军营、弹药库、司令部,宪兵队、伪军的情况,而剩下的七个人也分成两拨轮流吃饭,其中一拨吃饭的时候另一拨负责警戒,要知道这里是日占区,城里到处都是鬼子,一个不小心全都有可能栽在这里。

于明不知道这酒楼的掌柜是个什么货色,但在酒菜上齐之后,他逐一将酒水和菜肴都检查了一遍防止被人阴了。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