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钢铁蒸汽与火焰 > 第二一六六章 大暴雨前的盛宴(十六)

第二一六六章 大暴雨前的盛宴(十六)

危险感知先于一步去到瑟博尔的脑袋中,且早有预料到敌人会在感知黑暗消失时进攻。只是感觉到急速接近自己的巨大热量,恢复的感知内已经画出一道实体火柱,呈现发散圆锥状,直径还在不断扩大,直直撞向自己。

siluke.com

“躲不开!”脑袋中浮现下意识的想法,瑟博尔的思考和动作没有丝毫滞懈与犹豫。双脚与右臂瞬间接触地面,肌肉彷佛不需要准备时间,已经鼓胀积蓄好力量。同一时间,后背上一直竖立的暗红鳞片也再这时激射而出,如同航弹,全部投向撞向自己的炽白火柱。

鲜艳的红色在片刻间掩盖掉炽白颜色,凝实的吐息火柱在彷制红水银鳞片的爆炸威力下撕裂开,虽然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将这层阻碍直接融化和撞开,但还是为瑟博尔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无声爆炸里隐藏着一声地面凹陷下去的闷响,急速奔行的弊端在这时完全显现。瑟博尔只能以钝角折射出去,尽可能偏离开自己现在的位置,脱离吐息笼罩的范围。

“冬”巨响中,吐息撞击地面引发爆炸,层层火焰倒卷,岸边浪潮般朝向四周扑打。

瑟博尔正准备松口气,紧绷的身体和精神尚未得到丝毫放松,却察觉到撞击地面的炽白火柱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进一步扩大开,此刻直接跟上自己移动的身形,融化地面追击而来。

“你们在干什么?”他很想发出这样一句质问,可没有吼出声的时间。身上残留的暗红鳞片再度激射,将火柱短暂撕裂开,阻挡其前进的势头。身体又一次折射,感觉到身体上具有固态红水银炸弹属性的鳞片还有几片,他此刻突然升起一股后悔来。

下一刻就将这份后悔清空,瑟博尔不再思考其他事情,转移位置的他拔出信号枪时,才骤然发现这一次火柱突破爆炸阻碍,继而跟上自己的时间似乎长了一些。但感知当中却没有任何异常,火柱依旧是刚才的火柱。

心里没有丝毫的高兴,敌人的进攻即将消失,对现在的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下意识的异常使得他本能性展开生物电感应力场,隔绝即将抵达的危险。随即一把带着炙热温度的短剑从火焰当中飞出,自身高温与感应力场的温度使得它发出刺眼白光,逼近瑟博尔的脑袋时,其上紧贴的鳞片瞬间定向爆炸。

十几声“铛铛”声乱响,短剑偏离轨迹,偏移没入地面之时,一道电光从远处扭曲而来,落于身后侧方。火柱也在此刻骤然消失。

瑟博尔顿时吐出一口气,他保持无规律的移动,远离这块地方。信号枪扳机被按下,一颗明亮的信号弹“啪”的一声升空,在烟雾和周围没有完全熄灭的火焰中显得模湖。但有高速物体飞过,带出“嗤嗤”声响,直接将之打落掉。

什么东西、、、没有来得及思考,瑟博尔就借由宽广视角看见十几道耀眼银白光芒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彷若流星。不是火柱,他当即有了判断。这时,在视线与感知的双重作用下,他看见十几块银白色的鳞片正被自身的感应力场极快加热着,但未曾有任何的融化迹象——

“究极合金的鳞片、、、这就是他皮肤不正常白皙的原因吗?”感觉自己抓到了重点,也知道了一个重要的信息,“早知道是这种原因、、、”

下一刻,瑟博尔身上剩下的才生长而出的普通鳞片全部以他为中心,朝外部定向激射爆炸。无力阻止,只有数块鳞片被稍微改变方向,十数块极高温鳞依旧或穿透身体与肢体,留下婴儿拳头大小的孔洞;或击中骨骼停留在其身体中,将周围小片血肉和脏器组织烧蚀成为焦炭。

飞速变换位置的身体顿时陷入滞懈当中,右手与左腿已经失去大半力量,他只能依靠右腿移动。身体这时直立起来,平衡依旧被极好地维持着。瑟博尔解除感应力场,只靠单腿跳动。

“冬冬冬!”却是解除感应力场的瞬间,瑟博尔便感觉到危急生命的危险,直觉同时降临下来,提醒着他死亡正在急速接近中。

下一刻,他不得不再度展开生物电感应力场时,六颗使用同一条弹道线的二十毫米口径子弹追击上来,当即就在感应力场当中融化蒸发。可危急感尚未消去,另一波危险感知就已然来临——八道与刚才一模一样的耀眼银白光芒再度绽放,随即从他的胸膛口穿透而过,留下一块几乎连成一片的孔洞。心脏也缺失掉大半。

“啊!”瑟博尔无力大吼,充满不知道、也不能应对双重进攻的无奈。眼睛中的三童于此刻消失两个,剩下的唯一一个也处于随时会散开的边缘。

身体在惯性下朝前倾倒,砸在地面上时,他周身的时间与空间彷佛有短瞬的静止——火焰、暗红烟雾、相互拍击的激荡气流、扭曲的空气等等,都被定格成一副不具艺术感的劣质画。一阵莫名气息从他身体上释放,迅速蔓延向远方。

气息之后是能量满溢出身体而形成的冲击波,离开瑟博尔的身体后便极快地散逸消失,但依旧隔绝出一块直径二十米左右的半球形空间。火焰在其中熄灭;烟雾带上不该属于它的重量,沉降地面;环境的高温降低,不远处熔融状地面失去鲜红光彩,眨眼间凝固为黑色的干裂块状物。

“冬!”深海巨型怪物般的心脏跳动声响彻,地面、空气与烟雾带上震动,传导至卡西亚与可布罗等四人身上。

“冬!冬!”心脏跳动瞬间加剧,大片鲜红侵蚀瑟博尔倒下的整具身体,彷佛已成为燃料,剧烈燃烧着。上面被穿透的孔洞处,碳化物质脱落,一块块泡沫状的增殖组织膨胀,将孔洞填满。胸口上那几处几乎连成一片的孔洞处,甚至能透过当前未愈合完的缝隙,看见一颗不知何时就重新生长出来的具有鲜艳色彩的跳动心脏。

只是瞬间,除了被斩断的左臂,瑟博尔身体上的所有伤口都呈现完全愈合的模样。眨眼间,一层精致、细腻的椭圆形鳞片就从大片新生皮肤下浮出,把鲜红色掩盖,也遮盖住这具身体正如同燃料般燃烧的事实。

“呼——”瑟博尔吸气,烟雾被吸扯,冲向他。随后吐出,产生的压力迫使即将抵达面前的烟雾停滞,然后前推、倒卷,犹如数道扑打的浪潮,缓慢前行十几米远才用尽力量。

摸了摸左臂肩膀处角质体包裹的伤口,即将迈向死亡、此刻却重获新生的他带着可见的悲凉,没有丝毫喜悦。

这时的体验很神奇,充满不能拒绝的舒适,比之记忆中在顶级酒店进行的运动还要诱人十几倍,一直诱、惑着他就此停留吧,只有继续前进,而没有回退。

可他非常明白此刻的状态,那是濒临死亡时,以往留下的自我暗示与意识、本能三者结合后做出的决定。的确重获了新生,但也百分九十九失去了留在未来的希望。剩下的百分之一,他选择交给自身的运气。

瑟博尔看了一眼细鳞覆盖的右手,叹息一声。极大的情绪波动在这时稍微恢复些,他展开感知,虽是短暂进入四阶段,但这时和前一秒的观感已有层级上的区别。

彷制红水银爆炸产生的感知黑暗没有消失掉,但也不再能对他产生影响。此刻,他终于得以看见此次计划的目标,也是敌人,非常清晰。他看见一道身影正在轻缓移动,每一步、每一个动作都发生在气流与烟雾的夹缝中,很好地融入,不对环境产生影响。

只是敌人全身的衣服已大半破裂。皮肤上,接近一半被角质体包裹保护着,剩下的大半是被焦壳覆盖住,正以很快的速度愈合、脱落。唯一完好的地方,只有胸口前后、脖颈与脑袋了。

他感受到敌人的呼吸、极其微弱的心跳、还有几乎不存在活动特征的脏器组织。

他控制着目光,就见到敌人此刻来到侧旁几十米外停下,轻缓偏转脑袋,寻找着什么。不到两秒钟,敌人弯下腰,便从地面的干结泥土中掏出了东西。

瑟博尔加强感知,根本不担心敌人察觉到。因为他的认知里,敌人根本没有察觉到的可能性——敌人这时甩掉多余的泥土,手里剩下的是两块片状物。

“究极合金的鳞片、、、”瑟博尔下意识想到肢体,以及胸口上的孔洞。随后,他就这般静静看着敌人用身上所剩不多的衣服碎片擦了擦鳞片,然后将之按压在胸口上。眨眼间不到,两块鳞片便被回收了、、、

“一共也不到四十片、、、但自己、、、”内心多出悲凉,瑟博尔这一刻似乎感悟般明白了,敌人强大的地方在战斗上的实时分析与反应。吐息火柱不过是遮掩,菲奇诺的短剑、大口径转轮手枪、及这并不多的鳞片,相互之间结合后的变化,才是自己失败的主要原因。

想到刚才蓝银子弹与鳞片的混合攻击,那种无奈让瑟博尔迈开的脚步停下。

“还有九秒钟,好好珍惜吧、、、”内心是充满善意的话,“九秒钟之后,你也能感受到那种独特的感受了。”

同时,四周传来可布罗等人询问的话。都感受到刚才不寻常的气息,短暂进入四阶段已经不是秘密了。依旧没有回答,瑟博尔站在感知黑暗中,他甚至能“看见”瓦斯皮亚叠加的感知,以及敌人模拟环境后隐藏的强大感知来。

“瓦斯皮亚在极限状态下,或许才能超过敌人。两条不同的路线,现在是敌人占据优势。”静等时间流逝,他有一点比较与评价的心情在。

“五秒钟、、、两秒钟、、、”

“一秒钟!”计时在瑟博尔心中落下,手臂抬起时,其上和身体正面的鳞片全部竖立,暗红色灌注其中,于“簌簌”的破空声音里,几十片椭圆鳞片一一飞出,一路跟随卡西亚的移动轨迹,即使速度很快,也将之完全笼罩住。

威力更加强大,瑟博尔看见敌人受到冲击波的夹击,角质体碎裂,尚未脱落的皮肤焦炭也裂开。随即十数块鳞片接上,预测所有可移动的位置,再度炸裂。

下一刻,爆炸的鲜红光消失,他便见到敌人正拖着身体无规律移动,朝向河岸边奔袭,瑟博尔一度产生幻象,犹如看见刚才的自己。

“你不是喜欢用鳞片攻击吗?”瑟博尔说,紧紧跟在卡西亚身后,一场射击游戏,灌注暗红的鳞片一块一块有序飞出,故意没有打中速度已经慢下来的敌人,只在近旁爆炸,靠着冲击波与热浪一波波击打那具速度越来越慢的身体。

好像刚才的自己一样无力倒下,瑟博尔拉近距离,却在中途停下。因为有直觉袭来,告诉他前方存在危险。但停滞仅是瞬间而已,他最后还是迈开脚步,鳞片只留下几十块竖立,更多的贴合身体。

不到两三秒,他便站在正趟下的没有规律大口喘息的敌人身边。

“我给你九秒钟。”瑟博尔开口说,几十块鳞片激射而出,以卡西亚躺下的轮廓形状,将之团团围住了。下一瞬间,他却突然间察觉到思考直接与身体断开了连接。视角余光里,一道银白光闪过,不知何时,一条布满锋利鳞片的艺术品般的尾巴已经缠绕在了他脖颈处,感应力场只能为之急速加热而已。

而这条尾巴已经不存在任何阻碍地切断了脖颈处的嵴骨。

“足够了,但我好像太过于谨慎,表演果然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这样不好。”卡西亚的喘息这时停下,身上的角质体与焦壳完全崩裂,露出那层没有丝毫损伤的白皙皮肤,“第一,感谢你,制造了一块巨大的感知黑暗,其他三人再也没有逃走的机会了;第二,应该是有些失望。看来没有实际进入过四阶段的你们,即便有短暂进入四阶段的能力在,但在运用理解上,依旧是停留在过渡段,并不会一下子适应高阶的强度等级。”

“但的确足够了,你是这样的话,其他人大概也是一样了。知道这个信息,对我来说就是意外收获。至少换做其他人,有足够的信息,并不是不能与你们对抗,虽然代价会增加十几倍。不过,彷制固态红水银炸弹的鳞片的确让我第一时间感到惊讶、、、其他人的话,信息差下,已经连尸体都不能剩下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