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上门狂婿 > 第三千两百六十九章 地图!

第三千两百六十九章 地图!

肖思瞬对于阵法颇有研究,清楚阵眼对于任何法阵而言多么重要。

结界,其实也就是阵法的一种。

两者虽然有些不同之处,但却也算是殊途同归。

紧接着,肖思瞬跟白玉郎开始在空旷的洞穴内展开一番搜寻。

两人沿着洞穴边缘一路寻找,暂时还没有什么发现。

就在此时。

另一边的白玉郎提醒道:“瞬哥儿,你快过来看看!”

“怎么了?”

肖思瞬皱了皱眉,随即快步走到了白玉郎跟前。

待他站在身旁后,白玉郎连忙用手指了指面前的一块岩壁。

“你快看,这石壁上似乎描绘着一张地图!”

地图?!

肖思瞬心中一凛,随后顺着白玉郎探出的头看了过去。

第一眼往过去,他并没有从那些简单的线条内看出地图的痕迹。

但是细细端详了片刻后,竟是有了很大的收获。

纵然洞穴内的光线不如外面,但依靠着这里散发的淡淡光芒,肖思瞬依旧是看清楚了地图内描绘出来的内容。

“这儿应该是一条河流,至于这边应该是某处险峻的山峰!”

话至于此,肖思瞬又挠了挠自己的腮帮子:“这儿除了两条通道以外什么都没有,可为什么偏偏多出了一副地图呢?”

旋即,他又一次专心致志的观看了石壁所描绘出来的内容。

说实话,这样的地理环境,在卧龙山脉内可谓是随处可见。

毕竟这儿啥也不多,就是山多水多树林多啊!

光凭这些线索就先得到这地图所指的确切地点,无疑是痴人说梦。

联想到这里,肖思瞬恼火不已的摇了摇头。

“这地图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凭这些线索,我们想要搜寻具体所在,似乎也不太现实啊!”

虽然不知道这地图出自何人之手,甚至不知道上面的地方究竟在哪儿,可肖思瞬却认为这地方绝对非同小可,而且很有可能跟这处洞穴有很大的关联!

正当肖思瞬心中念头纷飞之际,一旁的白玉郎提醒道:“不,这地图里面其实留下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很重要的线索?”

肖思瞬自顾自说着,随即再度看向那潦草不已的地图。

说真的,他是真没有看出来这上面的内容有任何特别之处。

就在此时,白玉郎用手指了指地图的最下方。

“你看这里!”

肖思瞬顺势看了过去,接着道:“这里所描绘的应该是一处水源,咱们一路走来,这样的地方倒是见了不少,根本就无法给咱们提供任何的线索啊?”

白玉郎提醒道:“瞬哥儿,这可不是水源那么简单,毕竟任何的水源也是有大小区分的,以往我们看到的那些不过就是小溪流而已,但是你看着地图这里的线条,那可不仅仅是小溪流如此简单!”

闻言,肖思瞬愣了愣。

他们所见的地图,其实非常的简单,完全就是用一些线条堆砌出来的,任何地方都是寥寥数笔带过。

但是,在描绘这处水源的时候,却是显得有些浓墨重彩,足足用五根波浪形的长线条来渲染。

还别说,白玉郎的解释的确是非常的合理。

不过话又说回来,卧龙山脉如此广袤,其中的河流肯定不会太少才是,这也根本就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啊!

一念至此,肖思瞬苦笑道:“崇山峻岭的河流应该不会少,虽然这能够让我们将来搜索的范围进一步收缩,可也不能代表什么啊!”

xiaoshuting.cc

闻言,白玉郎一本正经道:“这就你错了!”

“错了?”肖思瞬愣了愣:“怎么错了?”

白玉郎回答:“我曾经也在这片山脉的外围待过一段时间,所以对于这里的情况也是有些认识,据我所知,像这样的河流,偌大的卧龙山脉内却隐隐存在一条而已!”

肖思瞬满脸不敢置信:“什么?!”

白玉郎笑道:“瞬哥儿,我说的千真万确,只要生活在这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今后有机会你也可以去跟小安进行确认!”肖思瞬并没有任何要怀疑白玉郎的意思,只是以为对方刚才说的那番话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按照他走南闯北多年以来积累的经验,像这等连绵不绝的山脉中,怎么可能只存在一条河流,这本身就是一种很不合理的现象啊!

不过现在不是讨论合理不合理的事情。

既然这样的河在卧龙山脉内只有一条,那么他们确认地图所标记的地点就将变得比原来轻松许多。

于是,肖思瞬追问道:“这条河究竟在哪里?”

白玉郎回答:“这条河位于山脉腹地,估计在我们见到骸骨大帝之前,应该可以先见到那条河!”

闻言,肖思瞬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中。

这地图能够被人刻画在山洞内,想来应该是有什么意义在里面。

这幅图很有可能是山洞的主人弄出来的!

这一点,肖思瞬觉得可能性非常的大。

毕竟结界非常的坚固,寻常修者根本无法轻易破开,而且真要有人曾经进入过这里,说不定早就已经将宝贝给带走了,哪里还会像昨天夜里那般,释放出那样诡异的画面!

沉默片刻,肖思瞬眼中不由精芒爆闪。

“这副地图必须要牢牢记下才行!”

说罢,他立刻从玉扳指内取出纸笔,然后借助微弱的光线,将石壁上的那些线条给临摹了下来。

不多时,肖思瞬手里的白纸上出现了许一些有规律的线条。

这些线条组合在一起,为他们构筑出了一幅简单的地图。

紧接着,两人反复对比,在确认没有任何遗漏后,这才将视线从石壁以及纸张上收了回来。

将所有东西收好以后,肖思瞬笑道:“呵呵,陈冲那家伙应该还没有察觉到这东西!”

白玉郎也跟着笑了起来:“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这地图既然出现在这里,说不定跟着洞穴有很大的关联,其中甚至有可能埋藏着更多的宝贝也说不定!”

肖思瞬若有所思道:“反正这地图我们也已经临摹了下来,不如直接先毁了吧,免得之后被陈冲给发现!”

等一行人得到宝贝之后,自然会顺着原路返回。

如果不将这地图提前毁掉,陈冲很有可能在后面有所察觉。

地图事关重大,肖思瞬可不愿意拿出来跟陈冲分享,而是想等将来找个合适的机会,自己过去那边看看。

旋即,他跟白玉郎两人立刻找来一些趁手的工具,开始对石壁进行打砸,不一会儿就将那些线条毁的面目全非。

看着已经完全无法辨认的石壁,白玉郎轻松不已的拍了拍手。

“这下子就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说罢,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从容之色也是跟着变了变。

“不对,陈冲那家伙之前肯定已经观察过这儿的情况,只不过没有查看的太过细致而已,这些痕迹那么新,他若是看到了,说不定会有所怀疑啊!”

“别担心,到时候我们就说是为了寻找阵眼弄出来的不就行了!”

说罢,肖思瞬又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接着对周围的石壁进行无差别攻击,直至将一大面岩壁都敲打了一遍后,他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样,就啥也不需要担忧了!”

看着眼前那到处坑坑洼洼的岩壁,白玉郎勾了勾嘴角。

“嘿嘿,还是瞬哥儿有办法啊!”

肖思瞬傲然不已道:“那是必须的,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到,将来还怎么带着你混诸天万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