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1067-68章 挖人

第1067-68章 挖人

“你们这些贵家子弟一言不合就要赌,赌天赌地的自以为神仙老子也要让着你,今日里爷爷偏生来教你一课,这人间并非何人都需让着你!”

那大汉吼喝道,一只巨锤指向叶天。

“小子,来与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而后者却是不慌不忙,有些游手好闲地摆弄指尖,轻描淡写道。

“若是我输了,我就将这座下的蟾蜍让给你,若是你输了,我也不要别的,只需要你将项上头颅借我一用,如何?”

“你要以这畜生来换爷爷头颅?”

大汉心怒,认为那叶天瞧低了自己几分。

“阁下真是多虑了,我坐下这三腿蟾蜍乃是异兽中的至宝,除去他本身修为高以外,还有其他的作用。而你的头颅不过是一团烂肉,算得了什么?妄图与它相比,真是不自量力。”

叶天轻轻摇头,嘲讽都挂在脸上。

大汉冷哼一声,左手那画着玄蛇的巨锤向着叶天奋力地抛过去,在空中划出一道流光带着极速,庞大的冲击力在周围掀起了一阵风。

而这巨锤虽然速度奇快,但是在叶天的火眼金睛之下却变得极为缓慢。

只见他一抬手,那剑龙就低吟一声,剑气瞬间卷起。

而那如龙卷一般的剑气,将呼啸而来的巨锤重新卷了回去,大汉未曾料到叶天反应如此迅速,徒手接过巨锤的时候,手臂一震,连着倒退了数步,吃了个小亏。

“不曾想你竟然如此卑劣,想要与你比试一番,你却先出了手。”

叶天冷笑一声,直接站起身来,飞到大汉面前,一手降魔印直接打出。

后者想着这叶天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手上又有多少斤两?于是随手用巨拳相抗击,可是谁曾想到,自己以巨拳相接那不起眼的印法,后者竟然让自己连着后退了足足一丈。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

而脚下划出的那一丈长的沟渠,令他有些气性起伏不定。

反观对面叶天,却是信手拈来一般。

无意之中谈了谈自己身上的衣衫,有些游手好闲。

若是大汉是在先前见的叶天如此做派,一定会认为对方不过是毫无用处的花架子。

可是现在他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实力。

“有一说一,不曾想你这小子力道还挺足,先到以为你与其他的公子哥一样,只不过是些许仗着祖辈的福荫横行霸道的酒囊饭袋而已,现在看来还是有些斤两的。”

大汉瓮声瓮气道。

他素来是看不起那些为非作歹的世家子弟,但若是本身家世不俗,自己还偏偏有些本事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而如今眼前的叶天似乎恰好就是这一种。

“先前不是还说我只是个仗着法宝与妖兽横行霸道的草包?如今怎么变得如此之快。”

叶天淡淡道,不将对方看似恭维的话语放在眼里。

“爷爷不过是有一说一,但是今日里你这妖兽却注定是我的!”

大汉恨恨道。

“你我一码归一码,总之这妖兽我是要定了!但是看你本领不俗,若是落败也可以留你一条性命,先前那些世家子弟可都没有如此好的待遇,一个个不是被爷爷五马分尸,就是随便拉入哪个地方镇压个千百年!今日也算是爷爷慈悲之心大发!”

说完,口中念着慈悲,手中的动作可不慈悲。

只见那双手的大锤砸在一起,发出轰隆的声音,犹如一道闷雷炸裂在天地之间,无形中的雷电就向叶天砸了过去。

“我手中的这双锤可是砸死过不少像你如此的天才人物,他们有的身家殷实,哪怕是身后的老鬼出面,也不能奈何于我,所以今日里我打算放你一马,也不是畏惧你身后的力量,实在是你这小子有些力道,让我欣赏。”

大汉一边说着,手中的进攻却不停止。

而叶天则是拿着一把看起来轻飘飘的青诀冲云剑随手格挡,在外人看来就好似是大汉故意放水一般,可是只有他们彼此清楚,叶天手中的剑虽然看起来轻飘飘的,可是每一剑的力道却不比大汉手中的巨锤差半分。

“看来到如今为止我还是有些小瞧你了。”

当他还感觉到自己有些气喘吁吁时,心中更多的是沉思。

从方才的对战之中,大汉发现叶天所散发出来的气血极为旺盛,甚至如汪洋大海。

如此看来遍布可能是那些装嫩的老怪物,可要是叶天果真如面上瞧的那般年轻,那他竟然能够拥有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实力,如此天赋岂不可怖。

想必也与先前那些遇见的寻常公子哥不一般,似叶天这种必然是大家子弟的种子选手,说不得这附近还会有护道者的存在。

大汉想到这里有些狐疑的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与我打斗,你还敢分神,当真是瞧不起我?”

叶天冷哼一声,先前他刻意并未动用剑龙,而如今大汉如此姿态,倒是令他有些不喜。

手中的青诀冲云剑向前一挥,就挥出了数丈长的剑气,而那大汉先前分神,一时间招架不住,以双锤奋力格挡,可还是有一只巨锤被这剑气击飞。

一时间,战场之上叶天单手持剑,一身素白衣衫整洁如新。

而那大汉此时却有些狼狈,手中的一双巨锤只剩下一只,另一只早已飞远了去。

而他的衣衫破旧,早就被无数的细小剑气给划出了许多口子,瞧着有些衣衫褴褛。

“如今看来似乎是你输了。”

叶天冷漠说道,望着对方与自己对战成了如此模样,可是心中却没有半分高兴。

“愿赌服输,我自是知晓,但是就现在而言,似乎并不能判断高下输赢。”

大汉说道。

他先前还有许多招式未曾动用,而叶天虽然兴许还会有些留手,但二者之间的差距必然不会太大。

如若不然的话,自己恐怕早就败在叶天手中。

“你的项上人头且不用了,只需要你们将这堡垒让与我身后白袍,也好免去了一场战争。”

叶天似乎未曾听到大汉先前说的话,而是自顾自地说道。

“未曾分出高低,你如何要断胜负?”

大汉怒道,伸手又要去握巨锤,向叶天继续发起进攻。

可是后者只是冷漠的望了他一眼。

随后他胸膛之上划出两条血线,殷红的血液从那血线之上缓缓流淌下来。

“要是方才我再加深几分力道,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如何与我谈胜负?”

叶天淡淡道。

大汉低头望着自己胸口上的血腥,还有几分不敢相信,用指尖触摸了一下那粘稠的触感,这才知晓自己原来早已败于对方。

“你到底是哪个家族的人?从未听说过就是出现过你如此人物。”

大汉久久才回过神来,呆呆地望着叶天,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言语。

若是落败于其余的同辈修士之中,恐怕他也未必会如此难以接受。

偏偏眼前的叶天却是一个典型的小辈,还属于血气方刚的年纪,却可以将自己打败,如此天赋异禀实在让他有些不平衡。

“我从未说过我是属于哪个家族的人,我只是一介散修而已。”

叶天淡淡道。

如今将眼前大汉的胜负之心彻底击溃,那他的目的就早已达到了。

“散修?”

纵然大汉有些不敢相信,但是看着叶天如此认真的面孔,不像是半分玩笑。

“那你莫非是那些隐世不出老怪物的徒弟?”

大汉问道。

他可不相信叶天只是一个普通的散修。

“若是说起师傅的话,有一位应当算是吧,他的修为倒是不弱。”

叶天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先前传授自己佛门术法的地藏王菩萨,而他也的确算是后者的记名弟子,叫一声师傅不为过。

“倒是早就听说有些许隐世不出的老怪物收了些许弟子堪称妖孽绝世,如今想来你就是其中一位了。”

大汉如此说着,也算是在安慰自己。

毕竟这世间有些人的天赋实在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他人修炼数百年也不过抵他几日的功夫,这又向谁去说理?

叶天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只是冷冷的看着对方。

“先前说过要是赢了,取你项上头颅一用,现如今我放过你,不要你头颅,你只需要回去告诉你那两位哥哥,叶天协同龙巢门首领,前来讨教。你们中垒……在这片地盘上占据太久时间,是时候该换换主人了。”

叶天回首,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蟾蜍背后,盘膝打坐,调整着自己体内有些紊乱的气息,先前对付那大汉,他也有些吃力。

毕竟未曾动用火龙也未曾动用剑龙,而只是单纯的依靠肉身的力量与他战斗。

如此以来才能让大汉输得心服口服,从对方最擅长的领域将他击败。

“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可是我那两位哥哥可要比我厉害的多,就算你们人再多一倍今日也是铩羽而归,但是我可以替你求求情,让他们留你一条性命,其余人就说不准了。”

大汉说着。

正所谓恩怨各一桩,叶天放过他一马,他也愿意替叶天求求情,这算是两不相欠。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挖人

“至于到头来谁替谁求情,还是两说,你先进去通报一声。”

叶天不耐烦地挥挥手,催促对方赶紧进去通报,他的时间可是宝贵。

“我们能够占据此地如此漫长的时间,也并非没有道理,也只不过因为我那两位兄长所修炼的功法有些特殊,如若不然的话,他们早就到达了鬼尊境界,哪怕是前往内原也可以成为不小的巨头。”

大汉道。

“但是就目前而言的话,你们现在也的确只是在于我们这些小喽啰争抢地盘,对吗?”

叶天睁眼默默地看着他一下。

而后者也深知叶天说的没错,哪怕是因为功法的缘故,无法到达鬼尊境界,事实的确就是他们兄弟三人在此盘踞多年,也打压过无数即将要崛起的堡垒。

只不过如今他有些厌烦了现在的生活。

“我可以向我那两位哥哥通报一声,但是至于他们会不会理会你们这就难说了,若是不理会的话,恐怕你们在此地等候一年半载,也未必会有人出来见。”

大汉说着也不等叶天二人反应,直接扭头就像堡垒之中走去,而原先被炸开的城门,如今竟然自行缓缓地修复好了。

“这地方还真是诡异。”

叶天望着大汉向堡垒内里走去,不禁喃喃道。

“这些堡垒所建筑的金属都是可以拥有自愈能力的,哪怕是只剩下最后一小块,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与能量,到最后也能恢复的完整如初,所以这些也是战场之上必备的物品。”

墨瞳以为叶天是见到那缓缓愈合的城门,不仅感慨。

后者听闻前者这一番解释也只是点点头,表示知晓了,他所感叹的可并非是这城门。

那大汉言语之中颇有个性,要不是先前他给叶天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并且二人处在不同的阵营之中,恐怕叶天会有兴趣与他交流一番。

而后叶天立刻将那些无用的杂念统统抛之脑后,他慢慢的感受着自己体内丹田的变化,先前他施展降魔咒的时候,他能清晰地感受到丹田之中似乎多了些什么。

而如今缓缓那是一番之后,发现在那丹田的正中心,竟然有一颗散发着微弱佛光的小珠子。

叶天一时间只认为有些纳闷,自己除了金丹期,以后可就从未在丹田之中,结过丹。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舍利子,可真不是得道高僧才会有的,但为何我如今不过是修炼佛术数日,丹田之中怎么就会出现如此诡异的情形。

叶天随意地猜想道。

貌似在叶天体内出现的散发佛光的小珠子也只有跟舍利子有关系,若非如此的话,也难做别的解释。

“你体内莫名出现的这东西为何有些眼熟?”

蜃的声音忽而在叶天脑海响起。

“这应当是佛门的舍利子,想必是我佛法太过高深,悟性太强,所以才能结出来。”

叶天笑道,颇有些不在意。

“不,你说的舍利子,我似乎在典籍之中曾经见过,虽然气息有些相似,可是我敢确定并非是同一种。”

“你何时又在典籍之中见到了有关于佛教的说法?”

“那是许久先前尘封的记忆,佛教确实在鬼界之中流传过一段时间,只不过前者似乎是因何原因开始销声匿迹在此界,总之关于他的记载是少之又少,但是有些许特别处却未曾遗漏。”

蜃说道。

“佛门舍利子乃是一介重宝,但是他唯一的用处就是清心寡欲,还有就是可以消除污浊之气,但是我也在点击这种见到过与佛门舍利子异常相似,但是功效祛完全不一样的。”

“什么?”

“那东西也是诞生于人体丹田之中,散发着如何佛光,但它却并不是舍利子,而是魔珠。至少那典籍之上是如此写的。”

“魔珠?散发着佛光的为何会是魔珠?”

“因为那是假佛,假佛自然就是魔,虽然散发的也是佛光,虽然也是如同一颗珠子一样的存在,但是它其中蕴含的却是滔天的杀意,能够蛊惑心神,麻痹人的心智。”

“你为何只晓得如此清楚?”

在叶天的记忆中,似乎蜃对佛教的事情知晓的并不多,为何对如此偏门的一个魔珠却如此详尽。

“因为这东西对我们族群来说大有好处,众生相里面,唯独这些负面情绪的东西最难收集,然而不巧我在早年间曾经收集过一魔珠,是在一个老秃驴的体内,那个时候他们寺庙里的人还以为终于诞生了一位佛陀,谁知晓却是一位魔头。”

“你对佛教其实并没有那么陌生。”

“每个人总有些秘密,你我之间现在不过是合作关系,我的过往你不需要知晓的太多。”

蜃说着,叶天第一次清晰的感受到了他们二人彼此之间的距离,哪怕是在同一个身体之内。

“我知晓了。”

叶天似乎没有太过在意,只是继续调息着自己体内不稳定的气息。

而蜃也不再说话,二人的对话就告一段落。

而后当叶天终于调整好状态之后,眼前也出现了大批的军队,以及军队面前那身形魁梧的三人。

真不愧是亲兄弟。

叶天喃喃道。

先前那手持两柄巨锤的大汉在叶天面前已经算是庞然大物了,如今他的两名哥哥竟然比他还要高出半个头颅。

而身形更是不止半圈,这身形巨大的三兄弟走在路上犹如三座小山在缓缓地移动,但其实速度并不慢。

“是哪个将我弟弟伤了?”

那三人一来到两军之中,其中一名手持长刀的汉子就高声吼道,那声音并不比雷鸣小半分。

“我与贵胞弟乃是两军之中正常交手,胜负也是有所见证,阁下如此气势汹汹,是在兴师问罪的吗?”

叶天毫不胆怯地直接站出身来。

虽然他的身形与那大汉相比,实在有些渺小。

但是其气势就是不弱半分,深厚的剑气如虹,冲天而起,占据了半片天空,隐隐有龙吟之声。

“好一个英雄出少年,你这小辈年岁不大,可是境界已然不浅,并且还有如此修为的剑道造诣,若是我兄弟三人与你相同年岁比都,恐怕早就被你甩出几条大街。”

出乎叶天的意料,那手持长刀的汉子并没有咄咄逼人的向他发难,反倒是言语之中都充满了欣赏的语气。

“阁下谬赞了,不过是仗着脑子转的比他人快些许,平日里也比他人用功些许罢了。”

叶天用谦虚的语气说着并不谦虚的话,墨瞳闻言,不由轻笑。

“好一个油腔滑调的小子,那龙巢堡垒靠什么留住你的?我们中垒愿意出十倍。”

长刀汉子将长刀扛于肩上,一手叉腰,粗狂吼道,摆足了挖人的架子。

而叶天身后的士兵纷纷露出难色,若是对方真是铁了心想要把叶天挖过去,那么他们所付出的代价龙巢堡垒必然是付不起的。

而所有人中恐怕也只有叶天与墨瞳知晓,哪怕对方是拿出天大的宝贝,也未必能让叶天临阵倒戈。

叶天心中有如此自信,是因为他深知自己为人秉性如何。

虽然算不得是好人,但是也算不得如何大奸大恶,至少自己所做出的承诺是一定会兑现的。

至于墨瞳,兴许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何会的叶天如此有自信。

“阁下还是将那些宝贝收起来,留给自家手下用吧,叶某是闲散惯了的。在这龙巢堡垒之中也算是个名副其实的二把手,可是若是到了贵堡垒,恐怕能不能排上名头都是悬的。”

叶天笑着摇摇头,拒绝道。

有些直白,但是却让身后的将士松了一口气。

“你小子大约坦率如此吧,我替大哥与三弟做主,若是你肯加入我们,那么我们这老四的位置就归你了。从此以后就不在只有三位当家的,还有你这四当家的,如何?”

那长刀汉子虽然看起来粗狂,像是盗匪一般,可是粗中有细,也深知以叶天如今的天赋,哪怕日后到达鬼尊境界也不过只是时间的长短问题罢了。

而此刻付出的所有代价,等到那一天都显得不那么重要,毕竟鬼尊境界强者,那可是属于质变的存在。

若是没有,那么哪怕大乘境巅峰修为的鬼修在此地再多也只能称霸外原,甚至连踏足内原的资格都没有。

若是多了一位鬼尊境界,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不仅可以进入内原之中享受各种资源,甚至连子孙后代也可以福泽。

总比如今百年进行一场乱战,在刀尖上舔血,内原之中的日子可比现在要安稳的多。

“这四当家四当家的听起来就有些不吉利。”

叶天摇摇头道。

“莫不是想兄弟想要我这二当家的位置?”

那汉子说着,手中长刀寒芒闪烁。

“实不相瞒,我想当你们大当家的。”

叶天一本正经说道,面无表情。

那长刀大汉不仅没有生气,反倒是笑出声来,只不过这笑声才持续两秒就变为了阴沉地低吟……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