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惺惺相惜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惺惺相惜

“你这小子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有多少人求着加入我们都未曾进入,如今由我亲自来盛情招揽,你倒是不领情,哪怕你身后站着一位隐士高人又如何?真当我们中垒是纸糊的吗?”

“是不是纸糊的我不知晓,可是至今为止两军对战都未曾报上过姓名,倒是有些糊涂。”

叶天说着,似乎无论对方展现出如何的姿态,他都能够应付自如。

“中垒,大刀萧玄!”

那大汉说着直接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在叶天面前挥出了一道刀锋。

正所谓剑有剑气,刀有刀锋。

前者是占据了一个轻灵,可以随意变换形态,也可以至柔也可以至刚,后者就是单纯的霸道路线,乃是讲究一力破万法。

而叶天面对那一道向着自己冲过来的刀锋,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是轻轻一抬手,身后的剑龙就将一团剑气直接喷涌出来,冲向那刀锋。

两者在触碰到的那一刹那就轰然炸裂开来,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在平整的战场上,炸出一道巨大的坑洞。

“倒真如老三所说的,你虽然年纪轻轻的可是实力却不弱,有足够的资格与我三兄弟为敌,但若只有你一人的话,我们讲规矩,以车轮战也能将你击倒,我们若是不讲规矩围殴你,那你就必死无疑!”

萧玄满面戾气地说道。

而这时候叶天坐下的蟾蜍就不满了,他从未被人如此轻视过,除了叶天。

随着它腹中一阵咕噜声。

悄无声息的毒液从蟾蜍的背后蔓延出来,随之一同出来的还有那浓浓的毒烟。

那些读音背蟾蜍控制着没有四处蔓延,而是很有目的性地向着萧玄所在之地滚滚而去。

纵然对方修为高深,可是这毒烟无形无质,他又不能像叶天一般召唤出同样虚无缥缈的火焰,将这些毒烟焚烧殆尽,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下众人,有许多在这毒烟的侵蚀之下直接倒地不起,生死不知。

“好一个狠辣的妖兽。”

萧玄此刻已经怒得说不出话了。

自己先是好言相劝,个对方非但不听,还对自己动手,他何时受过如此委屈?

“战场之上成了对立面那自然就是敌人,二当家的,不必多费言语,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叶天也实在不愿意过多与对方废话,直接飞跃而起,抽出手中的青诀冲云剑,与对方长刀相接。

这两件绝世兵刃触碰到一起都有电光火石在其中迸发出来,而叶天的力道稍逊一筹,毕竟对方是老牌修士,如此一来倒有些吃了亏,虎口震裂开来,丝丝血迹流下。

“再来!”

那二当家的似乎很久没有如此畅快的战斗过了,面对叶天这个难得的对手,已经点燃了心中决斗的欲望。

方才那一下可不光只是擦出来刀与剑之间的火花,更是擦出了他与叶天之间的战意。

而叶天在经过了先前与那手持双锤的老三战斗一番之后,如今在面对这位二当家的,虽然精神上有些疲惫,可是更多的却是欣然。

与同阶修士的战斗,他未曾经历过太多。

那先前只是接触过一名老妪,而后者的战力实在有些出乎意料的低。

如今这对面三兄弟,毫无疑问显然都是这个境界的佼佼者,随便一名拉出去也最少可敌二三名同阶修士。

其中老二的长刀是当之无愧的锋锐霸道,与叶天的青诀冲云剑相比较起来,一柔一刚,犹如太极之中的阴阳鱼,彼此交缠。

两人的身形也在战场中不断交换位置,可是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对方三尺的攻击范围。

叶天手中的青诀冲云剑挥舞过去,那剑气四散,就很快被萧玄手中的长刀给吞噬个一干二净。

后者就立马挥舞长刀过去,散发出霸道的修为。

叶天手中的青诀冲云剑犹如一条青色的小蛇,而身后的剑龙也在咆哮着,在叶天的示意之下加入了战场。

萧玄面对着剑龙的加入,不仅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更加欣然,眼神中充满了疯狂。

“从未有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战斗!我倒是有些舍不得杀你了!”

萧玄狰狞的笑道,手中的长刀化作一只猛虎,与叶天所幻化出来的剑龙相互撕咬。

而两边的士兵只是呆呆地望着战场之中的龙争虎斗,气势滂沱,将整个战场都弄得塌陷了三分。

“似如此势均力敌的战斗,老二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

就在那堡垒之下,那神秘的大当家的此刻正在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场战斗,没有一丝慌张,也没有一丝焦虑,像是在看一场小孩子之间打斗的戏码。

“大哥,你为何一点都不担忧二哥的情况?我说过那小子绝对不是好缠的,他先前与我战斗的时候都没有使用过剑龙,如今用上十分力气,恐怕二哥都有些吃紧。”

那先前与叶天交过手的三当家道。

他自然知晓叶天的厉害,所以才如此焦急,可是大当家的依旧是一副看戏模样,散发出慵懒的气势。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战斗,即便我们再着急又有何用?还不如等到胜负分开之后再说,若是老二赢了那就让他回来,然后继续指挥战斗,让那些许久未曾见过我们发飙的家伙知晓知晓,猛虎是打盹,可不是死去。”

“但若是二哥输了呢?”

“若是老二输了也是技不如人,那就由我再上去,我们三个兄弟总不会败在一个人的手中。”

大当家说到。

可是他即便展露出了一副放松的姿态,眼神却始终盯着那战场上的打斗戏码。

二人之间的刀光剑影你来我往,在他的眼中已经被分割成了一处一处画面。

若是接下来老二的真的不幸落败了,那么他替换上去,虽然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出叶天的弱点,并且将对方一举击败。

他的两名兄弟都是以力量著称,也唯有他一人是以神秘闻名。

何为之神秘?

那就是知晓他人不知晓的,能做他人不能做的。

大当家萧源,就是如此。

战场之中,龙吟虎啸,彼此之间参差不齐,更有刀光剑影不短来往。

而叶天身为这战场之中二人中的一位,此刻气息已经极度不稳,体内的灵气运转从未如此畅快。

他许久未曾动弹过的境界修为如今竟然也有了些许松动,不禁让他更加欣然。

自从进入到鬼界之后,他所经历的战斗实在是太少。

那些举手投足之间就能解决的战斗,在他的眼中根本算不得战斗。

只有像如今这一般战的酣畅淋漓,能够将自己的修为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如此才能够磨砺自己的修为。

“二当家的当真是一把好手,实在让叶某有些佩服。”

叶天打斗之余喊道。

而萧玄则极为默契的退后几步,二人分开,战斗暂时告一段落。

“今日倒是畅快,只不过你小子还是得罪了我们兄弟三个,迟早有一天要教你压入堡垒之中!”

萧玄恶满脸戾气说道。

虽然表面依旧是那样凶神恶煞的,但是却没有了先前那一搬,非要将叶天置之死地的气势。

常言道不打不相识,这二人之间竟然莫名有了些许惺惺相惜的意味。

“若是二当家的有这个本事,那小的自当悉听尊就。”

叶天拱手笑道,纵然胸口起伏不定,气息还未平稳,但是依旧抵挡不住一阵畅快之意,在胸口激荡。

“为何这二人打斗之后竟还能谈笑风生?”

在一旁观战的三当家有些看不懂,他素来只适合动手,不适合动脑面对这一类莫名的情绪也是麻木。

“你现在可知晓为何我说你天赋全都在那一双手上的龙象之力中?你二哥虽然也是蛮力惊人,但是他好歹也有些脑子,但是你却偏偏只有一根筋,不过这也好,至少相处起来不累。”

那大当家的说着,笑眯眯地看着叶天与萧玄,是眼眸之中在不经意之间闪过一丝寒芒。

“弟弟自然不如哥哥的脑子灵光,还请哥哥解惑。”

三当家的一幅虚心请教的模样让萧源越发气笑。

“你二哥这是与那年轻人惺惺相惜,不过就算说了你也不懂,总之这二人如今若非是彼此对立的身份,恐怕还会成为好友也说不定。”

萧源说着。

而那三当家的果真一副没有搞懂的样子,眼神中带着迷惑,望了望叶天,又望了望自己的二哥。

“你现在不需要知晓那么多,你如今只需要知晓好好利用自己手中的龙象之力来守护我们这一份难得的基业就好。”

萧源说着。

他一向认为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有各自独特的使命,而自己的这位三弟,虽然从小脑子都只有一根筋,但是一身的修为与蛮力确实不差。

如此以来,也正好印证了大道之中有得必有失,既然选择了绝对的力量,那么总要学会放下些许其他东西。

萧源想着,面色忽而低沉下来。

而此时,军营之中号角声响起。

第一千零七十章战争开始

两军交战重要的自然是时辰。

经过了叶天与二当家之间的主帅交战,接下来面对的就是真正规模的战场。

“要是在乱战之中,你们选择挑战,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要是你们赢了这地盘就是你们的,但是今日若是你们输了,那你们只好留下自己的性命。”

大当家的开始站到阵前喊话。

口中说的都是彼此心知肚明的规矩。

“这是自然!”

墨瞳只回那么一句。

“先前我二弟与三弟领教过了那位少年英才,如今我也心痒难耐,不知可否赐教一番?”

大当家说道。

而叶天身后的士兵,此刻有人脸色都已经铁青。

“这兄弟三个哪里有轮着对一个人使用车轮战的道理,我还是当初那三个自称无敌的当家吗?”

“可不是,从来都听说这三位当家的只要出了一个就是无敌的存在,可是我们将军如今已经接连打败了两名,不曾想这大当家的也要出来掺和一脚,实在有些无耻。”

“嘿,说不定对方的名头就是这么来的,也就是看我们将军年轻,这才想要欺压一番,若是不然的话,换做其他老一派的高手,谁会搭理他们?”

类似于这种传言,开始在不大的战场之中彼此传开。

“既然是大当家的赏脸想与在下切磋一番,有何不可?”

叶天笑道。

如今他胸口的战意还未平静下来,面对对方的邀战,他又岂会怯场。

“但是需要事先说好,我会的,可没有兵器只是拳法。”

“叶某自然不会占你便宜,我也以拳法相对如何?”

此言一出,周围满是哗然。

恐怕先前只要长了眼睛的都曾见到叶天是擅长剑法的,而如今这大当家的一出来就不顾身份要挑战对方,并且还说自己不善兵器。

这不是也在逼迫叶天不可使用剑术吗?

一时间呼声逐渐一边倒,身为二当家的萧玄也有些不自在了。

他自然知晓大哥的修为其实比起自己于三弟还是要差上一点,而他也一直是担当智囊一般的存在,可是也未曾大哥想过会如此不顾及。

但是相隔甚远,传音也传不过去,萧玄只好一边干着急。

“这倒是不必了,阁下本就擅长剑法,还是以剑相斗较好。”

萧源说着,此话一出,倒让周围不少人平息了一下心情。

叶天只是淡笑着。

再无废话,他身影轻晃,一手持剑瞬移萧源身前,抬手就是一剑劈下!

萧源措手不及,双手高抬拍合,夹住霜白长剑,闷哼一声,脚下青石碎裂,丝血从嘴角流下。剑虽三尺,却重比万仞山峰!

提起一口真气,双掌发力,罡气震开长剑,横扫一记鞭腿。叶天横剑挡之,却仍是划出数尺,地面泥石,两道滑印清晰可见。

不作停歇,叶天一跃而起,如龙腾于天!萧源足下发力冲来,如虎行山林!

就是这龙争虎斗,拳来剑往,数十回合。

最后叶天舍了长剑不用,一掌轻拍萧源后背,萧源也不阻挡,以一拳直击叶天后心。

拳掌相换之后两人终于停下,萧源认命一般轻叹,叶天苦笑摇头。

最后,叶天破了只袖子,萧源只是腰背愈发佝偻。

萧源朝叶天拱拱手。叶天还礼。萧源转身离去,不过三步,一口鲜血喷出。

而叶天脸色苍白,忽而喷出一口血。

两人之间的战斗堪称是电光火石之间。

彼此之间没有一丝花里胡哨。

甚至周围还有些人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眼前二人身形一阵虚幻。很快又分开。

然后二人就分别吐出一口老血。

这就结束了?

就是连二当家三当家都有如此的疑问。

“阁下不愧是少年英才,在下自愧不如。”

萧源拱手道。

“还请大当家的莫要妄自菲薄。”

叶天客气道。

哪怕是先前那萧玄与三当家的,与二人大战如此多个回合,也未让叶天流出一丝血迹。

可是如今这修为明显不如那二人的大当家,自己却是喷出了一口老血。

想了对方名头必然是不虚的。

“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阁下可否答应?”

就在二人分开不多久,那大当家的忽而开口说道。

“阁下但说无妨。”

叶天回道。

“我观阁下先前善使剑意,与我战斗也并未发挥,不知阁下可否用一式,也好让在下长长见识。”

大当家说道。

先前叶天在他眼中的破绽也只够让对方喷一口老血。

他想着远远不够。

“莫非阁下是想让在下演示一番?”

“若是公子不嫌弃的话。”

大当家笑眯眯说话,眉眼成了一条缝隙,像一只狡诈的狐狸。

“有何不可?”

叶天爽朗笑道,一手抽出青诀冲云剑。

“小子,这家伙可是没安好心的,你要是真在他面前施展剑法,要是被他看出了什么破绽,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蜃连忙提醒道。

先前他与叶天说的那样一番话,之后就许久未曾出言,如今见他要往火坑里跳,就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我得剑道也不是他人一见就可以破解。”

若是说其他叶天可能会小心谨慎些许,但是论及剑道,他有自信,哪怕是在天赋绝伦之人只见一遍,也绝不可能发现破绽。

而且他的目的可不只是单纯地展示给对方看。

先前经过那两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他似乎有所领悟,如今正好借题发挥。

也好这场战争在最后重整一下军心,至少要让他们知晓,眼前的中垒,也并不是像传说中的那样不可战胜!

“大当家的可要看好了,我有一剑可开天,此一剑……万世难寻!”

随手拾起一枝枯枝就作起手式,叶天微眯双眼,目光忽而凌厉。墨瞳在一旁瞧得怔怔出神,平日内敛的叶天,升起一股别样的凌人气势,宛若一柄将出未出的绝世利剑!

叶天起手缓慢,而后的剑式却愈舞愈快,有身周落叶随剑气飘零起落。忽而叶天低喝一声!一跃而起,白衣猎猎,单手高举枯枝腾空而上,周遭剑气冲天而去!剑气炸散,刹那间,万里无云!

叶天只出了一剑,可是在常所见之人纷纷侧目不已,甚至还有许多人都在愣神之中没有回过。

方才那一剑,就犹如一轮天日,让这万年未曾见过光芒的鬼界,经历了短暂的一次清明。

“这一剑……就是阁下的开天一剑?”

萧源面色不改,胸口却好似有怒涛翻涌。

对他人来说,这仅仅只是一式威力强大的剑招,但是对于他的意义来说却是非凡。

又有谁知晓他在此地留守多年,占据这个位置久久不肯突破鬼尊境究竟是为何呢?

莫非真的只是害怕到了内原之中无立足之地?

他萧源何时是这种畏首畏尾之人?

“今日里能见公子施展这一招剑法,已是此生无憾。”

大当家说着缓缓地退回到了自己的阵营之中。

“这一战就当做是我此生最后一战,自此场战役之后再无中垒!”

萧源忽而又说出来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就连萧玄与那三当家一时间也搞不懂大哥如何想法。

来得如此莫名其妙。

“这件事情,大哥以后再给你们解释,只不过这场基业终究不是我们的,到时候说与你们听就懂了。”

萧源说道。

“只不过在此先前还需要经历最后一场战斗,而捍卫我们最后的荣耀。”

“大哥,您说的我都愿意听。”

三当家的虽然一直是一颗死脑筋,但是赤胆忠心绝不会错。

“这基业是您一手创办而来的,若是今日您扔了去,我也没有半分心疼。”

萧玄道。

萧源知晓他说的是假话。

而前者只是嘴唇动了几下,随后这二当家于三当家立刻脸色一变,满脸写满了不可置信。

“就是果真如此的话,即便放弃这一分基业,也是无奈之举,怪不得大哥。”

萧玄道,他说出如此话语才算是真正的不怪罪萧源。

“反正无论如何我都是跟着大哥二哥的,这地方待久了也是无聊,到时候换了一处新地方也好找些许新的人打架。”

三当家说着。

“这地方自然是要让的,但是却不可以如此轻而易举让出,就让收下这些狼崽子们再最后吃一回肉!”

萧源话音刚落。

“鸣鼓准备战斗!”

三当家大声吼道。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已经许久未曾有人敢在乱战时期来找我们中垒的麻烦!就算对方是剑仙转世,也不可如此放肆!”

萧玄亦大喝道。

那叶天在今日里打破了他们无敌的神话,他心中除了惺惺相惜以外,自然还有几分不服气的。

“若是不将他们杀一个片甲不留,真就是破了我们不败的神话。”

萧源道。

他抽出了许久未曾动用过的宝剑。

“战争……终究是开始了!”

一片喊杀声中,叶天恍惚间竟然认为有些似曾相识,身后的将士们纷纷向前冲去,他陷入了这一团黑色的洪流之中。

“叶天。”

他听到有人如此叫他。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