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1157-58章 久别遇故人

第1157-58章 久别遇故人

遮天蔽日一片,尽是喧嚣尘土。

叶天淡漠望着眼前这乌泱泱一群小鬼,厉鬼,眼底寒意泛起。

“无需公子动手,我方才恢复,如今正需大补之物。”

判官道,来到叶天面前,将叶天护在身后。

“麻利点。”

叶天淡然道。

“是!”

判官沉声点头应诺。

眼眸中闪过一丝狠厉,身上所散发出来若有若无的气息,本就对那些鬼魂有所压制。

于是众人面前是乌泱泱一片成千上万的小鬼,也无一人敢上前半步。

判官一声冷笑,而后张大口来,猛然一吸!

一时间有大风忽起,这呼啸的狂风不断的推动着面前的小鬼向判官那边走去。

然后这狂风越来越大,判官大嘴如血盆,瞬间将眼前的一群小鬼吞噬下去。

砸吧砸吧嘴巴,颇为回味。

剩下的幸存者不断的后退,虽然他们并没有太聪明的灵智,但是毕竟拥有生命,至少知道趋吉避凶。

先前这一群小鬼汹涌的向这边来,也是因为感受到了叶天的气息,并没有感受到散发成千万份的判官。

如若不然,是万万不敢靠近这一片区域的。

“欺我公子,今安敢走?”

判官怒喝一声,手中蓦然以道韵凝成一只丈长毛笔,向前一点。

瞬间,眼前的小鬼似乎化成了墨水般,在一声声哀嚎声中被毛笔给吸收掉,而后整支毛笔瞬间变成墨黑色,吸饱了墨汁。

“一支判官笔,可断天下事。”

判官沉声道。

面前千军万马都在一瞬间一扫而空,颇有大将风采。

若不是形象太过怪异,最少也可称的是一个风姿绰约。

“公子,此间事平了。”

判官说道,让出一条道路出来。

再无乌泱泱一片,只有一条并不平坦的大道。

“嗯。”

叶天应了一声,一指点在判官身前。

随即在后者身上,泛起了一圈涟漪,有仙元如潮水一般洗涤着判官的身体。

“先前你本为煞气所化,虽然自成一道,可终究算是妖邪之物,如今我以道法仙元助你洗去污浊,日后即便是称道,也不必太过顾及天地不容。”

叶天说着,加重了手中的仙元传输力度。

判官只觉得一阵可怖的力量瞬间充斥着自己的体内,而后就是强烈的剧痛,散发自灵魂之中,那是地狱都不曾感受过的极致痛苦,宛若整个人都要被这力量蒸发个干净。

可是判官只能够无声咬牙的忍受这一切。

因为他知道,叶天所言不虚。

即便是如今对方不帮助自己,日后他也会寻个机会去洗去自己身上的煞气污浊。

他本是这世界之煞所化,但却不是纯粹的煞气,还沾染了不少的阴气,日后若要自成一道,恐怕少不了天劫的刁难。

如今有叶天助他一臂之力,自然是再好不过。

这种痛苦持续了许久,最后的落幕是以判官的虚脱结束,画上了一个句号。

“虽然是现在苦了些许,但是对你日后大有裨益。”

“这些小的自然明白,多谢公子相助之恩。”

判官拱手道。

“反正现如今你是我的人,就算是帮助你,也算是帮助自己,到时候多了一分助力也是好的。”

叶天道,示意对方不必太在意。

“日后必然为公子抛头颅洒热血,不多一言。”

判官道。

叶天摆摆手。

“这些话我只想看,不想听你说,现如今,我们应该先去寻找天阴阁。事情闹得那么大,现如今天阴阁的藏身之处应该遭不住了吧?”

叶天说道最后,语气喃喃。

而后掏出来许久未曾动用过的轮回门,直接召唤,而后大手一拍。

以他现在的修为,即便是用自己的仙元来催动,也完全可以单独催动。

“进来。”

叶天淡然道。

判官有些呆滞的望着眼前悬空的石门。

“这其中有大道的气息……”

他的声音有些发颤,似乎是异常恐惧,仿佛是见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或者就想到了如何可怖事物。

“不错,是他分发给别个领域的,但是如今落在了我的手中,就是我的东西了,你大可放心使用。”

叶天道。

“可是……”

判官有些迟疑。

“你何必对他如此惧怕?”

“他身为大道对我乃是敌视,不过是碍于规则而已,才没有现在对我动手,大道盟恐怕都是他设计的。”

判官道。

“他现在怕是只想吸收我,到时候被他发现了我的踪迹,再被他施以诡计,恐怕即便是公子都保不住我了。”

他说的的确不假,即便叶天的修为已经到达天道,但是面对大道还是拥有一定距离的。

若是现如今,大道亲自出手对付他必然是不可阻挡。

“放心,若是他能够亲自出手,那你如今也不能跟我好好在此言商。”

叶天宽慰道。

虽然他也不知为何,但是大道从来没有出现过在世人的眼前,偶尔有人惊鸿一瞥,望见了他的本体,也只是那些藏在顶峰之上的人。

“这个世界从未有人见过真正的大道,但是深信不疑它的存在,就很奇怪。”

叶天道。

判官却丝毫没有听进去的样子,依旧忧心忡忡。

“多思无益,跟我走就好。”

叶天道。

也不再多言,直接跨步进入了轮回门,消失在了此地。

那判官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跟上叶天的脚步随后进入,然后轮回门消失,二人的身影不见。

“为何这十万大山都变成了如此模样?”

叶天看着这四周满目疮痍的模样,心中不经意间想起了先前的玖儿。

那小丫头不知现如今过了两百年有何变化,至于先前的天阴阁,叶天依稀还记得可以找到的道路。

可是二百年过去,物是人非,眼前的一切都变换了模样,连当年的道路也改了许多。

叶天好不容易才跟着判官一起找到了当年的道路,回到了昔日的天阴阁中,却发现这里早已成了一片废墟。

连天阴阁之上的那座大山都已经坍塌成了一片。

“不曾想这一去竟是百年之行,现如今回来已经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叶天莫名感慨,一时间满心胸尽是惆怅。

“公子,莫被影响了。”

判官冷然道,不含感情。

他只是能够拥有自己的神智,才来到这个世界上不多久,也并没有如何情感,只是对于叶天有一厢忠肠罢了。

“我知道……有客人,不……应该是主人家回来了……”

叶天蓦然间回首,入眼的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小姑娘,面容于那数百年前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整个人的气质是截然不同,若说得数百年前她不过是一个俏皮的丫头罢了,但如今,一身凌然的杀气,想必手中已经沾了不少的血腥。

“你去哪里去了,那么久也不回来看看?”

玖儿冷然道。

“去了有些远的地方,好不容易才赶回来了,没想到就已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

叶天微笑道。

久别重逢遇故人,虽然说这不是故里,虽然说眼前的小丫头相知时间不长。

“去了远的地方干脆不要回来了,还回来做什么?现如今时局动荡,你倒是挑了一个好时候。”

昔日的小丫头虽然面容不变,但是如今已经长成了大人,脸上的幼稚也逐渐被藏了起来,换上了冷漠的颜色,叶天虽然有些不习惯,但还是感觉亲切。

“总不能在外面漂泊太久不是?总有一天是要回来的。”

叶天脸上淡笑不变。

那判官也看出了眼前的氛围似乎不太适合自己待下去,于是悄然间退出了这个场景,到了百里之外警惕的看向四周。

这片地方总给他一种诡异的感觉,并不舒服。

“为何你会出现在这里?这里貌似已经搬走许久了吧。”

叶天道,来到玖儿身边。

“不过是想看看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而已,好歹曾经也在这里度过了数十年的时光,还认识了一个不算太糟糕的人……”

玖儿说道后头,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叶天。

“我这个不算太糟糕的人,实在有些糟糕,让你等久了。”

叶天道,有些歉意。

虽说自己当初确实是有事离开,可是就这样突然把一个小丫头扔在并不太平的时候,确实有些不太负责任。

“这些都已经过去了,算了吧。现在能见到你已经算很好了,你是我交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最后一个。”

玖儿道。

虽然自己曾经有段时间经常会埋怨眼前这个人,但是现如今见到了却丝毫生不起怨恨的念头,只是会想跟他待在一起。

毕竟正如她所言,眼前这人是他交过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朋友。

曾经在天阴阁之中生活了数十年,叶天是第一个她见到的并不对她恭敬,也并非她要恭敬之人。

而离开叶天后不久,这个世界就立刻发生了这样的动乱,于是他就被迫需要接受各种各样的修行,需要接受各种各样的历练,来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活下来。

“从前母亲大人还在的时候,从来没有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艰难的事情,有些万事都得靠自己偌大的一个天阴阁你要靠我一个小女子的苦苦支撑,才知道当初母亲大人的不容易。”

玖儿淡然道,只觉得有些累了。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造梦

“从前还小,现如今倒是长大了。”

叶天道。

“长大说到底是件好事也是件坏事。”

他没想到当初那个小丫头如今竟然掌管着整个天阴阁,让人有些意外。

回想起当初这个小丫头,还是在自己的庇护之下,只不过转眼之间,200年的功夫就已经成为了一阁之主,着实让叶天有些欣慰。

“世事所迫罢了,师傅他也回复了实力,现如今坐镇在那里,倒也不用太多事情让我操心,我只是负责管理一下。”

“那你们现在将大本营就在哪里?我想去找他。”

“现在排着队想要见他的人可多了,你要是想去的话,公事公办也得排队。”

玖儿一本正经。

“我想与他说一些同辈之中的切磋,这还需要排队吗?就算要排队谁敢排在我前面?”

叶天笑道。

唯有是在相熟之人的面前,他才会如此显露一些蛮横。

“你是说……”

哪怕玖儿一直从自家师傅的口中听说眼前这人的不同寻常,但还是没想明白为何一个人可以再区区百年的时间成为天道强者。

莫非叶天天赋当真如此恐怖?

“就是你想的那样,现如今我好歹也算一位天道修士,想要去找你师傅商谈一些事情,还需要排队吗?”

叶天笑道。

“果真如此,那倒不用。”

毕竟与眼前之人相熟,玖儿表现还算淡定。

“带我去,最后让你重新在此地建立天阴阁。”

叶天道。

“连我师傅他老人家都没办法,这样子保证你凭什么?”

玖儿淡道。

“万年前他是一个天道修为的强者,而我如今已然是天道修为,百年前还不是。”

叶天傲然道。

他也有足够骄傲的资本。

“那倒也是,不过将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呢?日后再说吧,我还是先带你去寻找师傅,找到他之后你们商议好事情我等着你以后在此地助我重建。”

玖儿道。

“可。”

叶天点头。

随后两人跟判官一起回到了天阴阁的新地点。

宫殿依旧是富丽堂皇的,不失颜面,只是曾经的主人,是眼前这位小姑娘的娘亲。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如此多年不曾见,我还以为你死了或者回去了。”

叶天面前来了一位红发老者,与先前土伯的模样大相径庭。

“原来你本体是这副模样,曾经不过是装嫩而已,一个身外化身竟然如此年轻。”

叶天调侃道。

“不过是曾经罢了,不过我属实没有想到,才不过短短时,不见你的修为,竟如此突飞猛进,还真有些不合理。”

土伯感应到叶天的气息,不禁咋舌。

他曾经也很看好叶天,但是没想到这小子已经超出了他重视的程度,如今应该用同辈相称了。

“只不过虽然的境界突破上来了,但是却给人一种很不稳当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土伯问道。

毕竟他已经沉浸在这个境界如此多年,自然能够一眼就看出叶天有问题。

“我不过才突破到这个境界,对境界之中划分不太清楚,也不知晓自己究竟有何情况,总感觉我的修为与你们的不太相同。”

叶天老实道。

他觉得自己的天道修为不应该只是如今的威势,哪怕如今也依然不可小觑,面对寻常的天道强者有八分胜算。

但这却还不能让他满足,他想要真正的,可以碾压同阶的力量。

“你尽量放松神识,展开你的身体让我进去。”

土伯道。

叶天毫不犹豫,直接开放自己的神识与丹田。

若说没有半点防备,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对于土伯还是有相当一大部分的信任。

而土伯将自己的神识探进去之后,时而皱眉,时而舒展,一时间表情无比丰富,像是遇到了疑难杂症的大夫。

“你可探测出来我身上有何情况?”

叶天问道,对方如此神情,实在让他有些忐忑。

“你的境界就去是如何突破的,为何我感受不到道的存在?”

“什么意思?”

“我感受不到你的道,懂吗?属于你的道路并没有显现在你身上可能被掠夺了,又或者是被你用来交换……这一身修为。”

土伯沉声道。

若真是后面这种情况,那眼前的叶天实在是鼠目寸光到令他失望。

“我没有用我的道来交换,也无人从我身上掠夺什么,但是……我真的感受不到自己的道。”

叶天道。

“这种事情别人帮助不了你,只能你自己寻找,也许被你遗忘了,也许被某些东西替代了,那倘若你一直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道,那你最终也不过是如此境界而已,永难寸进。”

土伯表情凝重,叶天亦如是。

“我知道了。”

“以你如今的状态根本不适合外出,你应当去闭关几天,几年或者几十年,谁也说不准,等哪一天你突然领悟到了自己的道你才可以出来。”

土伯道。

“可是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做,我不能停下脚步。”

“如今我们的交易已经作废了,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真身,但是我可以与你签订新的交易,只要你帮助我镇守天阴阁,等到这个世道安稳一些,我就去替你寻找你世界的大门。”

土伯说道。

“多谢。”

叶天知道的,不过是对方想要稳住自己,让自己留下来好好闭关稳定自己境界的说辞而已。

也许他真的会帮自己寻找通往故界的通道,但是并不是真的需要自己的镇守这片地方。

以土伯的名头,只要稍微散发出一些风头,说他就在这里,那些小鬼就会绕路走。

毕竟,好歹也是鬼界天道修为之中第一人。

“我要是去闭关的话,大概需要多久的事才可以出关?”

叶天问道。

“用不了多少时日,若是你的悟性超常的话,也许几年就可以出来了,但是要是你不开窍的话,也许几千年几万年你都出不来,你都始终会停留在这个境界,永远无法前进半步。”

土伯又提道。

“其实也不过如此。”

叶天道。

“给我准备好一处闭关的地方,我要安静一些的。”

土伯给玖儿一个眼色,后者看了一眼叶天,随后就果然吩咐下去,让人去办。

叶天对自己的天赋有着无与伦比的自信,并非自傲。

他心中的道坚定无比如今暂时不见也应该只是被隐藏起来了而已,怎么可能是凭空消失呢。

而让他心中所想到第一个念头就是先前突破境界的时候做的那一场梦。

也只有在突破境界时候那一场梦,才是这一路以来,叶天遇到唯一的劫难。

其余的人物刁难都不过只是一场场小曲折而已,真正能够影响到叶天内心深处的,也只有那一场梦境而已。

现如今他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闭关修复自己体内的到将体内的道修好了之后才可以成为真正的天道强者,如若不然一直只是单纯的拥有天道修为的力量,并无道韵,那么接下来影响他的将会是一生。

而后再准备好了的闭关之处,叶天盘膝而坐,将自己的所有的知觉全都封闭在体内,不再感知外界的一切信息。

而后他的灵魂全都沉浸在自己的体内静静地观察着自己体内所有有关于道的运行,当这些微妙的细节展现在叶天面前的时候,连他都不禁感叹,这修行界中诸多神妙的事情,其实都起于微末。

而后他尝试着干预自己体内那些所谓道德运行,而这些道原本是按照一个正常的轨迹运行,在叶天的干扰之下,瞬间左摇右摆起来,不再按照原先规定好的轨迹前行,反倒是像喝醉酒的壮汉一样,走路摇摇摆摆,他就是靠这样子试探,想要找出自己的道。

可是按照这样的方法,试了好一段时间,叶天始终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道。

就在他逐渐想要失去耐心的时候,突然间他改变的轨迹,哪一条道出现了某种改变。

这种改变是连他一时间都无法接受的,他眼睁睁的看着,因为自己改变了这一条小小的轨道而分崩离析的众多条道韵,险些精神崩溃。

若不是在最后,关键时刻,他将自己的肉身稳固住,恐怕下一刻他就已经会碎成无数块,成为一个亡魂。

叶天无奈叹息一声,他原本是想要将自己的道找到的,没想到竟然将如此多的体内道韵震碎了。

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等等,她说先前是因为一场梦境,自己才会将到隐藏起来,而若是自己让自己再经历一场相反的梦境,会不会好起来?

叶天如此想到。

于是他又蓦然间想起来,在自己储物空间之内,许久未曾动用过的造梦珠。

伸手一掏,手中就多了一颗梦幻的琉璃珠子。

这所谓的造梦珠,造出的梦境也只是随机的而已。

但是叶天曾经获得它的时候听说过,这冥冥之中,珠子似乎与自己的道,会有颇多关系。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