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七百零九章 拼死一搏

第七百零九章 拼死一搏

黄重贯不敢迟疑,从身上掏出一枚暗红色的丹丸,仰头一口吞下,那潮红的面色这才迅速恢复正常,也不知那丹丸究竟是什么,让原本消耗过巨的黄重贯灵气一下子恢复如初,甚至,要比之前还要更强一些!

这短暂的交手,也已经让黄重贯按照对方灵气释放程度,推测出叶天的修为境界最多只有元婴初期,假如他没猜错,那此人突破元婴的时间一定也不长,毕竟这灵气释放,仍还有结丹期修士惯用灵气方式的某些痕迹。这对他来说,大概只能算是唯一一个好消息了。

“冰域,千里剑川!”

黄重贯轻喝一声,身形一闪,不管不顾的逼近了叶天几步,抬手抓住了自己那把青玉剑,凌空一挥,挡下了破开叶天冰圈的一剑之后,竟是用自己的青玉剑,黏住了叶天的青决冲云剑!

旋即,就见他的青玉剑之上,寒霜密布,以闪电之势竟是迅速也冰冻住了叶天的青决冲云剑!

黄重贯这才松了口气,嘴角刚要勾起,却又在下一刻,眼瞳一诧,闪过一道惶恐之色!

那都被冰霜冻住的青决冲云剑,竟是炸起无数剑光,刺穿了青玉剑上传来的冰霜寒气,犹如一把炙阳之剑一般,反逼得青玉剑连同黄重贯一同,在半空之中连退数步!

“剑丹大成,圆满无缺!”黄重贯几乎傻眼,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叶天境界修为最多也不过元婴初期,但在这剑道一途之上,竟是大圆满的剑丹境界,简单来说,已经等同元婴巅峰的实力,更别说,同等境界之下,专修剑道一途的剑修修士,要远远强过普通修士!

这个家伙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修为境界实力,他到底是谁!偌大的天剑门,除了梁温生、周剑那些剑道天才,还有几个,能让自己剑道一途的实力远超境界修为的实力?

黄重贯心中暗然惊悚,他已然感觉到了体内灵气又开始飞速流逝,先前丹丸弥补的灵气,也在刚刚那一剑过后,消耗殆尽,如此情况之下,只怕最多再持续十多分钟,他黄重贯可再无胜算可言了。

叶天静静看着对面由于灵气不断流逝而面色变得苍白的徐翔,他嘴角微扬。

这黄重贯显然隐藏了自己真实实力,不过可惜,还是太过自大,敢追到这里来,如此倒也省事,等下抓住了他,直接送到被惊动赶来的各大长老面前即可!

黄重贯摸清叶天修为实力的同时,叶天也早已摸清黄重贯的真正修为实力,不过一个元婴后期的修士,剑道一途上,剑丹初成,不过是可以将灵气化为冰霜寒气,故而提高了他的剑道修为罢了。

真要想败他,一剑的事情罢了。

“怎么,支撑不住了?都告诉你了,莫要与我纠缠,偏偏你要像个甩不掉的牛皮膏药般死皮赖脸缠着我,即是如此,那现在,你也就不要走了!”故意打趣了一句,叶天话音才落,就抬手一挥,顿时间,一道庞大灵气凝聚于他右手手掌之中。

刹那瞬移,叶天以右手单臂抓住青决冲云剑剑柄,一剑挥出!

青决冲云剑上,一股巨大之力浑厚庞大,剑还未至,那倾压之势就已经率先包围黄重贯!

轰然之间,那黄重贯在叶天这一剑面前,只来得及抬剑格挡,就见青决冲云剑重重劈砍在那青玉剑上时,又有一道剑气破开所有,直接下击,生生打在了那黄重贯的胸口!

黄崇光当即如遭重锤,整个身体也向后倒飞出去,从半空直接坠下,结结实实的砸在地面之上,凹下一个大坑的同时,又荡起无数尘土。

至于他先前凝结的那些冰刺剑刃,寒霜之气,顷刻之间尽数崩塌破碎,四溅开来,看着到是绚烂无比。

别说十多分钟,就是一分钟,黄重贯也没能坚持下去!

黄重贯艰难从地上大坑之中爬起,此刻身上衣衫早已破烂不堪,脸上鲜血淋淋,模样更是恐怖凄惨。

咬牙之间,他还想再拼死一搏,但还没等他跃起升到半空,傲然立于半空之上的叶天就是简单向下一指,隔空驭剑,再次挥出一道剑气!

嘭!

那黄重贯撞在这剑气之上,又是一声惨叫,整个再次倒飞回地面,原地打滚七八米远后方才停下。

冷冷看了眼黄重贯,叶天落回地面。对于这手下败将,他并没急着上前,而是再距离他三四米远的地方,又停了下来。

黄重贯虽然落败,却也还不是毫无还手余地,他身上若还有什么报名法宝,叶天也需要谨慎才行,俗话说,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天下多少以弱胜强,或是几乎濒死却反杀对手的例子,皆是因为强者一方过于自大骄傲,露了破绽。

黄重贯艰难起身,看到叶天停下脚步并未走近,眼中闪过一抹绝望之色,他没想到,这叶天都已经占据绝对优势胜算,竟还这般谨慎保守,那他有些手段,可就没办法再用了。

这就糟了,黄重贯就是想和叶天同归于尽顺势毁掉名册的可能也全然没了,三四米远距离,不管他做什么,也都足够对方反应的了。更别说,对方还是一个简单大成圆满的剑道天才!

但,名册在他手上啊!纵使几乎不可能成功,也要一试究竟!

趴在地上的黄重贯不敢再有半分犹豫,背对叶天的手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冰盘,借着自己身上模糊的血迹,抹了一把直接蔓在那白玉冰盘之上!

等叶天注意到他这点小动作时,也已经晚了,这黄重贯驱动着身体内最后剩余的灵气,嘴上念念有词!

就见以他自身为.asxs.,一道金色光柱冲天而起,也幸亏叶天距离的远,在那金色光柱冲天而起之际,就已经数剑斩出。

那金色光柱,顿时被切成了数段,反倒挡在了他与黄重贯之间的三四米距离之间!

而且,在这些被切光柱当中,也有一股莫名的庞大力道,试图互相之间形成一道阵法,将叶天困于其中。

眨眼之间,叶天差不多也摸清了这黄重贯最后的手段,不过是一个依靠血肉灵力驱使的防御反击型阵法法宝罢了,可轻松破之!

叶天手中,再次举起那青决冲云剑!

“破!”

叶天驱动体内灵气,配合手中青决冲云剑,刹那之间,就见青决冲云剑剑芒大盛,形成一道道锋锐的剑芒,直接朝那些光柱刺去!

那些光柱一个个顿时再次被劈散,却也没有丧失光芒,依旧金灿无比,反倒像是由光柱变成了金色大网,兜住了叶天的所有剑芒。

“不要白费力气了,你破不掉我这金灵镜域的。”黄重贯咬着牙齿,嘴角带着冷笑,脚步踉跄的挣扎起身,望向叶天。

“破不掉吗?”叶天淡淡一笑,倒也不急着破,反正名册在他身上,这里又是天剑门,论拖延时间,最该担心的不是他叶天反倒该是这黄重贯。

可黄重贯却像是打定主意要跟叶天在这拖延似得,也没有了后手,只是躲在那金光之后,尽全力维持着这些金光。

叶天微微蹙眉,事出有常必有妖,这黄重贯的那白玉冰盘法宝,绝不可能只是放出这些抵挡防守的金光这么简单,莫非,他也是在等什么?

“这金光,总不会也有什么上古仙人的剑侍神魂吧?”叶天忽然想到姜玉坤的那个恒古玉佩,就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要知道,姜玉坤能在秘境之内以一个结丹境的实力,反而戏弄俘虏天剑门二十多位元婴期剑修,靠的就是那恒古玉佩内的上古仙人剑侍神魂附身。

谁知道,他这一声嘀咕,被黄重贯听到,却是面色一僵。

“你连这都知道?那我也不用瞒你,不错,我这白玉冰盘内,正是有一缕上古仙人的剑侍神魂,这些金光,也就是那位剑侍神魂的剑光所在,虽然我不是你对手,但只要这剑身神魂完全出现,到那时,也就是你的死期!现在才想到,就是想逃,也已经晚啦!”黄重贯眼看那金光已经飘散的差不多,自己手中的白玉冰盘也都基本完全变黑,干脆就不再掩盖自己真实目的,直接说了出来。

“这等法宝,召出那剑侍神魂,怕也要付出极大代价吧,值得吗?”叶天猜对了,但也并不慌张,看了眼黄重贯扔攥在手中那发黑的白玉冰盘,好奇问了一句。

“代价?你骗了我的名册,今日就必须死在这里,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也在所不惜!上古仙人的剑侍神魂面前,任凭你是元婴巅峰的剑修,也不够其一剑斩杀的了!”黄重贯双目血红,咬牙切齿,双目充满了对叶天的恨意。

要不是叶天,他何须如此狼狈,被破连那白玉冰盘都拿了出来!要知道,这可是他从三环金刀门内得到的最值钱的法宝,当年三环金刀门的那位长老也是因为足够相信他,才力排众议,将这法宝赐予了他,也是靠着这件法宝内的剑气,他当年才堪堪通过了天剑门的内门考核,从外门晋升内门。

今日若将白玉冰盘的剑侍神魂召出,从此以后,这法宝废了不说,他自己也要付出自己全部修为实力的代价,可以说,今日之后,他就再无修道可能,即便活下来,也只能是个普通人罢了。

“在所不惜吗,我明白了,不过阁下就不好奇,为什么我到现在仍不慌张吗?”叶天淡淡一笑,却是点了点头后,又反问了一句。

这次,他并没有等黄重贯回答,而是自问自答了一句。

“因为你这剑侍神魂,出不来。”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