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九百九十四章 有何渊源

第九百九十四章 有何渊源

因为是在山洞之中,所以叶天无法爆发出所有的力量,若是不顾一切施展出力量的话,恐怕会将山洞都给震塌,到时候难免会波及到护山阵法。

而书生则是不同,他无所顾忌,天山峰的阵法也与他无关,于是他脚底下所施展出的阵法越发强大,开始出现了风暴等各类异象。

叶天虽然可以勉强招架的住,可是因为束手束脚处于下风状态,而一旁的掌门却一直看着未曾出手,似乎在等待最好的时机,但是这种等待,却是叶天咬牙换的。

不过后者一直未曾出言催促,只是眼眸中金光一闪,金色琉璃火焰也出来助阵,瞬间山洞之内多了一股炽热难耐的高温,就是由叶天发出来的。

而那书生显然也没有想到对方会有如此强悍的手段,一时间有些吃亏,自己脚下的阵法也被火焰吞噬了一些,而那些被火焰吞噬过的符文自己想要重新修补却是异常艰难,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阻止着自己。

书生只觉得艰难,叶天却觉得轻松了不少,他实在没想到生活好像经过这几次的滋润之后产生了某种异变,不仅无物不焚,而且好像可以吞噬符文的力量。

那书生的阵法就是如此。

随着金色火焰的蔓延,那些符文被不断地吞噬,而火焰本身却在不断地被壮大,叶天也并没有给予更多的能量支持。

一时间场面上因为多了一头金色的火焰,局势扭转而下,叶天逐渐通过自己手中青诀冲云剑获得了上风,而那脚下阵法闪烁的书生却因为火焰的出现而慢慢的落入了下风,自己脚下的阵法也开始变得黯淡。

“叶道友你我之间也算有缘,如今何必如此苦苦相逼,在下只是想来寻求答应一桩交易的,你不答应就是,何苦动手。”

越到最后书生显得越发着急,那一成不变的眸子里终于多了一点情绪。

“我原以为你永远不会有表情,没想到如今却还是怕死的。”

叶天冷笑一声,手中的动作可毫不留情甚至越发凌厉,先前那书生口中含着威胁的话语如今似乎萦绕在耳边,他又怎么会轻易的放过对方呢?

怀揣着如此想法,叶天在不知不觉之中,慢慢的松开的,自身对于修为的控制显露出一些气势。

虽然展露的并不多,可却还是夹杂着他自己的气息四散开来,雀啄感受到这一时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气息,虽然单薄并不强大,可是她却知道,若是对方完全爆发出来,那将会是一个如何恐怖的场景。

先前的尸山血海,她可是见过的,那一个个曾经脸熟的面孔,到头来全部被叶天斩于一剑之下。

虽然事后他假装毫不在意,可是如今回想起来,那淡淡的血腥味似乎还是萦绕在自己身边,有些令人作呕。

这也是为何他看见叶天与对方打斗起来却没有赶紧上前帮忙,其实在他的眼中看来二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不过叶天暂时性的站在自己这一边,而对方还站在敌人那一边。

那如果追究本质的话,其实二人都是一类人罢了。

为利益所驱使的人。

雀啄甚至在心中想到,若二人能斗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那就是再好不过的。

这是如今看来叶天好像又占据了上风,那书生一副羸弱的表情,虽然脚底下的阵法造诣不错,可却奈何不了叶天召唤出来的那一团奇异火焰。

若是长久以往下去,那书生必败无疑。

“公子还是将他活捉了比较好,若是能问出些什么别的情报也算是好的。”

雀啄突然出声提醒道。

可是叶天却置若罔闻,毕竟有关于他自己的秘密,他可不想被别人知道。

在这个满是死人的世界,若是被别人追到自己与红莺乃是生灵身份,到那时就是不分善恶都是与他为敌的人。

雀啄见叶天并不搭理自己,还以为是他记恨着自己始终未曾出手,可是如今她却也不再好出手,毕竟如今对方占据了上风,自己此刻再出手,贪功的意图就有些明显了,得不偿失。

“若是在下提供两条关于叶道友想去地方的消息,不知可否留在下一条性命。”

书生突然高声喊道,他也未曾想到结果会是这样,这叶天好像在这段时间里修为更加精进了,而那一团奇异的金色火焰,自己可是从未见他使用过。

并且有他如此一双眸子还看不来,这火焰的奇异之处可想而知。

“你且等我先教你活捉下来,到时候若是有问题再问也不迟。”

叶天说道,手中的攻势确实不肯松懈半分。

书生咬牙,他又岂可束手就擒。

毕竟不管如何阶下囚这个名声总归是不好听的,而且若是落入了对方手中性命都难保,更何谈什么谈判。

只见他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果断,随后一咬牙间喷出一口鲜血,而那鲜血缓缓的化作一团血雾,融入了他脚底下的阵法。

阵法在接受了血雾之后闪烁了一下,随后那些被火焰吞噬了之后变得残缺的位置,甚至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恢复起来。

而那些阵法所引发的攻击也变得越发凌厉,叶天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势给弄得略吃一个小亏。

其中一柄阵法之力化作的巨大斧头向自己砍过来,而他拿青诀冲云剑一挡,那恐怖的力道令叶天接连后退了三四步,一直推到阵法边缘,这才停止住后退的脚步。

“如今即便是我拼着损失几年寿命也要教你活捉回去,还请叶道友莫要见怪,我身上有你感兴趣的东西,你身上自然有我想要得到的……”

书生说着,说到最后甚至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雀啄。

“若是掌门识趣的话,就乖乖站在原地不要乱动,毕竟我现在对女色可没兴趣,若是一不小心将你的头颅一并砍了下来,那就真不好意思了。”

书生嘴里不断说着挑衅的话,表面看起来是叫雀啄,不要轻举妄动,可是实际上却是在挑战对方内心的底线。

而后者却偏偏又很沉得住气,对于书生的话一直置若罔闻当做耳旁风,未曾听进去,反而是笑看着他与叶天的战斗。

书生见此心中却是暗骂一声狐狸。

原本他想着若是雀啄参加了他与叶天之间的战斗,后者或多或少要顾及前者的存在,到时候反而力量会发挥不多,那金色琉璃火焰似乎还并不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若是稍一引导还有可能攻击向对方自己人。

可是他抛出了鱼饵,鱼却不咬钩,只是朝他笑笑,然后一甩尾巴又走了。

这种感觉着实令书生听了之后,有些面色不悦。

他一向是自诩为运筹帷幄,如今特意选到这个地方,也是因为猜中了叶天会因此束手束脚,可是他却没猜中叶天,即便束手束脚也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似乎每一次他与叶天再见都是一种质一般的变化,先前在那山洞之中,不过是刹那不见,就已经如此天翻地覆,而如今的叶天也不过一段时间而已,又是从内而外的气质改变了许多。

“叶天,若是你一心想要杀了我的话,恐怕到最后你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因为土伯能给你的只有依靠我们!”

书生在猛然间爆了一个大料,而这句话一说出口,叶天手中的剑一抖险些拿不稳掉了下来。

书生自然观察到了这一微小的动作,那一副令人讨厌的智珠在握的表情又浮上了脸庞,还掺杂了一些诡异莫测的笑容。

“莫不是土伯从前没有与你讲过,我大道盟的势力遍布五湖四海,甚至把控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地方,想要去到那些地方也必须经过我们的同意,不然的话即便是土伯他也进不去。”

书生笑道。

而叶天微微喘着气,回头看了一眼雀啄。

后者发觉他的目光,于是向他点点头,表示书生说的其实没错。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有如何,若是你说要与你做交易对付某一个人,这一点我是不可能同意的。”

叶天异常决绝道。

“可是叶道友怎么知道我们让你杀的人是谁?若是那人正好是你的敌人,那你杀不杀?”

书生笑道,一张开双手,身后就浮现出了十八般兵器,每一件兵器都是阵法之力组成,可是却宛如实体一般,甚至表面还流溢着光彩。

经过方才的那一口血,他的脸色苍白了许多,可是政法智力强盛了却不止一倍。

“若是你们想让我杀的人正好是我的敌人,那么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叶天极为现实的说道。

书生哈哈一笑,似乎对叶天的回答很满意。

“其实若要说起来,叶道友想要杀那个人简直易如反掌,相比较而言,若是我们要动手杀他的话,就显得困难很多。”

书生说道。

“莫要跟叶某卖关子,直接说那人是谁。”

叶天实在有些厌烦这些场面功夫。

“蜃。”

书生只吐露了一个字,就令叶天一愣。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