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九百九十五章 当年事

第九百九十五章 当年事

“此事又与他有何干系?”

叶天有些想不通,为何土伯与大道盟之间的事情会与蜃产生关联,二者貌似除了认识一位好像也并无其他的干系。

“其中牵扯较广,即便我有时间说叶道友也未必有时间听,只不过我们已经知道他如今就躲藏在识海之中,原本的计划是打算把叶道友抓去,而后逼出他的神魂,毕竟如他这样的人物也少见,若是想要彻底让他消失那就更难了,只是叶道友如今有这样一团金色琉璃火,恐怕动起手来比我们所有人都方便,于是在下这才斗胆与叶道友提出交易。”

书生说了一大堆。

叶天一时间沉默也不知道说什么,若是要他一口回绝显然有些办不到,他性子本就薄凉,与那蜃相识的时日也不算长,当书生提出这个交易的时候,他听完第一反应也并没有想要拒绝。

而今沉默不语,实在是内心之中的天人交锋。

“叶天你可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大道盟就是一群卑鄙小人组成的联盟,里面个个都是伪君子,如果你要是听他们的,恐怕到头来连渣都不剩。”

蜃大声提醒道。

他实在是有些害怕了,若是叶天真的听信了对方的谗言,用那金色琉璃火将自己焚烧殆尽,到时候可就说什么都晚了。

“我可是能听到你说话的……蜃。”

书生突然说到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那笑容阴沉似水,不像是人。

“你……是你!”

蜃突然声音有些颤动,其神情看上去似有些动容之色。

“我说那气息为何如此熟悉,原来是你这千百万年来一直是你在我旁边守着我,你就是那个人身边的那条蛇!只是没想到当初他与大道盟为敌,如今你却成了大道盟的走狗!你难道忘了给你那双眼睛都是他给你的吗?!”

书生听到这些话,蓦然间娟狂大笑,笑声久久回荡在山洞之中,不曾停歇。

“你看看如今这番场景多么可笑,你一个被他封印的可怜虫,竟然还要替他说话,我如今背叛他不是应该喜欢看到的吗?”

书生笑道,脚下的阵法蓦然间变成了红色,一声白袍也变成了红色,就连到青丝也变成了红色。

“原先的他就是小红小红的叫我,我根本不喜欢他的名字,你知道他是如何死的吗?他是死在我的面前!他如此强大的一个人,就这样眼睁睁死在我的面前!被大道杀死!至于你附身的这个小娃娃,我甚至比你还要早,发现他是那个人的后辈,不然你真以为世界上有什么缘分吗?狗屁!”

书生突然狂笑着吐露出一句粗鄙之言。

他好像回想起了当初那些不堪回想的岁月,当初那个人就那样死在他的面前,如此强大的身影蓦然间倒了,在那一瞬间他的眼中仿佛世界都开始崩塌。

那能够让那个身影倒下的,叫做大道。

幸运的是,那个声音当初并没有斩草除根,将它除掉,反而是将它收入自己的势力之中,成为其中一名护法。

后来他也不知活了多久,是浑浑噩噩之间就到了如今这个状态。

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他待了不知多少万年,终于可以出来,而且到了第一个任务就是来到那间客栈去见一个人,去见一个身上拥有令他无比熟悉气味的人。

接下来上头的指示就是让他便宜行事。

于是他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先是把开始布置一场谣言,将所有的矛盾都引向那座古城,而后就开始让叶天进入山洞,获得机缘提升修为,最后将蜃顺利带出。

这一切都是在他的计划之中,只是他的计划之中未曾想到叶天拥有如此天赋,既然每隔一段短暂岁月就会令他刮目相看。

虽然活了如此之久,可是因为生存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修为始终无法进展,还是与当年一般。

倘若这些年里他有过一丝修炼的机会,也不会停留在如今这般境界,面对叶天也不会步步后退。

对于大道盟他的内心其实并没有什么归属,只不过如今身不由己而已。

他现在这一身修为与那精通的阵法之力都是传承自当年那人,所以叶天一直在他身上有一种熟悉感,并不来源于他,而是来源于他的传承。

就是传承原本是属于叶天,属于那人的后人,不过是被当初的大道巧取豪夺,如今嫁接在他身上。

说来也是可怜至极,这漫长的一生里除了与那人度过的短暂岁月是自由的,其余的时光都是在一片黑暗里度过。

而如今他不想再回到那边黑暗,他想活下来,那么就不得不带着组织的命令行动,这不得不与当年那人的后辈为敌,就不得不将自己陪伴了数万年一同封印的蜃杀死。

他们需要他死后的灵魂,一个空洞无主的灵魂更好控制,且作用更大。

“那么你们所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你所见,其实我们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很明确,那就是为了土伯,他是这个世界里影响对大道最大的人,若是不将它除掉,那么未来将会出现很大的变数。”

书生冷淡说道,自从他一身的行头都变成红色之后,整个人都散发出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但叶天闻着却没有一点不舒服。

“若是他有如此大威胁的话,为何当初天道还有敕封他为领主?若是他有如此大危险的话,为何不一开始就将它除掉,而是要等他坐大?”

叶天接二连三的提问问的对方有些哑口无言,因为这些问题甚至连他都不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依靠上面之人口令行事的傀儡罢了。

“这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做主,也不是我们能改变的,这个世界其实只是一个巨大的棋盘,我们每个人都只是其中的棋子而已,下棋的不是我们,我们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书生冷漠说道,似乎对如今眼前的命运已经甘于接受了。

“原先我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将蜃交给你们,如今听到你这一番话倒是可以坚定一番,这人因为与我达成了合作与我签订的誓约,所以我要保他。有意见吗?另外,我想去的地方也不必各位劳神,我还与土伯有合作,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各位还是先退下吧!”

叶天说着直接一挥手向地上奋力一砸,四周的地面开始裂开,迅速而猛烈。

而就这样一些人影突然从黑暗之中被震了出来。

“正如刚刚那人所说的,你们只是一颗颗棋子罢了,所以今日我不为难你们,但如果你们还不识趣留在此地,那么就别怪我教你们这些棋子一一碾碎!”

叶天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散发出了一股凌冽之气也不知从何而来,只是他的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他,面对这些走狗的时候,自己理当如此姿态。

而书生在看到叶天说出这样一番话的时候,眼前不仅有一阵恍惚,似乎怀疑自己回到了当年那段岁月,为何眼前这个小子于当年那人如此想相像?

“果真是好一个狂妄的小辈,即便是你的先祖见到我们也未必敢如此说话。”

其中有一个黑影看不清模样,可却说话极其嚣张。

“一群只敢放出身外化身而来的人,又如何配说出这一番话?”

叶天冷笑道,他一眼就看出来,眼前这些人并不是真身前来,而是一个个的身外化身。

“不过是一群仗着自己年纪大的酒囊饭袋而已,若是我的先祖在此,你们又如何敢在这里大放厥词?难道就不怕他顺着你们的身外化身找到你们的面前,一拳将你们碾成碎片?”

叶天冷笑,通过这段时间与他们的交谈,他发现自己的先祖似乎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人物。

最起码是可以与天山峰祖先相比的,因为二人曾经都见过同一个人——大道。

如此一个虚无缥缈的存在,都曾经真实的站在过他们二人的面前,这也许就是他们强大的最好佐证。

“就算你的先祖再强大又如何,如今还不是化作了一批黄土被我们踩在脚下,而真正的强者永远是活在最后的人。”

另一个身影突然笑道,他的声音尖锐好像是一名女性。

“活到最后的人?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还说的如此光明正大,真是一把年岁的活到了狗身上!”

叶天的嘴上毫不留情,手中的青诀冲云剑散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剑气。

“你们这些人的气息,我如今都一一记在脑海之中,等到日后我必要去你们的面前,将你们的头都砍下来!只是今日先让我以青诀冲云剑,来将你们的身外化身斩杀!”

叶天话刚说完,手中的剑起就如瀑布一般汹涌的冲向那几个看不清的人影,甚至连一丝哀嚎都没有,那些人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被恐怖的剑气给吞噬殆尽,连一丝碎渣都没有剩下。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